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的破灭

美丽京生 收藏 2 92
导读:神话的破灭

神话的破灭

——也谈社会保障制度
前几天,在网上看到一篇关于我国医疗保障制度建设方面的文章,感触颇多。网文作者对于现今医疗保障制度存在的弊端,提出了解决的建议。基于对我国现今医疗保障领域市场化不够的判断,他提出,提高医疗保险市场化水平,逐步完善医疗保障制度。该文中大量列举了美国有关医疗保障制度的种种具体措施,以期用所谓美国模式建立中国未来医疗保障制度。
然而,所谓美国模式是否真正适合中国具体国情呢?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的医疗保障制度到底有多大的优越性呢?相信很多人概念都非常模糊。在很多人的眼中,西方国家的包括医疗保障在内的社会保障制度,无疑是完美无缺的。殊不知,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的社会保障制度,虽然经历了长期的建设,其实并不完美。甚至包括被誉为“福利社会的橱窗”的北欧诸国,其社会保障制度,在其国内也是饱受批评的。至于美国,由于其社会贫富差异过大,导致个人医疗保障质量和效益的巨大差异,连美国人自己也认为其医疗体制已病入膏肓。
对于美国在医疗保障方面存在的问题,很多美国人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在《健康、富裕和明智——完善保健体系的5步骤》一书中,美国企业研究所的学者格伦·哈伯德(布什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的前主席,哥伦比亚商学院院长)与约翰·科根(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和丹尼尔·凯斯勒(斯坦福大学商学院教授胡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一道提出,为了鼓励消费者做出明智的选择,做到制度的透明化和鼓励竞争,必须对现行的医疗政策进行全面的改革:税收改革,保险改革,为医生和患者提供更多的信息,鼓励医疗服务提供者和保险公司之间的竞争。
对于此三人倡导的改革是否会取得成功,我不得而知。但该文中暴露出的现今美国之弊端却给那些盲目崇美的人,敲响了警钟。一是美国医疗保障体制并不完美。美国有超过2000万以上的人没有享受医疗保险,上百万人没有任何医疗保障,即使是很多享受医疗保险、保障的人,他们享受的保障也是非常有限的;二是美国的医疗保障体制由于其存在的巨大缺陷,在其国内已成为众矢之的;三是充足的资金和完美的技术并不是建立良好社会保障的充分条件。而美国医疗保障体制出现的问题,也同样值得我们深思。
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医疗保障制度本身就基于市场经济制度。资本的逐利本性本身就与出于维护公平目的的社会保障格格不入。市场经济的核心思想就是竞争,竞争的结果是优胜劣汰,就如同自然选择。资本主义社会的发展史告诉我们:以达尔文生物进化论为其思想基础的资本主义制度,是容不得丝毫的温情的。达尔文生物进化论作为除人之外的生物界,无疑是具有其科学意义的。但要将其应用于人类社会领域,无疑是极其反动的。人类社会更多的是需要协作,而不是竞争,因为其带来的无谓自我消耗。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经历了长期的积累,无论从资金上,还是从技术方面都具有其他国家无法比拟的优势。但是,由于其自身经济制度的致命缺陷,导致了资金和技术的优势长期无法实现,反倒是资金和技术并不占优的社会主义国家在社会保障方面体现了更大的优越性,这充分说明了市场并不是解决一切问题的灵丹妙药。
究其实质,资本主义社会保障具有很大的欺骗性。资本主义就像带刺的玫瑰,由于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在经济方面事实上优势,使得很多人看不见其掩藏在美丽花朵下伤人的刺。列宁曾经说过:帝国主义是垂死的资本主义。而为什么资本主义至今垂而不死?唯一的解释:而今的资本主义是服用了社会主义“红药方”的。两剂 “红药方”挽救了垂死的资本主义。一是宏观调控的经济“红药方”,把资本主义经济危机降到了最小可能;二是社会福利的政治“红药方”,缓解了劳资矛盾。但是,社会主义“红药方”对于垂死的资本主义的疗伤作用绝对是有限的,它只能起到一种暂时麻痹止痛的作用,资本主义必然灭亡。
资本主义社会保障欺骗性的又一体现:资本主义的自利本性,使人弱智。请看布什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的前主席格伦·哈伯德等人为美国医疗体制改革开出的“药方” :一、税改。格伦·哈伯德等人提议每个人花在医疗保健上的钱从个人纳税部分中扣除,认为可以鼓励消费者更注意成本,减少医疗开支(纳税越多者受益越大,低收入者受益几乎为零),继而,更多的人就可以购买保险。此条措施是为美国所谓的中产阶级制订的,社会效果可想而知。二、保险制度改革。打破区域封锁,营造竞争环境,降低保险成本,提高保险效率。此条措施,对于低收入者同样是无效条款。三、医患信息改革。同样作用不大。四、五条措施更是与医疗保障低收入最迫切需求者毫不相干。总之,如此药方岂能治病?在《健康、富裕和明智——完善保健体系的5步骤》一书中,格伦·哈伯德等人着重讲到:实行该政策,将为美国人节省600亿美元。替谁节省了这笔钱?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社会保障体制,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究竟孰优孰劣?正如马克思所说,资本主义自从诞生那一天起,其每一个毛孔都流着无数劳工的鲜血。尤其是其进入帝国主义阶段以后,更成为全人类的敌人。由于其私有制经济基础的局限和市场经济的无限扩张性,最终导致了经济危机的产生和无产阶级革命的爆发。新兴的社会主义国家在社会、经济、政治各方面表现出来的极大优越性让西方国家恐慌不已。自二战以来,由于东西方两大阵营的长期对峙,互相渗透,为避免其国内矛盾的日益激化,西方国家不约而同的对社会保障提起了重视。通过社会保障方面的种种改良,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其国内矛盾,也为其赢得了半个多世纪的相对良性发展的时间。在这一时期,西方国家劳动人民得到了很大的实惠,这是劳动人民的胜利,也是倡导公平的社会主义的胜利。
但是,由于上世纪末的惊天巨变,却又让有些人对社会主义产生了怀疑。很多人甚至认为只有资本主义制度下的福利社会模式,才是未来大同社会的理想模式。社会主义遭受了挫折,这是无法回避的现实。而是不是社会主义就此彻底失败了呢?马克思主义认为,事物的发展必然是曲折的,而现在的低潮必然为将来的高潮蓄积力量。事实证明,由于列宁主义思想在国家建设方面的缺陷,导致了这场社会主义运动必然遭受挫折。因为社会主义首先是在落后国家的突破,这种社会主义先天不足。由于西方资本主义的极端仇视,国内外反动势力的互相勾结,以及本国革命力量的分化、分裂,造成的事实上的力量的相对弱势,所有这些给了原社会主义国家资产阶级复辟之机。可以这样说:是工人阶级的弱小导致了这些国家社会主义试验的失败。另外,主观上放松对文化思想领域的控制和改造,也是这些国家社会主义试验的失败的重要原因之一。
事实上,上述的失败并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的失败。不论是苏联、东欧,还是中国、朝鲜,以及古巴等国,所有这些国家的社会主义实践,在其经济、社会各方面都曾取得令世人瞩目的成就。事实证明,社会主义制度作为一种政治制度、经济制度都是非常成功的,特别是社会主义公有制对经济的巨大促进作用更是令人惊叹。
新事物最终必然战胜旧事物,这是个颠扑不破的真理。旧事物由于其内在的反动性,导致其必然走向灭亡。服用了社会主义“红药方”的资本主义最终仍然无法消除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痼疾,也无法彻底解决劳资矛盾。社会主义“红药方”对于垂死的资本主义的疗伤作用绝对是有限的,它只能起到一种暂时麻痹止痛的作用,资本主义必然灭亡。近几年来,由于世界经济发展的停滞,西方国家高福利政策渐成无米之炊,福利社会的神话逐步破灭。这无疑是对少数迷信西方资本主义制度的人的当头棒喝。首先是北欧瑞典、挪威等国,由于高福利的拖累,纷纷削减福利,改革国家福利制度,其福利“橱窗”已名不副实。而其他欧美工业国家,也由于其福利制度存在的种种弊端,受到而国人越来越多也越来越严厉的批评。比如在美国,由于严重的贫富分化导致的社会畸形,已逐渐使人忧虑。比如西欧,由于 “人口老龄化”和移民问题的双重挤压,各国疲于应付,也纷纷考虑削减福利。而新的一轮 “石油危机”正渐渐来临,这是对西方国家的考验,而究竟哪里才是天堂,大家请拭目以待。
资本主义末日正在来临,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