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篇——连长卖了我一个"关子"

○函授学员 王伟彬

新兵下连后的第一次5公里长跑,至今让我记忆犹新。

那天,连长带着我们做了几分钟的预备运动后,言简意赅地对我们说:"今天是新兵第一次跑5公里,取前十名,抓最后五名!"。我的妈呀,连长够狠,这不是要我的命吗?跑步本来就是我的弱项,记得上学时参加800米考核,我最终是以晕过去的代价才勉强达标的。听连长这么一说,我的心犹如吊着十五个水桶---七上八下,怎么熬啊?开跑后,一圈下来已累得我上气接不了下气,旁边的老兵杨能见我这样,笑着说:"还行吧?6圈再加200米才5公里呢"。我一掐指头,乖乖!我挣扎着深一脚浅一脚地又跑了半圈后,越想越害怕,眼泪也在眼前打滚,心里就想打退堂鼓了,这时连长看见了我,把我叫了过去,说:"王伟彬,你怎么不跑啦?想放弃啦?第一次都是这样,坚持下去!"又是干巴巴这么几句,算你狠,也不考虑考虑我的感受。连长见我有点丝毫没有起色的迹象,丢了一句:"你想当孬种。"听这,顿时激起了我不服输的那股劲,临走时父母对我说的话也在耳旁回响:"到了部队好好干,干出名堂来……"哼!就是晕过去六回也要跑下来,好让你个连长瞧瞧。

我记住了连长的话,又跟战友们一起跑了起来,我不停地鼓励着自己,给自己加油,终于到达了终点。我发现连长对着我笑了一下,我知道自己是最后一名了,唉……

回连后,连长对早上跑5公里的情况进行了讲评,连长说:"我说过要取前十名,抓后五名,跑在后五名的全是新兵,但我要告诉你们,你们是好样的,你们留给我的印象比前十名的同志还要深刻,因为你们在军旅这条长路中第一次战胜了自己!"

瞬间,突然感到连长亲切得像我大哥……

简评:这则故事生动而有趣。作者将自己经历的事件按照时间顺序娓娓道来,毫无造作之感。尤其是全文以"关子"贯通,使故事有"包袱"有戏剧性。由此可见,写稿子并不难。初学写作者不妨就从自己经历的小事开始,一步步迈进新闻采写的门槛。

第二篇——难忘家乡的小石磨

○函授学员 付信连

又一个邮包寄到了我的单位,包裹还没打开,战友们就说,肯定又是你母亲做的煎饼。是啊,母亲不知道给我寄了多少这样的邮包。每次打开邮包,里面那香喷喷的煎饼都让我馋得流口水。看到这些,我就想起了远在家乡的母亲,想起了家乡的那台小石磨。

家乡的小石磨是沂蒙山区做主食---"煎饼"的工具,从儿时记事起,每隔两三天家中就要推一次石磨,那时我总是呆呆地坐在凳子上,望着大人们一圈一圈地围着小磨转,每隔四五圈还要向磨眼里放一些玉米、小麦和水等,不一会儿,黄橙橙的糊浆就从磨槽里流了出来,母亲把这些糊浆放在烧热的鏊子上,用竹坯子摊开,少顷,一张香喷喷、脆酥酥的煎饼就做熟了,如果母亲高兴,还会在做煎饼时放上一个鸡蛋,味道就更好了。

后来我长大了,星期天我就帮助父母亲推磨,这才慢慢体会到推磨的艰难。小石磨很重,磨出来的糊浆却是细细的,由于家里的人口多,每次都要推上两三个钟头,为了让我们姊妹几个多睡一会儿觉,父母亲总是起得很早,等我们几个睡够时,母亲已经烙好了几张鸡蛋煎饼。这每张煎饼里都凝结着父母的辛劳啊,想起这些,心里一种酸酸的感觉。

我参军10多年了,尽管生活有了大的改善,可我还是偏爱母亲给我做的煎饼,母亲也以此为自豪,每次打电话总是问我上次寄的煎饼吃完了没有。有一次,母亲打电话告诉我,她年纪大了,不能推磨了,这次寄的煎饼是用打浆机打的糊浆,不知道做出来好不好吃,我听着母亲的话,眼睛湿润了。

春节回家探亲,听说那台小石磨被母亲放置了起来,父亲几次要把它扔掉,母亲就是不让,她说看到了小石磨就好像看到了我。我呢,也永远将家乡的小石磨装在了心中,永远不忘记!

简评:这是一篇纪实散文。它最大的特点就是写得有情有味,笔法细腻。为什么作者会写出这样的故事,重要的一点就是生活感动了他。同样,部队也有类似的感人故事,只要留神,也会把它再现到自己的笔下。

第三篇——"大伯你找谁"

○函授学员 邹 毅

火车一声长鸣,把我带上回家途中,想到即将见到四年没有见过的父母,心情特别激动。我提着两个提箱,在火车上迂回了老半天,想找个安身地。"坐这吧!"一个亲昵的声音把我叫住。

他看起来消瘦,却很豪爽,在闲谈中才得知他也是一名军人,而且还是一名边防卫士。为满足我的好奇心,他讲了许多和身影作伴、与钢枪共语的鲜为人知的内幕,让车厢里所有的人都赞不绝口。我问他:"作为一名边防卫士,你最心惊肉跳的瞬间发生在什么时候?"本以为他最心惊肉跳的瞬间,应该发生在与越境人员或犯罪分子生死搏斗的情景中,他却说:"我最心惊肉跳的瞬间,发生在6岁的小女儿对我说'大伯你找谁'这句话时!"接着,他为我讲起了这件往事---

"1998年5月20日---一个我永远难以忘记的日子。

那天,我收到岳父从老家发来急电:'生了,是个闺女,速归。'从语句里我仿佛看到了他那慈祥的笑容和迫切叫我飞回家的心情。我也非常非常想见到我的刚出生的女儿,可是,当时哪能走呀!连队唯有我是连队在恶劣条件下有种菜经验的种植员,连里所有蔬菜几乎都需要我来供应。由于连里离不开我,每年上面下来探亲、休假指标,我都把它们让给家中有急事或者身体不好的同志了。

2002年的春天,在一次骑着骆驼给连队送菜的路上,突遭沙尘暴的袭击,我不幸从骆驼上摔下来,造成左腿骨折,才不得不回家进行疗养。凭着记忆,我努力抬起手敲开了家门。开门的是一个小姑娘:一双大而有神的眼睛怯生生地望着我。她小小的嘴巴,梳着两条长长的小辫,还长着一个和我一样高高的鼻梁。当时大脑传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她就是我的女儿。'大伯你找谁。'这是一句很普通的话,但是对我来说,犹如一颗'冰冷'的子弹射入胸膛,我的心狂跳不止!作为父亲,这句话提醒我欠孩子的东西太多、太多,永远无法弥补呀!"

讲到这里,他终于抑制不住内心的情感,滚烫的热泪从他的眼眶里一涌而出。

人世间最心惊肉跳的瞬间往往发生在最平静的时刻。

简评:故事虽小,却催人泪下。这个故事虽然不是自己亲历的,却是间接听人亲口讲述的,同样令人感动。可见,留心一下平时"道听途说"的故事,同样可以写出有质量的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