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的悲哀与百姓的重负
2006-3-8 摘自:凯迪网络    

教育的悲哀与百姓的重负


教育,一个关系民族存亡和国家兴衰的百年大计,一个充满着高尚、希望和未来的神圣事业。但是,以近年来愈演愈烈的择校风及教育资源严重失衡所引发的、名目繁多而又节节盘升的乱收费为标志的教育领域的混乱状态,如蔓延的毒瘤,日益成了笼罩在中国千千万万个家长和孩子们心头上最沉重、最黑暗的负担和阴影。更为严重的是它已经从根本上损害了党和政府的威信和形象,成为危及社会政治经济稳定的潜在因素。
一、令人悲哀的义务教育现状
请原谅我用"悲哀"而不是"忧虑"。对于近年来教育系统、特别是义务教育领域的混乱状态,一些媒体和有识之士都表现出过极大的关注和忧虑。但是,却很难听到政府有关部门权威人士的声音,即是听到也是敷衍搪塞,虚于委蛇。这无疑是中国百姓、特别是中国孩子们的悲哀。而近年来的现状何止于忧虑,简直称得上触目惊心。请看:
1、愈演愈烈的择校风
这恐怕是世界上只有在中国才能难得一见的怪现象。每年从五月份开始,甚至从春节前更早一些时间开始,即将从小学毕业升入初中的学生和家长们,便陷入了一场场紧张、恐慌的择校考试大战之中。尽管今年政府曾三令五申,不准进行择校考试,但择校考试之风与往年相比,不仅没有收敛,而且如一股股遏止不住的暗流浊浪,呈愈演愈烈之势。你不让进行择校考试,它就偷偷摸摸,巧立名目,以各种奥数班、培训班、强化班为场所,以各种竞赛为幌子,大行择校考试之实。不仅让政府的禁令失去了尊严性和严肃性,而且由此而引发的各种怪现象,让无数的家长和孩子们陷入了深度的恐慌不安之中。
西安市某中学所办的校中校,在借助一处奥数班择考学生时,害怕惊动了媒体,招来有关主管部门,尽管老师遮遮掩掩,给参加奥数班学习的学生通知时说让来进行强化培训,但该校招生的消息不知怎么被透漏了出去,结果来了几千名学生和家长,不大的培训场所里里外外被挤的水泄不通,使得考试根本就难以进行。家长和孩子们在焦急中等待了将近一个小时,情绪变得愈来愈激动,最后竟招来了附近以为有人聚众闹事的公安人员。尽管如此,一些家长和孩子却久久不愿离去。因为他们为此而交了20元到30元不等的费用,害怕离去后,学校如果突然进行了考试,那自己所交的钱不仅没有了着落,而且更重要的是孩子失去了一次机会。
这不过是择校考试中一个极其普通的情景。据反映,2002年从春天到夏天,西安市所有重点中学,没有一家不偷偷摸摸进行考试的。造成许多家长和孩子整日为此而忙碌,而奔波。为求保险,一般学生都参加了4到5所学校,有些甚至更多。西安市大雁塔小学的一名学生竟然考了20所学校,考上的要交几千到一万多元不等的费用,而上那些没有考上的更热门的学校不仅要花更多的钱,而且还很难上上,最终他也不知道该上那所学校。这个已经非常疲惫的孩子说:"爸爸整天为这事而忙碌。"
2、触目惊心的乱收费
如果说愈演愈烈的择校风令家长和孩子们感到疲惫的话,而近年来义务教育阶段明目张胆、毫无节制的乱收费,则令众多的家长们有敲骨刮髓之痛。来自国家计委的一项调查显示,教育领域的乱收费,已经成为群众举报的热点,投诉率居高不下,存在的问题最为突出。由此而引发的一幕幕人间悲剧,使众多孩子心灵过早地种上了金钱万能的种子,也使人们对我们的社会蒙上了难以抹去的阴影。教育的乱收费具体表现在:
借择校之风大肆敛财。一些学校特别是沾点重点中学之名的学校,抓住了家长们都想让孩子上好学校的心理,以赞助费、建校费等名义,随意抬高学生入学的门槛,收取的费用少则八、九千,多则两、三万,甚至更高。据某报今年小学升学期间对某中学的采访报道,没有达到该校录取分数线的考生,差三分就得交23000元,平均每一分的价钱达7600多元 。可见重点学校的门槛有多高。西安某中学的校中校,今年小学升初中的录取分数线为162分,上了分数线的学生每人要交16500元,没有上分数线的学生起点为2万元,每少一分加1000元。在学生和家长们为高昂的学费心力交瘁之际,学校却敛财大获成功。据统计,西安某中学光去年的择校收入就达2000万,今年据说连高中收费在内要突破3000万。
巧立名目乱收费。借择校之风大敛钱财,只是当今教育乱收费的集中表现,而平时各个中小学擅自巧立名目,自立标准所收取的费用,虽比不上择校风引起的高额收费令家长学生有敲骨刮髓之感,但也令许多家庭不堪重负。近年来,教育主管部门在三令五申禁止学校在规定的标准之外不得乱收费的同时,又扩大了学校的自主权,无形之中将本该政府加大投资和严加管理的义务教育引入了市场竞争机制,一些本来以教书育人为己任的学校和老师,因受"孔方兄"的诱惑,想尽一切办法从学生家长的腰包掏钱,把本该应尽的教学义务当作商品来标价买给学生,诸如一些中小学收取的补课费、水电费、延点费、电扇费、试卷费、阅卷费、补课费、电脑上机费、操场使用费、桌子板凳费,强行统一经营所谓的校服、课外读物、作业簿册等等。更为严重的是这些巧立名目的乱收费,无一不是严重背离了价值规律,高出市价数倍,甚至数十倍。同时,近年来,不少公办学校在巧立名目乱收费的过程中,又办起了所谓的校中校、特长班,理直气壮、变本加厉地收取高额费用。毫无节制的乱收费,使有着辛勤园丁之称的老师在学生心目中的位置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一些学生甚至称自己的老师是吸学生血的"牛虻"。
3、泛滥成灾的办班潮
与乱收费同样泛滥成灾的,就是近年来似癌细胞一般迅速蔓延的、名目繁多的办班潮。如今走在城市的大街小巷之中,目光所及的野广告,除了治性病和办假证的,就是面向中小学生的各种办班信息。令人感到可悲的是,办班潮的泛滥,是在近年来一浪高过一浪的减负声中愈演愈烈的。据笔者对周围中小学生的调查,一般每个学生都参加着两个以上的学习班,有些甚至参加的学习班达四、五个以上。这些所谓的奥数班、艺术班、英语班、作文班以及考前强化培训班等等,大都安排在夜晚或星期天,特别是到了假期,更是泛滥成灾。这些学习班收费标准不一,教学质量良莠不齐,不仅增加了学生的精力负担和家长的经济负担,而且毒化了教育风气,严重扰乱了正常的教育秩序。
面向中小学生日益泛滥的办班风潮,实际上是不堪的义务教育现状的另外一种表现,也是教育领域疯狂敛财的另外一种形式。不说一些学习班误人子弟的授课质量,藏在这些学习班后面的猫腻,就足以引起我们的警觉和思考。如今学习班办的红火不红火,不是看教学质量如何,而是看是否与各个重点中学以及教育部门有没有千丝万缕的利益关系。某市今年在小学升学之前举办了一次所谓的奥林匹克数学竞赛,巧合的那些奥数竞赛题目,一些辅导班在竞赛之前最后一次收费不菲的强化训练中,就一题不露地对学生进行了辅导。据一些略知内情的人士透露,能把学习班办出名堂的,多是一些当地教育部门各个学科协会的成员,或者与有关重点中学有着不同一般关系的人员。因为他们消息灵通,掌握着一个或几个学校的考试以及某项比赛的出题情况,辅导就可以有的放矢,自然辅导的学生在各种比赛和升学考试中成绩就好,就不愁没有办班生源。至于更为复杂的黑幕,作为局外人的我们是永远难以说清的。从今年西安市一些重点中学借助各种学习班做掩护,进行择校考试的情况来看,就可窥一斑而见全豹。
各种学习班泛滥的结果,不仅使减负和素质教育的改革化为了泡影,而且造成了一些本该把教学精力和时间花费在学校教堂上的教师,经不住金钱的诱惑,把举办课外辅导班当成了正业,剥夺了大部分交了学费,就应该接受良好教育的学生的权利,其造成的恶果是不言而喻的。
二、百姓难以承载的教育重负
要说现今百姓的重负,无论是从精力上还是从财力上,其严重程度当首推教育负担。许多家庭为此而心力交瘁,许多孩子为此而性格扭曲变形,许多人间悲剧由此而上演。
首先是经济负担。据某报根据西部某城市当下小学到中学最低收费标准计算,一个学生从幼儿园到高中毕业,需要的花费将近13万元,年均达一万元。这还不算一些隐性的乱收费以及孩子参加各种培训班的费用。而该城市居民年人均收入不过七、八千元,那些下岗待业、无经济来源的居民孩子上学更为艰难。从这些花费的数据看,比一个孩子目前上大学的费用还要高,从中我们实在看不出九年义务教育到底义务在何处。
经济上的沉重负担,使家长和孩子把学习好坏与金钱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过去人们教育孩子是让孩子好好学习,将来做一个有知识、有文化、对社会有用的人。现在则成了好好学习就是为家里挣钱,为父母减轻负担。据《三秦都市报》报道,在某重点中学的考试大军中,一个女孩在走进考场前,对前来陪她考试的母亲说:"妈,你不用担心,我去给咱挣钱去了。"某报一位编辑,一年的收入大约是1.5万元左右,这对于该编辑所处的城市中大多数老百姓、工薪阶层的家庭来说,已经相当可观了,他的儿子今年参加小学升学考试,成绩离录取分数线差十几分,需交三万元才能上。他把儿子叫到刚化2000元买的冰箱跟前,对儿子说:"学校要从咱家抬走12台冰箱你才能上学。"话音刚落,孩子就哭了。在一个年仅12岁孩子的心里,考试已经和金钱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
其次,就是心理上的沉重压力。日益看涨的教育收费、愈来愈短缺的教育资源以及近年来低学历就业愈加困难的现状,让众多的家长和孩子对未来产生了难以排遣的恐惧感。这种恐惧感所造成的巨大压力,使许多家庭失去了轻轻松松生活的乐趣,使许多孩子失去了本应该属于他们的欢乐童年。家长们把经济上的巨大压力、把对孩子未来不可测的无比担忧,不断地传递给孩子,不仅孩子的课业负担没有减轻,而且使他们幼小的心灵过早地承担起了本应大人承受的精神压力。在不堪重负的压力面前,一个个悲剧便产生了。有孩子残忍地杀死了自己的母亲,也有小小年纪就选择了自杀的。这些都是见诸于新闻媒体的事实,还有多少悲剧是我们不知道的。同样,也有家长不堪重负而跳楼自杀的。这些血淋淋的悲剧,不知还要上演多少起,才能使我们看到中国教育现状的根本改观。
三、原因究竟何在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造成目前混乱的义务教育现状和百姓不能承受之教育负担,是我们在加强素质教育、推进教育迈向现代化的口号声中愈演愈烈的。应该看到,近年来政府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也投入了相当的精力和财力,做了大量的工作,但为什么收效甚微呢?尽管对于目前教育之种种怪现象,一些教育政策的制定者和教育理论的研究者都有过这样那样的说法,但笔者认为,其根本原因在于:
一是教育经费投入不足,造成了教育资源的严重短缺。我国目前的教育资源现状是:就招生人数来说,程两头大、中间小之势。就是说学生升高中已经比考大学还要难。以西安市为例,今年考大学升学率是50%,而初中升高中仅为40%左右。就是加上一部分升入职高或中专的学生,仍然有50%左右的十六、七岁的孩子过早地进入了社会,失去了继续上学深造的机会。这还是在城市,农村的情况就更严重了。造成目前这种状况,有其深远的历史原因,但最根本的原因是政府对公共教育经费投入的严重不足,教育经费投入增长缓慢与国民经济高速发展形成了鲜明的反差。公共教育经费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重远远低于全世界平均水平和发展中国家水平,人均公共教育经费比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少100倍。这样低的教育经费投入,怎能不造成教育资源的紧张和短缺。在当今世界大多数国家已经普及中等教育的时候,我们不能一边喊着"百年大计,教育为本"、"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的口号,一边宁肯搞一些劳民伤财的政绩工程、形象工程,却不愿加大教育的投入,让众多的孩子享有受教育的权利。
二是层层设置的重点学校制度,使教育资源配置严重失衡,致使各种矛盾更加突出。对于目前存在的重点学校问题,其利弊早就有人进行过深刻地分析。很显然,重点学校的存在,是孳生义务教育不堪现状的又一重要根源。它造成了教育资源、特别是优质教育资源分布的极度不平衡。重点学校是靠一些地方政府和企业的优惠政策逐渐发展起来的,由于在资金投入、教学设备、招生计划、师资配备等方面得到了特殊的照顾,所以在教育资源上必然就比一般学校优越。作为公立性质的学校,它的存在不仅对于其它公立学校是不公平的,而且对于众多受教育的学生也是不公平的。一些重点学校,特别是一些企业所办的重点学校,靠企业职工的血汗钱发展起来,却偏离了办学方向,为了聚敛钱财,在招生过程中,对于属于本应自己接纳的就近入学的职工孩子,想法设法予以刁难、设卡,并将学生分成三六九等,举办所谓的重点班、奥数班、实验班,为这些班配备的设备是最好的,师资也是最强的。对于那些父母既没有权、又没有钱的而又不得不收的学生,随意地配备师资力量,任其放任自流,过早地就剥夺了这些孩子本应接受良好教育的权利。因此,重点学校的存在,在一定程度上,不仅毒化了教育环境,败坏了教育风气,而且使学生从小就体会到了现实中金钱、权利、关系的重要性。这种教育中的"反教育"现象,是否应该引起我们的教育主管部门的高度重视。为什么在重点学校制度弊大于利的情况下,它还能长期存在,关键在于一些掌握决策权力的官员,他们是重点学校制度最大的受益者,而普通百姓的疾苦,他们要么体会不到,要么体会到了却漠然视之。这是重点学校制度长期存在的最根本的原因。这种百害而无一利的制度,恐怕世界上只有在我们这个"官本位"盛行的国度里才会长期地存在。我们的东邻日本,执行义务教育阶段就近入学制度一丝不苟,就是校长的孩子不在本学区,也不能进自己负责的学校。
三是有关政府主管部门监管和查处不力,使一些学校在违反政府政策、法规上有恃无恐。"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义务教育中出现的择校风、乱收费以及办班朝等混乱现象,存在也不是一、两年了。尽管政府几乎每年都要为此而出通知,发文件,但为什么时至今日不但没有收敛,且呈愈演愈烈之势。关键还是一些主管部门监管和查处不力,没有尽到应尽的责任。比如对于因择校风而引起的疯狂敛财现象,老百姓早已深恶痛绝,一些主管部门也心知肚明,但时至今日,未见哪个学校因此而受到了严肃查处。一些主管部门的理由是没有人举报,甚至有些人认为"择校"乱收费是吸引家长把钱拿出来,支持了教育,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情,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当然,相对于其它行业,老百姓对于教育乱收费的举报,无论是思想顾虑还是难度上都要大得多。一方面教育乱收费相当隐蔽。一些学校在收费过程中既强迫家长签订所谓的"自愿书",又不给任何票据,给查处造成了一定的难度,但这不能成为有关部门推脱责任的理由。另一方面,面对学校,家长和孩子永远是弱者,如果举报不成,谁来保护孩子的权利。至于以"愿打愿挨"的论调做托词,就更站不住脚了。近年来,老百姓的腰包里确实是有了一些钱,但大多都是省吃俭用节省下来的,以备全家人吃、住、行及医疗所需,现在为孩子上学都掏进去了。办教育尤其是政府所办的公立学校,如果老在孩子身上打主意,老盯着家长的腰包,这和强盗有什么两样。要听任这种现象持续发展下去,就只能是有权、有钱人的孩子受优质教育,无权、无钱的孩子永远得不到受良好教育的机会。这是有违义务教育平等性、公正性原则的。
面对竞争愈来愈激烈的世界政治经济,面对中华民族的未来,面对千千万万个被教育重负压得喘不过气的家庭和孩子,难道还唤不醒一些人的良知吗?我们不能让我们的孩子在流血又流泪之后,仍然还唤不来平等受教育的权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