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中南雄师

字幕:猛虎旅1营,凌晨230

周雷已经彻底放弃了继续前进的计划,他可以猜到敌人在下一道防线还有多少弹药在等着他,他现在要做的就一件事情,休整部队,吃饭。饿了若干个小时的战士们总算可以开始吃那些随身携带的压缩干粮了。

与此同时,12389自行火箭炮营却已经一切就绪,火箭炮是一种威力巨大的武器,火力强大,89式自行火炮有40个炮管,连续不断的将火箭弹喷洒到目标地域,将形成一种强大的震慑,虽然演习所用的无杀伤力火箭弹对人基本安全,但是巨大的响声和爆炸频率还是足以震慑遭受打击的部队。

于是1营部队就遭受了一次炮火的洗礼,遭受打击的时候大部分战士嘴里都在嚼着压缩饼干,有的甚至来不及站起来就听见裁判大叫,“你们这‘堆’全部阵亡。”于是所有人坐下,心安理得的继续吃饭,反正都阵亡了谁也管不了了。周雷没有被判阵亡,因为他指挥部队拼命的向后跑,从敌人的射击情况判断,这里是敌人火箭炮射程的极限,只要后退就可以离开这个炮火地狱。

字幕:123师指挥部

404团的阵地稳定下来了。” 程志武长长的松了口气。“师长,就这么守着也不是办法,刚才空军来电,空中格斗打的并不理想,我们又没有了武装直升机群,一旦空中作战失利,哪怕只丧失1小时的制空权,也够敌人的武装直升机群给我们扫一遍地了,那就不可能挽回战局了。”参谋长张雷提醒。“没错,现在的形势已经不是保守打法能够取胜的了,我们只有想办法主动出击才能够取胜。” 程志武沉思了一下,“调动405团给我切断敌人321旅的退路,全歼他们。”“师长,敌人野狼团还没有任何动作,一旦我们把405团调动了,那我们的防线即将崩溃,师部将只剩下一个警卫连和其他直属部队,几乎是送给野狼团的肥肉。”张雷提醒。“你这么想,野狼团唐凯也这么想,但是看他是去援助猛虎旅还是自作聪明的直抄我们的总部。”“你的意思是设伏?”“围魏救赵有时候并不是多聪明的事情。” 程志武说,“在我们的地盘,我们的空军航程短,而且总部一带地形复杂,够耽误他们点时间的,更何况404团正在休整中,一旦他们陷进来,404团可以拖住他们,直到405团歼灭321旅,然后折回对野狼团形成合围的形势,别忘了405团可是咱们师战斗力最强的部队。”“给狼设个圈套,但是如果野狼团不钻,而全力支援321旅呢?”“那无所谓,跟野狼团打正面消耗战比被他们溜出来咬一口强,你说消耗战的关键是什么?”“兵力和补给。”“没错,论兵力,虽然我们损失了401团,但是实际兵力依然占有优势,论补给,补给团确实让我吃惊啊,404团就是很好的例子,更何况,我们的特种部队已经深入敌后破坏即将开始,战场的优势依然在我们手里。”“报告,军刀来电,发现敌人321130加农炮营阵地。”一个参谋突然说。“好,破坏可以开始了。” 程志武冷笑着说,“404团可以提前休整了。”“师长,为了保证安全,我建议,师部重要人员和设备机构先转移到404团,但是这里继续装做师部正在运营的样子,去404团的全体人员一律佩带比自己军衔低2级的军衔以防敌人的侦察部队,同时留守军官一律佩带比自己军衔高一级的军衔。”张雷建议。“好,就按你说的办。” 程志武点了点头……

字幕:404团第3道防线

“郑团长,又见面了。”补给团的少尉正在那里等着他们。“又见面了。”郑飞急忙去握手。“郑团长,我刚接到补给团的命令,要求你们立即将弹药收集起来,我们的卡车很快就到,单兵只保留1个弹夹,肩扛防空导弹和反坦克导弹,反坦克炮全部都要拉走。”“这,这怎么说的?”郑飞惊异的说,“这不是解除我们的武装吗?我们即使得到补充,兵力也只有2个营左右,敌人还会继续攻击的,我们拿什么防御?”“这您不用担心,刚接到师部通告,敌人猛虎旅恐怕暂时无法继续发动进攻了,而我军405团准备进攻敌人,他们一直没有补充弹药而又要打大仗,所以必须提前将弹药准备好。”“这不拆东墙补西墙吗?”“我们没有消灭一个敌人用20万发子弹的大手笔,另外贵团疲劳度已经超过60了,我们团长建议你们好好休息,睡袋会随着卡车一起运过来,祝你们晚安。”少尉面带微笑的说。“少尉同志,我们接下来还有仗要打。”“相信我们,我们会及时给你们弹药的。” 郑飞只好无可奈何的下令收集弹药并准备运走,虽然内心很不安,但是对于补给团的能力还是让他决定照办。

很快,几辆卡车开了过来,战士们把一堆一堆的睡袋和帐篷被运了下来,然后将弹药运上去……

字幕:321130加农炮营

各炮长注意,准备转移。”炮营营长大声下命令,这时,一群人已经偷偷打倒了警戒哨摸了过来。等营长回过身来的时候,一阵巨大的冲力猛的打在他身上,营长奋力让自己没有摔倒,但是身上已经冒出了白烟。炮营顿时枪声大做,毫无准备的炮兵战士被立即打倒,但是另特种部队没有预料到的是当他们大叫“321旅炮兵营的同志们我们已经掌握了局势,请按照演习规则退出战斗。”的时候这些炮兵没有像想象的停止抵抗,反而各自拿起武器奋力抵抗,令这些特种兵措手不及,有几个立即被打的冒了白烟,“他妈的。”特种兵队长大怒,作为军中精英他们连侦察兵都不放在眼里,现在居然被一群炮兵打掉几个,更可气的是裁判明明就在一边还不制止这种无意义的抵抗,“都给我上把每一个敌人都打冒烟。”队长命令,特种兵一拥而上,炮兵虽然有很高的战斗意志,但是毕竟不是这群特种兵的对手,很快都被打冒了白烟。“全体集合,撤退。”营长说。“人可以走,炮留下。”特种兵队长命令,“你们阵亡了,炮我们要用。”营长看了看裁判,裁判对特种兵队长点了点头。于是特种兵立即开始操作这些大炮,虽然是特种兵,但是操作起130加农炮却一点不比炮兵逊色,炮弹连续发射出去。“队长,敌人4营正在快速向我们前进。”一个战士报告,“怎么这么快?”队长挥了挥手,战士们立即从口袋里拿出“已炸毁”的纸条贴在每一门大炮上,然后消失在黑暗中。

“你们可以带着你们的炮撤退了。”裁判终于开口,于是炮兵营带着大炮开始向预定地点前进,这时4营在李青河的带领下跟了过来,战士们眼睁睁的看着炮兵的“鬼魂”从自己身边走过。“参谋长。”炮兵营长走了过来,裁判就在他边上,“多余的我不能说,不过您也看到了,我们不光人被打干净了,连炮都被炸了。”营长垂头丧气,“不过通讯器还完好。”一个战士把通讯器拿了过来,李青河一拿起话筒,里面立即传来张浩火冒三丈的声音,“是哪个白痴用130加农炮炸的我们?你们是不识数还是看不懂坐标。”李青河算明白了,他等话筒那边一阵痛骂才拿起话筒,“副旅长,我是青河啊,我怎么在炮兵这里?炮兵已经不存在了,我刚从他们‘尸体’上捡起的话筒,副旅长?副旅长?”“青河是谁把他们干掉的?”李青河看了看裁判和炮兵战士,“根据我们检查‘阵亡士兵的尸体’,都是被枪杀的,所以可以确定是敌人穿插的特种部队,很可能通过我军的炮击计算了大致位置,然后经过特种部队精确侦察后袭击了他们。”话筒那边一阵沉默,“老李,把敌人穿插部队干掉,替炮兵兄弟们报仇。”“明白。”李青河放下电话,惋惜的看了看正在离开的炮兵门,炮营长无奈的苦笑了一下然后转身走了。“参谋长,前方发现脚印。”陈杰报告。“特种兵应该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吧。”“未必,他们走的太急了,我们的速度又太快。”“陈营长,你是侦察兵出身,应该熟悉特种作战,你带人去追击。”“是。”陈杰刚转身,远处就传来密集的枪声,“哪个部队在那边打起来了?”“我们没有部队在那里。”

几个挂着蓝军袖标的人悠然走了过来,“李参谋长,我是野狼团2营营长吕海涛,我们的部队赶来增援的时候遭遇了敌人穿插部队,已经开始交火。”一个上尉说。“野狼团在我们的地盘做什么?”孙杰说,“我们楚副团长很奇怪,你们猛虎旅没有接到命令就擅自行动,而且现在形势很不乐观,我们想帮忙,但是空军全被你们拿走了,我们还没有强到能在没有空军的情况下发动攻势,所以只好来帮助你们了,作为辅助力量。”“我们多谢了,不过猛虎旅虽然给你们当诱饵的时候损失了不少部队,但是依然具备战斗力,凭我们自己的力量也足够消灭敌人的了。”陈杰不服气的说。“希望你们的自信能够一直坚持下去。”……

字幕:猛虎旅指挥部

“副旅长,楚宁来电。”“什么内容?”“叫我们不要擅自行动,要统一指挥。”“他妈的。”张浩一拍桌子,“我们当初进军的时候他一言不发,还把自己的空军配属给我们,现在稍微失利点就责怪我们。”“恐怕不是稍微。”周雷吞吞吐吐的说,“我们1营已经基本没什么战斗力了,刚才的炮击又让2营损失了不少部队……”张浩转头瞪了他一眼,心说还不是你这个棒槌在不等空中支援和地面火力支援下就贸然前进,非说敌人的弹药用尽,结果敌人的弹药越打越多反是你先支持不住。

“报告,楚宁来电,叫我们立即撤退。”一个参谋报告。“撤退撤退。”张浩一挥手,“司令大人都开口了我自然不能抗命。”不过张浩打心眼里佩服楚宁,炮营没了,进攻又非常不顺利,兵力损失惨重,而敌人却逐渐恢复战力,除非空军能有所突破,要不再打下去只有全军覆没一条,但是进攻失利撤退势必影响士气,现在好了,遵守命令撤退,军人就要服从命令这是没办法的事情,救了自己的部队又给了自己台阶下。

字幕:123404团团部:

“师长,敌人撤退了。”“这么快?不好,405团可能赶不上伏击了。” 挂着中校军衔的程志武说。“赶不上就赶不上吧,伏击只是一种战术,我们可以咬住321旅不放不给他任何喘息和休整的时机,一口一口吃掉他。”挂着少校军衔的张雷建议。“也只有这样了,特种部队情况如何?”“大部分被歼灭,根据最后的报告,敌人是野狼团。” 程志武叹了口气,“你知道狼最可怕的地方在哪里吗?它们藏在暗中,在你最不注意的时候冲出来狠咬你一口,即使不把你咬死也让你终身难忘。”“师长,特种部队被消灭了但是我们的兵力还有优势,我们是狮子拍也能拍死那头狼。” 程志武转身看了看123师的旗帜,一只雄师昂首挺胸在站立在红旗上,“把89自行火箭炮营交给405团,命令他们,全力消灭敌人,404团抓紧时间休整,还有仗要打呢。”

字幕:石头岭阵地

张浩走出装甲车,李青河从对面走了过来,“没想到我们又回来了。”张浩无奈的说,“损失统计出来了吗?”“比预计的严重,我方直接损失兵力40%,考虑实际战力的损失,已经过半了,而且部队经过1夜的急行军都疲惫不堪。”

“副旅长,我军后方发现敌405团正快速向我军推进。”周雷赶过来报告,“我不该太小看123师,起码我在战术上没有把握好。”张浩自则的说,“命令部队组织防御,不能让123师得寸进尺,就在石头岭遏制他们的攻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