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暖哪可休,回头多少个秋----古龙二十周年祭 [转帖]

“小李飞刀成绝响,人间不见楚留香。”
     弹指一挥间,已然二十年。
     2005年9月21日,当京城迎来了70载嬉骂人生的李敖的同一天, 古龙悄然已逝二十年。
     1985年的秋天,离我出生日期尚有三年之遥,而作为我以后精神导师的古龙却因酒色过度过早离开了人世,只留给世间一片唏嘘和感叹。
     20载风雨过,金庸早已被冠于大师的名号而四处讲学,高调过日,而郁郁而终的古龙先生依旧寂寂长眠于地下,与红尘中的富贵浮云无关。人们谈及他时,都会说那只是一个会写武侠小说的酒色之徒罢了。而他创立的那个冰冷江湖却久久无人缅怀。
     江湖,何以为江湖。徐克告诉我们:“人心就是江湖。”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刀光剑影、恩怨情愁。
      千年之前,韩非子曾忿忿而谈儒生和侠者:“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于是,掊掊黄土象雨点一样无情地倾倒在儒生身上,使得后来的文人不得不依附权贵,勾心斗角,落得个“文人相轻”的下场。而幸运的是,侠者并未重复儒生这样的厄运,即使多少个“禁武令”如飞絮般络绎不绝,但侠者可以选择逃离,自己去开创一个落英缤纷、快意恩愁的世界,后来人们称它为“江湖”。
      金庸的江湖是博大的,梁羽生的江湖是大义凛然的,温瑞安的江湖是智慧的,而古龙的江湖是残酷而冰漠的。
      “冷”,古龙的一向色调,即便他的文字写得有多么华丽漂亮,而那种冷却可以凉到你的骨子里。不喜欢古龙的人往往会厌恶这种“冷江湖”,而我却异常喜爱,大概只有孤独的人才会有这种共痛的感觉吧!
      “孤独的人是可耻的”张楚曾这样愤青地叫到,而在古龙的江湖中,似乎这个论调根本不成立。
       “古来何物是经纶,一片青山了此生。”是古龙笔下多少个孤独的人所追求的,他们和这个世界似乎格格不入,而又从容不迫地去完成自己认为对的事。就象那个一生都在追求快乐而内心永远处于矛盾状态的李寻欢;还有心理始终封闭而“一片孤城万仞山”的叶孤城;更有因为一出生,雪就是红的而套上复仇枷锁的傅红雪。
        他们都是孤独的,可谁又能说他们是无耻的。人世间最大的不幸便是自己的想法走在了时代的前面,而环顾左右竟无人陪伴。所以海明威吞枪,顾城灭门,海子卧轨……而古龙,则选择了最忠实自己的酒。那杯杯烈酒最后还是背弃了他,化做了千万把“小李飞刀”、“孔雀羚”、“离别钩”直刺古龙的心脏,终于,这个被当作“酒色之徒”的大师为自己最喜爱的东西付出了生命的代价,留下了一句千古遗恨:“为什么我的女人都不来看我。”凄凉离开人世。
         女人,这也是制他与死地的又一美丽的毒药,在古龙的世界中,女人永远都是男人的附属品,是江湖暗光血影中一颗短暂温柔的流星,是历史狂流中毫不起眼的一粒细纱。所以即使有林诗音、沈壁君这样的绝色,也不免会受到爱情重伤,得不到理想的男人。至于林仙儿、白飞飞、上官小仙这样有心计的女人,更是男人手中的玩物和工具。所以大概冥冥之中有天意,这样看轻女人的古龙终于带者丝丝恨意和冷意离开人间。
     古龙是武侠世界的一座奇峰,一个丰碑,一个异数,一种姿态。他是踏破红尘而无觅归路的浪子,是看过千红百研而内心无所寄托的宿命,是千帆过境后最挥之不去的一抹浪花,是车磷马啸过后,壮士身上长存的最耀眼的伤口。
     我们都在古龙的江湖中感受不可名状的忧伤,我们都在寻找古龙所寻找的友谊爱情,即使在现仕中碰得到处受伤,而依然不畏艰难,继续寻求。
     红尘依旧反复,岁月依旧无情,只记得远处的渺渺歌声:“  冷暖哪可休,回头多少个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