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军事幻想小说《发射深度30米》连载29

sdrzdl 收藏 8 488
导读:[原创]军事幻想小说《发射深度30米》连载29

密揭根号


 “1、2、3、4号鱼雷,准备发射…”,虽然还是免不了的紧张,但是发号施令对于这个时候的杰克来说,比刚才是轻松也自如多了。
 “1号准备好、2号准备好、3号准备好、4号准备好…”扬声器里传来艇艏鱼雷舱紧张的报告声,侧上方的显示器上,4具发射器闪着绿色光斑。
 “注意,1、2号…发射!”,艇身轻微的一震,电子显示屏上,1、2号鱼雷从发射管中冲了出去,“3、4号,发….”,发射.两个字刚要出口的时候,却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等一等!”,杰克转过头,气恼的目光刚好与走进来的威廉斯相遇,杰克身不由己的并拢双腿,行了各礼。“这样的事情,你应该向我报告!”,杰克感受到了威廉斯目光中的阴影。
 “我…我…”,杰克有点慌乱,但马上控制住了情绪:“他们打开了发射舱口,司令部命令执行B计划!”在威廉斯的逼视下,杰克的声音有些颤抖,威廉斯扫了一眼,“你干的不错!上帝会给你一个A+”他拍了拍杰克:“威廉斯艇长接管潜艇!”他拿起通话器,“3号、4号鱼雷舱,解除发射准备!”
 “什么?长官?解除准备?他们…”杰克和所有的人一样,都被威廉斯的命令惊呆了,他刚要继续问下去,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已经举在面前,没有恐惧,他只是不解地看了看威廉斯…枪响了…
 威廉斯准确地击发着,整个过程他异常平静,异常平静地看着这些熟悉而年轻的面孔在他面前倏忽间消失,一个弹夹瞬间打空,从杰克头上喷出的鲜血模糊了他的双眼,把整个指挥舱笼罩在血色中。
 威廉斯用手抹去眼前的血色,迅速换上一个弹夹,他麻利的掏出口袋中的防毒面具戴上,一抬手击倒了一个冲进指挥舱的水兵,然后从衣袋里掏出Kb94毒气弹,拉开拉环,从指挥舱舱门扔了出去,一个刚刚冲过来的水兵用手使劲地掐着脖子,面容恐惧的瘫软在过道内。
 威廉斯一手推上舱门,作战屏幕上传来了越来越急得嘟嘟声,两枚鱼雷冲入对威海号的杀伤范围,他一个煎步冲到武器控制台前,一手拽开武器控制员的尸体,迅速按下鱼雷自毁按钮,显示屏上,鱼雷的光斑和威海号的光斑都消失了,威廉斯心一沉,当随后威海号慢慢的重新呈现出来的时候,他长出了一口气…


威海号
 
 威海号随着爆炸的冲击波猛然一震,威海号坚固的舰体再次承受住了一次冲击。
 指挥舱内,泰伦奴举着枪,紧张地注视着中国人的丝毫举动,他清楚中国人想干什么,他也知道怎样打消他们所有的念头。
 “她要不行了!”冯俊大叫了两声才让泰伦奴注意到身后的碧姬,她软软的趴在笔记本前,由于受到撞击,鲜血正顺着嘴角流出来,笔记本屏幕上显示着,“发射舱口打开完毕”
 “碧姬!快醒醒!下一步该怎么办?”他使劲摇晃着碧姬的身体,但碧姬的眼紧闭着。
 “她的心跳非常微弱,她需要救心剂…”冯俊摸了摸碧姬的脉搏。
 “放弃吧!只有她知道怎样运行你们的控制程序,而现在,说不定正有鱼雷在向我们冲过来,你们失败了!放弃吧!”鲁卓成带着嘲讽的语调说着,他已经感觉到了泰伦奴眼光中的迷乱。
 “闭嘴,闭上你的臭嘴!”,泰伦奴怒吼了一声,那条恐惧的伤疤在额头舞动着,他一把抓起冯俊,把枪口顶在冯俊脑门上,“马上把她救过来,否则你就去死!”
 冯俊用胳膊扶起碧姬,“把湿巾给我…快!湿巾!”
 泰伦奴忙乱的从医药箱里抽出一条湿巾,扔给冯俊。拿到浸有药水的湿巾,冯俊的心兴奋得狂跳起来,他一边祈祷着药水没有挥发完,一边假装把湿巾蒙在碧姬的鼻子上,“我要给她做人工呼吸!把那个针管给我,你马上给我找救心剂!”
 泰伦奴疑惑的看着冯俊在费力而别扭的给碧姬作着人工呼吸,手犹豫的停在医药箱上方。
 鲁卓成迅速给刘伟使了个眼色,刘伟心领神会,他手捂着头上的耳机突然大叫:“鱼雷,鱼雷两枚,左上方入水”
 泰伦奴猛然一惊,他冲着鲁卓成大叫,“马上规避!快!”
 一边,哈里米显然已经被一次又一次突如其来的打击吓坏了,他忙不迭的一手抓住旁边的固定物,一手冲着大个子和刘伟晃动着枪,“快!他妈的!快…”
 鲁卓成做出严峻的表情,“报告目标状态!”
 “左后方,45度,速度30节,距离400!300! 200…”
 “大个子,左舷准备发射诱饵雷…”鲁卓成紧张的抓起通话器:“全艇注意!鱼雷攻击!”
 在紧张的几乎窒息的气氛里,泰伦奴头上渐渐渗出了汗珠,这一路上,闯过一次次难关,一次次峰回路转,他都坚信真主与他们同在,他始终坚守着自己的信念,但现在,他突然感觉到了疲劳,感觉到了一丝无助,不过他还是相信不会到此为止的,他心里督促者自己“快!快…”,但手已经有点不听使唤的颤抖起来。他胡乱翻着医药箱,“救心剂…救心剂…妈的,在哪里!”
 “快点!”冯俊用眼睛的余光看着泰伦奴,心都要跳到了嗓子眼。
 “100…50…”
 “在哪里!”泰伦奴狂暴地扔下手中的枪,两手把医药箱抱起来,一下翻过来,使劲地抖着,里面的器具纷纷摔了出来。
 这一刻,冯俊已忘记了呼吸,他瞪大眼睛在一个个下落的器具中寻找着,找到了,就是它,它开始下落了,这一刻时间仿佛凝滞住了,下落、下落,冯俊的眼睛追随着B14翻滚着下落的轨迹…
 触地!B14的小瓶在冯俊的眼中轰然四碎开来,几乎就在同时,他把脸深深地埋在碧姬脸上的湿巾上,与此同时,他看到了鲁卓成的微笑…
 泰伦奴也看到了鲁卓成的微笑,在那一刻,他想搞明白鲁卓成在笑什么,但鲁卓成的影子突然模糊了,他想抬手擦擦眼睛,但手却不听使唤了,眼前景物越来越模糊,他努力坚持着,他感到眼前一个又一个影子倒下去,在他突然意识到什么的时候,他的脑子里倏忽间一片空白…


密揭根号

 威廉斯沉重地坐进控制台前的指挥椅里,这个时候他才发觉,他的手心里已积满了汗水,他的身边,一具具尸体横陈,这一张张熟悉的面孔从此便永远的消逝了,他们曾经朝夕与共,他们的音容笑貌如今都凝固进了恐惧、痛苦、扭曲之中,他开始惊诧于刚才自己的镇定,他看了看手中的枪,枪口还冒着击发后残余的烟雾。
 “原谅我!密揭根!”,此前他曾经十分紧张,甚至被愧疚所笼罩,但是当这一切最终发生了后,他感觉到的是轻松,一种被压抑了六年后真正的轻松。这六年对于他是什么样的六年啊!他日日夜夜都沉浸在梦魇中,日日夜夜都被悲愤所煎熬。真的有地狱吗?六年来,他一直在问这个问题,他希望能有地狱,让所有恶贯满盈的人都逃脱不了正义的惩罚,当然,他毫不怀疑自己也将下地狱,但他愿意,他心甘情愿与邪恶同归于尽。
 “原谅我吧!黛丝!”他在心里轻轻的呼唤着。那一天,当他在“忘乡旅馆”里打开黛丝寄给他的数据资料时,他目瞪口呆。那竟是黛丝的一封将近1万字的遗书,在她死前的两个月,她就为自己写好了遗书!
 黛丝对自己的死似乎早有预感,她在信中写道,她的和平主义受到了来自右翼势力的阻挠,他们通过各种途径,传递着对她的种种威胁,对此,她并没有太在意,因为在她的从政生涯中,对这样的事情,她已经习惯了,不过让她担心一切威胁将变成现实的是,当她的竞选形势一片大好,有望赢得竞选的时候,一切却开始发生变化,先是民主党的内部召开了一个秘密紧急会议,会议要求他重新定位他的施政纲要,她当然没有屈服,接着一系列的事情便接二连三的发生了,她的竞选智囊团团长霍夫曼心肌梗塞突然死亡,而据黛丝所知,霍夫曼从来没有得过心脏病,接着她的新闻发言人出车祸而死,不久,她的私人秘书跳楼自杀…这一起起意外发生的莫名其妙,而最终给她的说法都模腻两可。
 从这个时候起,她感觉到了真正的威胁,她孤军奋战,她的身边已经没有可以信任的人,在民主党上层的建议下,她组成了新的竞选班子,但她心里清楚,这些人只不过是为了加强对她的控制和监视,而另一方面,民主党加里福尼亚洲州长肯特却异常活跃起来。
 但她还是坚持着,民众对她的信任是她信心的来源,有一天,他收到了一封邮件,里面放着一粒子弹和一张纸条:“退出吧!”,而一个秘密朋友鉴定后告诉她,这粒子弹竟是中央情报局的专用子弹。“放弃吗?不!”她的性格决定了她不会半途而废,不会向各种压力屈服,信中她说:“我决定更高的昂起自己的头,让自己的演说更加洪量!”
 信的结尾写着:
 “我真的觉得威胁在一步步逼近,也许明天死亡就要来临,我害怕,但我不屈服,我不会违背我的信仰。
 亲爱的,作为妻子这些年我欠你很多,原谅我!永远爱你!
 自己要小心,不要相信他们说的!”
 当程序显示完最后一行字后,一个窗口弹出来:“磁盘格式化…”,很快,一切都消失了。
 晚上,威廉斯失眠了,他点燃了一支烟,细细品味着黛丝的这封遗书,从她的字里行间,他能感觉到黛丝当时处境的艰难,但是那时她竟然丝毫没有向他透露,这也许就是为什么在黛丝去世前的半年多时间里,威廉斯几乎没有再收到黛丝的一封信或电子邮件,甚至黛丝的电话也很少了,即使有,也是闪烁其词,几句平淡的话便结束了,这是她要强的性格决定的,也许她更不想因为她而连累心爱的人,以至于她在感觉到死亡的气息时,她会以这种方式来向她作告别。威廉斯狠狠捶着自己的脑袋,当时他能感觉到她好像在隐瞒什么,但他不敢肯定那到底是什么,他苦恼着,他甚至怀疑是他们的感情出现了裂痕,怀疑黛丝不再爱他了。不、不是这样!现在他终于释然了,黛丝依然爱着自己,他委屈了黛丝,但是他却真正永远失去了她。
 “黛丝不是死于车祸!”,一个巨大的惊叹号出现在威廉斯脑中,这里面有阴谋。威廉斯找来了黛丝发生车祸时相关的新闻报道,其中一片小报上有一篇引起了他的注意,那篇报道说在黛丝发生车祸时,附近的树林里有人曾经隐约看到有一辆黑色轿车驶过,并听到了两声枪响,而车祸发生后,原本应该第二天就发布的对黛丝的医疗救治报告和尸检报告在车祸一周后才发布,而黛丝的尸体却在第二天就火化了。
 在以后的日子里,威廉斯秘密搜集到了所有有关黛丝参参加竞选、遭遇车祸的新闻报道、材料,从这些繁杂的资料中,越来越多的疑点暴露出来,威廉斯也越来越坚信他的判断,黛丝不是死于车祸,是谋杀!当他通过秘密途径找到了黛丝遗书中的“秘密朋友”时,整个事件在他的脑中便越来越清晰了。
 黛丝被利用了!
 其实,从一开始黛丝就不是民主党竞选的第一人,和平主义也不是民主党的选择,因为这不符合他们代表的美国大财团的利益,之所以要推举黛丝为候选人,就是想利用黛丝在民众中的影响为民主党赢得信任和支持,在一切文章做足后,黛丝就成为障碍了,他们希望黛丝能够主动退出,而继之以他们的人选,但是没有想到倔强的黛丝固执地坚持下来,他们利诱她、威胁她,但他们低估了她的信念和意志,于是,他们使出了最后一招,除掉黛丝,然后让他们的意中人以“继承黛丝的遗志”的面目出现在大众面前,他们依然可以稳操胜卷。
 他不愿意相信这一切,但是他的感觉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的。每当新的美国总统肯特出现在电视屏幕上,春风得意的高谈阔论时,威廉斯就忍不住要作呕,而更让他作呕的是,这个跳梁小丑上台不久,便迫不及待的撕下了伪善的面具,他完全推翻了他信誓旦旦的和平路线,再一次举起了强权的大棒。而之后,一些为政府控制的媒体上,越来越多的诋毁黛丝的报道相继出现,关于她的信仰问题、观念问题、道德问题…甚至是作风问题,都成了捕风捉影、大肆攻扦的对象,威廉斯知道,这又是当权者的手段,他们需要人们遗忘黛丝,他们需要人们接受新总统的变化。
 威廉斯愤怒了,他看到越来越多的丑恶的表演和阴谋的背叛,特别是当越来越多的被黛丝深深爱着的大众背离她时,他听到黛丝的冤魂在心中哭泣和呐喊,愤怒让他变得越来越沉默,这不是懦弱的沉默,不是屈服的沉默,他就像一座火山,在沉默中积攒着巨大爆发的力量。在表面上他表现得无所谓,表现得与黛丝间薄情寡义,甚至在黛丝死后不久便频频与各类女郎约会,他尽量表现出对民主党的热忱,甚至加入了民主党,宣誓对他效忠,他戴上面具,压抑悲愤,他成功的迷惑了对手,中情局和海军部慢慢放松了对他的监视,而同时,他耐心的寻找机会,他要向这个伪善的国家讨还血债。
 他秘密结识了海军武器系统控制员碧姬.贝格,通过她,联系上了“黑色8月”组织,共同的目标,使他们很快走到了一起。经过长年的准备,一个大胆而巧妙的计划诞生了,由泰伦奴劫持方舟号邮轮驶到没有正常船只航线的预定海域,然后炸沉邮轮造成海难假象,而由恰恰在那片海域的威廉斯指挥“密揭根号”进行营救,之后威廉斯作内应控制整个潜艇,由碧姬.贝格破解艇上核导弹密码,发动对美国的核攻击。
 一个完美的计划,但是突如其来的太平洋热带季风却打乱了一切。先是方舟号偏离了预定海域,然后它恰恰遇上了参加完澳大利亚舰队节返航的“威海号”,而过分热心的中国政府救起了他们,威廉斯不由佩服泰伦奴的应变能力,他竟然控制住了“威海号”,而更让他惊奇得是,威海号竟然逃脱了一次次攻击,奇迹般生存下来,从现在来看,好像他们已经成功控制了核导弹…
 潜舰通讯器突然传来了磁磁的电流声:“密揭根…密揭根…发生了什么?你们没有击中敌艇!继续攻击!继续攻击!”

威海号
 
 “快!”冯俊鼓励着自己,但是腿却软绵绵的,由于挥发,药水的功效有所减退,他尽力摒住呼吸,挺起身子,但一阵眩晕,再一次使他瘫倒在地上。
 泰伦奴倒下了、鲁卓成倒下了...冯俊仿佛被千斤的重担压着,他拼命使着劲,但身子就是不听使唤,在试了两次后,他几乎要绝望了,有一刻,他相信只有一闭眼,他便会像其他人一样睡过去。
 头顶上一处电缆线短路,迸出的电火花溅落到冯俊身上,疼痛让他清醒了一些,“哦,我在干什么?”, 他抬了抬胳膊,心里庆幸还有知觉,他下意识的看来看手里,相片还在,他突然意识到什么,“80秒,80秒B14将失去作用…已经过去了多长时间了?”他吃了一惊,努力挺直身子,紧张得看了看四周,所有的人都还躺着,突然,一声轻轻的呻吟传来,“天呐,泰伦奴!”,泰伦奴的眼皮轻轻的翕动了几下,嘴张了张,好像要说什么,“快,我必须站起来!”,冯俊鼓舞着自己,使出九牛二虎之力挣扎着站了起来,他跌跌撞撞的冲向指挥舱门,眼前的一切在飞快旋转,就在快要靠近舱门时,他的脚却绊到了泰伦奴伸开的腿上,摔了出去,泰伦奴睁了睁眼,手里的枪动了动。
 “快!”冯俊喘着粗气,试图再站起来,但腿却用不上劲了,舱门就在眼前,他手脚并用向前爬着,到了到了,他努力向上伸出手,一把抓住轮盘锁扣。
 地上,泰伦奴长出了一口气,迷迷蒙蒙地睁开眼,他用手揉了揉头,仿佛在回忆着刚才的一切,他觉得自己做了一个长梦,梦中,他又见到他美丽的妻子和女儿,他们一起在海中畅游,一起追逐在鲜花遍野的大草原上,一起在风中飞翔…他呆滞的看着四周,仿佛要找回那些美丽的影子,但眼前的景物渐渐清晰,他看到了倒在地上的鲁卓成、还有哈里米、马佐尼,还有…冯俊!他看到了正在舱门前的那个瘦弱的身体,两只手紧紧抓着旋转门锁,正拼命试图转动它。泰伦奴怔了怔,努力理解着眼前的一切,突然,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妈的…”,他在心里骂了一句,急忙去寻找手的位置。
 “快!”冯俊几乎要哭出来了,他看到泰伦奴大眼凶恶的瞪着他,拿枪的手动了动,他使劲转动转轮,头上的汗吱吱的朝外冒着,泰伦奴颤巍巍的手朝上抬着枪,“快!”冯俊一咬牙,转轮轻轻的动了一下,泰伦奴端平了枪,费力地瞄准着,冯俊大叫了一声,转轮锁扣猛然松开,冯俊的身体随着无力的倒下去,就在同时,泰伦奴的枪响了,子弹擦着冯俊打在厚重的舱门上,擦出了一道闪亮的火花。几乎就在同时,舱门被猛地撞开,头戴防毒面罩的楚天云一个健步冲进来,一挥手中枪,一颗子弹准确的穿透了泰伦奴的心脏,泰伦奴瞪着痛苦的眼睛,低头看了看喷涌而出的鲜血,头上的疤痕垂死舞动着,旁边,刚刚苏醒的哈里米和马佐尼也相继中弹倒下,泰伦奴大口地喘着气,他不相信眼前的一切,他在心中呼唤着真主,突然他笑了,在他的眼前重现出刚才那些美丽的画面,他念了一句“感谢真主”,无力地摊倒下去…..

密揭根号

 “密竭根…威廉斯…”威廉斯听出这是里斯的声音,他犹豫了一下,拿起了送话器,“对不起,里斯”,隔着防毒面具,威廉斯的声音变得沙哑而恐怖,这句话确实是出自内心的,里斯一直是他唯一信任和尊敬的人,他倔强、正直,他知人善任,是他最早发现了威廉斯在潜艇作战指挥方面的特殊的才干,是他举荐威廉斯在38岁便成为了舰队潜艇骨干“密揭根号”的艇长,他关心下属,关心他们的工作、家庭,他从不放弃为他们争取更好的环境和更好的将来,他就像父亲,整个第七舰队的父亲。
 “威廉斯,你怎么了?”里斯已经听出什么:“威廉斯…”
 “对不起,他们都死了!”
 “都死了?谁?谁死了!”里斯的声音变得慌乱起来。
 “里斯!我无法忍受下去了!”威廉斯停了停,失去黛丝六年来内心痛苦的煎熬在这一刻完全释放出来,他嚎啕大哭起来,任感情疯狂而恣意的宣泄…
 
小鹰号

 里斯呆呆地站着,他完全被这个重磅的炸弹震晕了,惊愕、悲痛、疑惑、懊恼掺杂在一起,让他半天回不过神来。“你…你…你他妈的知道你在干什么吗?简直是疯了!”,他激动地语无伦次,他很难相信他听到的一切:“你在对一个国家犯罪,在对全世界犯罪?你知道吗!”
  “是的,我是在犯罪,因为我已经不相信这个国家、这个世界了!”
 “你以为这是为了黛丝,但正相反,你彻底背叛了她!”
 扬声器里一阵短暂的沉默,“是的,我是注定要下地狱的,但是我想让她看到背叛他的人全部都下地狱。”
 扬声器里的威廉斯停止了抽泣,“里斯,你保重,对不起!”,一阵兹磁的电流声之后,密揭根号的信号完全消失了。
 里斯一拳打在作战指挥台上,苍老的头颅痛苦的低下,此时,高长海的心里燃起了熊熊的烈火,“将军,必须马上采取措施!”,他冒火的眼睛直视着里斯缓缓抬起的眼:“他要向我们发射核弹,他要挑起世界大战!”
 “是的!”里斯无力地摇了摇头,他相信威廉斯所说的一切,威廉斯掌握着红色戒备时得到的核导弹发射密码和密钥,还有核潜艇指挥部发给的目标坐标诸元,他甚至有点觉得整个事情太过荒唐,先前是一艘中国潜艇要向美国发射核弹,现在是一艘美国潜艇要向中国发射核弹,“这…这…太荒唐!”
 “快点面对现实吧,我们必须阻止他!”
 “阻止他?”里斯从来没有感觉到这么虚弱,舰队现在呈散开队形,等他们改变队形、搜索目标、发起攻击…恐怕一切都晚了,而威廉斯要做得,仅仅是插上密钥,按下发射按钮,而要阻止他,怎么阻止?
 里斯叹了口气:“也许我们失败了!”
  “不,我们必须行动!”高长海心里火烧火燎,但是,怎么行动?
 “高先生!赶快告诉你的国家!让他们启动紧急预案,告诉他们,这不是国家行为,这是恐怖袭击!”里斯又低下头,“这是现在我们唯一可以做得!”

“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军威海号核潜艇,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军威海号核潜艇…”
 突然,略显生硬的英语在小鹰号的指挥舱响起。
“长官!”一直没有停止尝试与威海号联系的通讯兵大叫着:“报告长官,我们与中国潜艇恢复联系、恢复联系!”
“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军威海号核潜艇,这是威海号,我们已经消灭了恐怖分子,重新控制了潜艇,重复一遍,我们已经重新控制了潜艇…”
高长海怔了一下,“那是鲁卓成!”,他立即听出来了,一瞬间,他竟然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但他马上意识到这不是十分可笑的事吗?他什么时候对鲁卓成没有信心过?这不是他一直在坚定的等待的时刻吗?身后,随行的参谋人员已欢叫着抱成一团,高长海会心一笑,眼圈微微红了起来。
里斯睁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瞪着通讯兵,“是的,长官!导弹发射舱口已全部关闭!”
“他们做到了!天哪!他们做到了!”,里斯喃喃自语着,他不是也应该欢呼吗?不,他现在实在高兴不起来。
“里斯上将!”里斯早就感觉到高长海走到了他身边,他的心情很复杂,但他知道现在只有威海号靠密揭根号最近,只有威海号能在第一时间发起攻击,他知道现在他该干些什么。“你的直觉很对,替我恭喜他们!”,他把手中的送话器递给高长海,“下命令吧!”
高长海接过送话器,对里斯深深地点了点头。

威海号
 
 “司令!把它交给我们….!”,在听完高长海传达任务后,威海号指挥舱内的欢腾瞬间消失了。
 “马上行动….!”,突然,鲁卓成好像想起了什么,“楚天云!”,他转身叫过楚天云:“你来!”,说完,平静地坐进指挥椅,抬起胳膊让冯俊对他的伤口进行再处理。
 “艇长!”楚天云惊愕地看着鲁卓成,鲁卓成对他点了点头,安详地闭上眼,楚天云读懂了鲁卓成眼光中的含义,一股力量在他的心中荡漾开来。没有迟疑,楚天云大步跨上指挥台,这个狭小的空间曾经是他梦寐以求的地方,那代表着权力、代表着成功、代表着人生的新阶段,但是直到今天,他才真正感受到了这个小小的位置沉重的分量。一旦你站在这里,你就要对全艇负责、对军队负责、对国家负责,一旦你站在这里,你就得耸立成一座难以撼动的山、飘扬成一副屹立不倒的旗。
 “各战位就位,准备对潜攻击!”他麻利地下达着作战命令。
 “主动声纳开机搜索!”
 “主动声纳开机!….发现目标,左舷45度,距我300米,深度30,目标静止!”
 “左转45度!”
 “左转45度..”
 威海号拖着伤痕累累的舰体,原地左转。
 “报告,敌艇打开导弹发射舱口!”
 “鱼雷舱,3、4号有没有问题!”
 “副艇长,放心吧,没有问题?”
 “好样的,发射准备!”
 “3、4号准备好!”
 “3、4号发射!”
 轻轻的晃动后,两枚鱼雷从威海号艇艏冲出...

密揭根号

 “妈的”,威廉斯狠狠骂了一句,告警器红灯在头顶凄厉的嘶鸣着,“鱼雷攻击!”,他回头看了看液晶指挥仪,两个红点离开威海号,径直冲过来。
 “他们玩了!泰伦奴他们玩了!”他没有失望,此时,他感觉这好像是必然的,复仇之火要由他自己来燃烧,不管是烧向谁。威廉斯没有在犹豫,迅速插入核钥匙,启动发射控制装置,头顶,警报声越来越急,而威廉斯仿佛一点也听不见,他看也不看控制键盘,迅捷的输入导弹启动密码,导弹状态屏幕上,4枚热核导弹图标闪烁着红色警示,“启动完毕!”
 
 
威海号
 
 指挥舱内安静的没有一点声音,由于作战显示屏损坏,所有的人的竖直了耳朵,听着声纳探测回声,楚天云盯着手上的秒表,计算着鱼雷爆炸的时间,但其实他已经计算不出什么了,因为他知道,如果一击不中,就不会有第二次机会了...
 “4..5..6..7..”,应该爆炸了,他的心里暗暗地念着,时间在此刻仿佛要凝固了,他已经感觉不到自己了...
 

小鹰号

 “鱼雷发射了...”,通讯兵叫了一声,里斯从紧张异常的人群中默默地走出来,走到小鹰号高耸的塔台外甲板上,他仰望了一下天空,乌云散尽,阳光瞬间刺花了他的双眼...
 
密揭根号

 威廉斯狠狠地按下发射按钮,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手剧烈地颤抖着,密揭根号猛地沉了一下,威廉斯知道,这是核导弹点火了,他笑了,带着泪水,他摘下了自己的防毒面具,“黛丝,黛丝...”他伸出双手去拥抱面前黛丝美丽的幻影,在他怀里,这幻影却被瞬间而起的烈火吞噬了,“黛丝...”,他深情地呼唤了一声,消失在火海中...
 一枚刚刚离开舰体的潜地导弹,也被密揭根剧烈爆炸燃起的火焰所吞噬...
 
 
小鹰号

 里斯摘下军帽,风吹乱了他的白发....
 
 
威海号

 威海号已经沉浸在欢腾之中,水兵们笑着、跳着、相互拥抱着,这一张张年轻的脸上,写满了历经磨难后的沧桑,这惊魂5小时,让每个人都感受到了生命的重量。
 楚天云一下子摊倒在指挥台前,他觉得自己几乎就要虚脱了,“如果…”,他连忙制止住自己想下去,像一个小学生,要尽快把刚刚过去的考试忘掉,免得它再来打扰自己的快乐。
 “艇长!”楚天云紧握着鲁卓成的大手:“谢谢!”
 “不!艇长!”,鲁卓成显然对楚天云的表现十分满意。听着鲁卓成叫自己“艇长”,楚天云愣了愣,旋即,两只大手更紧的握在一起。
 “更应该感谢我们的小英雄!”鲁卓成一把拉过还光着身子兴奋的跳叫着的冯俊,“好样的,水兵!”
 “对,好样的,水兵!”楚天云狠狠拍了拍冯俊,他看了看泰伦奴们横七竖八的尸体:“你们恐怕没想到会败在一个瘦弱的中国水兵手里!来人,把这些王八蛋清理出去!”
 经过这一翻表扬,冯俊有点不好意思了,他看了看手中还紧紧捏着的那张照片,红着脸对鲁卓成说:“艇长,这个交给你,你还是把它撕了吧!”
 鲁卓成笑着接过照片:“真的像个水兵了!”眼前这个瘦弱的小伙子拯救了威海号,放在现在,恐怕谁都很难相信,但事实就是这样,他充满了疑问,“你刚才是怎么做的?你真的给他们破解了吗?”
 “怎么会呢?”说起这个,小伙子顿时眉飞色舞起来,“我发现碧姬有点神志不清,就在清毒的同时趁机对她的破解软件程序进行了修改,最后破解成功的密码是一个假的模拟密码,艇长,好险啊,当时她似乎看出了点什么,我那时心跳都停止了!”冯俊夸张的做着手势,像个大孩子,“还好!你们配合我演了一场戏!让泰伦奴乱了套!”他挠了挠头:“你当时知道我的意思?”
 “我不知道,但我能感觉到什么,我知道你不是孬种!”
 冯俊开心地笑了:“他们没想到...”
 “是的,没想到!”
 突然,一丝恐怖的阴影略上了鲁卓成的脸,冯俊身后,一个僵尸一样的面孔闪了出来。
 “碧姬...”蜷曲在地上的碧姬苏醒过来了,她的手里是泰伦奴倒下时落在身边的手枪:“没想到吧...再见了!!”
 楚天云猛地扑过去
 枪响了...
 冯俊还在笑着,18岁的笑容永远凝固在他年轻的脸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