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不轻信 不盲从。张中行大师生平

 不轻信 不盲从。张中行认为《顺生论》是他最重要的作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3月2日上午10时,八宝山殡仪馆里摆满了鲜花,人虽多,却不喧哗。人们都想看看老人最后一眼。他穿着一双普通的布鞋,安详地躺在那里,鞋是他的“忘年交”唐师曾送的。他一生简朴,却是个精神贵族。他就是张中行,那位被季羡林先生称为“高人、逸人、至人、超人”的国学大师。

    2月24日凌晨,张老在北京305医院病逝,享年97岁。昨天,大伙儿匆匆赶来,都想送这位受人尊敬的国学大师走完最后一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张中行近景

    ■其人

    他是文坛“老旋风”

    张中行1909年出生于河北省香河县的一个农民家庭,1935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后在中学和大学任职。1949年以后,他长期在人民教育出版社从事编辑工作。上世纪80年代,张中行先生以80岁高龄写下大量散文,其古朴文风、渊博学识在社会上引起广泛影响,作品一版再版,张中行被人们称为文坛“老旋风”。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国学大师张中行与夫人

    张中行一生治学严谨,博学多识,造诣深厚,精通中国古典文学,谙熟西方哲学。他的作品包括散文集《顺生论》、《负暄琐话》、《禅外说禅》、《文言与白话》、《佛教与中国文学》、《古代散文选》等,他的著作被称为当代中国的“论语”。

    与他有半个多世纪交情的书法大家启功先生评价他:“说现象不拘于一点,谈学理不妄自尊大。”

    张中行自言:这一生“一不想做官,二不想发财,只想做学问,读书做学问”。

    张中行一生清贫,家里摆设极为简陋,除了两书柜书外几乎别无它物。张中行为自己的住所起了个雅号叫“都市柴门”,安于在柴门内做他的布衣学者。 

    张中行认为《顺生论》是他最重要的作品。他的一位好友这样理解他的《顺生论》,这部书可以说六个字:那就是不轻信,不盲从。还有两个字就是顺生。什么叫顺生?不是逆来顺受或者是苟延残喘地苟活的意思,就是你要顺应潮流,要顺应生活的自然趋势。在这个过程当中热爱生命,珍爱自己,热爱生活,享受生活。所以他强调顺生。另外我就觉得呢,他告诉我们人在生活当中不可缺少另外两个字,就是情趣。他是一个有情趣的人,不是一个闷人。

    在将近一个世纪的生命历程中,张中行历经坎坷,却泰然处之,尤其到了晚年,生活更是充满童趣。

    访谈

    季羡林:未名四老,此情只待追忆

    北京的初春乍暖还寒,我们来到解放军总医院南楼病房,叩访了在此住院的世纪老人季羡林。

    因环北大燕园未名湖的后湖而居,季羡林、张中行、金克木和邓广铭四位大师,人称“未名四老”。可惜的是,在我们来医院采访的两天前,张中行老先生也随金克木、邓广铭两位老先生驾鹤仙逝了,如今四老中就只剩下眼前的季老了。

    回眸与张中行碰面的日子,季老说:“我们或打招呼,各自走路;或聊聊学界情况,或谈谈读的新书。”

    季老曾在一篇文章中专门写到过碰面,“我常想中国是礼仪之邦,竟然缺乏几句见面问安的话,像西洋的‘早安’、‘午安’、‘晚安’等等。我们好像挨饿挨了一千年,见面问候,先问‘吃了没有?’我和中行先生还没有饥饿到这个程度,所以不关心对方是否吃了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