扫码订阅

■科报讲武堂

近日,日本海上自卫队“有明号”和“濑户雾号”两艘驱逐舰离开靠近南海海域的菲律宾港口,穿过南海驶向越南的金兰湾。这将是海上自卫队军舰首次访问越南金兰湾。此前,这两艘驱逐舰和“亲潮号”潜艇一同造访了该港口并参加训练演习。在新安保法刚刚开始实施之际,日本就迫不及待地派遣3艘舰艇赴南海周边进行访问和训练演习,引起舆论广泛关注。

“从目前了解到的情况看,上述潜艇及驱逐舰都比较老旧,不能算是日本现役的新锐力量。但日本在美菲4日开始‘肩并肩’联合军演期间派出军舰访问菲越两国并展开训练,这本身就是插手南海事务的一个宣誓。”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军事专家张凤坡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亲潮”号潜艇有可能借此访问之际常留在菲律宾,以培训菲律宾海军官兵为由,成为南海的常客。此举无非就是想表明,今后日本不仅要干预南海问题,而且在军事上也要有所动作。日本的这一举动再一次暴露出其军事冒进的危险信号。

“实际上,日本和菲越两国近年来在军事领域的‘互动’颇为频繁。”他介绍说,去年5月,菲日在马尼拉湾与苏比克湾之间的海域举行了首次海上联合军演;6月再次在南海举行联合军演,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与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同月还达成有关军事技术和装备交换的协议;阿基诺三世在访问日本时说,菲方正在准备与日本启动“部队访问协定”谈判,以允许日本自卫队飞机和舰船使用菲律宾的基地加油、补给,便于日本自卫队扩大在南海的活动范围;去年8月,日本舰艇首次参加在菲律宾沿海举行、由美国主导的海上人道主义救援演习;此外,阿基诺近期还表示,菲律宾将从日本租借5架TC-90教练机,用于在南海巡逻,“以保护菲律宾领土主权”。

另外,安倍政府也主动加强了与越南的军事合作。去年4月,日本海上自卫队第12护卫队群司令官杉本雅治大校带领“雾雨”号和“朝雪”号两艘舰船对越南进行访问。杉本接受采访时说,海上自卫队有必要与越南海军展开合作,称“南海对日本来说也非常重要”。去年11月,日本防卫相中谷元在河内与越南国防部长冯光青会谈,双方就让日本海上自卫队舰船停靠南海重要通道金兰湾的越南海军基地达成了共识。

可以肯定,日本近来在南海周边积极展开军事活动,和新安保法通过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那么,在可预见的未来,日本是否会借此更加积极地介入南海问题、扰乱周边局势?

对此,张凤坡指出,“新安保法刚刚开始实施,日本就迫不及待地派出3艘舰艇,其目的就是告诉世界,新安保法已经从纸上走向实兵,今后日本用兵既无禁区,也无忌惮。”

他认为,海上自卫队这次访问菲越,至少可以达到3个目的:一是在南海方向牵制中国,从而减轻东海方向与中国对峙的战略压力;二是强化同美菲的军事同盟关系,在中国东南方向编织围堵中国的军事网络;三是推进新安保法的实施,让自卫队得到实兵锻炼,以实现军事强国的梦想。

“日本极力推进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步伐,不仅让近邻中国为其担忧,而且也不利于地区和平发展。错误的安全政策,不仅不会让日本变得更加强大,甚至极有可能把日本民族再次拖上战车。”张凤坡说。

(科技日报北京4月7日电)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