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恐怖袭击总是猝不及防,甚至至今都很难找到确凿的线索,并正式起诉嫌疑犯(之前唯一被正式起诉的嫌犯已被释放)。3月22日,布鲁塞尔国际机场起飞大厅和马尔比克地铁站的连续爆炸案,给了正在欢庆成功捕获巴黎恐袭案主嫌疑人的比利时狠狠一记耳光。

专访比利时外交官:若干恐袭嫌疑人已经被逮捕

这次事件成为布鲁塞尔市近年来最严重的恐怖攻击事件。根据比利时官方资料显示,爆炸案的死亡人数已超过30人,并可能持续攀升。情况之严重,连比利时自己都没有想到。比利时王国驻广州总领事蓝可祥在接受《直播港澳台》采访时,就坦言:“比利时一向是一个安全的地方。数十年来,这种事从没发生过,这也是为什么比利时和世界其他地区的人们都感到非常震惊。”

比利时恐袭爆发后,布鲁塞尔的旅游和商务几乎遭受了致命的打击。在中国,大量的旅游观光团,甚至是早已规划好行程的商务考察团,都纷纷提出了 取消行程的要求。据英国媒体报道,布鲁塞尔目前已经进入最高恐怖攻击警戒。尤其对于公共交通,政府施行了严格的排查。不仅布鲁塞尔城内所有公共交通停止营运,就连对外联络的火车干道也都宣布停驶。在人流聚集的中央车站,行李柜也被锁上禁止使用,因为大件行李成为了一种危险的信号。

然而尽管如此,人们对比利时仍不放心。因为早在去年11月的巴黎恐袭后,比利时就已经提高了安全警戒的等级,但这没能阻止这次恐袭的发生。

布鲁塞尔当地人回忆称,当时大街上多了不少警察和荷枪实弹的军队,可是或许他们真的从未想过,恐袭真的会在这个城市发生。那段时间的中心广场,不时还能看到端着啤酒的布鲁塞尔人,嬉笑着来和军警及战车合影,并打趣地说“这时候的布鲁塞尔才是最安全的啊!”

专访比利时外交官:若干恐袭嫌疑人已经被逮捕

专访比利时外交官:若干恐袭嫌疑人已经被逮捕

3月27日,还是在中心广场,布鲁塞尔人在这里摆满了鲜花、蜡烛和追思的纸片,以哀悼恐袭的罹难者。

就在中心广场不远,举世闻名的小于连雕像静静在那里“尿”着。数个世纪前,他因为尿灭了炸药导火索,而救下了整座城市。它是比利时人光荣、胜利与反抗的精神象征。而如今,身在整个欧洲的恐怖主义的漩涡之中,比利时的反恐显得有心无力。

专访比利时外交官:若干恐袭嫌疑人已经被逮捕

与反恐恰恰相反的是,布鲁塞尔反而被外界视为了“圣战者”的温床。早在20年前,警察就曾在比利时一户普通民宅里,发现了一份封皮上赫然写有“向基地组织和本·拉登致敬”的文件。这份隶属于某个名为GIA network恐怖分子组织的文件,标志着欧洲第一份“圣战”手册的现身。

另外一个巧合是,巴黎恐袭案中放弃任务潜逃的主要嫌疑犯,萨拉赫·阿卜杜勒-萨拉姆(Salah Abdeslam),此前也藏在布鲁塞尔。当时,在他的小公寓里,他两次躲过了警方的追查,从房顶逃跑。直到警方第三次突袭,才将他擒获。

萨拉赫·阿卜杜勒-萨拉姆之所以能够三番五次地逃脱,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总能得到“同伴”的帮助。而这些极端主义的“同伴”,都不约而同地指向同一个地方——莫伦比克。最近一段时间以来,“莫伦比克”这个词的曝光频率,甚至不亚于布鲁塞尔本身。作为布鲁塞尔市的一个区,它被质疑为最与恐怖分子相关的地方。

布鲁塞尔当地的荷兰语电视台今年初做了一档叫《莫伦贝克》的节目,以记者的视角进行街头访问。而节目中,最常见到的画面,就是梳着油头的年轻穆斯林,成群结队地对着镜头喊叫、嬉闹。在莫伦比克10万居民当中,年轻人占据了大多数。但在不少国际媒体眼中,这些年轻人就是所谓“frustrated youth”——年轻且不务正业。

在比利时,大多数工作需要法语、荷兰语和英语三种语言,这对移民人群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也因此,莫伦比克区的失业率在布鲁塞尔居高不下。

法国国家统计局(INSEE)曾做过一项调查显示,欧洲移民的失业率比非移民要高80%以上,而一些穆斯林聚居的区域失业率高达50%。这背后深层的原因是,年轻的穆斯林移民后裔在接受高等教育后,却由于种种原因,无法获得平等的就业机会,但这种真实的差异,又出于政治正确的目的而无法宣之于众。

因为游走在主流社会以外,一些无所事事的年轻人,会在激进主义的影响下,不知不觉接受极端宗教的影响,有的甚至远走中东,加入“圣战”。

作为比利时的外交官,蓝可祥对莫伦比克地区的情况表示,这里居民主要是外来移民,这里的失业率也高于其他地区。所以这里的人相对而言更可能选择加入极端组织。

但是,蓝可祥同时也强调,“在比利时,无论是莫伦比克还是其他地区都不会有许多的极端分子,这是一个和平的国家,因为即使是在最敏感的区域,大部分的居民都是支持和平和反恐的。”

蓝可祥告诉《直播港澳台》记者,其实布鲁塞尔现在的安全局势,并不像外界渲染得那样糟糕。“在恐怖袭击发生后的几天,一系列的警方行动已经展开,若干恐袭嫌疑人已经被逮捕,一些与布鲁塞尔和巴黎恐袭有关的恐怖分子已经被拘留或判刑。而且比利时与相关邻国在反恐方面都有极佳的合作,欧盟各国的内政及司法部长在布鲁塞尔举行了会议,我们进行了一系列部署,来加强欧盟各国在反恐领域的合作。也就是,更好的数据交换、更严格的边境检查,以及更严厉的枪械管制等。”他反复强调,外界不需要为布鲁塞尔的安全形势感到担忧。

此前有报道称,布鲁塞尔在上一次去年11月开始的提高安全警戒的行动中,对于地铁、火车站的安检却仍十分宽松。然而无独有偶,即便是经历惨痛恐袭的巴黎,在火车站也没有深入的安检,甚至不会检查行李箱,而只是在下车时需要检查护照。对此,蓝可祥解释道:“我们需要在个人权益和公共安全之间寻求一个平衡,增加安保和安检也许会增加安全性,但这并不是对不恐怖主义的唯一出路。”

关于欧洲的自由主义精神,实际上可以追溯到1215年的《大宪章》。由于征税问题,英国国王和贵族发生了战争。最终贵族赢得了胜利,于是迫使战败的约翰国王签署了《大宪章》。尽管《大宪章》最早的目的是保护贵族,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大宪章》的不断重新签署,它保护范围不断扩大直到普通民众。时至今日,强调个人的权利和自由,成为英国式自由主义的核心,也成为了欧洲其他自由主义国家发展模式的典范。

然而,“荣光”之下的传统欧洲,很难想象到,几百年后今天,恐怖主义会如此猛烈地侵蚀着欧洲大陆。许多传统人士坚持认为,不能打破国家过去引以为傲的开放和多元。然而,恐袭伤害一次又一次的冲击,却也使得不少人开始动摇。

3月27日,就在民众集会哀悼恐袭遇难者的中央广场上,几百名右派分子,高喊“阿拉伯人去死”等反伊斯兰和反移民口号寻衅滋事,他们践踏了鲜花,拦下戴面纱的穆斯林女人,行纳粹式敬礼。

据英国《每日快报》报道,比利时极右翼的弗拉芒利益党在恐袭发生后,脸书网站的跟随者突增30倍。IS发动恐袭后,整个欧洲的极右势力反移民情绪正在迅速抬头。

欧洲执政者是否还能在保证多元的同时,遏制恐怖主义?比利时驻广州总领事蓝可祥说:“我想过去经验证明,在面对穆斯林恐怖分子时欧洲有一定的难处。在这次的袭击后,欧洲的反应非常的迅速,也非常的坚决。这些反应证明我们在面对恐怖主义时是自信和高效的”,“我觉得没有哪个国家可以独自解决恐怖主义,即使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也不行,这是我们需要团结一致面对的问题,不光全欧洲,全世界都要团结。”

专访比利时外交官:若干恐袭嫌疑人已经被逮捕

附:采访原文

专访比利时外交官:若干恐袭嫌疑人已经被逮捕

比利时王国驻中国广州领事馆总领事 蓝可祥

深圳卫视: 首先我们对比利时恐袭深表遗憾。但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您觉得恐怖主义为什么会发生在比利时布鲁塞尔这个地方?

蓝可祥:布鲁塞尔是世界上最大的都会之一,这也增加了恐怖分子选择袭击布鲁塞尔的可能性。选择距离欧盟机构很近的机场和地铁站发动袭击,恐怖分子不仅仅将袭击目标对准比利时,而是对所有反对他们主张的国家。比利时有着和谐的社会,并且一向是一个安全的地方。数十年来,这种事从没发生过,这也是为什么比利时和世界其他地区的人们都感到非常震惊。我要对我们收到的来自全中国的对袭击的遇难者的同情和哀悼表示感谢。习近平主席和李克强总理也致电比利时政府慰问。我也要对在袭击中遇难的中国公民及其家人和朋友,表达我个人的哀悼。

深圳卫视: 有媒体称,布鲁塞尔的莫伦比克区是欧洲所谓“圣战者的温床”。在这里,失意的穆斯林年轻人加入“圣战”。真实情况是这样吗?

蓝可祥:比利时是一个非常开放的社会,一部分人滥用了这种开放性来发展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我们将更加努力一防止激进主义化,特别是在一些敏感的地区。我们是多元的社会。这里没有暴力极端主义生存的土壤。即使是在最敏感的区域,大部分的居民都是支持和平和反恐的。

至于莫伦比克地区,这里居民主要是外来移民,这里的失业率也高于其他地区。所以这里的人相对而言更可能选择加入极端组织。但是,在比利时,无论是莫伦比克还是其他地区都不会有许多的极端分子,这是一个和平的国家。

中国游客不需要布鲁塞尔的安全形势感到担忧。比利时及布鲁塞尔都是安全的旅游和居住地。对此他们完全没有必要担心。比利时是非常开放的社会,也许我们应该更加的努力的去遏制激进主义的发展。但是我们是一个透明和开放的社会,我们想要保持我们现有的多元化的社会结构。

深圳卫视:我们看到,去年巴黎恐袭的事件后,布鲁塞尔已经将恐怖警戒调至四级。不过地铁站和火车站依然没有安检。比利时政府在某种意义上,尊重了行人的人身权利,但是否同时也增加了城市的不安全系数?

蓝可祥:我们需要在个人权益和公共安全之间寻求一个平衡,增加安保和安检也许会增加安全性,但这并不是对付恐怖主义的唯一出路。比利时政府致力于打击伊斯兰极端主义,我们的国家没有伊斯兰极端主义生存的空间。

深圳卫视:比利时恐袭已过去两周,如今比利时的安全状况如何?比利时政府采取了哪些措施来增强城市安全?

蓝可祥:在恐怖袭击发生后的几天,一系列的警方行动已经展开,若干恐袭嫌疑人已经被逮捕,一些与布鲁塞尔和巴黎恐袭有关的恐怖分子已经被拘留或判刑。但是,他们中的几个还是在被通缉中,也许会产生未知的威胁。比利时与相关邻国在反恐方面都有极佳的合作,我们相信这些嫌犯不久都将被逮捕。这种合作将会防止将来再次发生这种袭击。

我们已经展开了许多警方的逮捕行动,恐怖组织的大部分成员已经被逮捕。此外,一些立法工作也在进行。欧盟各国的内政及司法部长在布鲁塞尔举行了会议,我们进行了一系列部署,来加强欧盟各国在反恐领域的合作。也就是,更好的数据交换、更严格的边境检查,以及更严厉的枪械管制等等。

深圳卫视: 这次比利时恐袭是否会加重欧洲恐怖主义阴云?目前欧洲的乱局,您觉得可以有哪些解决办法?

蓝可祥:我觉得没有哪个国家可以独自解决恐怖主义,即使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也不行,这是我们需要团结一致面对的问题,不光全欧洲,全世界都要团结。我们过去的合作就很好。比利时也许不是最强大的国家,但他有最坚强的人民,我没有感到公众的恐慌,面对恐怖主义公众表现的很有尊严很坚强。在短暂的错愕后,公众开始恢复正常的生活,这是最重要的。

我想过去经验证明,在面对穆斯林恐怖分子时欧洲有一定的难处。在这次的袭击后,欧洲的反应非常的迅速,也非常的坚决。这些反应证明我们在面对恐怖主义时是自信和高效的。我最想要强调的是布鲁塞尔和欧洲其他地区都是安全的旅游和居住目的地。没有人需要对此担心。

更多内容请关注深圳卫视每天11:50正午30分和22:30直播港澳台。也可关注微信公号“直播港澳台”“天下正午”。

运营人员: 杨亚茹 MX004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