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一姐周涛的过去和现在[转帖]

lijiu002 收藏 6 294
导读:央视一姐周涛的过去和现在[转帖]

    去年底接到同学电话,说是毕业十五年了,准备在桂林聚一下,现已联络了十五六个同学,但咱班的大腕、央视名嘴周涛还没联系上,问我有无办法?同学们之所以叫我联系周涛,是因为我俩是大学时代的死党,每天一起上课、一起吃饭,睡觉在同一宿舍,她的第一任老公在一定程度上也是我作的媒。

    接到这个任务,我有些犹豫,我们以前的确很好,毕业后也多次见面,但自从她在央视越来越红,我自觉不能再象以前那样称兄道弟了,有意跟她疏远起来。我还是硬着头皮给她打了手机,手机关着的。又打她家座机,接听的人说有啥事跟她经纪人联系,我吼了起来:你告诉周涛,我是她大学的铁哥们儿某某!那人才说:她在安心待产,不希望人打扰。  
    放下电话,我发了一阵呆:难道名利真的可以把一个人完全改变吗?周涛,什么时候离我已经那么远了?

    第一次见到周涛是在1986年秋天。我刚下火车,在北京站广场等着学院接新生的车,一眼就看见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女守着一堆行李,啃着大拇指,凭我的直觉,她一定是我们播音系的,她喜欢咬手指,可能是内心缺乏安全感吧?她也正在打量我,但我们都没有主动攀谈。

    到了学校,我报了到,在一个老生的帮助下把行李拿到宿舍,一进门,就看见北京站那位少女也在屋里收拾东西,我们相视一笑,这,就是所谓的缘份吧。

    看到宿舍里的同学都有父母或兄弟姐妹护送来校,而我父母说是让我锻炼一下,让我独自来校,这会儿我看见别人都有条不紊地在收拾,我就在自己的上铺坐着发楞,完全没有头绪该怎么办?我又来晚了,剩下的柜子很高,必须得搭着两个凳子才能放进去,很不方便。过了一会儿,就见周涛搭着凳子,不声不响地在帮我收拾柜子呢。在她和其他同学帮助下,我也慢慢弄好了我在大学的小窝。我和周涛从此成了很好的朋友。

    刚刚入校那几天,我们宿舍象集市一样热闹,好多高年级同学找借口来看周涛,我听他们低声议论:真象!太象了!终于明白他们是在说周涛象日本影星山口百惠,我仔细一端详,周涛清纯的气质、秀气的眉眼与百惠真的象极了。当时山口百惠主演的电视剧《血疑》刚刚在全国热播过,她在中国的人气很旺,所以周涛一进校就引起了小小的哄动也就不奇怪了。

    不久,我和周涛都陷入了爱情漩涡,我们俩周围每天都有一些男生嗡来嗡去,有的是高年级同学,有的是老乡,外校的本校的都有。在这些人当中,我发现有一位比我们高三个年级的同门师兄宏似乎最得周涛青睐,因为在我们播音系的一次诗歌朗诵会上,他的一首《鹊桥仙》让周涛听得入了迷。倒不是他朗诵得特别好,而是他那低沉浑厚的嗓音直指人心。

   宏也比别的追求者聪明,除了多找机会接近周涛外,还采取了“曲线救国”的方法,就是当初张生追崔莺莺用过那招。由于周涛矜持,不肯跟他单独出去聊,他就常常找我聊天,让我来传情达意当红娘,当时还引起了我男友的不满。不过这一招真灵,因为女人拿不定主意的时候需要人怂恿,闺中密友的几句话往往会起决定性作用。

    在我的大力协助下,宏速战速决,在我们上大学的第一学期就击败所有对手,与周涛成为了公开的恋人。事成后,请我这个红娘吃了一顿涮羊肉。

    周涛在学校时,各方面的表现并不突出,学习成绩一般,在学校的各种活动中也不活跃,唯有容貌气质十分突出,引人注目。但我认为,她后来的成功并不是偶然的,有它的必然性在里面。

    有一件事,周涛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是大二的下学期,我们这一届全体同学到京郊怀柔县军训。那时正值六月底,天气十分炎热,军营里条件也很艰苦,十几个人住一间大房子,上下铺挨得密密实实,一切严格按照训练刚入伍新兵的模式来管理,弄得我们这些平常懒散惯了的大学生难以适应,怨声载道。

    最最痛苦的一个训练项目是“站军姿”,在大太阳底下,穿着军装扎着皮带,挺胸屏气、一动不动地站二十分钟。真难熬呵,我在心里默唱着自己喜欢的歌,唱完五首,这个训练就该结束了吧?刚刚唱到第三首歌,就听前面一声闷响,有人晕倒了。被抬走后我们继续站,接二连三又有两个同学晕倒,我正庆幸我们班还没人被抬走,就眼睁睁看见我前面不远处的周涛倒下去了。

    第二天,仍是训练站军姿,班主任王老师让周涛就不必参加了,可是周涛坚决要求继续训练,坚持的结果是,那天她再次晕倒被王老师背走。

    周涛坚韧的毅力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她日后的成功并不是偶然的。

    八十年代的大学生,物质生活远没有当今的大学生一样丰富,虽然我们播音班的女生一个个都长得如花似玉的,但却没有几件象样的衣服。只有周涛的妈妈手巧,想方设法把女儿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她有好多毛衣,还有从上海带回来的裙子,让我好羡慕!也羡慕周涛有个好爸爸,擅长摄影,给她拍了大量精美的生活照。
 
    周涛出生在安徽淮南市一个普通的干部家庭,父亲是中学的物理老师,母亲是某区文化馆的干部,她还有个弟弟。周涛曾跟我说,她刚来到人世时是只丑小鸭,脖子老是偏着,头上寸草不生,她妈妈不大喜欢她,还是爷爷奶奶精心把她养大,因此周涛跟妈妈的感情还不如跟爷爷奶奶好。
 
    周涛跟宏的恋爱遭到了她母亲的强烈反对,她认为宏实在配不上她女儿,不管是外貌还是其他方面。宏是北京人,长得很高大但并不帅,他的父母很早离异,造成他性格也有缺陷。但是人都有逆反心理,家人越是反对,两个人倒越是“同仇敌忾”,不久周涛家也只得承认了宏这个准女婿。

    宏先我们三年毕业,分配到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音乐节目,工作之余还是常常到学校来看周涛。

    几年后,我和周涛也面临毕业分配了。周涛很犹豫,因为留京名额很少,勉强留下就只能改行,这对于学了四年专业、满脑子想当著名播音员的我们来说心有不甘;可是回安徽老家当播音员呢,又割舍不下相恋四年的宏。
 
    最后,周涛还是痛下决心,联系去了北京市安全局。也就是说她以后只能配配内参之类的东西,没有机会出人头地了。我打起铺盖卷准备回重庆,临别时周涛给了我一个万分伤感的拥抱,眼里满是泪水,我知道她的心情很复杂。

    毕业后,周涛感到很失落,也不甘心,想方设法回到电视台搞自己的专业。94年,她自己跑到北京电视台毛遂自荐,台里同意试用她,开始时播新闻,后来也涉足其它类型的节目。她的形象跟业务都是出色的,逐渐得到台领导和广大观众的认同和喜爱,北京台领导决定正式把周涛调到台里。

    但是她所在的北京市安全局是个保密单位,而且周涛去之前跟单位签了合同,得工作一定年限才能调走。但北京台要调周涛的决心很大,居然惊动了当时北京市的某领导,周涛终于如愿以偿回到了她梦想的荧屏前,她可以大展拳脚了。与此同时周涛与宏的爱情长跑也告一段落,他们俩在周涛的老家淮南举行了隆重的婚礼。

    对于这好不容易得来的工作机会,周涛当然分外珍惜。天时地利加人和,周涛在北京台越干越出色,渐渐引起了央视的注意。95年《综艺大观》要换主持人,有四个候选人入围,其中就有周涛,当时竞争十分激烈。4月,周涛应邀到杭州主持一台电视晚会,我俩毕业后第一次见面。她告诉我,基本上已经内定是她了。我为她感到很高兴,因为我就可以在电视上经常看到她了。

    果不其然,不久周涛就正式调入中央电视台了。再以后,她在央视发展得很顺,年年都主持春节晚会。

    96年冬,已经在全国小有名气的周涛悄然来到了杭州,她是与三个圈外朋友一起来的,专门到杭州的灵隐寺拜佛。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三人中一个叫云的,日后会成为周涛的第二任老公。

    97年夏,我离婚回到重庆,无所事事的,周涛经常来电话安慰我,还说可以让云帮我在北京找个工作。我左右无事,心想去散散心也好,就真的去了北京。

    第一天云请我和周涛吃饭,我当时就觉得他们之间不太对劲,但我没往那方面想。第二天,周涛又说她和老公宏请我吃饭,饭后到她位于香格里拉饭店附近的家里去坐了坐。她翻出很多照片给我看,她的照片又多又漂亮,但是我觉得没有当年她父亲给她拍的那些本色周涛好看。我曾经用空谷幽兰来形容周涛的气质,可如今她画了很浓的妆,沾染了这些庸脂俗粉,已经不是我喜欢的周涛了。

    云给我找的工作我也不太喜欢,在北京玩了几天就回去了。周涛好象因为这事对我有些不满,这以后我们就有些疏远了,难得打个电话聊上几句。我知道她02年跟宏离了婚,她也知道我04年生了个女儿。

    去年底,我们班同学在桂林聚会,我惊闻周涛嫁给了云,还说云发了大财,他们买了上千万的豪宅。所有的同学都没见过周涛这位新老公,只有我见过几次,大家问我是怎么样一个人,我能怎么说呢?云除了钱,我看不出他有什么吸引人之处。在我心目中,周涛本来象小龙女一样清纯得不沾一丝世俗尘埃,可现在的她却象林青霞一样唯豪门是从。

    同学聚会结束了,我心里若有所思:周涛,我们都喜爱艾米莉.勃朗特的小说《呼啸山庄》,主人公凯瑟琳对爱情和婚姻的选择曾引起过我们的争论,作为女人,我们到底应该选择灵魂之爱还是世俗之爱呢?二十年之后,你做出了自己的回答。但愿你的选择是正确的,你的后半生是幸福的,只是,你的心灵深处是否始终会有人用低沉磁性的声音在朗诵《鹊桥仙》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