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雕英雄传无厘头版 [转帖]

【蒙古篇】

     

     

      江南七怪:我说靖儿啊,也不知道你是假傻啊还是真傻啊,在草原上这么多年了,你连自己放了多少头羊都不知道!

     

      郭靖:没办法啊师父,谁让弟子一数山羊就会睡着……

     

     

     

      草原上,郭靖在小红马身上那么一摸……

     

      郭靖:啊,三师父~~~!我的马竟然是一匹汗血宝马!!!

     

      韩宝驹:(这孩子真是单纯,连大姨妈都没见过。)

     

     

     

      柯镇恶:你这个不长进的靖儿,教了这么半天还是学不会!

     

      韩宝驹:性子还那么倔,这么揍你你还不喊,也不叫,也不躲,还不跪下!!!

     

      郭靖:(师……父……我快……不行了……要不是你们把我吊到了树上……还用袜子堵住了我的嘴……)

     

     

     

     

     

      入夜,江南七怪摸着黑爬上了崖顶。

     

      柯镇恶:靖儿每天都偷偷上来,大家快分头看看这里有什么蹊跷!

     

      张阿生:……大哥,这里……有一堆圆圆的头骨!

     

      柯镇恶:啊,天啊!你快摸一摸,是不是每个头骨上面都有几个深深的指孔?

     

      张阿生:是啊……大哥你为什么会吓成这样?

     

      柯镇恶:这就是当年杀害我大哥柯避邪的铁尸梅超风……她一定在教靖儿练九阴白骨爪…………真想替大哥报仇啊……可惜她的武功要比我高那么一点点……

     

      朱聪:可是,今天你身边已经有了我们啊!

     

      柯镇恶:蠢货!正是因为有了你们,她才会比我高那么一点点的……

     

      ……

     

      与此同时,郭靖在石头后面纳闷ing:奇怪,这么晚了师父们围着我的保龄球在研究什么呢?

     

     

     

      郭靖:拖雷安答,我发现你吃的饭量越来越小了!

     

      拖雷:郭靖安达,这是你的视觉错误——你从南方一下子回到蒙古草原这种比较开阔的地方,眼睛还没适应。

     

     

     

      铁木真:众位英雄——你们谁来为我表演一下射箭的功夫啊!

     

      郭靖:大汗,看我的~

     

      郭靖拉开弓,对准了天上的一只黑雕……“嗖”的一声,只见哲别从马上掉了下来,挂了。

     

      郭靖道:tmd,这次不算!

     

      郭靖又拉开弓,又对准了一只白雕……sou!只见博尔术从马上掉了下来,挂了。

     

      郭靖道:靠,这次又没射准!重来——

     

      郭靖又拿出一只箭,刚要开弓……

     

      只见拖雷“扑通”跪地上了:大哥,求你了,安达你这次瞄着我射吧!

     

     

     

     

      【南帝篇】

     

     

      (郭靖带黄蓉来到庙里找南帝疗伤,迎面走过来一个老和尚。)

     

      郭靖:大师,根据我的经验呢,你的法号不是叫焦木老木,就会是叫梦遗智障的是吧?

     

      和尚:靠,你真是有眼不识泰山!老衲就是一……

     

      郭靖:耶~~~~!您一定就是不爱见人人见人爱爱不释手手无寸铁的一灯一老前辈啦!

     

      和尚:靠,我是一休。

     

     

     

     

     

      郭靖:大师,等您治完了蓉儿之后,求您顺便也治治我的大便干燥吧!

     

      一灯:好说好说,这项我是很拿手迪!

     

      郭靖:可是我已经N天没有撇出条来了,不知大师又有何灵丹妙药呢?

     

      一灯:……一阳指。

     

     

     

      一灯:蓉儿啊,你说说,你哪里受伤了?

     

      黄蓉:全身的筋骨都伤了,无论我摸哪里都咯吱咯吱响……

     

      一灯:摸咪咪也响?

     

      黄蓉:也响。

     

      一灯:人家不信嘛,不信嘛~~~除非,让我也摸摸看~~~

     

      渔樵耕读:(怪不得师父抢着要治病呢……)师父,蓉姑娘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灯:(小声说)真笨,其实一进门我就猜出来了,耳鸣。

     

     

     

      华山论剑ing……

     

      一灯:我终于悟出这个贱字了……“贱”字有一十九种写法,第一种是先写贝,后写戋;第二种是先写戋,后写贝;第三种……

     

      瑛姑:停!后面的这十八种都是倒插笔,就不用介绍了……

     

     

     

      【北丐篇】

     

     

      洪七公:靖儿啊,打今天开始,我就教你一套降龙十八掌吧!

     

      郭靖:faint,世界上哪儿有龙啊?学它干吗?

     

      洪七公:嘿嘿,就算以后实在没的混了,我们还能用这个掌来劈劈木头赚些钱花!

     

      郭靖:那加入铁掌帮岂不更好?其实弟子更想学炒栗子……

     

     

     

     

     

     

      【东邪篇】

     

     

      黄药师一曲《碧海潮生》吹罢,仇家们纷纷肝胆碎裂,倒地而死。

     

      黄药师:……哈哈哈哈!病体樵夫,你们的内力又怎么能听得了老夫的曲子啊~

     

      桃花岛仆:主人,您吹得跑调不说,还每天都吃臭豆腐大蒜不刷牙……要不是我们这帮都是聋子,还提前戴好了防毒面具,我们也早挂了啊……

     

     

     

      黄蓉:爹,你喜欢靖哥哥么?

     

      黄药师:喜欢啊,简直是太喜欢了!

     

      黄蓉:耶~~~!你喜欢他的哪点?

     

      黄药师:我想在桃花岛上注册一个残联,梅超风是瞎子,陆乘风他们是瘸子,仆人都是聋哑人。我苦心找了这么多年,一直就差一个傻子……

     

     

      杨康:郭兄弟,我看你们的这对白雕不错,我花一千两银子,你们能不能卖给我呢?

     

      黄蓉:靖哥哥,卖给他吧!你们兄弟一场,就答应人家吧!

     

      杨康:还是嫂子痛快!这对雕忠诚吗?

     

      郭靖:那还用说,蓉儿卖过四次,每次它们都飞回来了。

     

     

     

      陈玄风(奄奄一息):贼婆娘,我不能陪你一起死了……《九阴真经》……其实就在我的身上……

     

      梅超风:啊~~~~你这贼汉子

     

      陈玄风:都怪我以前没有告诉你……其实,《九阴真经》就刺在了我的身上……你记住……我肚皮上的是第一章;左脸上的是第二章;第三章在左脚心上;右手手心是第四章…………第四十八章,在左边腋下;右边咪咪上的,是第四十九章。最后,最重要的是……千万不要搞错顺序……切忌切忌……


     

      (说完,biu的一声就挂了。)

     

      梅超风:555555……为什么上天总要跟我这个瞎眼的寡妇过不去??

     

     

     

      话说陆少庄主将杨康等人擒到了归云庄。

     

      陆冠英:……你这欺压汉人的金狗,我今天叫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把他拉下去抽两百皮鞭!

     

      厅外传来了清脆的皮鞭声……

     

      (半个时辰过去了,家仆进来禀告。)

     

      陆冠英:怎么样了,他服没服?

     

      家仆:靠,这个贱人,没想到越抽越精神,嘴里还不停地喊着……

     

      陆冠英:什么?

     

      家仆:蜡烛,蜡烛……

     

     

     

     

      【西毒篇】

     

     

      压鬼岛上。

     

      欧阳锋:……郭靖!我昨天让你削的一百根圆木削好了没有?

     

      郭靖(一摊手):好了!!!为了削圆它们我还真没少花工夫呢。

     

      欧阳锋:靠,我的筏子……偶只是让你削得圆一些,可是你却削出了这一大筐的筷子和牙签……

     

     

     

      欧阳锋教欧阳克夜观天象……

     

      欧阳锋:我说克儿啊,你看,那拖着长长的尾巴的星星就是流星啦。传说把愿望说三遍就能实现!

     

      欧阳克:哇,可惜它降落得太快了。

     

      欧阳锋:对啊,所以说,一生中有很多的愿望是实现不了的……

     

      此时,欧阳克突然看到天上一闪。

     

      欧阳克(激动地):蓉儿,蓉儿,蓉儿!

     

      欧阳锋:蠢猪!那是个棒球朝我们飞过来了,你丫还不快躲~

     

     

     

      杨康:师父,弟子平生最怕毒了。怎么办啊?

     

      欧阳锋:康儿啊,你应该每天要试着尝一些毒,起初只能一点点,然后逐步增加剂量。百日过后,一定就会百毒不侵了!

     

      (百日过后……)

     

      杨康:毒……毒……快给我毒……

     

     

     

      【老顽童篇】

     

     

     

      周伯通:老叫花,这可是我冒着生命危险从皇宫里偷出来的好东东啊!咱们还不快尝尝!

     

      洪七公:咦,是什么呢?

     

      周伯通:肯定是那天大金国使者带来的贡米,你们看这可是皇上自己写的“一人一口米”啊!

     

      洪七公:嗯!色泽很独到,嚼起来也怪怪的,果然是奇品!

     

      与此同时,王宫里。

     

      皇上:奇怪,留着让御医化验用的屎盒放到哪里去了?上面还差“田共”两个字没有写呢……

     

     

     

      郭靖、洪七公、欧阳锋和欧阳克正在大海上航行,突然,老顽童出现在海面上……

     

      周伯通:嗨~~~你们看,我在骑鲨鱼那,哟,速度好快的……吊不吊?拽不拽?厉不厉害……羡不羡慕拉不拉风啊?

     

      众人心想:真服了,骑了条海豚还那么牛B。

     

     

     

     

      老顽童在山洞里闭目打坐,双手合十,浑身颤抖,口中正在念念有词……

     

      郭靖:……周大哥,你也开始信佛了?

     

      周伯通:No,我在玩双手互搏呢,在比那个手的推力大。

     

     

     

     

      【完颜洪烈篇】

     

     

      包惜弱:王爷,求您放我与夫君团聚吧!

     

      完颜洪烈:爱妃~~~不要这样,快快平身……

     

      包惜弱:靠,自从进了中都府,你成天就“平身,平身”的咒我,难怪臣妾的咪咪总也长不大……

     

     

     

      看到完颜洪烈已经入睡,杨康提着刀犹犹豫豫地走了进去……谁知完颜洪烈从对面的铜镜里看到了影像,马上回过身来死死地攥住了杨康的手。

     

      杨康:靠,我右手拿刀呢,您攥我的左手干什么?

     

      完颜洪烈:奇怪?我刚才明明看到你是左手拿着刀!

     

      杨康:(还六王爷呢,连镜面里成的是虚像都不知道……)

     

      完颜洪烈:康儿,你怎么了?你不会是想向爹爹下毒手吧?

     

      杨康:父王……其实孩儿是看到您的后背上落了一只苍蝇,是想帮您把它弄死的。

     

      完颜洪烈:真的?康儿,那麻烦你了……

     

      五分钟过去了。

     

      杨康:……最后一刀!……相信我,孩儿下一刀一定能够刺中的!

     

      完颜洪烈:康儿……拜托了……再扎不到它,父王可实在撑不下去了……

     

     

     

     

      郭靖潜入完颜洪烈的药房,看见地上盘了一根弯弯曲曲的“绳子”。

     

      郭靖:歹势啦~这一定就是梁子翁养了二十多年的那条“大补”蛇啦~看我今天不吸干你的血!

     

      当晚……

     

      黄蓉:靖哥哥,还是臭,你再去刷一遍牙吧!

     

      郭靖:……不知是哪个天煞的竟在药房里撇大条……还盘得那么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