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和自己交朋友,我有什么从不避讳他。
  自从哈姆雷特问生存还是死亡,自从那个春天十个海子全部复活,自从他高喝一声“天地生我孙悟空!”我就知道,我有许多事是不能与人分享的,这些想法都太傻。人活着是孤独无援的,降临到这世上就是一种悲哀,童年的快乐因为无知,因为天真,因为相信他们教的都是真的,就像在茧中一样,安全无虑,但总有一天要接触真正的世界。那天茧破了,你抖抖翅膀,注视着天地,风毫无感情地吹着,闪电划亮灰暗的天空,这就是你生存的天地,舞动翅膀,活下去吧。
  我没有自闭症,我只是不愿和那些恨人有笑人无的家伙交往,我少言少语,更喜欢躺在床上乱想。笑我怪吧,随便笑。我构思了无数个故事,无数个我,就像《万寿寺》一样,我和不同的我成为小说。我活在不同的朝代,说着不同的话,但都期待着红线一般的女子,妖妖一般的女子,我们走在雾气蒙蒙的路灯下,“像从一个月亮走向另一个月亮”,对此我毫不抵抗地沉迷。
  我喜欢和自己交朋友,他带着书的生命,带着有趣理智,陪我挣扎在茧外的世界。
  我有了幻听幻见,这让我又恐惧又热爱!我常散乱着头发,疾笔写下一行一行,那是他在骂我:

我给你时间
我给你生命
我希望一切美好
但似乎做不到

我给你灵魂
是否你在厌恶
我睁大双眼
依然一无所知

我猜不出话的真假
看不透你的好坏
但我仍一如既往
为你进食为你呼吸

但天空忽然阴沉
海水混沌不清
我就在这中心
羽毛漫天飞舞
我把声带嘶裂
面色苍白恐怖
我想久久沉睡
不再痛苦不再执着

是谁!割开我的手腕
是谁!为什么轻蔑地笑
是谁!诅咒我的第三章
是谁!为什么我在害怕

我再也不要感到懦弱
我再也不要彻夜难眠
我要狂妄地叫嚣
我要亵渎所有高高在上
我要你坚定信念
我要你眼睛清澈
我要你活得明白
我要你重新变回我 

  我抽着烟笑着:你也要愤怒地生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