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沈晚报》几点声明:

我们感谢举报人对我们的信任,但我们披露这些侵害中国足坛黑幕时,又有些不安。毕竟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对新赛季的希望是每个善良球迷的常态。但谁能否认中国足球不是一个病人?请相信我们,我们在这个时候举起手术刀,不是想杀它,而是要拯救它!

不能否认,在某种程度上说,我们的联赛已经被一大批赌徒所操纵。这些人有时凌驾于主帅、裁判、甚至俱乐部之上,肆无忌惮地为自身利益左右着比赛的成绩。在我们披露的黑幕里,我们相信涉及到的一些俱乐部他们可能是清白的,但这无法否认在他们的肌体了繁衍着可怕的蛀虫。挖出他们,不论对当事人还是俱乐部,以及中国足球,都该是一件幸事。

举报人L先生说,赌球已经成为“绿色海洛因”了。的确,中国足球应该打赢这场“新鸦片战争”,L先生许多亲历让我们目瞪口呆!他拿出的许多证据也让我们震惊。端详这些东西的时候,竟有种迷失价值的感觉。假如司法部门真的介入,这些证据会给中国足球致命一击;可是,这些东西也应该成为中国足球的救命稻草!毁灭与拯救,这个沉重的话题已经挣脱了善良人的虚幻理想,会慢慢变成现实吗?

为了一种神圣的责任,我们今日刊发这组稿件,这也仅仅是L先生披露的黑幕的一部分。我们奉劝文中涉及的足球人迷途知返,能以积极的姿态表达重新做人的意愿。我们要强调的是,我们不惧怕某些人对号入座,如果你觉得L先生的讲述以及我们的报道侵害了你的名誉权,或者构成诽谤,我们希望你拿起法律的武器维护自身权益,因为等待你们的是确凿的证据!

《辽沈晚报》

2006年3月8日

中国足球永远把“腾飞”当成口号,却永远在亚洲的小圈圈里混不出名堂。总结历届国家队冲击大型国际赛事的失利时,总是会在不经意间拣出门将的某些罪责来。

的确,中国足球向来缺乏优秀门将,为了加大培养本土门将的力度,中国足协甚至从2000年开始便严令禁止各俱乐部引进外援门将。但是我们的本土门将,尤其是站到国家队大门前的国字号门将,还是难以为我们带来赏心悦目的表演和一夫当关的实效。为什么我们的国门如此难有建树?掏空他们身体的是酒色、腐蚀他们心灵的是赌球!

L国门在中秋之战中输掉7位数

举报人提供的证据,直白无误地记录着一位L姓国门在2005赛季里参与的一次赌球行为,他与一名C姓球员和一名W姓球员联手的一单投注额就高达7位数字,这委实让人心惊。

2005年中超联赛第22轮比赛,T队主场迎战S队,开球时间是当天19点30分。在比赛当天下午,L国门主动给上海的大庄家打去电话,为自己出了7位数字的票(即投注7位数的赌资)。庄家当即根据盘口与L商定了比赛结果:L所在的T队要在主场输球,并且这场比赛的总进球数要达到3球或以上。

早在双方第一循环的交手中,T队在客场与S队战成2:2,双方当时的联赛积分也相差无几,因此赌球盘口为9·18之战开出的赔率完全是在诱使投注者赌T队主场获胜。如果比赛结果真按L国门与庄家商定的那样是“T队主场落败”,那么L与庄家都可以收到巨额的投注回报。

孰料比赛的进行过程并不完全顺从想象,T队在第16分钟就由外援率先破门取得领先,好在S队在两分钟后便扳平了比分。接下来L便开始进行表演,上半场结束前,他在一次出击中未能得到球,送给对手一次打空门的机会,好在T队的一名后卫在门前救险成功。第60分钟时,S队一名前卫队员在30米外实施毫无威胁的吊射,L居然在接球时出现脱手,客队险些又射空门成功。最后关头,S队的一位前锋无谓地与裁判争吵领得红牌下场,客队再也无法组织出有效攻击。T队在第89分钟时派C出场,但这时司职前卫的C显然根本无力帮助对方在短短的三两分钟内打进一球,因此很多人都见到了C惨白着一张脸木然登场的情形。

比赛最终战成1:1平,L国门与C球员和W球员便在这场赌球行为中输掉了高达7位数字的金钱。L国门赛后还不断地懊恼,表示自己在下半场接对方那个吊射时心里犹豫了好久……

另一位L国门在比赛前夜彻夜寻欢

另一位L姓国门虽然没有赌球的证据落在本报举报人之手,但却在该举报人朋友的陪同下演出了一幕幕让人瞠目结舌的荒诞镜头。

这位L国门2005赛季效力于南方某队,2005年10月期间,该队到上海比赛,L国门在这两场比赛中都提前被教练组告知将担任替补门将。也许是笃定自己不会在第二天的比赛中出场,L当即致电上海的一位赌球庄家,让其安排自己在比赛前夜寻欢作乐。

就这样,举报人的朋友亲眼见证了L的惊人实力,在夜总会开洋酒,在火锅店喝啤酒,吃宵夜时喝啤酒,直到第二天早上(也就是比赛日当天)七点多,L还让人带着自己在上海找地儿吃早点,吃早点时还得啤酒润嗓子。那一夜之间,L国门不但开怀畅饮了大量酒类,而且还找了三四个女郎……

什么力量折断了天使的翅膀?

还有一位年轻的国门,一直天使般地被人呵护。但是在2005赛季里,我们见到的却只是一个折断翅膀的天使。他来不及经过“人间”这个过渡缓冲地带,就直挺挺地摔进了地狱最深处,落魄出一副连小鬼都不如的衰败模样。到底是什么力量折断了天使的翅膀?

天使原来效力于一家北方球队,但是因为许多言行不被大老板认可,便被发配到中甲联赛的D队。天使的实力足以确保他在D队里出任主力门将并担当精神领袖,但是在前10轮中甲联赛里,天使保守的大门居然无一场不失守,10场总计失球竟然高达27个之多,天使一举成为中国足球职业化以来失球频率最快的门将。

事实上,在举报人的报料中,天使在很多场比赛中都是有问题的,他在赛前与赌球大庄家频繁联系,每一个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超大比分,都为他带来了不菲的收入。天使在每月只有一千块钱月薪的情况下,依然可以开名车、玩高尔夫球、住豪宅、吃高档西餐。俱乐部的整体利益、万千国人对他的殷殷期望、中国足协为大力培养他而付出的一切努力,都在他的放任自流中成了那道远在天边的如血残虹。

门将,中国足球的最后一道防线,但它却被一些“家贼”捅得支离破碎。门将的道德品质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一支球队的命运,我们的某些国门如果个个如此低格损德,中国足球只能去唱空城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