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原创]《将军. 煎饼. 槐树花》(坚持原创,申请加精!)

我是加菲猫 收藏 1 254
导读:[原创][原创]《将军. 煎饼. 槐树花》(坚持原创,申请加精!)

[原创]《将军. 煎饼. 槐树花》
     (坚持原创,申请加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将军静静的伫立在窗前,凝望着窗外串串被春风拂动的槐树花,细细地品味着飘荡在空气中那带有浓浓蜜味和淡淡清香的槐花味道,口中轻轻地、慢慢地咀嚼着带有沂蒙山区特色的煎饼。将军的嘴唇微微的颤动着,已贮满泪水的双眼犹如洪水决堤一样奔流出滚烫、浑浊的泪水滴落到将军的脸颊、衣襟……

妻子林芳看着将军脸上那已爬满岁月年轮的皱纹和被历史的风霜染白的头发,心疼而又不满地说道:老石,你今天怎么了,有什么事不能和我说说呢?

而此时将军的思绪早已穿越时空飞回到炮火硝烟的战争年代去了,林芳的话又怎么听的见呢?

那年那月那天,在沂蒙山区一个叫做槐树庄的村庄。这个村庄前后都是槐树,或许也因此而得名吧!村庄附近,枪声隆隆,杀声阵阵,一只红军队伍正在与数倍于己的国民党军队激战着。

在冲锋陷阵的红军队伍里有一个“红小鬼”,他满脸满身的血污,手拿着已砍卷了刃的大刀正同敌人拼杀,突然一发迫击炮弹飞来在身边爆炸,那个红小鬼便不见了。

枪炮声、喊杀声随着夜幕的降临才渐渐向远方移去。躲藏着的老乡们才敢走出家门,纷纷奔向还弥漫着杀气和硝烟的战场。

那个年代,老百姓和红军连着一颗心呢!老乡们是想看看还有没有幸存下来的红军战士。

李老实带着女儿桂芝在死人堆里转悠着,突然听到阵阵微缩的呻吟声,爷俩儿忙跑过去一看,发现了一个遍体鳞伤、脸色惨白的“红小鬼”。李老实一家毫不犹豫地就把这个素不相识的红小鬼背回了家,藏在自己挖的地道里,养伤治疗。这个“红小鬼”就是石芽子,他浑身上下的刀伤、枪伤、弹片伤竟达17处之多,有两处伤竟的是头部和腹腔。从抬来他就一直处在昏迷状态。

石芽子身上的弹片是李老实给取出来的。李老实并不真正懂得医术,而是祖传下来的兽医。可在白色恐怖之下,他又能到哪去找医生呢?李老实每给石芽子取出一块弹片,石芽子都会痛苦的抽搐一下。李老实就会心疼地嘟囔着一句:这娃的命真大。

而桂芝就理所当然地成为了石芽子的护士了。在李老实取弹片的过程中,自始至终默默地在配合着父亲,注视着这个满脸稚气的小红军战士。之后,她又将石芽子浑身上下的血污擦拭得干干净净。

李老实就如他的名字一样是一个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农民。家庭成员有老伴、老父、老母、儿子、儿媳、小孙子、还有女儿桂芝。一家7口。主要生活来源就是家里自己种得2分薄地、儿子打短工和自己平时走街串户给家畜家禽看病赚钱维持生活。桂芝今年23岁,同他的父母一样心地善良,热心朴实,虽然长得黑一点,却是浓眉大眼,身体健壮,破旧的衣服下释放着浓郁的少女青春气息。

当她第一眼见到石芽子的时候便感到无以铭状的心痛,她不敢想象石芽子这么小小的年纪的红军战士会经历过那样的厮杀,又会怎样经受住那样的疼痛。

每天,桂芝都会将父亲采摘回的草药熬出来慢慢地给石芽子喂服。

一连7天,石芽都处在高烧昏迷状态、有时会突然坐起来大声叫着“杀白狗子”,然后又昏迷睡过去,有时又会因疼痛而挣扎翻滚,呻吟着,每当这时,桂芝会轻轻抚摩着他的头部,石芽子才会慢慢地平静下来。桂芝就这样一直陪伴在身边照看着他。

在李老实一家精心照料下,直到第7天石芽子才算闯过了“鬼门关”清醒了过来。他睁开的第一眼便看见了眼前这个满脸憔悴、熬红眼睛的红黑脸蛋的姑娘。心里仿佛也明白了自己活下来的原因。

石芽子在李老实一家吃的第一顿饭便是桂芝为他烙得软乎乎、热腾腾、香喷喷的卷着鸡蛋的煎饼。

为让石芽子增加营养,早日养好伤,李老实把全家人积攒的面粉全都留给了他。唯一那只芦花鸡每天产下的鸡蛋也成了石芽子的“专利”,李老实的3岁的小孙子狗子天天闹着要鸡蛋都没能吃上一口。

石芽子伤的实在太重了,只能平躺在那里养伤,尤其是头部、胸部、左大腿的伤口最重。石芽子从心眼里感激桂芝一家人的救命之恩,可心里又着急寻找部队,桂芝便笑着宽慰着他说:等槐树花开的时候你的伤就会好了,到那时你养好了身体再去赶队伍,再去打“白狗子”。听了桂芝的话,石芽子的心平静了很多。

石芽子七八岁时便成了孤儿,没有了父母的疼爱,放牛为生。因受不了地主的欺辱偷着跑出来参加了红军队伍。而在李老实家却感受到了家的温馨和亲人的呵护,特别是这个比自己打了7岁的大姐姐的热心关爱使他常常流出感激的泪水。

桂芝说的没错,当槐树花开始要飘香的时候,石芽子已能拄着拐棍下地了,桂芝便搀扶着他走到院子里散步。桂芝说槐树花香着呢,吃在嘴里甜着呢!石芽子说从来没有注意过,桂芝便将槐树上的花采来一束放在石芽子面前让他闻一闻。石芽子把鼻子凑了过去,果然一股带着蜜味的清香冲鼻而来,那感觉真的舒服清爽极了。桂芝还摘了一朵放在石芽子的嘴里,石芽子慢慢地咀嚼着觉得真得像桂芝说的那么甜润。

槐树花飘香的时节,石芽子的心情好多了,身体也在很快的得到了恢复。石芽子每天便和桂芝在院子了看槐花,逗狗子玩耍,有时还会给他们讲红军打白匪的故事。

这样的平静的日子持续一阵以后,突然有一天,村外响起了枪声。紧接着李老实推门跑了进来,冲着桂芝就喊:白狗子来搜查红军伤员啦,快带小红军进地道,记住了,无论外面发生了什么事,都不能让小红军出来,咱可不能让红军战士的命从咱家人的手里丢了。

桂芝忙搀扶着石芽子进了地道,紧接着便传来了狂乱的砸门声。还有狗子的哭叫声。

石芽子在地道了隐约听那白匪叫喊着;“李老汉,有人看见共匪就藏在你家里,如果不交出来,就把你家的人全杀光!”随着是李老实的怒骂:“老子没有藏,就是藏了也不交给你。等红军来了再和你们算总账!”

“让你嘴硬,给我往死里打”。白匪吼叫着……

躲在地道里的石芽子几次想冲出去都被桂芝死死的抱住了。石芽子叫到:俺不能让你家里的人为了俺受牵连。

桂芝哭着说:“你出去了,他们也活不成了……你活着好找队伍来为俺爷俺娘他们报仇啊!”

桂芝紧紧地把石芽子抱住,泪水如同连续不断的雨水在石芽子的头上、脸上。

外面的叫骂声、惨叫声、哭喊声更强烈了,随后接连响起了几声枪响,过了好一会儿,便渐渐地没有了声音……

当石芽子和桂芝爬出地道,来到院子里看到的那是怎样的一个惨烈的场景啊!李老实被捆绑在那棵槐树上,鼻子、耳朵、左臂都砍了下来,身上的衣服、皮肤都被鞭子抽烂了,浑身上下还在汩汩地冒着血,而那双仇恨的眼睛却睁得大大的。

桂芝的母亲胸口被捅了两刺刀趴在李老实脚上咽气的。狗子躺在碾子旁,脸后的脑浆和鲜血还在流淌。桂芝的哥哥、嫂子胸口中抢,分别躺在狗子的身旁。

桂芝的爷爷、奶奶也倒在门口躺在了血泊之中。地面上的槐树花沾满了斑斑血迹,满院的槐树花的飘香中含着浓浓的血腥味……

    桂芝一下子便晕倒了。石芽子静静站在那里,整只拳头攥出了咯吱咯吱的响声,咬破的嘴唇在向下滴淌着鲜血,整只快要瞪破的双眼在向外喷射着怒火。石芽子的心里叫喊着:狗日的“白狗子”,有朝一日我会杀光你们,为桂芝一家报仇雪恨……

你们是那么的朴实、勤劳,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忍耐,可你们为了红军战士的生命,你们都能抛头颅、洒热血,豁出了自家性命,你们死的是那么悲壮、直到喷出最后一滴鲜血,那又是怎样的一种博大胸怀、英雄气概啊!

  石芽子和桂芝满含着无比的悲愤和满腔的仇恨将桂芝一家7口人埋葬在村外的槐树林中。

  石芽子要去找部队了。桂芝用剩下的最后一袋面粉为石芽子烙上了一摞煎饼,让他背在身上。

桂芝一直把石芽子送到村口,桂芝的心情很复杂,在与石芽子几个月的接触中,不知不觉便产生了一种超越姐弟感情以外的感情,这种感觉自己也说不好。特别是在失去了7个亲人以后,她已把这个比自己小了7岁的红小鬼当成自己唯一的亲人、唯一的精神寄托,也是唯一的感情寄托。在将要分手的那一刻,桂芝的心里说不出是怎样的滋味,她拉着石芽子的手半天才哽咽着说:“石芽子……你走了后可千万别忘了槐树花……可别忘了俺们一家……可别忘了姐……俺可等着你回来呢!

石芽子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闸门,一下子就扑在桂芝的怀里,任凭感情的泪水喷涌出来,呜呜的哭出了很大的声音。桂芝紧紧地把石芽子抱在怀里,泪水在默默地流淌。石芽子能感受到桂芝加快的心跳声、感受到桂芝柔软的胸部,对于刚刚懂事的石芽子来说,说不清桂芝柔软的胸部传感给他的是母爱、亲情,还是以外的什么东西。他觉得伏在桂芝的怀里时那么的温暖、踏实、幸福、满足。

石芽子走时坚定地对桂芝说:“桂芝姐,俺就是你以后的亲人,等俺打跑了白狗子,俺就来槐树庄接你……”

石芽子走了。石芽子找到了队伍又投入到新的战斗中去了。

时间过得很快,九. 一八事变后,国共成功地进行了第二次合作,石芽子的部队被改编为新四军。抗战胜利后,石芽子又参加了解放战争。十多年过去后,石芽子已不在是那个瘦小、稚气的红小鬼了,在战争的枪火磨砺中已成为解放军的团长了。当然,做为部队相当一级的领导干部也不能用“石芽子”这样不雅的名字,石芽子给自己起了名叫石勇。顾名思义是作战勇敢的意思。

石勇团长常常会想起在桂芝家的一幕一幕,更没有忘记将走时对桂芝的那句承诺。可部队天天都在打仗;谁又会考虑什么儿女私情呢?可在一次作战中,石勇团长却邂逅一个美丽姑娘,她就是林芳。

那是一次掩护大部队转移时,石勇的部队担任阻击任务。夜晚,阻击任务完成后,上级命令石勇率领部队分散突围。那天晚上下起了瓢泼大雨,石勇在突围时率领的分队迷失了方向遭遇强敌,在掩护战友撤退时,自己后脑中了枪,刚巧被走散的师医队护士林芳发现。林芳急忙为他进行了紧急救护处理、硬是顶着瓢泼大雨背着石勇通过了敌人的封锁区,一直爬到天明遇到了友军部队才算得了救。

    由于林芳对石勇的伤处置得当,又争取了抢救的时间,经过医院的手术,石勇才算又一次死里逃生。在石勇养病期间,林芳就成了石勇专门护士,精心护理着战功显赫的战斗英雄。

    林芳念过师范学院,是怀着满腔的爱国热忱参加解放军的。

    林芳刚刚20岁,长得清秀美丽,活泼可爱,一笑便会露出两个好看的酒窝,尤其是她唱出的婉转动听的歌声常令石勇着迷。有时石勇就逗她说:你那么单薄矮小的体格,是怎么背了这个大块头爬了一个晚上的。林芳便笑着说:“怎么了?鼎鼎有名的大英雄让小女孩背跑了是不是很难为情啊”?其实林芳都说不清楚那天晚上是哪来的那股劲儿。

    在住院的那一阵子,石勇与林芳由最初的革命友情很快地就升华为革命爱情了。石勇回到部队后,经组织批准便与林芳结了婚。林芳便也调到了石勇部队的卫生队工作去了。

    又一年春天,当槐树花开放的时候,石勇的部队路过沂蒙老区时,石勇便去了槐树庄,专门来到了桂芝家。

    当石勇来到那个熟悉的院落时,神情是那么的黯然,桂芝一家人的音容笑貌和令人心痛欲裂的场面又展现在眼前。这么些年了桂芝到底怎么样了?也许早嫁人了吧!带着这些疑问走进桂芝家那门槛时,石勇却发现一个看上去差不多有50几岁的老女人站在那棵槐树底下,正呆呆地观望着满树的槐花。

老女人见进来的是几个解放军时便问道:“你们是……?”

石勇说:大婶,请问桂芝还在这儿吗?

老女人愣了片刻,仔仔细细、上上下下打量端详着石勇半天,才喃喃地说道:“你是石芽子……”她举起颤动着的双手捂着脸呜呜的哭着跑进了屋里。

    石勇呆住了,他咋也想象不出这个满脸皱纹、身体瘦弱的老女人就是十多年前那个身材高大、脸色黑红的桂芝姐。石勇想,桂芝姐这些年一定吃了很多的苦才会老成这个样子的。

    石勇忙走进了屋里,桂芝却擦干了眼泪望着石勇说:“石芽子,你等一会儿,姐给你和面烙饼去。”

    石勇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可又不知说什么好,便打量着这个在也熟悉不过的小屋,那一件件往事便如同电影片一样在头脑中闪现。直到桂芝叫他时才晃过神过来。

    桂芝端来了一段卷着酱鸡蛋的煎饼,放在了石勇面前。桂芝拿了一张递到了石勇的面前:“石芽子,有多少年没吃姐烙的煎饼了吧!再尝一尝看看还是那个味道吗?”

    那金黄色的煎饼啊!有着黄金一样的颜色,黄金一样的沉重,却是用多少黄金也换不来的价值。它悲壮而深沉,柔软而凝重,不仅含有人体所需的营养物质,也浓缩着革命老区人民对子弟兵的一片血浓于水的真情,浓缩着一个有着血性、刚强坚韧、善良而又柔情似水的沂蒙山女人企盼了十多年的痴情和梦想啊!

    战争年代有多少个战士的血管中是流淌着老区人民用生命换来的血液啊!

石勇团长接过桂芝递过来的煎饼,觉得有着沉甸甸的份量,特别是煎饼那再也熟悉不过的热热的、软软的、香香的感觉,让他感受到桂芝拥抱着自己那一时刻的颤栗……

石勇的泪水刷的流淌出来滴在了手握的煎饼上,他奋力地咬上一口细细的咀嚼着。煎饼还是那么香,却有着一丝苦涩的味道,石勇仿佛是第一次感到这煎饼竟那么的难以下咽。

看着石勇咀嚼着煎饼的样子,桂芝哭了,哭得是那么的哀痛、凄凉、伤感。她断断续续地诉说道:“石芽子啊石芽子,你如今骑上了马、当上了官,早把过去的一切忘了啊……你忘了俺一家7口人是怎么死的啊……你忘了沂蒙山还有个槐树庄啊……你忘了沂蒙山区还有一个等你盼你的姐啊……

    石勇明白这是桂芝姐在倾诉多年来压抑在心头的思念痛楚啊!石勇就是在边听着桂芝的哭诉,流着泪水吃下那个难以下咽的煎饼。

石勇自从那次离开槐树庄后,又随部队南征北战、直到抗美援朝结束后才算安定下来。

几十年的征战,炮火硝烟和岁月沧桑已染白石勇的一头黑发,更不同的是,石勇已成长为我军的一位扛着中将军衔的高级将领了。

过惯了戎马的生活的老将这一不打仗,便感到很不适应,特别那已深埋在心底已多年的对桂芝一家人的那种思念、愧疚、感激之情又常常溢满心头。这些年最对不住的就是桂芝,还有桂芝一家啊!

有一天,家在沂蒙山的老战友王福之在临探家前专门来到石勇这里,问他有什么事没有。老将军便委托老王耀专程去一趟槐树庄,给桂芝捎去五百元钱,顺便看一看桂芝生活的怎样。

而老王回来的时候,原封不动地又带回来那五百元钱。五百元钱下面却是一色金灿灿的煎饼。老王说,桂芝大姐说了,石芽子最爱吃她烙的煎饼,说什么也让我给你带回来。而那五百元钱她说什么也不肯要。停了一会儿,老王红着眼圈说:“桂芝大姐还在那间已快要坍塌的旧房子里住,还是一个人生活……老石,你有时间的话,还是自己去一趟吧。那老大姐还想着你呢……”

老王走了,可老王的话却如同一块沉重的巨石压在了老将军的心头。老将军一连几天都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他一直在内疚着、自责着。桂芝这辈子苦啊!是因为他,桂芝一家老小献出了7条生命,是因为他,桂芝才会无依无靠、孤苦伶仃的苦熬苦盼了这么一辈子。而自己现在却真的做了很大的官,享受着高级的生活待遇,又家庭合美,儿孙满堂。可自己许下的那个沉重诺言……这到底算什么啊!自己还算是一个共产党员吗?自己还算是一个有良心的革命者吗?自己的那条命是桂芝一家老小7条命换来的啊!自己不仅仅是欠下了桂芝一家老小的7条生命,不仅仅是欠下了桂芝那朴实、执着、真诚、热烈、滚烫的真情,更是欠下了沂蒙老区人民对子弟兵的一片用什么也换不来的血浓于水的深情啊!

石勇的情绪变化,令老伴林芳感到很着急,也感到很有些不快。着急的是担心不良的情绪会诱发老石因弹片击伤头部的头疼病发作,那个样子可真让林芳心痛。不快的是她会没想到像老石这样的老革命竟然会有什么昔日的老情人。她也特别反感老石吃煎饼看槐花的样子。那天晚上,林芳再也憋不住了,说什么也要老石交待结婚前的那一段浪漫史,否则她要向组织提出离婚。

老石静静地看着因激动和愤怒而红着脸颊的林芳,拿出了一摞煎饼放在林芳的面前。随手拿起一张煎饼放在林芳手中,眼睛湿湿地又那么平静的对林芳说:“尝尝沂蒙山区的煎饼吧!听我给你讲一个故事。”

当老将军哽咽地讲完那个故事的时候,林芳已哭成了泪人,手中紧握的那张煎饼都被自己的泪水打得湿湿的、粘粘的……

过了好一会儿,平静后的林芳擦干了眼泪对老将军说:“老石啊!咱革命者可不能忘本啊!桂芝姐这辈子多苦多难啊,现在也该实现你的诺言的时候了,咱们把桂芝接来,和咱们一起过吧……”

老将军看着眼前的妻子,紧握着林芳的双手,凝重坚定的点了点头。

几天后,沂蒙山区槐树庄村头的乡土路出现了一辆黑色的军用轿车,那小轿车在停稳时,恰巧一阵秋风吹过,将槐树枝头的槐树花吹落了一地。

从那个轿车走下来的几个人被老乡们团团的包围着,又簇拥着他们来到了桂芝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