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民思想家时代的来临

LXJ 

笔者业余研究‘三农“问题,曾经在海内外媒体上发表数十篇“三农”问题的文章。有些专家学者对笔者的部分文字提出质疑,有些文字触怒一些人,他们发狠话说,要让我倒霉。

感到欣慰的是,自己因那些批评而更清醒,因那些漫骂乃至威胁更加坚信自己的判断:在这个日益开明的社会,平民思想家的时代来临了。

笔者常常怀着虔诚的心去拜读那些已远去的思想家的著作,感到那些把个体的命运与国家、社会整体的命运放在一块儿思考的人,不是圣人,也是伟人。从这点上来说,思想家注定是痛苦的,因为他们的生活除普通的民众生活外,也多了“先天下之忧而忧”的沉重。这份沉重,竟使厚重的历史充满了肃杀之气。因此,没有几个人能成为思想家,并不是许多人不愿意去做圣人,而是许多人承受不起那份沉重。

“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这是一个远离我们已经几千年了的思想家老子所倡导的生活图景。尽管后来者对这个思想有着多种解读的版本,尽管我无法知道这位伟大的思想家当初怀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倡导这样的生活,作为和老子同乡的晚辈,笔者对他所倡导的这种生活,有着这样理解:在那个缺乏思想家特别是缺乏平民思想家的时代,个体的思想影响全局显然是有限的,即使老子这样伟大的人,谁也别打扰谁是他日常生活的奢求。“小国寡民”的和谐的生活是他们的最大梦想。从老子始,和谐的生活图景,竟是思想家们追求的终极生活目标!

其实,和谐的生活,它的主要内涵应该是平民式的和谐。而思想,是和谐的支柱。今天,民主的进步,社会的包容,社会各阶层需要共富、共荣、共和,这需要平民的参与。媒体从精英意识到平民情结的转变,互联网的开放,都为平民成为思想家的提供了可能。在即将启动的新农村建设这个大舞台上,处于弱势群体的农民有了更大的表达意愿和参与的空间。最重要的一点是,如一位学者所说的那样,社会各阶层各种力量的登上历史舞台,看来是社会复杂化的表现,但又是中国社会稳定的基本保证,因为只有力量的平衡,才会导致社会稳定。力量一边倒的社会往往是最不稳定的社会。文革曾经给过我们这种经验。中国人要抛弃阶级斗争、残酷斗争的思维方式,让各派观点说话。通过对话,相互沟通,最后达成妥协和一致。

在目前中国的社会,已经有了许多让各种观点说话的管道。就如人民网、新华网这样纯官方的媒介,也开设有“观点碰撞”的专栏。问题是,我们该怎样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管道?该怎样理性的去发泄我们的情绪?虽然,我们只是个体的,在每日面临海量信息的今天,我们该怎样面对这些?

一直以来,笔者想成为知识分子的一分子,但每天看着那些自称左派或右派的知识分子透过传媒,打些无聊的嘴仗,不禁为这些人感到悲哀。知识分子对谁负责?对什么负责?法国当代思想家鲍德里亚坚定地给出了这样的答案:“我依然认为每个人都应该对自己负责”。在精英阶层的话语影响力无处不在的今天,他们的话语已经不是属于他们自己,而这点,经常被许多知识分子人忽视。而我作为一介平民无意与这些精英对抗,我之所以推崇鲍德里亚,因为,今天许多精英人士所作所为,连对自己都不负责任了。平民,大多数是对自己负责的。这并非是一个武断的判断,因为,平民的思想大多是切实际的。

唯有个体思想活了,整体思想才活,普天下的家庭和谐了,社会才能和谐。平民的思想,是和谐的支柱。基于此,平民思想家会应运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