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无限
第二集  第十章 大浪淘沙


作者: 钝剑 类别: 玄幻 总点击: 13867 推荐票数: 0 最后更新: 05-06-02 09:15 AM 收藏

邱枫利用自己从前在国安局特别行动组的身份,先去公安局西城分局,调阅了李倩绑架案的调查记录,证实了自己的猜想,刑事侦察人员在确认怀疑对象后,却得到来自市局的“静观其变”的指令。

邱枫气冲冲地来到市局,直接进了张局长的办公室,张局长正奇怪是谁没有通报就闯了进来,抬头一看原来是一脸怒气的邱枫,急忙道:“哟,是二公子呀,你今天是怎么那?”

“你知不知道我们星宇科技的高级管理人员遭绑架的事?”

“有这样的事?你直接来找我,是不是下面处理不当?”

“什么处理不当!是你们市局批复,要下面‘静观其变’,我想来问问,人命关天的事你们想要‘观什么变’?无论被绑架的是什么人,是谁有这样的权利,可以在发现绑匪线索的时候停止调查的?”

张局长被邱枫问的一楞一楞的,他略一思索,有些明白了, 恼火地对成刚说:“你知道吗?我下个月就退休了,有些人已经不把我这个局长放在眼里了,你说的事我还是刚刚才听说!”

说完,他拿起电话:“喂!叫李副局长到我这里来一下!”

邱枫了解张局长的为人,可以说这是个典型的老革命,清廉正直,一个直来直去的性格,也因此邱枫才来直接问他。

一会儿,李副局长敲门进来,看见邱枫在这里,稍楞了一下,他和邱枫虽然没有打过交道,但北京的达官贵人他几乎都能对号入座,只是略一迟疑,他心里马上明白了邱枫是来干什么的。

李副局长迅速生出一副笑脸向邱枫招呼道:“这位一定是大名鼎鼎的二公子吧!幸会,幸会!”

邱枫一向对那种看上去就油滑的人不太感冒,所以他只是对满脸虚假热情的李副局长点点头表示了一下。

张局长直接问道:“李局长,二公子说他们那里发生了一起绑架案,你知道吧!”

“哦,是这样的,由于这件事情的性质当时还不明确,我们只是通知星宇公司发现他们的失车,至于失踪人员的事情我们就另案调查了,这件事当时下面的人催的紧,所以,没来得急向您汇报,我就直接批复了。”

“向不向我汇报,我现在不想过问,我想请教‘静观其变’的含义是什么?”

李副局长脸上不可察觉地抽搐了几下,他解释道:“当时线索已经断了,如果是绑架,通常会有进一步的变化,而且,西城分局同时还接到有黑帮正在交易的线报,所以,我指示他们暂时观察,先处理黑帮的事情。”

他看了看邱枫有接着说道:“不过这件事情现在已经解决了,我刚刚进来之前得到消息,星宇被绑架的李小姐已经被送回去了,星宇的董事长成刚却因涉嫌私藏毒品,被带回警察局协助调查。”

“私藏毒品?”邱枫失声问道。

“警察赶到线报的黑帮交易地点时,现场已经发生强烈爆炸,九名黑道成员当场死亡,现场只有成刚和被绑架的李倩两人毫发无伤,警察在成刚的车里搜出了两袋白粉。”

“哈哈…!”邱枫不怒反笑:“这么拙劣的招都用出来了!”

李局长摊一摊手道:“没办法!这是重罪,除非找到这些东西不是他的证据!何况爆炸死了九个人,他也需要在调查清楚后才能脱嫌。”

邱枫冷眼看着李副局长,把个李副局长看得心底一阵发麻。

“你们最好赶快去弄个清楚,成刚可以说是国宝一样的人物了,他不是几个屑小可以动得了的!我自己也会去查查,看是什么人这么猖狂,找出他来,不管是谁,我保证让他下半辈子到劳改农场去搬石头。哼!”

说完,他招呼都懒得打,站起来把门“咣”地一带就走了。

邱枫从市公安局一出来,就马上和李倩联系,证实了李副局长所说的情况后,他给老爸打了个热线电话,要了几个警卫人员,安排到翠湖别墅,他得提防成刚的“后院”再出什么问题。

公司那边的安全有保安人员,还有隐在暗中的国安密探,他不担心什么,何况星宇科技目前生厂的主要都是尖端军工产品,除非谁活的不耐烦了,敢直接捣乱。

解决了后顾之忧后,邱枫横下心来要直捣事件的幕后指使者,证据就从在事件中反应异常的警察内部寻找,那个李副局长一定不是个什么好东西,就从他开始。

邱枫利用一些国安局的特殊渠道,只是一夜的工夫,就将李局长的“成长”历程了解的清清楚楚,他果然与牛家旺有着密不可分的友情关系。

六年前他还只是个普通的缉私探员的时候,就收到过已经是全国知名私营企业家的牛家旺亲自赠送的锦旗,锦旗上写着:英雄无畏、奋勇缉私。

六年来,业绩平平的他,总是莫名其妙地受到上级的关爱,年年升迁,而他的每次升迁几乎都与牛家旺的业务发展有着微妙关系,从进出口贸易到餐饮娱乐,有他的地方,牛家旺的业务就总是蒸蒸日上。

尤其耐人寻味的是,他在广东任某口岸稽查大队长的时候,正是全国走私汽车红火的时候,谁都明白牛家旺在走私汽车上发了大财,可众多走私犯落网的时候,牛家旺依然是优秀企业家。

邱枫心里清楚,能让李副局长平步青云的,一定是一双能量巨大的手,甚至可能是一张网,李副局长不过是他们推到前台的人物而已。

邱枫打定主意要碰碰这张网,想办法抓住李局长的辫子,狠狠地扯他一扯,自然会牵动这张网的,到时候再由中央专案组来处理。

蛀虫养的太大了,到了该清理的时候那!

中国大地上一次声势浩大反腐倡廉运动,就在牛家旺的私人恩怨触动下引发了。

首先是北京晚报登载了一条倾向性非常明显的消息:青年科学家不知自爱,涉足毒品交易,并引发黑帮火并,造成多人死亡!

这条消息立刻引起了嗅觉灵敏的各大新闻媒体的关注,他们从这条消息背后嗅到了浓浓的火药味,于是各显神通,开始投入精英对事件展开调查,并进行追踪报道。

连日来各大媒体纷纷对门头沟离奇的爆炸事件、以及星宇科技的神奇崛起进行了全面报道,当然,正面的、负面的报到都有。

不过,谁也没想到的是,所有这些报道虽然没有对事件本身理出个所以然来,却意外地将星宇的现代科技形象展示到世人面前。

星宇改造的三鑫电池,使这个被国际市场全面封杀的品牌,起死回生,现已全面投放市场,正在对传统电池行业造成强烈冲击,预计未来的三年内,三鑫电池将以其绝对的技术优势,独霸全球90%的干电池市场份额。

星宇的能源计划、环境改造计划、前卫的科研实验机构等,还有星宇以一家民营企业却成为军方总装备部的重点关照对象,所有这些都显示出星星宇的与众不同。

当越来越多的关于星宇科技的传闻和报道流传在公众之中的时候,人们开始质疑,像成刚这样一个致力于引导科技进步的杰出科学家,有可能亲自去参与黑帮的毒品交易吗?这背后是不是有什么玄机?

中央音乐学院的学生们,在林琴等几位“美女乐团”的成员鼓动下,打出要为卢翠娟讨个公道的旗号,开始串联各大高等院校,她们提出这样的疑问:一个无辜的女学生,受到牛续这个恶少的凌辱和伤害后,警察在牛续作恶的时候当场将其逮捕,可为什么这个这样的恶棍,第二天就安然无恙地由警察礼貌地送回了自己家,被伤害的女学生至尽仍然精神恍惚,我们的警察在干什么?

热情、正直而又容易冲动的大学生们,很快就被发动起来,他们将恶少横行的根源总结为:政府中存在着大量的腐败官员。

多年未遇的大学生游行开始了!他们的口号只有一个:铲除毒瘤、根治腐败!

※※※

由于现场搜出了毒品,而且,成刚对于剧烈爆炸的事情也不予解释,推脱一概不知,警察按条例将成刚暂时拘禁在西城分局的临时拘留所,大概警察们也知道他是个与众不同的嫌疑人员,他们并不敢刁难成刚,除自由以外,成刚在这里还算是受到“礼遇”。

滑稽的是,成刚被拘留的这几天,竟然是他来北京后与外界接触最频繁的日子!

迫于公众的压力,以及邱枫的强行干涉,再加上警察内部不统一的处理意见,看守所有关探视时间的规定,似乎在成刚身上失效了,每天,星宇的高层管曾管理人员都会轮流来探视成刚,号称汇报工作,大概星宇建立以来,这还是他们仅有的几次向成刚汇报工作的时间!

值得一提的是,成刚在这里还接见了几批特殊访客,警察局除了严格限制记者混入以外,破天荒不干涉成刚的工作会面,甚至提供一间独立房间作为接待室,这实际上严重违反了司法条理。

不过,对此西城分局的领导有自己的想法,一方面成刚现在绝对放不得,否则,有人决不会放过自己,但这个成刚也绝对碰不得,这么多年的警察不是白干的,哪些人不能惹,他们心里很清楚。

清华大学的美籍客坐教授戴维斯,以学术交流的理由,约见了成刚,这大概是在中国的警察局,难得一见的允许外国人探视嫌疑人的情形,而且还是以“学术交流”这么怪异的理由。

成刚和戴维斯的会面,并没有真正的进行什么学术交流,他们之间有这样一段对话,很清楚地表明了戴维斯的来意。

戴维斯:“我们对您的不幸遭遇表示愤慨,像您这样的对人类能够做出杰出贡献的科学家,却在中国受到如此迫害,美国人民是不能容忍的,我们希望能够为您做点什么。”

成刚:“谢谢关心,不过,我并不认为我受到了什么迫害,事情会有水落石出的时候的!我有一位没见过面的、叫赵漫的美国朋友,他同样是一位杰出的科学家,据说现在正被美国联邦政府迫害,希望你们能够利用同样的愤怒情绪,为他做点什么。”

戴维斯:“哦,这是不同的情况!对于您的质能理论,我们非钦佩,象这种层次的理论,我想目前中国还缺乏应有的实验条件,我可以在美国为您安排最先进的实验室进行深入研究。”

成刚:“我的质能理论正是在中国现有的条件下产生的,对于美国先进的技术条件,我是非常钦佩的,以后有机会我一定拜访学习。”

戴维斯:“您应该明白,科学是没有国界的,好的研究条件能够充分发挥您的聪明才智,为人类做出更大贡献。”

成刚:“科学是没有国界,可是人却有国籍的呀!而技术本身就更是有国界的了,要不然我们的实验条件就不应该比美国差那么多啊,这是你们对中国的技术限制和封锁的结果!”

戴维斯:“您现在的处境非常不妙,我们可以为您的自由向中国政府施加压力,恢复您的自由。”

成刚:“谢谢!不过,不用你们费心了,我很快就能澄清事实,恢复自由,我真的很想拜托您,为赵漫的自由出点力吧。”

……

另一个意想不到的访客是牛家旺,他看着成刚足足有一两分钟,然后,问道:“为什么那样对待我儿子?”

成刚毫不犹豫地与牛家旺对视着,听牛家旺突然这么问,他漫不经心地说:“你应该去问你儿子做了些什么?何况你儿子的状况好象也没什么呀,如果不是他自己心中的魔障太重话。”

“哼,你是在逼我毁了你!”

“你只能毁了自己!世间的一切都是因果循环的!”

一阵短暂的沉默后,牛家旺阴狠地扔下一句:“那你就走着瞧!”然后转身走了。

牛家旺走后没多久,一个班的解放军战士来到临时看守所,带队的班长向值班的警察行了个军礼,说道:“我们奉命保护成先生安全,但不会干涉你们的正常调查和审讯工作,如果有任何人试图伤害成先生,我们奉命先斩后奏。”

说完也不等回应,便一挥手,战士们各自分散找到自己的位置,如雕像一般矗立不动了。

事实上,成刚一被拘留,就引起了军方的高度重视,北京卫戍部队的侦察人员几乎是同时接到命令,自行展开了调查,可是毒品的事,警方有证据在手,就算明知是被栽赃,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突破口。

负责监视的侦察人员发现牛家旺在警察局露面后,担心出现其它意外,所以军方干脆派兵前来站岗,以防万一。

这几天,西城分局的警察们希奇事情也见多了,所以对军人跑到他们这里来站岗,倒也没什么特别反应,他们心里明白,事情已经不是他们自己可以解决的了。

事情弄到这个地步,受压力最大的还是李副局长,他现在已经有些后悔,当初不该对牛续那个混蛋偏袒的太过明显,人们将牛续和成刚的案件联系在一起是迟早的事情,到了那时,他将没有回旋余地。

所以对他来说,马上确认成刚的犯罪事实就成了头等大事,不过调查和审讯工作都没有进展,这个案子现在除了自己的人在调查以外,军方和国安局都分别介入了调查,不过各自的侧重点不同而已,国安的人将注意力放在绑架事件上,军方的人似乎对爆炸现场更感兴趣,另外他们还直言要找到栽赃的人。

爆炸现场竟然查不出任何爆炸物的痕迹,好象是凭空出现的强烈冲击波一样,要把爆炸伤人的罪按在成刚头上,似乎没有依据,手上唯一有利的证据是现场搜出的两包东西,那应该是牛家旺的安排,但愿下手的人做的干净,最好已经死于爆炸。

只要在审讯时想些办法,套住成刚,就有办法了,实在不行,来个屈打成招,可是刚才底下人来电话,军方居然把岗派到自己的看守所里来了,真实欺人太甚!

老牛那里催的很紧,说什么不惜代价也要毁了成刚,那个老糊涂真是疯了,竟然看不清形势。

李副局长无奈之下,亲自来到西城分局,他要自己主持审讯,看见成刚似乎把看守所当成了自己的办公室,他恨的心里一阵痒痒,但也没法子,因为张局长曾经发话,成刚是有特殊贡献的人才,他的工作不能耽误,关押期间,除限制自由活动以外,要尽量提供成刚正常工作的便利,这哪里是拘留,简直是在休假嘛!

成刚独自坐在一排负责审讯的警察面前,神情自若地看着眼前的李副局长,邱枫告诉过成刚,从绑架事件开始,市警察局有一个李副局长在从中作梗,成刚凭直觉就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应该就是李副局长。

“邱枫不是正在调查他与牛家旺勾结的证据吗?”成刚想到这,思感毫不犹豫地侵入了李副局长的脑海,只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浏览了他的记忆体。

“还确确实实是个完全腐化的家伙!几年来受贿、勒索的黑钱数以亿计,分别存在十几个国内、国外的匿名帐号上,暗中固定的情妇有三个,玩弄过的女性不计其数,……”

李局长看见成刚后,只觉得精神恍惚了一下,他晃晃脑袋静下心来,对成刚道:“成先生,你是对国家有杰出贡献的青年,而且现在有很多高层领导保你,所以就算犯了什么错,也不会有太大问题,但你拒不交代任何问题,我们也很难办,只要你承认在救女朋友的时候,确实有过度防卫的事实,我们也好将爆炸的事情对市民有个交代,至于藏毒的事嘛,年轻人好奇也是有的,你认个错,我们从轻发落,你看怎么样?”

成刚轻蔑地扫了一眼李副局长:“你当我三岁小孩呀!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我提醒你们赶快去将绑架案调查清楚,这件事情也就自然解决了,否则我决不会让你们轻松过关!”

“啪!”一个警察猛地一拍桌子:“你搞清楚,你现在是在受审,倒还威胁起警察来了!”

成刚理都懒得理他,继续说道:“你们说我藏毒,我一直很奇怪,你们的依据是什么?”

“你车上搜出的毒品不是依据吗?

“你们凭什么一口咬定,我车上的东西是毒品,有人事先告诉你们吗?”

“狡诈!现场当你的面搜出来的东西,你都想否认吗?”

“你们在我面前是搜了东西出来,但怎么肯定那是毒品?这样吧,你们把搜出来的东西拿来,我确认一下,如果确实是我车上的东西,我就承认好了。”

“好!去把证据拿来!”李局长马上吩咐。

东西拿上来后,李副局长道:“你看仔细些,这就是你车上搜出的两包东西。”

成刚边看边道:“没错,这东西好象是我车上的!”

李局长心中一喜,马上道:“你认了?”

成刚不紧不慢地道:“没错,东西我认了,可这明明不是毒品,为什么你们非要说是毒品呢?”

“嘿嘿,是不是毒品就不是你自己说了算的啦!”

“我要求在检查机关的监督下,对这两包东西进行鉴定,你们说的也不能算,如果鉴定确实是毒品,我就认了又何妨!”

李局长被成刚的态度搞得有点狐疑了,他看了看现场负责搜查的那个干探,后者肯定地点点头。

“行,我们就让你心服口服,安排鉴定!”

牛家旺这几天也不好过,外面的大学生游行,使他心神不定,到时候,中央一旦责令对这件事情进行调查,自己编制了多年的人际网络可能会经受前所未有的考验,一旦败露,就永无翻身之日了。

成刚那混小子,还真是深不可测,连封子山那样成仙一样的人物都负伤而逃,沙头帮的几个好手也栽到里面了,幸亏自己暗中安排了双保险措施,要不然就白白损兵折将了。

本打算从警察局内部安排一下,先把成刚整个半死再说,可没想到,军方居然跑去给他站岗!

不肯服输的牛家旺在家里来回渡步,绝后之恨使他顾不得考虑太多因素,他苦思对策,一定要雪恨!

这时,佣人过来通报,有位自称龟田仁二的先生来访。

牛家旺纳闷,自己不认识日本啊,见见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