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对越自卫反击战之——永远的内疚

十三号哨位,编织袋堆成的工事,被越军的枪炮打得千疮百孔,哨位前有一棵树,敌人的子弹把树干打得象马蜂窝一样,树皮都削光了。前沿布满了弹片、弹壳、工事内满地都是手榴弹拉火环、弹壳。这个哨位的战士石三宝已经三次负伤了,当他撂倒第六个敌人时,敌人已扑到眼前,他迅速换了支冲锋枪,冲锋枪的枪管打红了,抛下,换一支接上又打。前天敌人的弹片溅到他的脸部,他用手抠出来,没有停止射击;昨天,又一块手榴弹碎片飞进了右腿,他自己简单地止了血,又端起了枪;今天,他一个人打了一千五百发子弹扔了两箱多手榴弹,在最危险的时候,他和几个侦察兵组成“敢死队”。他冷冷地喊:“来吧,狗日的,三爷已经恭候多时了!”他已分不清是眼前的冒金星还是枪口在冒火。他的嗓子干哑了,只有枪口在说话:“年迈的父母啊!孩子要和敌人拼命了,孩子对得起你们!”那次回乡,原本是结婚的,订婚三年。前不久她还给自己来信,甜言蜜语,说个没完,可到了家才知道,她已经和别人结婚一个月了。现在好了,一切心中的郁闷、烦恼,都随着那机枪灼热的扫射化为乌有。那机枪连着他的心,整个身子都像是被枪声带到一个美妙的境地,手一挨管便烫得嗤嗤作响,他好象不觉疼。一个声音响在他耳边:“石三保,石三保,你来压子弹,我来射击!”这声音把他从那美妙的境地拉了回来,象是有人惊醒了他的好梦,这个陕西兵要发火了。他扭过头,看到的是一张还带有孩子气的脸,脸上满是哨烟与汗水掺和成的黑道道,但是却透出那种英武的俊气。石三保敢和任何人发火,但对他却发不起火来。他才十七岁,叫王爱军,是个新兵,刚入伍几天,就赴南疆参战了。真不知他怎么长的,湖北那水土会养育出这么棒的小伙子来,集天地灵性与红尘秉赋于一身,谁都说他好,难怪连部一定要留他当通信员,瞧他那一米七八的魁梧的身材,是当通信员的料吗?这是标准的侦察兵。石三保说:“班长给我们交待过,你是独子,让我们关照你!”王爱国最怕别人说他是独子,在后来发现他留下的日记中有这一句发自内心的话:“我不需要连首长、排长、班长和战友们的照顾,我是一名战士,是战士就要战斗!”五天前,四月二十六日,王爱军上阵地的第一个晚上,就遇上了激战,他冲进十五号哨所,把朱立国背下来,给他包扎,又拿起枪冲出洞口,更残酷的战斗还在后头,战友们无论如何要把这个年龄最小的独生子保护下来。第二天,需要有人护送副班长下阵地,排长把这个任务交给小王。谁知一下阵地他就被连长扣住了,他全明白了:你们串通好了,借这机会,把我“骗”下阵地。“骗”下来了,当然就不会再让他上去了。他真委屈啊。四月三十日,需要有个侦察兵护送政治处主任刘国志去阵地,王爱军当时眼睛就亮了。他急呼呼地找到连长,却不慌不忙地拿出理由:那条通往阵地路,有特工伏击,路边草很深,很难辨出路来,弯弯曲曲,坑坑洼洼,迈错一步就会触雷,不特别熟悉那路,就没法通过,你们可要对首长负责,出事了,你们担得起吗?而咱是在这阵地上下来的侦察兵。他说得有点玄,可都是真的。他护送刘主任上阵地了,一到阵地他就不下去了。你们能“骗”我下去,我也能“骗”你们再上来。他找到排长张存龙,请求留下参加战斗,张排长当然不答应。围在一边的老兵还笑呢。他可受不了,坐在地上哭起来:“领导不理解我,难道你们也不理解我?”他这么一哭,更象一个孩子。是孩子,就更不能让他留下。刘主任下阵地时,他正躲在一个猫耳洞里擦枪,他没泪了,神态很严肃:我是四班战士,我今天就在这儿,你们让我下去,抬吧,咱这么大块头是好抬的吗?看他的态度这么坚决,于是几个战友围上来,替他说情。后来这几个战友想起自己替王爱军说过情,就心如刀绞,成为他们一生的内疚。战友们扑在王爱军的遗体上哭天喊地,“怨我啊,都怨我,我不该要你留下来,不该替你说情……” “班长,这边敌人上来了!”王爱军边报告,边用枪和手榴弹阻击敌人。石三宝在用冲锋枪朝敌人扫射。“轰”的一声,敌人投进来的一颗手榴弹落在王爱军身边爆炸了。正在用电话向排长报告情况的张茂忠,听到这个很近的爆炸声,听到了王爱国的声音:“班长,我的腿,我的腿断了……”张茂忠转身扑过去。也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一束三颗手榴弹被投到了他们中间,爆炸了。王爱军那宽阔的身躯挡住了那无数的飞溅的弹片。两个血肉身躯倒下了。张茂忠从血泊中爬起来,发现自己的肠子流了出来,他用手猛地把肠子往肚里一塞,左手捂着肚子,右手操起冲锋枪,向敌人投弹的方向猛扫。敌人被打退了,张茂忠扑通一声栽倒,再也爬不起来了。他看到了王爱军,掏出自救用的三角巾,想为王爱军包扎,可王爱军身上到处是伤。张茂忠的手怎么不听使唤。王爱军听见了班长的呼唤,睁开眼,动了动嘴唇,发出微弱的声音:“我好渴。”张茂忠摘下军用水壶,壶上布满了弹孔,水早漏完了。王爱军躺在侦察班长王增臣的怀里,“小王,小王……”王增臣千呼万唤,王爱军那幼嫩的脸上再没有一点反应。张茂忠昏昏沉沉听到的排长的呼唤,他哭着喊:“小王,我对不起你啊!我们不该让你留在十三号哨位上。我们经不住你的请求。我们以为这个哨位有两个班长,一个是你的侦察班长,一个是你的大胡子班长,怎么也能把你照顾好,没想到,你死的这么惨。”王爱军前身被炸开,到处是伤口,伤口里钻进的弹片数也数不清。刚刚长了十七年的身子,怎么能经受得住这么多弹片。每块弹片都会夺走人的生命,而这些弹片竟在那一瞬间同时钻进了这个可爱的娃娃兵的身躯。清洗遗体时,人们不忍心让他带着这么多弹片走,可人们只能取下去表面的一些弹片。他的遗体火化后,火化队的文书用磁铁从他的骨灰中吸出了八十九块弹片。遗物中有他的九十元钱,那是他父母给他的钱和领到的作为一个新兵的津贴费,现在又作为遗物还到他父母的手中。他的母亲对天哀号:“孩子,你怎么这么傻,不让你花钱,不是不让你一个钱不花啊,临走,人家父母给孩子那么多钱,我们给的最少,我们对不起你啊!”他的父母不忍心花这九十元钱,这是孩子的血汗钱,全都捐到了幼儿园。除此之外送到父母手中的,便是那骨灰盒,骨灰中已没有弹片。曾钻入血肉内又被烧得焦黑的钢的弹片留在了火化队王爱军的档案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