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老兵日记>再三续

2003713         

 

今晚又是无云的夜啊,差不多我一整岗都在看天。希望,能等到一个心地善良的流星,飞慢一点让我许个愿——下雨吧天啊,我又几天没洗澡了。

部队的生活很枯燥,我们总是想方设法的给自己找乐子。不过,大部分人总是找不到。我却不一样,我总是在最无聊的时候做很无聊的事,在很无聊的时候做比较无聊的事,在比较无聊的时候做有些无聊的事……以此类推。比如,站岗。说说看,世界上还有比半夜被人叫起来数一个半小时的秒针更让人感觉无聊的事情吗?我想没有了,所以我总是在这种时候写日记,这样一来就总能在极端无聊的事情里找到快感了,哇哈哈……可我觉得还是有点无聊。所以,我等了流星一晚上。它没来。

    也许——我的确是个无聊的人。

 

2003714       

今天是部队的星期天。(为了什么原因我说不太清楚,但是部队的休息日每年都不一样的也许是地方的星期三,也有可能是星期一总归不会和地方的重叠,这就叫战备吧。)但我们都没有办法休息了,因为大部队明天就出去了,一年一度的海上大练兵又开始了。我今年留守,这是我求班长答应我的。本命年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平平安安到退伍。好在我跟班长是哥们。我的游泳技术不错,3000米是小菜所以当了两年的教练。班长很不舍得把我放家里,他想把一个新兵留下来,因为这个新兵一直没有掌握基本的蛙泳动作。我就跟班长说不教会他,我就去海训。

这几天我一直给他开小灶,口水都干了。这小子是一根筋的脑子,几乎下水就沉,把我气得,就差叫他爷了。还好他总算体力过人(山东的人就是比南方人粗壮),能刨两下水了。班长也就勉强同意我留队了。

一整天都侍在车库整理车容车况,下午又同超哥还有两个新兵把前两天准备的柴火送去了炊事班。忙到头晕脑胀,总算是天黑了。不想吃食堂的烂伙食,和一个兄弟溜去311311是一家小酒店,像这样的小店部队附近有四五家,但是都没有招牌。所以我们就用小店电话的后3位数区分。),结果一回就被班批了一通,怪我们没把他也叫去……。

刚想坐下来,想写日记结果又跳街舞。嘿!不让人活了!明天就要出去了,就不能消停一会儿啊?


2003
715

也许本命年就是会衰的~ 

以往留守的干部不是副指就是副连,今年我一留守就换成了死黑子。还让不让人活啊?早知道还不如去海训,淹死了我也就认了。心情不好,不写了。

 

 

2003718     

这三天,我好象是过了三个世纪。黑子疯了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他为了搞菜地,发了狠了,上午5点就把我们叫起来,说是趁着太阳没出来赶紧干一点活,到了太阳大了就回。可是一直干到十点半他也不说回去的事。下午,更狠三点多钟太阳就辣的时候他说让我们下地浇水,说是现在人少地多再晚就来及浇完所有的地。

班长、鸭子、超哥、你们在哪里啊?能换我去海训吗?

你们快回来,我一人承受不来……

 

2003720     

下午去车库的时候,我搞来了20米的水管。他妈的,这几天一个人光是提水浇菜地就差点累死。我用自来水浇地,总可以吧。

 

2003723      还他妈的是晴天

    我快死了,自来水流出来比我小便还不如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我看搞滴灌都嫌慢。这是什么天啊,现在终于知道什么叫靠天吃饭了。

 

 

2003724           多云

晚上,站岗的时候天上飘下了几点雨。我那个高兴啊,中国人民解放了。可没有到两分钟就不下了……睡不着,虽然我很累。我把服务社买的啤酒拿出来一个人喝闷酒。七班的小六也没睡,反正是第一岗他说他也睡不着。就和他一起喝罗。他是今年从警条连调来的,听说以前是李政委的勤务员。

以前没接触过,不过看他长的有点胖,样子也蛮可爱的。没想到他给我讲的故事我好爱听。要记下来。

 

*************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绿色沙漠里的早春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爱情对于军营里的人们来说就像沙漠里的水一样,是非常奢侈的东西。能够拥有它是包括我在内所有正常人的愿望。严酷的环境把青春一分两半,无数的人把生命里最阳光的岁月留在了这里,而后抱着对春天的向往踏上了回程之旅。但少有人为此而抱怨,邓小平他说要把我军建设成为一所大熔炉大学校,他办到了。只是在这里 他 不教爱情。这在现今世界的军队里大概也算的上是一个奇迹吧,尤其是对于这方面“战力”超强的美军来说。

   赵忠祥在解说动物世界的时候谈到:沙漠里的早春并不像你想想的那样毫无生气,如果你细细的看会发现沙漠里的生命是那么的顽强,而且多姿多彩。(不是完全是他的原话,记不大清了,诸位海涵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爱情也是这样,它顽强的存在着,并让所人都感觉到它的存在。

捕食者篇:

阿雄,他无疑是站在沙漠食物链上游的。他拥有一个猎人所应具备几乎所有品质。176左右的高度(这在南方来说就代表三个字——杀伤力),略胖但让人感觉结实而可以依靠。精神的短发,端正的五官,尤其那双电闪雷鸣的眼睛更令他具有了牢牢控制局面的能力。他是个有魅力青年军官,而且要命的是他更明白如何运用这种魅力。他做指导员的时候,搞教育的日子就再也不无聊了,教室里总是能听到一阵阵的笑声。战士们都很喜欢他,虽然我认为他的为人并不像他自己说的那样好。战士们喜欢他,以至于年底评功评奖他几乎在所有项目上都得到绝对优势的选票,导致连干部会的时候其他人为没有成绩而拍他的桌子。男人尚且如此,何况女人?

据九班副金,独家倾情报道——我在三营当新兵的时候,经常站连值日。他当时是我的副连长,经常出去(不假外出?汗)。有一次,他突然对我说:如果有人尤其是女的来找我,你就对她说我不在!记住了没有……果然没多久就有个漂亮的女子找来。后来,我碰到这种事情多了,发现只要是阿雄头不梳脸不洗脸,胡子拉碴。就说明有女子要找来了。要是阿雄哪天又精神抖擞的出去了,就说明上次那个摆平了,该换下一个了……

他的老婆好漂亮得。所以他总是非自豪的在上课的时候以此为例给我们传经送宝,我们也是百听不厌。好多具体的内容都不记得了,只是记得他讲当他老婆还是他女朋友的时候,有一次他,她,还有他的情敌,三个人去一个什么山上玩。她说有点渴,情敌兄就跑下山打的买了雪糕再跑回来给她解渴,当时他是恨的牙痒痒。她老婆有多漂亮就不用再形容了吧。总之,从能找到这么漂亮的老婆来讲,对比当今军嫂普遍低端化的可悲局面来说。无疑是值得广大适龄军士官学习滴。

 

 

被捕食者篇——

不要嘲笑这个名字,相比那些在部队碌碌无为。甘心堕落为沙粒的人来说他们至少是生物。(自己汗个先,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我也是沙啊)

三班长,是个比较多才多艺的人。喜欢弹吉它,虽然衷肯一点来说他弹的有待提高。

——那个说了:说人家有待提高!有本事你来一个啊……

——我靠,是谁!有本事站出来我们单挑!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看看,抓狂了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当兵第三年的时候他是我的班长,他不是很喜欢我。为什么这样我不清楚,不过当时过连队里喜欢和我玩老兵不多,因为我比较不甩他们。班里的人都是些有趣的人,有一心想当老大的高副,老实本分的阿用,和我同年入伍有点色色的欢哥,还有个子不大但力气很大的阿秀,班副就是我第五年时的班长。哦跑题了说……

他是在火车上认识那个女孩子的,他们是老乡。那个女孩子说她在厦门工作,是个小白领。聊到下火车,就成了朋友。三班长是回家探亲的,在家坐了没几天就坐不住了跑到那个女孩子家里去了。就这样一来二去的发生了一些,大家都非常想发生的事情……。回了部队后三班长还去过厦门看她好几次,由于花费甚巨资金明显就不够用了,但是当时大家听说了这事之后都很积极的帮他。还是战友的感情深啊。有一次,那个女孩还来过我们部队玩,我就是那次看到她的,很漂亮。但我感觉她并不喜欢部队,既不喝水也不肯坐。我只她听了说过一句话:不用了谢谢。

那个女孩子工作的时间大部是在晚上,所以她白天没什么精神。三班长也只好在晚上给她打电话。他经常在连队岗的本子上写:1点钟叫三班长起床。所以包括我在内的许多沙子们就总是会在站夜岗的时候碰上他打电话。

女孩:你在哪里打电话给我啊?

班长:就是一楼过道,你上次来我指给你看过的。

女孩:哦,你冷吗?

班长:不冷,不冷。(他叫我把大衣给他,他是穿短裤背心下来的。)最近我们部队加了工资。

女孩:哦?是吗多少啊

班长:1500多(故意拉长点声音)

女孩:哦,刚好够我买件衣服……

 

我不是故意要听他们打电话的,不过我是岗哨,他们这么大的声音我站在这里想不听也不行啊。何况我还很想听。

——那个又说了:38

——……

三班长的努力最终还是白费了,他的总结陈词相当精炼:不知道,是我玩了她还是她玩了我。

 

海市蜃楼篇——

你一辈能碰上一次海市蜃楼吗?我估计自己是没哪种命了。

小六,他有。那天晚上他和我一起喝酒,他说:

 

我老爸想让我在部队好好锻炼一下,就把我搞到了警条连,后来我打电话回去说这里太苦啦。我爸就找老同学把我调给李政委当勤务员。

我去政委家里报到的时候,团长家的勤务员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让我感觉心里面毛毛的。李政委很热情的给我介绍他家的情况,要我象在家里一样不要太拘束。他说嫂子在175医院上班,经常不在家。所以,只有跟我一起吃食堂的饭了。还有天天她比较调皮,你比她大就是她的哥哥啦,要让着她一点。不过如她太过分了你就告诉我和你嫂子,我们会好好教训她的,我们比较忙平常没人管她。

我连忙点头,说政委你不要这样讲,女孩都比较文静的如果有人敢欺侮她,我不会让她吃的。

我在政委家里待了一个星期,嫂子只来过一次。天天没有回来过。不过她果然是在这一带很有名的人物。团长家的勤务员告诉我,我之前的几个勤务员都没干多久就下连队了。不是李团长要他们走,是他们被天天大小姐整怕了……

每天我只要在家里打扫打卫生再就是打打饭而以。我经常想这样当兵真的很没有意思。政委人很和气,经常照顾我,我不会做菜常常是他做晚饭给我吃。这让我很过意不去,所以试着自己炒菜慢慢的倒有点像那么回事了。

有一天晚上的时候,天天回来了。她今年17岁,长得蛮可爱的。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厉害的主。不过既然有前车之鉴,我打定主意敬而远之。不碰她总可以吧。那天果然没有事。

天天她喜欢吃荔枝,所以家里就经常有很多荔枝。有的是买的,有的是人家送的。她吃荔枝够厉害的,走到哪进而吃到哪里,吃到哪里就把壳吐到哪里。我跟在她后面扫,心里那个气啊。真是没有教养,从小就被娇生惯养以后看你怎么嫁人!我恨恨的噔着她,没想她猛的一回头。要糟,我心里想就赶紧转过头去装做扫地的样子。

“小六,帮我剥荔枝。”

我装作没听见不理她。

“听到没有,快过来!”

我怕嫂子不高兴,只好过去。

“这几个荔枝给你吃。”

???没听错吧这么好?我一看差点没晕倒,全是坏的。

“叫你吃呀,听到没有啊,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聋了吗!”

“……”这个鬼丫头太狠了吧。

“天天,你怎么能这样和小六说话啊。请人家吃东西也要好好说,小六吃吧不要客气家里的荔枝多的是,再说了也不能老是惯着她,什么好吃就让她一个人占着不给别人吃。”还是嫂子好。不过我总不能对嫂子说这鬼丫头给我的都是烂的吧。我这样说了,嫂子最多说她两句。惹急了这丫的不知道能整出什么玩意来。突然想起来早上有人送来了一些小白菜,我就忙说不了今天我试试手艺炒个菜给大家吃吃看。政委一听说好哇,小伙子有长进嘛。

呼总算是过了这关。

炒好了菜,我刚想起锅。天天突然说:“小六我爸叫你。”

我也没多想就赶紧出来问政委有什么事,政委说没叫我。XXX又被耍了。

我把菜装了盘,拿来了一快尝尝味道。哇,我吐。咸到发苦,当时没觉得放了很盐啊。忽然,看见天天在门口一脸坏笑看着我洋洋得意。我心头火起,手上的锅铲就拍过去了……

当时我就悔到死。天天的嘴一扁,眼泪就在眼眶里面打转。转身就往客厅走,一边走一边抽涕。想不到这么快我就是第三个下班的勤务员破记录了。

“怎么了?又哪个惹你了小姐?”很快政委就发现天天在哭。

我的心,啊乱七八糟的不知道当时想了些什么。

“呜……呜……”天天没说

“快说啊,是不是又撞到门了?”

“呜……呜……”

“说啊……”

“…………X小六!”

这鬼丫头突然叫我的名字,我魂都飞出去了。当时慌了连忙喊了声“到……”腾腾腾就跑到了客厅。

我看着天天,没敢看嫂子和政委。感觉就像准备上刑场。

她抽抽了两下指着我说:“把纸巾给我!”

“是!”她是玩死我不赔不命啊。

天天抽光了一盒纸,又拿来一盒 。没多久客厅里就白了一片。

嫂子和政委好像是见怪不怪了。没再说什么了。

天天,不在的时候平静的日子又来临了。我也不明白,她脑袋里面是怎么想的。反正当时她如果说了,我铁定下课。也许她还没有耍够我吧,我心里一阵恶寒。希望她永远不要再出现。

气温,渐渐的高了。转眼,天天放暑假回家了。祖先们保佑我吧。

一连几天都没有发生任何事,平安的让我吃惊。

我听说北极圈的极昼之后就是极夜一黑就是半年,我感到光明的日子越来越不多了。黑暗会在什么时候来临呢?

早上,我送走了政委。就像住常一样,开始打扫。正忙着的时候,黑暗降临了。

“我帮你拖地吧!”

“不用不用,你做功课就行。晚上嫂子回来会检查的。”

“好啊你敢用我老妈来压我,我不想写。我就要拖地,你去给我写作业!”

“我不会写啊。”

“我不管!”她拿起一盆水就倒在屋里,“没有水怎么拖得干净?”

我的娘啊这可是木地板,水多了就会烂掉变形的。吸取了上次的教训,我也没理她。连忙找来了干拖把把水吸起来拧到脸盆里。眼看就要吸干了,“哗”的一盆又来了,我忍。

又一盆,我再忍。我忍忍忍……

看看要就要把最后一点水吸干了,大概天天看我没反应觉得不好玩了。我想。

“哗”这盆水让我从上到下从里到外湿了个透。

“哈哈,今天晚上我叫爸做一个落汤鸡来吃。”

是可忍孰不可忍,从地板上吸起来的脏水让我给泼到了天天的身上。

她现是惊呆了,但只是一会儿她就气冲冲的转身出去了。

哼,去告状了吧。算了,大不了就不干了,有什么了不起。我是勤务员又不是你家的佣人。

我还没想清楚下一步该怎么办,天天提着一桶水就进来了还带了个瓢!

战斗,就在客厅里打响了。你来我往之间,客厅里水流漂楮!

后来打累了我们都坐在地板上,两个人身上都湿到不能再透了。我怕再动手,还搂着个脸盆不放。我就这么看着她,她衣服都贴在了身上服白色衬衣变得有点透明……说心里话她的确是个漂亮小姑娘。

     天天也看着我,两个人眼睛对上的时候。她忽然笑了。我也觉得很好笑,就跟着她一起笑了起来。

   “哟,不好我妈就要回来了。”

我一听赶紧蹦了起来,嫂子回来看见这种情况可乖乖的不得了。我们俩一块收拾屋子,等嫂子回来的时候还没把地板拖干净。

英明的嫂子想都没有想就猜到是天天干的好事,让我赶紧把东西都搬出来晒要不然就发霉了。

从那天以后,我和她成了朋友。每天不是我帮她抓知了,摘菠萝蜜。就是她帮我扫地板,洗衣服,叠被子。要不就在屋里面玩捉迷藏。看到我和天天玩的这么好,团长的勤务员羡慕到死。记得有一次我们俩抢政委的笔记本电脑玩,结果把电脑的显示器从主机上拆下来了。还是天天顶了罪,我好过意不去啊。

美好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天天要去上课了。平静的日子里我好想念天天。

可惜勤务员,都只可以干一年。我没等到天天回来就下排了。过年的时候,政委叫我去他们家吃年饭,说天天好想和我一起玩。

又见到天天的时候,我并不是很激动。我知道我和只可能是朋友,一般的朋友。

 

第二天,小六还专门找来了天天的照片给我看以证明他昨晚上的故事并不是瞎编的。不过是不是编的谁知道呢?在部队里别的没学会还情有可原,神侃谁不会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