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图为标明了柏林纳粹政府所在地的地图。当时是1939年1月,希特勒刚刚搬进了位于威廉街和沃斯街交汇处的新的帝国总理府。元首的助手们都争取在靠近总理府的房子里办公。权力的中心:希特勒的纳粹集团

(来源:网易历史)

在元首山庄,鲁道夫·赫斯在早餐桌旁充满期待地注视着希特勒读报纸。赫斯坚信“全心全意地为元首服务”、毫不犹豫地执行元首的命令是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作为副元首,他很少主动采取任何行动。权力的中心:希特勒的纳粹集团

(来源:网易历史)

只有在庆典场合鲁道夫·赫斯才扮演重要的角色,如上图所示的, 他在1935年接见美国飞行员同行查尔斯·林德伯格。权力的中心:希特勒的纳粹集团

(来源:网易历史)

纳粹党核心权力集团中的长幼尊卑顺序可以由勋章来标明。带栎树叶的金质党员勋章授予阿道夫·希特勒长期的支持者和一些包括艾伯特·施佩尔在内的功勋卓著的后来居上者;血的秩序勋章授予希姆莱、赫斯和戈林这些参加了1923年的慕尼黑暴动的老战士。权力的中心:希特勒的纳粹集团

(来源:网易历史)

在1929年的一次纳粹街头游行中,戈林双拳紧握,下颚紧缩,摆出一副战斗的姿势站在希特勒身边。希特勒感念于戈林的忠诚,赠送他一本《我的奋斗》,戈林将这本书包上银制的书皮,并把家族的纹章雕刻在书扣上。权力的中心:希特勒的纳粹集团

(来源:网易历史)

图为1938年,在柏林奥林匹克体育场举行的夏至节上,纳粹党员们手持火炬围着一堆火焰冲天的篝火,戈培尔正在向他们发表讲话。这位宣传艺术大师对自己能够煽动“最原始的民众本能”而感到自豪。权力的中心:希特勒的纳粹集团

(来源:网易历史)

1936年,党卫队全国领袖海因里希·希姆莱身上只穿着一件背心,在练习实弹射击。希姆莱很少同情他手下的国家警察追捕到的人犯,但他和希特勒一样,对捕杀动物表示反感,认为那是“不折不扣的谋杀”。权力的中心:希特勒的纳粹集团

(来源:网易历史)

在1927年纳粹党的一次集会上,尤利乌斯·施特赖歇尔安排人们在路上撒满鲜花,欢迎希特勒来到纽伦堡,站在元首专车旁边秃头的施特赖歇尔几乎不被人注意。他是一位忠心耿耿的纳粹党老党员,主编反犹太人周刊《冲锋队员报》。左图所示的《冲锋队员报》头版上印着一句口号:“犹太人是我们的克星!”权力的中心:希特勒的纳粹集团

(来源:网易历史)

在1937年的纽伦堡集会上,赫尔曼·戈林与尤利乌斯·施特赖歇尔争辩,此时他们之间的争端尚未演化成公开的敌对。在对手面前,戈林撕下了和蔼可亲的面具,显露出作为希特勒的“铁腕人物”的真实面目。权力的中心:希特勒的纳粹集团

(来源:网易历史)

德国劳动者阵线领导人罗伯特·莱(左起第二人)在自己的组织所经营的一个度假山庄里察看普通的洗脸盆。莱发誓说要“扩大工人们的权利范围”,但劳动者阵线的成员们却被禁止罢工,还要交纳很高的会费。权力的中心:希特勒的纳粹集团

(来源:网易历史)

1938年,当德国代表团来参加慕尼黑会议时,马丁·鲍曼(右)设法向元首进言。鲍曼在政治上的精明和他所穿制服的颜色使他得了个“褐衫显贵”的绰号,他极度看重自己与元首的亲近,连度假也必须与元首在一起。权力的中心:希特勒的纳粹集团

(来源:网易历史)

1938年,纳粹党理论家艾尔弗雷德·罗森堡在为外国新闻记者举行的宴会上致欢迎辞。迂腐、小心眼的罗森堡与党内的竞争对手长期不和睦,但是希特勒一贯对他比较宽容。“他非常器重我,但是他不喜欢我。”罗森堡说。权力的中心:希特勒的纳粹集团

(来源:网易历史)

1939年8月, 在与苏联签订了互不侵犯条约之后,外长约阿希姆·冯·里宾特洛甫(中)与元首一同分享喜悦。里宾特洛甫吹嘘说他所违反的协定足够“塞满一箱子”。苏德条约持续了22个月。权力的中心:希特勒的纳粹集团

(来源:网易历史)

工程师弗里茨·托特(中)向希特勒展示高速公路上的一座桥梁模型。在1942年因飞机失事去世之前,托特策划了几个建筑项目,高速公路便是其中之一。一位同事说:“他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权力的中心:希特勒的纳粹集团

(来源:网易历史)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