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博克剧场-<远山钟声>

wubianji 收藏 40 320
导读:[原创]博克剧场-<远山钟声>

           (农村题材小戏)  

 

[时间:当代。深秋。

[地点:太行山区枫顶村小学。

[人物:宋春云  已逾退休年龄的山村女教师,57岁。

           女教师,32岁。

           县教育局局长,32岁,宋春云的女儿。

       任兴旺  男,村长,37岁。

      [宋春云敲响下课钟,幕外传来孩子们的欢笑声。

宋春云:(唱)太行风梳日月银霜染鬓,

             在枫顶寒窗教学数十春。

             眼看这退休通知盖红印,

             难平息拳拳为师这颗心。

       [方巧上。

  巧:你是宋春云校长吧?、

宋春云:你是......

  巧:我是方巧,来接你的班。

宋春云:好哇!这我可又有伴儿了。

  巧:给你做伴?

       [任兴旺挑水上。

宋春云:(笑)欢迎你来!

  巧:不是你欢迎我,是我欢送你。

任兴旺:(大叫)欢送!现在就欢送。老师,咱走。

宋春云:走走!光会撵我走。我得和方巧老师好好谈谈。

任兴旺:走吧!不就是交班,有我。

宋春云:方巧老师,你挑着这担水,咱到住室去谈。

  巧:中。(挑担,腿软,扭闪,桶翻)

宋春云:(扶)闪着没有?

任兴旺:(急)嗨!又来个不中用的。

  巧:啥?我不中用?你是......

任兴旺:我叫任兴旺,是村长。

      [宋春云笑着挑桶下。

  巧:村长同志,以后归你领导了。(伸手)你不欢迎?

任兴旺:(喊)老师。(急)欢迎?叫我咋说你,你,你

       挑那担水干啥?(欲下)

  巧:(拉住)不就是坑翻了一担水?

任兴旺:你绊住了俺老师退休的腿!

  巧:我绊腿?我巴不得她马上下山。来过两个校长接不

       了班,我方巧得叫她服从组织决定。

任兴旺:要想叫她走,你得听我的。就说挑水。学校吃水,

       要下到山坳去挑旱井水。

       (唱)你就是挑不动,

       也得说,锻炼锻炼就能中。

  巧:(唱)经过锻炼我当然中。

任兴旺:夜里一个人住学校,遇上打雷下雨,(夸张地)雷

       声嘎嚓嚓嚓嚓,闪电刷刷刷刷,雨哗哗哗哗。风

       呜......呜...... 门窗呼塌呼塌,像有人在推。

       还有狼叫,(学狼叫)嗷......

  巧:(惊惧地)别叫了。

任兴旺:你就是害怕,也说不害怕。等俺老师一离校,哪怕

        你后脚就走。

  巧:我不走呢?

任兴旺:说硬话谁都会。前年吓跑个女校长,去年跑了个男

        校长。

  巧:不对!是宋校长迷恋这里,占着位子不让岗嘛。咋?

        你还想动粗打人?

任兴旺:(抓住)是谁说这话?

  巧:前边来接班的俩校长。

任兴旺:咦!人咋就能没良心?气死我了。

       (唱)明明是胆小怕苦逃了岗,

            还瞎说俺老师迷恋成狂。

            这一晃两年病成这模样,

            背黑锅老师她苦得好冤枉!(哭)

  巧:那俩校长是怕苦逃岗?

任兴旺:俩眼一睁,忙到熄灯,坐折板凳。这复式学

        校,一个老师挑大梁。一天七堂课,这活不好干!

        在这里当老师,就是给学生当娘。

  巧:当娘?

任兴旺:对,要当学生娘!除了上课批作业。还要给学生系

       裤子、擦鼻涕、削铅笔、补衣裳、理发、烧水、做

       饭、生火取暖,从早到晚,样样都得亲自忙。俺老

       师的那俩工资,也都用在困难学生身上。

       (唱)没有心来做娘,

             撑不起这课堂。

  巧:(唱)看来这枫顶教学真是够戗,

             没爱心还真难当好学生娘!

        (激动地)宋老师好冤枉。

       [林华上。

  华:兴旺哥。

任兴旺:(讥讽)林大局长,你还来接俺老师?(急)嘿!

        我只顾拉话。她又挑水去了。

  华:你?咋还让她挑水?(哭)她肝硬化,都腹水了。

  巧:(惊)宋老师肝硬化腹水?

  华:这是医院的检验报告。

任兴旺:(接看,哭)俺老师真是要累死了呀!

  巧:林局长,你可知道,那俩人冤屈了宋校长?

任兴旺:方老师,给她有啥好讲的。俺老师还有个不孝顺的

       女儿,病成这样,才想着接她回家。

  巧:你别走。(追)林局长,我对你还有意见呢。

       [三人追着走圆场,迎住挑水上的宋春云。

  华:(哭急)让我挑吧!(抢挑担)

        (唱)几十年你还没受够这份累?

任兴旺:(抢挑担,唱)这山道被你踩过千万回!

宋春云:(抢挑担,唱)育新苗就得天天勤浇水。

  巧:(抢挑担,唱)这重担我不接过交给谁?

       [方巧挑起压倒,又站起咬牙吃力向前。

任兴旺:(夺挑担,唱)你挑不动这沉重地苦涩水。

  巧:(唱)这水太珍贵!重担压骨髓。

宋春云:(接担)还是我来。

  华:(夺担)咱该下山了!你得住院。

任兴旺:老师,咱走。

宋春云:我,走不动。

任兴旺:来,(蹲)我背你走。

       (唱)好老师快快趴到俺背上,

            你别不愿走,再也没商量。

            乡亲们就爱听你把钟敲响,

            孩子们眼巴巴都愿看你在课堂。

            眼看你病成这模样,

            枫顶人谁不是泪眼汪汪。

            俺三代人心是你擦亮,

            俺娘病是你买药救命煨鸡汤,

            娘去世你把俺身边养,

            又做老师又做娘,

            你是俺恩师你就是娘!(跪)

       娘!俺背你下山。(被扶起)

宋春云:孩子,娘走不动,是因为方巧还需要锻炼。

  巧:林局长,我要向上级领导反映,你对老教师不公!

        (唱)林大局长你护短偏向,

              屈待老教师,让人透心凉。

              怕苦怕累的逃了岗,

              你既不批评,还做挡风墙。

              宋老师真是好校长,

              气不忿我为她不平又悲伤。

              石头做成你心肝肺,

              要把个好老师累死在课堂?

任兴旺:(握手)这话中听!(哭)俺老师太亏了!

宋春云:方巧。现在城里生活好,冬有暖气,夏有空调,这

       山区学校条件艰苦。那两个校长走了,可以理解。

任兴旺:校长,校长,叫着好听!俺枫顶村这全国最小的学

       校,最小的校长,不就是个给学生擦屁股、洗尿裤,

       吃苦受累的老师!方巧,你去告这个光顾当官不顾

       娘,对亲娘没一点孝心的林大局长。

宋春云:住嘴!(急晕欲倒)

  巧:(扶住)宋老师,你......

宋春云:她可是我的好女儿。

  巧:(震惊)什么?你是林局长的母亲?

宋春云:我是她亲娘。

        (唱)好女儿知心暖心孝顺娘,

             满腔委屈都忍在心里藏。

             那些话是我拦住不让讲,

             讲出去,两位老师怎有脸面还去站课堂?

任兴旺:俺山里人有心有肝。我代表五个自然村宣布,学校从

        今天起,停课封门。

宋春云:你敢!(气得肚疼,捂)

任兴旺:老师,别急,千万别急。这个老师我来当,我来当

        中不中?好歹我也是你的学生。

  巧:任村长,你太小看人了!

任兴旺:你不知我多想叫你替下俺老师。林华,咱忘掉是局

       长,给娘当女儿中不中?(哭)咱一起求她下山。

宋春云:我的心在这里,老了也就埋这里了。

  华:(哭喊)娘!(跪,母女抱在一起)

        (唱)娘的一句话,儿心似刀剜,

              不孝女儿泪眼看娘越看越心酸。

              往日里疼娘想娘我泣血肚里咽,

              一颗爱娘心,不能向娘偏。

              我多想像小棉袄给娘偎身暖,

              给娘捶捶背,为娘捧茶饭,

              可恨我没有尽孝在娘你身边。

              我的好娘啊!你为学生苦吃遍,

              咸菜就馍饭,冬天透骨寒。

              关节疼时筋都转,胃酸多时还痉挛。

              在课堂天天挺着身骨站,

下了课腿哆嗦走路都艰难。

为学生有安全,你雪里送雨里返,

早早晚晚脚步不停踏破山道弯。

船还靠码头,车也停站,

娘的心几十年不知有休闲。

点亮学生千颗心,娘把心血都熬干。

我真想辞掉职务来接班。

替娘挑重担,让娘歇歇肩。

宋春云:(唱)林华呀!工作安排不能任你选,

为学生,娘苦点累点心里甘甜!

小树苗绿群山天天向上窜,

山里孩子好刻苦求学真艰难。

一张张小脸笑得多好看,

一张张小嘴问题问不完。

小手捧山楂,送到你嘴边,

一声声还问你酸甜不酸甜?

这样的学生我咋教也不倦,

情甘愿为他们开掘智慧泉,

无愧执教鞭!

任兴旺: 方巧老师,这重担你挑得动么?

  巧:请你考验我这个共产党员。

  华:方巧连续五年被评为先进教师、优秀党员。自愿支援

山区教育......

宋春云:方巧,我代孩子们谢你了!

  巧:宋老师!我,累死也要当好学生娘。

  华:方巧,敲钟,上课。

任兴旺:这个新老师中,也是山里的石头,硬邦!

[方巧响了悠远的上课钟声。

[剧终。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