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查看原图
鲁圆圆说,命运总是掌握在别人手里,不知道自己明天会怎样?林萌 摄


拖欠学校1.5万元学费,她无奈要休学当保姆挣学费;别人资助5000元,却又开出额外条件;她接受资助返校报名却又被告知必须交清所有欠缴学费才能注册 贫困大三女生: 我非得离开学校吗?



海南新闻网3月6日消息:2006年2月14日上午,记者在一家家政公司采访时,结识了正在家政公司操作间埋头练习烹饪技术的鲁圆圆。她在网上看到这家家政公司的招聘广告便报


名应聘,打算休学当保姆。鲁圆圆是海师大三学生,专业是教育技术。



休学是为了重返校园



“其实我早就想到休学了,我欠了学校1.5万元学费,我知道学校迟早会对我们这些交不起钱的人采取措施。”记者得知,此前鲁圆圆因为没有钱缴学费,被限制参加2005年的期末考试。这就意味着,鲁圆圆拿不到这半年课程的学分。按照学校的规定,她在交清学费以前,永远不能毕业。“学校的处理对我而言是绝情的,2005年最后一日晚上,我在学校拥挤热闹的游园项目里,内心枯涩苍凉,我怀疑自己真得要离开学校了。”鲁圆圆说:“既然在学校学习无法毕业,那我只能走出校园。选择休学,正是为了挣学费,希望能重返校园。”她的理想是考上对外汉语研究生,去世界每一个国家传授汉语,学习他们的语言,用他们的语言来诠释汉语。



为什么选择做保姆,她说:“想找到一份稳定的,又能迅速挣够学费的工作,是不太可能的。做保姆薪水不高,但能够在一个相对安静的环境下多读点书。”



大学三年可用辛酸来形容



“大学三年的生活费都是我自己在外面做兼职赚回来的。”鲁圆圆说,“我的大学可以用‘辛酸’两个字来形容,我不能够像其他的学生一样只是考虑钱花多少的问题,而我是考虑明天是否有饭吃的问题。”



为了节约路费和赚生活费,鲁圆圆大学三年都没有回家。“放假后,我找了三个家教,分别是上午、下午和晚上。”从海口的东边到海口的西边,鲁圆圆每天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四处奔波给不同年级的孩子补课。“晚上回到宿舍,全身的骨头都累得散架了。”



三年来,做了多少个家教她自己也记不清楚了。但一次晚归的经历,让她感觉家教这份工作也不是那么容易做的。 那是2004年夏天的一个晚上,她在南海大道民航大厦做家教出来,准备过马路乘坐公共汽车回学校。当她走到美国工业村旁边的时候,几个小青年围上来对她动手动脚,大嚷“靓妞”,唱些粗俗不堪的歌曲,幸好旁边花园保安没有下班她才得以脱身。从那以后,晚上的家教她尽量往白天安排。



父亲失踪14年



鲁圆圆是湖北省蕲春人,7岁那年有一天她放学回家,发现家门被封条贴得严严实实。原本开了一家酒楼的父亲,因经济案件就此突然失踪,14年杳无音信。母亲和姐弟三人只好寄居在舅舅家。母亲为了养活三个孩子,十多年来什么工作都干过。在家乡的小镇上卖菜、卖鱼,镇上少有的几家餐馆,母亲几乎都去洗过盘子。但三个孩子一天天长大,吃穿和上学的费用让母亲再也无法支付。无奈之下,母亲只好把妹妹送给舅舅。14岁的弟弟为了整个家庭,为了读书的姐姐,也踏上南行的火车,进了广州一家工厂做工。



劳累的母亲,送人的妹妹,幼小的弟弟,无时不揪痛着鲁圆圆的神经。在自己的日记中,鲁圆圆写到:我的每一个决定,都牵带着责任而不是快乐。



没申请到助学贷款



因成绩优秀,鲁圆圆一进校就获得了“可口可乐”奖学金。在繁忙的兼职中,第一学期,一门她不感兴趣的科目挂了红灯。自尊心极强的鲁圆圆,因此在同学们的惊讶声中退掉了“可口可乐”奖学金,“她认为自己不够优秀”,好朋友雨菲说。



而盼望已久的助学贷款,手续实在是太繁琐了。而就在鲁圆圆写贫困申请的时候,老师的一句话深深地伤害了她。“不要写你爸失踪了,就写你爸死了。”鲁圆圆说,她也明白老师的用心,是为了更好的审批。“但我心理上难以接受,爸爸虽抛弃我们,但我不想诅咒他”。多番周折,但最终因名额太少,鲁圆圆没有申请到助学贷款。



挣的2000元生病全花光了



大二快过完的时候,一天从外面做家教回来,鲁圆圆肚子突然疼痛难忍。害怕去大医院花钱,她只好让同学陪同到板桥路一家私人诊所就医。但医生竟对从未交过男朋友的她说,得的是“宫外孕”。哭笑不得的鲁圆圆只好回到宿舍。坚持到第二天,她疼得受不了,只好到大医院检查,结果发现患了“尿结石”,医药费2000多元,花光了她两年来节省下来的、准备交学费的所有的钱。就这样,钱还不够,又让母亲给她借了一部分钱。



遇资助却有附加条件



鲁圆圆在保姆公司培训期间,结识了一位自称是家政公司吴总好朋友的人士,姓毛,据说,他正在筹办一家外贸公司。毛先生说他从吴总处了解到鲁圆圆的家庭背景,并对她的遭遇表示同情。毛先生对鲁圆圆说:“我公司现在刚好需要人手,你过来帮我做事,我资助你上学。”毛先生表示愿意先资助5000元让鲁圆圆回校报名,剩余的学费将会在2006年6月底支付。



但毛先生还有个条件,就是鲁圆圆在上学期间为他工作,接听电话和处理文档;毕业后随同他到新加坡工作。 宿舍的同学和保姆公司吴总也积极帮鲁圆圆分析,大家认为毛先生帮助她有三种可能。第一毛先生富有同情心,又需要人手;第二毛先生纯粹做好事,帮助一个即将失学的大学生;第三毛先生心怀不轨。



鲁圆圆最终选择了接受毛先生的资助,并同毛先生达成了口头协议。2月25日,鲁圆圆邀请了同宿舍的两个同学,到海口某大厦毛先生的家中取钱。毛先生当即给了一个小灵通,让鲁圆圆转接一些电话,并给她每个月300元工资。



在她拿到小灵通的第二天,一个女声打电话过来找毛先生,“毛先生呢?去哪儿了?为什么是你接电话?你是谁?”未等鲁圆圆答话,该女子在电话那头大声质问。鲁圆圆说她怎么也想不到会碰上这样尴尬的事。因毛先生目前离开海口,记者一直未联系上毛先生。



母亲很难接受她休学做保姆



“听说学校不让她参加考试,我心里急死了。”2月26日圆圆母亲朱玉兰流着眼泪对记者说。当天母亲朱玉兰从湖北老家赶到海口,住在鲁圆圆做家教的阿姨家里。“我想在海口找份工作,替圆圆早点交清学费。”母亲来不及倾诉思女之情,就忙着找工作。


“还差一年就念完了,眼睁睁看她休学,我心里太难受了。”母亲很难接受圆圆休学做保姆。“听说别人愿意资助她,我开始很高兴,但也不知道那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母亲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新学期开学了,鲁圆圆拿着毛先生资助的5000元钱,到学校报名。但班上的辅导员却告诉她,想报名注册,必须把全部的学费交清。她说学校最近在各宿舍门口贴出告示,没有交学费的学生将会被清出宿舍。经过与辅导员沟通,辅导员让她写一个还款承诺书交到学校,承诺在暑假之前还清所有学费。鲁圆圆再一次陷入无助。她说,命运总是掌握在别人手里,不知道自己明天会怎样?作者:王勇 徐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