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让英语四、六级成为大学生永远的痛

作为历时17年之久、中国最权威的英语水平测试体系,四、六级尴尬不断,被指责已严重阻碍人才培养和发展:聋哑英语、作弊成风、学位成痛……废除四六级呼声四起。四、六级究竟怎么了?

从每一级入学考试到种种的职称评定,中国人似乎永远也摆脱不了英语考试的梦魇。是英语在向我们“殖民”吗,还是我们的文化自卑感在作祟?有谁计算过中国人为学习英语掏出多少钞票?又有谁计算过就在此刻有多少中国人正苦背单词?由于每年有大量的考生不能通过四六级考试,于是四六级考试成了考生口中的“纸老虎”——薄薄的一纸考卷却“吃掉”了无数考生。

来自“象牙塔”的心声

中学到大学有6年的跨越度,英语是这6年间的必修课,有的学生甚至在小学就学习了2-4年的英语课程。学生们有了6-10年的英语基础,为什么到了大学,“哑巴”英语现象依旧大量存在?

西南政法大学心理学教授王安白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从最初接受教育开始,学生就被告知英语很重要。他们从小学开始学英语,占用了初中四分之一的时间,高中三分之一的时间,大学二分之一的时间。中考、高考要考英语,大学英语有四、六级考试,进一步深造还必需考托福、雅思、GRE、GMAT。尽管当今的教学已开始逐步走向多媒体化和网络化,但是传统意义上的教学思维还影响着众多师生。许多高校的英语教学还处于“我教,你学”的局面,而不是“你学,我教”的状况,这和教师的思维方式、学生的素质、教材难度的确定,以及中学应试教学模式影响的延续性等因素都有很大关联。

王安白说到,在中国大学里,汉语的阅读和写作,在众多现代科技文化必修课程的冲击和挤压下严重萎缩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而同为语言工具的英语却在课程表里不断的膨胀。大部分的在校大学生,最多的时间读的是英语,而不是专业书;应届毕业生找工作必备的利器是英语四、六级证书,而不是专业课成绩。在研究生录取中,英语在大多数情况下具有一票否决的效力。英语教育的显赫地位使有限的教育资源分布严重失衡。我国的老工业基地和新兴的轻工业产业地区均不同程度地出现了合格蓝领缺乏的“技工荒”,拥有丰富经验的高级技工和技师更是凤毛麟角,后继乏人。而我们看到的却是职业技术学校严重缩水,林林总总的各类应试式的英语培训学校铺天盖地,生意兴隆。

西南政法大学新闻传播学院2001级学生小吴说,我们从咿呀学语的幼儿就开始认识英文卡片;小学生除了学校正常英语教学外,周六周日还要被父母在早已沉重的书包里硬着心肠塞进原版教程,起早贪黑送入五花八门的英语学校;到了大学又碰到的最让人痛的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学校要求不过四级就不能获的学位证,那就意味这四年的大学是白读了。而且我们也不知道命题的老师们是出于什么想法。总之是什么难考什么,什么你不知道你没见过的考什么。似乎只有把你考倒了,考糊了才能显示出考试的水平来,其中对语法的掌握和分析占了考度的大部分比例。为了能通过考试,我们不得不把大量时间花在语法记忆和辩析上面。成天记啊背啊,甚至猜题来背。而这样最直接的后果就是考试时得心应手了,实际生活中却仍然开不了口,还是哑的聋的。而实际上,这些“聋哑者”还不是四、六级考试中最感疑惑的人。最疑惑的还要算那些屡败屡考,仍然屡考屡败的大学生们。西南政法大学新闻传播学院2001级学生小李就是其中的一个,小李是进入大学第二年的时候才考四级的(也不知学校是什么意思,大一的时候不能参加四、六级考试,说是没有资格!只能是在大二时才能考。)小李总共考了四次,每次是五十八、九分,总是达不到六十。小李心情一直很低落,很郁闷,他说,我在大学近四年的日子里,时间占的最多的是英语,几乎全部的时间是花在英语上,可还是不能通过。

小李对记者说,目前,在大学里的四、六级过了级的与没有过的是高校里继贫富差距之后的又一道两极分化的分水岭。四、六级过了级的就像是进了天堂,如果不需要准备考研究生的,那就是意味着大学已经读完了,可以无忧无虑、放肆疯狂的玩;可以评优入党,好像硬是要高人一等。如果没有通过四、六级考试的,那就是还在地狱里挣扎,在心里就好像低人一等。四、六级过了的同学是不会与没过四、六级考试的同学一快玩的。当然,没过四、六级考试的同学他们的心里是很自卑,也是不愿意与过了四、六级的同学交往。

揭开四六级的“面纱”

据了解,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College English Test,简称CET)是由国家教育部高等教育司主持的全国性教学考试,是配合1985年的新大学英语教学大纲出台的,由国家教委高等教育司主管, 1987年正式推出,每年1月份和6月份各举行一次,考试的主要对象是根据教育大纲修完大学英语四级或六级的大学本科生或研究生。国家教育部委托“全国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委员会”,负责设计、组织、管理与实施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从1987年正式实行到现在,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已整整走过16个年头了。

应该承认,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四、六级的存在的确为中国的改革开放培养了大量必需的人才。但在近几年,这种曾经被人称道的考试,却越来越多的让人感觉到在背离我们最早初衷,与真正的教育考试目的地开始南辕北辙了。调查显示,高校中有70%的教师对大学英语教学不满意。而最让他们不满意四六级制度则是大学生们普遍的“聋哑英语”现象。“许多取得了六级考试证书的学生,连一篇基本的英文论文都写不出来,就更别提用英文进行学术研究了。”这是北京某高校一名硕士研究生导师发出的感慨之言。同样,许多通过了四级证书的学生连起码的英文对话也无法进行,“连菜谱也一个认不得”,这种奇怪的现象的背后究竟是什么?”

据一项相关调查:在一般的本科大学生中,英语四级考试的及格率,即使在重点大学,比如北大,据报载,只有80%多。而在一般院校,这个数就只有50%甚至 40%的也不在少数。和一般高校专业课程90%-100%的通过率来说,以上数字就显得让人匪夷所思了。因为四、六级证书和学位挂钩,屡考不过,却不得不过,必须要过!利用现代化通讯工具作弊,请人代考作弊都是切实可行的办法。各高校作弊的需求量之大,以至让一个新兴的行业——“校园枪手”业红红火火地在中国发展起来了。在互联网上,只要输入“枪手”两个字进行搜索,立即有成千上万条关于“枪手”供求的帖子出现在我们面前。无论你是买家还是卖家,在这里都能找到符合你需要的人。作弊之风大行其道,使四、六级证书的水分大大增加,进而演化出市场化、职业化乃至公司化运作的泄密、舞弊等混乱局面,同时也上演了一幕幕悲剧,重庆大学学生刘光旭在今年的大学英语四级考试中替考,作弊行为败露后,试图逃跑时摔成重伤致死,陕西有10余所高校报告了在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中出现作弊情况,涉及考生138人,被勒令退学的考生有60余人。四、六级考试中存在的诚信体系缺乏、证书的社会认可度高、四级与学位挂钩、证书上没有照片、身份证造假太容易。以上种种制度弊病都是四六级考试枪手成风的根本原因。种种弊病,使四、六级是存还是废的争论显得相当激烈。从专家到学生到学校再到家长,各方面似乎都有一肚子苦水。

英语四级该不该与学位挂钩?

没过英语四级,学校该不该发学位证书?今年毕业于重庆沙区某高校法律专业的刘强(化名)昨日告诉记者,因为没过英语四级,他与同年级的30多名同学均没得到学士证。为此,他欲通过法律手段讨回学位证。

目前很多高校,都将英语四级考试与学位挂钩。刘强说,这既不合理也不合法。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学位条例暂行实施办法》(以下简称“学位条例”)第三条规定:学士学位由国务院授权的高等学校授予,高等学校本科生完成教育计划的各项要求,经审核准予毕业,其课程学习和毕业论文(毕业设计或其它毕业设计环节)的成绩,表明确已较好的掌握本门学科的基础理论、专门知识和基本技能,并具有科学研究工作或担负技术工作的初步能力的,授予学士学位。” “学位条例”并没有把英语四级作为衡量学生专业水平的标准。如果这个毕业生专业成绩十分优秀,仅因为英语没过四级就得不到学位证,显然不公平。 

据了解,重庆市大部分高校都十分重视英语四级考试。不过,各高校规定的分数线不同:50分、55分以及60分,只有达到学校规定的分数,才能获得学位。高校究竟怎样制订授位细则?刘强毕业学校教务处的相关人士称,该校将英语四级作为学生第四学期的英语期末考试成绩,没有达到60分的学生不能拿学位证。“学位条例”也规定,学位只授予优秀的学生。如果连英语这门基础课程都达不到要求,如何谈上优秀?而且,这些规定是从学生进校那天就宣布了的。重庆市市教委高教处严处长说,从来没有文件规定英语四级与学位挂钩。但高等教育有关法规赋予高校办学自主权,学校有权制订相关的授位细则,只要这个细则不与国家规定相抵触,而且对学生进行了宣传和说明,学生就应当遵守。重庆市市学位办一陈姓老师也认为,每个学校授位的标准不同,学校为了保证教学质量,如果将英语四级标准确定为检查本校学生学习外语的标准,也未尝不可。 1985年教育部门颁布《大学英语教学大纲》,并在相关文件中要求:“重点院校一般应达到基础阶段四级教学要求,非重点院校应达到的级别由各校自定”。凡执行该大纲的学校在学习结束后,对学生进行统一的标准测试。但并没有要求“大学四级与学位挂钩”。正因为这是全国性的大学英语水平测试,不少高校都不约而同地将四级考试与发放毕业证、授予学位挂起了钩,重庆市高校授学士学位也几乎都以四级考试分数作为参照标准,还没有人对这一“土政策”提出过质疑。

英语教育应回归本来面目

在今年的“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工程院院士谢克昌对我国现行英语教育体系提出了种种质疑。在现行的高考中,英语是必考科目??语在多数情况下具有一票否决权;很多在职人员去苦读不知何时才用到的英语,原因就在于职务、职称晋升的需要……英语水平高低已成为人才选拔的一个重要门槛。“从目前的实际情况看,现行英语教育效果与其投入是不相称的,它对科技、社科人文等其他教育体系,尤其是人才的培养和选拔等众多方面的负面影响,已经凸显。” 对于当今世界中英语的重要性和不可替代性,谢克昌认为是毋庸置疑的。他说,主要问题不是要不要学,而是如何学,学多少,多少人应该学。就我国现状来看,在 9年义务教育完成后,甚至高等教育完成后实际使用英语的人究竟有多少?这一数字可能不易统计,但肯定有不少宝贵的人力、智力和财力被浪费掉了。种种疑惑带来了谢克昌一连串的发问:现行的英语教育体系是把国家有限的教育资源“好钢用在了刀刃上”,还是已经沦为万金油式的人造知识、智力测验?是促进人才成长的利器,还是束缚人才的框框?他说,判别人才标准不能仅看学历或职称的高低,更不能仅看英语水平的高低,而要看他为社会所作的实际贡献的大小。

当前有过高等教育经历的人就知道,从最初接受教育开始,我们就被告知英语很重要,从小学、中学一直到大学,还有中考、高考,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几乎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全民英语教育系统。作为整体国民教育和全面素质教育中的一个部分,作为一种语言工具,英语的重要性显而易见。然而事实表明,现行英语教育的效果和回报与其投入很不相称,它对教育体系中人才的培养和选拔等众多方面都带来了有形或无形的负面影响。进一步讲,英语教育的显赫地位,使得我国有限教育资源的分布严重失调,对社会资源及人力资源造成巨大浪费。

其实,学好英语并没有错,问题是,英语学习应该因人而异、因事而异,而不应该把英语考试当作继续接受教育和人才使用的必要条件,更不应该让学英语成为人们自由选择自己社会定位的障碍。可让人遗憾的是,“一刀切”模式的英语教育全民化,在当前似乎演变成了一种教条主义,也形成了一种“为学英语而学英语”的不良社会风气。显然,这就丧失了学习语言的本来意义。在这一点上看,英语应该回归本来面目,否则,就是教育的悲哀。

结束:争论还将继续,争论应该继续!

在结束我们的讨论时,我们也清醒地看到学习好英语对今天的中国人的确有着特殊的意义:大开国门后,英语成为我们看世界的另一只眼和耳,特别是中国加入 WTO后和全球一体化的背景下,熟练地应用英语日益成为时代人才的必需……。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在全国人才工作会议会上强调指出,人才问题是关系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关键问题。要努力造就数以亿计的高素质劳动者、数以千万计的专门人才和一大批拔尖创新人才,建设规模宏大、结构合理、素质较高的人才队伍,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和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提供重要保证。然而,判别人才标准不能仅看学历或职称的高低,更不能仅看英语水平的高低,而要看他为社会所作出的实际贡献的大小。

建立解决人才、适应社会的英语教育系统才是社会发展对于英语教育的必然要求。同时,还应该明确英语教育仅仅是整体国民教育中的一个部分,英语是一种语言工具,是全面素质教育中的一分子,不应当普遍性地成为继续接受教育和人才使用的必要条件。英语教育应当以社会和市场需求为动力,扩大各类学校尤其是高等学校办学自主权,满足人们自由地、不断开发自身潜力的正当需要。另外,还要改革各类升学考试中带有强制性的英语考试制度和方法,给学生提供自由地选择自己的社会定位的空间和可能,应该是我们教育和人事主管部门改变我国英语教育体系目前状况的基本思路。因此,四、六级的问题不仅仅是一项考试制度的问题,更是关乎到中国未来人才培养的大事。一项考试制度的好与坏,成与败,也许就是关乎人才建设问题的要害。(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