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证:第十三章 不是杀人[原创]

hcxy2000 收藏 1 143
导读:青山为证:第十三章 不是杀人[原创]

冒着毛毛细雨,一行人在柴万红的带领下继续往太原方向追赶部队。因为柴万红已经表明了要离开川军的意思,每个人的心情似乎也起了一些微小的变化。

一路上,各种情景都在说明国军撤退是多么的匆忙,沿途全是被遗弃的帽子、被子、扁担、皮带等明显是国军装备的东西。由于撤退得匆忙,那些来不及得到通知的老百姓可就遭了殃,十室九空,除了到处遗弃的尸体,就是数里之外便可看见的屋子燃烧产生的滚滚浓烟。

“妈逼,狗日的屁尔太黑了,到底是畜生还是人哦。”在一个刚刚被屠杀过的村子,赵丞稷看着十来具被残酷虐杀的老幼的尸体,忍不住骂了一声。

“废话,当然是畜生了。不是畜生哪里还会干出这种勾当。好久老子抓到几个鬼子,也象这样整。狗日的。”李自新看着柴万红小心翼翼地把一具被劈成两截的小孩的尸体拼在一起,赌咒发誓地骂道。见过了马家梁子的惨案,现在大家的承受能力都强了许多。

“说那么多干啥子,赶紧走,说不定还可以撵上鬼子,打他一火。”李德明没好气地喊道。

“兄弟们赶快。”李自新跟着喊了一声,随即小声对赵丞稷说道:“骚鸡公,你看这明娃子现在越来越象当官的了。”

“未必然都像你我那样莫的出息?也不看看人家是什么出身。快走。”赵丞稷回了一句,看着在前面行走的李德明,也觉得这个孩子成熟了很多。

到下午的时候,他们在一个小树林停了下来。眼前隔着一道小沟就是一个村子,这个村子外表倒是很平静,似乎并没有遭到劫难。

“朗个不走喃?”张权生好奇地问道。

“拿去,好好看看。”李德明把望远镜交给张权生,半道已经被李自新抢了过去。

“老天有眼,老天有眼。”李自新一举起望远镜,忍不住感叹了两句,也不说他看到了什么,倒把剩下的几个人惹急了。

“李猫,你虾子到底看到啥子了?不说就不要占到茅坑不拉屎!”张权生拍了李自新一下,对于原本属于自己的权利被抢夺,他表示了非常的不满。

“拍啥子拍,告诉你们,是一支鬼子的炮兵部队。四门炮,人数不多,估计只有二十来个。”李自新把望远镜交给张权生,兴奋地说道。

听见的人顿时也兴奋起来。经过连续几场恶战,尤其是八路军的那场战斗,隐隐激起了大家争强好胜的心理,而沿途鬼子的暴行同样也激起了他们复仇的欲望,加上六挺机枪在手,虽然只有九个人,要对付二十来个鬼子,他们倒还真的并没有太在意。

在众人摩拳擦掌之际,李德明却和柴万红产生了分歧。

一反常态,此时的柴万红坚持不打这一仗,理由很简单,光是观察到的日军就有二十几人,那没有暴露的日军又有多少?虽然他们九个人有六挺机枪,但是不管怎么说,毕竟只有九个人!实力悬殊太大了。

而且更关键的是,现在整个正太铁路的守军是全线溃退,形势极具危险,他们的首要任务,就是找到部队。

“柴老哥,我倒觉得这是一个机会。”李德明虽然也觉得柴万红说得有道理,但他并没有放弃自己的打算。

“这个村子不大,大约有十来户人家,”李德明向他分析着自己观察:“村外的四门山炮就是鬼子的全部火炮。他们绝对不会因为没事干,一部分山炮放村里,一部分放在外面。我估计就是因为村子小,所以四门山炮进村出村很麻烦,而且鬼子可能马上要走,所以他们把山炮都放在了村子外面了。”

“马上要走?”柴万红眉毛一挑:“你的意思我们在路上打鬼子的伏击?”

李德明得意地点点头:“人家八路军可以打伏击,我们为什么不能?六挺机枪,二十来个鬼子也就一锅烟的时间。”

“可我就奇怪了,鬼子的炮兵怎么就没有跟随大部队一起行动,而是落在这么后面?”柴万红问了一句。

“这……”李德明一时也回答不上来,想了一想,才犹豫地说道:“难不成是我军退得太快,鬼子追得太急,没有顾得上炮兵?可,可这也太……

“太夸张了是吧?”柴万红接过话头补充完整了:“嗯,我倒觉得你分析得有道理。国军的撤退哪叫‘撤退’,说得难听点,纯粹就是‘溃逃’!毫无组织,毫无纪律,毫无建制,每个人只恨爹妈没少生两条腿。兄弟,我就是经历过这些,才深有体会的。

你看我们一路上过来,除了惨遭毒手的老百姓的尸体,可曾见过一个国军的尸体?面对这样的溃兵,我要是鬼子头,我也会下令全体轻装追击,留下炮兵等行动迟缓的部队在后面慢慢归建。不然等国军收拢溃军,重新组织防线,鬼子就得不偿失了。

你知道的,我们国军一旦真打起仗拼起命来,没有一个是孬种,可是一旦有人逃跑,可真就是‘兵败如山倒’了。唉,‘兵败如山倒’,老祖宗的话说得是一点没错!”

李德明点点头,柴万红说的,的确都是实情。抬头一看,却发现村子里升起了炊烟,便笑了笑说:“村里的人,恐怕是遭听到风声躲起来了吧。我看了半天,只看见了一个老百姓。就是鬼子也在自己抱柴禾做饭。”

伸手向张权生要过望远镜,柴万红仔细观察了一阵,抬头看了看天,说道:“那个所谓的老百姓恐怕是给鬼子带路的汉奸。你没看见他袖子上还带着一个印有鬼子膏药的箍箍吗?现在大约是下午两、三点左右,鬼子这么急着做饭,一定是掉队的鬼子。

嗯,到目前为止,我只看见了一个鬼子军官,而且这个鬼子军官只出来过一回,其余时间一直都呆在屋子里,这说明只有他一个军官。行,我们干了。”

“兄弟们都过来。”李德明把大家招呼过来:“你们也看见前面那个村子的鬼子炮兵了,等哈而老子们就在他们前进的路上搞他一火。下面我说几点注意事项:

第一,要是鬼子人数超过三十个,就算求了,不打了。到时候听我口令行事;

第二,虽然我们有六挺机枪,但还是不能掉以轻心,鬼子人再少,也有二十多个,我们只有九个人,以少打多,只能是一切以突然袭击为主。

你们看鬼子好嚣张嘛,住下来,那么求点点人,居然连个岗哨都不派。这说明什么?说明鬼子已经骄横到了极点。这样子,我们的袭击越突然,效果越好。

第三,这是鬼子为了追击我军,迫不得已留下的掉队人员,他们一定有电台用于联络,所以我们要速战速决,决不能被鬼子纠缠住,现在里面脱不了爪爪。总之就是不准恋战。

兄弟们,废话我也不多说了,此战就两点,突然和迅速。另外要提醒大家的是,我们九个人,除了我年龄最小以外,你们都是老兵了。也就说,你们都应该可以控制自己的情绪了。尽管鬼子坏事做绝,大家报仇心切,但是我仍然不希望有人情急之下干出损害其余八个兄弟性命的事情。”

“队长,你放心。都是老江湖了,报仇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哪头轻哪头重,兄弟们都晓得。等哈而以你的信号为准,你说打就打,你说放就放。”赵丞稷应声回答道。

“好,兄弟们记住就行。我们干掉鬼子的炮兵,也为前方的兄弟们出一点力。下面由柴老哥带路。出发!”李德明把手一挥,下了命令。

沿着山沟,一行人赶到了鬼子炮兵前面,选了一个道路弯曲,队形分散不开的地段,留下观察的人,剩下的把一些手榴弹做成简易地雷,埋在地上。末了。李德明由叫上几个人把一些大石头从山上推下来,造成因为下雨滑坡的样子。

在身上的衣服已经全部湿透,浑身冷得直打哆嗦得时候,负责观察得蔡成宾猫着腰跑过来低声说道:“鬼子炮兵过来了。”一句话似乎一下子就驱走了寒冷,大家精神一振,全力关注路面得情况。

很快,披着雨衣或者打着雨伞的一队鬼子兵出现在大家视线里。所有的人相互会心地笑了笑,这一队鬼子,果然只有二十来个人,在一个穿黑衫的汉奸带领下正朝这边赶过来。

四匹马拉着四门山炮,除了为数不多的几个走路的士兵,大多数的鬼子都坐在炮车上。马儿们因为负重太大,任由鬼子赶车的鞭子挥得“啪啪”作响,依旧走得很是缓慢。来到那段转弯的地方,更是放慢了速度。

突然看见路面上的几块大石头,让鬼子有些不知所措,车队顿时停了下来。那个鬼子军官还是比较机警,立刻下车,以炮车为掩体,顾不上泥浆粘在军衣上,拿起望远镜四处仔细地观察。其余的鬼子也反应过来,纷纷自己寻找掩体,做好战斗警戒。

好半天,那个军官确认没有什么埋伏,又拉过身边的汉奸问了一遍,才直起身子,低声骂了一句,挥手叫士兵上前把拦路的石头搬开。

十来个鬼子放下枪,扔掉雨衣雨伞,挽起袖子,“嗨哟,嗨哟”地搬着石头,浑不知复仇之剑已经高高举起了。

石头一经搬动,随即拉燃了埋在下面的手榴弹。鬼子太专注,竟没有一个人看见身边冒出的硝烟!

“轰~”

随着几声爆炸,李德明兴奋地大喊一声“打”,用力向鬼子甩出两枚手榴弹。一时间六挺机枪中的两挺射向搬石头没有武器的鬼子,四挺的目标是炮车的鬼子。

他们九个人一开始就是分成两拨埋伏在道路两边,这一发动,二十来个鬼子腹背受敌,又有一半人没有武器,饶是再怎么训练有素,却也难以招架。转眼间就被击倒大半,剩下五六个侥幸逃脱第一轮打击的鬼子借着炮车的掩护,拼命抵抗。

大局已定,把手里的机枪交给高卫,李德明拔出手枪率先冲了过去。跑到石头那边,几个人刚准备拿出手榴弹扔过去,却看见那剩下的鬼子呼啦拉都站了出来。

他们背靠背成防御阵型,把一个军官护在中间,向李德明他们哇啦哇啦大叫。没等大伙弄明白,柴万红已经抱着机枪一下子离开了石头,站到了鬼子面前。李德明一把没拉住,只好也带着人一起站了出来。

显然对袭击者只有这么几个人有些意外,鬼子的动作明显有些僵硬。

斜风细雨中,在这晋中泥泞的小路上,侵略者与抵抗者,两个国家的军人就这么对持着。虽然身处险境,但那些踏上别国土地的混蛋,他们除了因为紧张而死死绷着的脸,脸上竟然没有一点畏惧的神色!

李德明忽然明白柴万红为什么要这么做了。这就是气势,即使面对死亡,这些侵略者也要表现出他们对中国人的一种蔑视!面对如此嚣张的鬼子,作为山西汉子的柴万红,毫不犹豫地站出来,直面这些踏进自己家园烧杀戮掠的禽兽,向他们展示着中国人决不屈服的一面,要在气势上压住鬼子。

想明白这一点,李德明把胸膛挺了挺,上前几步和柴万红站在了一起,其他人也象他一样,站成一排,狠狠地和鬼子对视着,似乎愤怒的目光就可以把鬼子全部杀死。

李德明这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见日军士兵。他有一些困惑,这些和自己这帮人差不多的人,为什么能狠下心干出那么多伤天害理,天地不容的恶事!他们的脑袋里到底受了些什么样的教育!

看到对手的动作,鬼子的脸上露出一丝慌乱。那个鬼子军官已经脱去了他的军大衣,见自己的气势有些处于下风,忽地拔出指挥刀,双手握住,大喊一声。周围的鬼子左手持枪,右手动作很快,一下一下拉动枪栓,枪膛里面的子弹,一颗颗地蹦出来,金黄色的子弹划着无奈的曲线落在异国的土地上。

对于鬼子这样的动作,李德明等人早已熟悉了。这是鬼子拼刺刀前的准备动作。就是到这个时候,李德明还是没想明白,为什么鬼子拼刺刀前要把子弹全退出来。正要是这样,还不如随军一人再配一杆长矛。

不过很快他就明白了。退完子弹的鬼子,明显气势上升了一大截。那个鬼子军官推开面前的士兵走到前面,双手把指挥刀高高举起,再一次大喊一声,其余的士兵也成拼刺指势大喊了一声。

李德明吓了一跳,以为鬼子要冲上来。没等他开枪,身边的几挺机枪已经怒吼了起来。在这带着保卫者复仇怒火的子弹面前,鬼子们跳着死亡的舞蹈,抽搐地倒在地上。

“一群瓜皮!”枪声停下,柴万红啐了一口,用四川话骂了一句。谁也没有想到柴万红会这样,走音的调子,几乎立刻惹起了一片笑声。

“喂,柴队长,你什么时候学会说这个的?不是你那么说的,是这么说的,‘一群瓜皮’。”李自新笑着拍了拍柴万红的肩膀纠正道。

“早就学会了。嗯,‘一群瓜皮’,是不是这个音?嘿嘿,就觉得你们四川骂人的话很有意思。多跟着你们说,就会了。”柴万红明白自己说走了调,摸摸头,竟有些不好意思。

“行了,别在那里油腔划调了,赶紧看一下还有没有没死的鬼子,紧防到挨黑枪。”李德明也跟着一笑,随即下了命令。

“记住不要试图救鬼子。不要忘了八路军的教训。”柴万红也收起笑容,想了想,提醒大家道。他们在八路军那里,已经听说了115师在平型关战斗后,有不少士兵因为想救鬼子而惨遭毒手的事情。

“那还看个锤子,干脆一人补一火拉倒。”赵丞稷恶狠狠地说了一句,到让几个人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屠杀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伤兵,这样的事情他们没有一个干过,忽然面临了,竟都有些手足无措的感觉。可是没有人反驳柴万红和赵丞稷,他们说的,都是事实。

“让我来。”沉默中,柴万红淡淡的说了一句:“这些混蛋在我眼里,已经不是人了,都是畜生,都是杀我亲人,毁我家园的禽兽。”

没有人觉得柴万红说的话不对,可是也没有人跟他一起去。眼睁睁地看着他手执两把手枪走过去,对着地上横七竖八的鬼子头上开火。

“柴老哥,我来帮你。妈逼,老子是在杀畜生,不是杀人。”李德明看着柴万红有些僵硬的步子,暗地里骂了自己一句,跟了上去。

“柴队长说的没有错,这些龟儿子根本就不是人,是畜生。他们杀老百姓的时候,就没把自己当人看。”赵丞稷也跟着喊了一句,抱枪上前。

“我也是在杀畜生,不是杀人。”李自新跟着喊了一句,也走了过去。其余的人犹豫了一下,也跟了过去。

柴万红回头看了大家一眼,鼻子发酸,眼里充满了感激。

李德明话是这么说,可是他毕竟二十岁不到,战场上的杀戮是一回事,现在又是另一回事。走到一个躺着的鬼子身边,手里的枪指着对方的头,竟还是有些颤抖!

“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