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军事幻想小说《发射深度30米》连载25

密揭根号

 “双车停到,平衡好。长官,我们已在发射深度”
 “很好!”密揭根号停止了轻微的晃动,威廉斯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是一次魔鬼般的航行,他感到浑身上下酸疼难忍,过去的几个小时,他和密揭根号始终紧紧地追踪那艘该死的中国潜艇,他们几次发现了它的踪影,而很快又消失,中国人比他想象中的狡猾,他也始终在为这次航行而沮丧,那么多的意外,那么多的巧合,还好,情况不是很坏,在混乱中也许潜藏着更大的机会。
 “长官,又发现它了!”,声纳兵兴奋得举了举拳头,摘下耳机,指着声纳扫描平上的一个亮点:“距离80,跟我们同一水层!”
 “小点声!”声纳兵得到的回答是威廉斯的一声厉喝,他缩了缩头,显然,现在他们的长官对那艘中国潜艇突然不感兴趣了,指挥舱的水兵们相互交换着疑问的神色。从出航那天起,他们就感觉到他们的艇长有些异样,说紧张也好、心不在焉也好,总之让人有点不好捉摸,特别是对待不远处那艘中国潜艇的问题上,他们艇长的态度始终让人捉摸不透。从他们接收到了五角大楼核潜艇指挥部和第七舰队指挥部的联络讯号,要求他们回复位置,但是他们的艇长却始终不允许“密揭根”号作出回复,他们也接受到五角大楼给第七舰队攻击中国潜艇的命令,但是他们的艇长只允许“密揭根”号一步不离的秘密追踪那艘潜艇,而始终不发出攻击命令…
 也许是感觉到了气氛有点不对,威廉斯耸了耸肩:“是的,我想大家都很累了!” 仿佛感觉到有点文不对题,他连忙咳了两声,“听着,我们现在的主要任务不是追踪那艘中国潜艇了”,他从指挥台上拿起核潜艇指挥部刚刚发至的那份密码电文挥了挥,“而是更重要的——准备对中国实施战略核打击!”,停了一会,他把手中的电文扔到指挥台上, “明白了吗?”
 他又一次抓起通话器:“导弹舱,导弹舱”
 “长官,这是导弹舱,我们已经接受到核导弹发射密码!”
 威廉斯满意地点了点头,他指了指通讯官:“密码电报回复指挥部,说我们已受到密码!进入红色战备状态,随时准备发起攻击!”
 通讯官打开密码发报机,又犹豫的看了看威廉斯:“长官,我们还是保持主动通讯系统静默吗?”
 “当然!”威廉斯在确信通讯官不会什么疑问后,叫来值更官,“打开保险柜!”
 “长官?”值更官劳伦斯在威廉斯的逼视下欲言又止,他打开了保险柜,威廉斯迅速从中取出一个腊封的纸袋,拿起一把小刀,就要拆封。
 “长官!”值更官鼓了鼓勇气,“长官,按照红色战备的规定此时不能启封艇长核钥匙”
 威廉斯停下手中的刀,紧盯住值更官,直到他畏惧地低下头,“到命令可以启封的时候,恐怕就晚了!”他手中的刀一抖,封口被打开了:“杰克,你代替劳伦斯中校的位置!”
 作为一名实习军官,那个叫杰克的小伙子显然对这个任命有点诚惶诚恐、不知所措,他看了看值更官劳伦斯,又看了看艇长,接着不安的环顾着周围的人,怎么可能,周围每一个人都比他更有发言权,自己才上艇二十天,严格说,对于密揭根号潜艇,他还是个外人,“我…”他结巴着
 “对!就是你,小伙子,现在我任命你为我的临时副艇长,你来接替值更官职位!”
 “我…”
 “不是每个年轻人都会有这样的机会的!”威廉斯打断了杰克的话:“好好表现吧,也许你的实习期会得到一个A+”
 “是,长官!”仿佛受到了激励,杰克挺了挺胸。他不安的看了看因为愤怒而涨红了脸的值班副艇长劳伦斯,此时,劳伦斯苦笑了笑,一把拽下肩上的值班长标志,重重的拍在杰克胸前,低声说:“祝贺你中了大奖!小子,努力吧,为了A+”
 “送劳伦斯上中校到休息室”,威廉斯目送着两个卫兵把劳伦斯送走,转身拍了拍正拿着值班长标志不知所措的杰克,“戴上它,年轻人,你会干得很好的!”看着杰克笨手笨脚的把标志挂到肩上,他微微点了点头, “副艇长接管指挥舱”,他冲着杰克挥了挥手中的钥匙,“我在导弹控制室”,说完转身走出了指挥舱。

 

蓝岭号

 “牛仔呼叫鹰眼,牛仔呼叫鹰眼…”,作战状态显示屏上的那片绿色的亮点正逐渐靠近正缓缓移动着的红色亮点,各个信息平台上显示着牛仔中队15架战机当前的飞行状态和飞行参数,牛仔中队空中指挥员呼叫空中预警机的声音听得异常清晰:“牛仔到达指定警戒位置,请指示目标”
 “目标距你100公里,正低速接近…”
 “汤姆大叔,汤姆大叔,牛仔请示任务!”
 里斯从通信官的手中接过送话器,值班长冲他摇了摇头,五角大楼仍然没有最新指示。
 “警戒飞行,发警报信号,告诉他们,他们将进入美国第七舰队演习海域,让他们马上离开,否则将被视为敌对行动受到攻击!”几乎就在里斯发完指令的同时,值班长把一张电文递到他面前,“红色战备”
 里斯接过电文,匆匆看了一眼:“看来,总统要动真的!”他再次打开手中的送话器:“牛仔,红色战备!等待攻击命令!”此时,连续的疲惫和麻木一下子消失了,他觉得自己就像一只嗅到了危险的老虎,浑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兴奋了起来:“舰队成攻击队形展开!告诉大家!我们准备打仗!”
 “长官,顶级!”值班长又递过一张电文,里斯看着电文,脸色渐渐阴沉下来。上帝!顶级意味着核打击准备!他的心由兴奋而沉重起来,
 作为一个美国军人,里斯每时每刻都处在进入战争的准备之中,他的职业就是战争,多少年的风雨,使他早已习惯了置身战争状态中,早已习惯了直面鲜血、残肢、生离死别,早已习惯了忍受常人无法忍受的煎熬,他甚至有点喜欢战争,因为他发觉战争总能调动自己、使自己兴奋、使自己感觉到充实和成就感,有人戏称他为狂人或者战争贩子,他一点儿都不恼怒,因为他觉得军人本来就是为战争而生,一个和平军人不能被称之为军人,他欣赏巴顿、麦克阿瑟,他觉得自己正走在他们的路上,他们就是他的终结的目标和榜样。
 然而作为军人,他知道核战争意味着什么,他更知道两个核大国之间的核战争意味着什么。一片焦土、满目疮夷。战争,应该是一种艺术,就象是两个人之间的一局对弈,以智力和实力实现征服,就像在雕刻一件雕塑,斧刃下出现的应该是一具完美的形象。核战争,只能像橡皮一样擦去一切,包括战争本身。
 而现在,里斯的脑中闪过一幅幅画面,美国各战略导弹发射基地的核导弹发射井正打开井口,陆上机动发射车正进入阵地,执行空中打击的战略轰炸机正一架接一架的起飞,水下的战略核潜艇正接收发射密码,并装入目标参数…….
  “一分钟接敌,一分钟接敌!”扬声器里传来牛仔中队队员间的通话声,狭窄的蓝岭号指挥舱内弥漫着紧张的空气。
 “各小组最后一次检查武器系统…”
 “蓝牛仔最后检查就绪…”
 “红牛仔就绪…”
 “黄牛仔就绪…”
 “火控雷达开机…”
 “中距导弹锁定目标…锁定目标…”,战场状态显示屏上,两片荧光越来越近了。
 “妈的!我们被锁定,我们被锁定… ”
 “牛仔请求攻击…牛仔请求攻击…”
 “牛仔,稳住,保持与敌接触,听命令开火,听命令开火…”扬声器里鹰眼与牛仔的对话越来越急促,里斯的眉头扭到了一块。
 “发现敌机!发现敌机!”突然,鹰眼调度员的惊呼让里斯一惊,“什么位置!”
 “新机群,从东北方向进入,三架,低空高速进入…”
 “妈的,他们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里斯骂了一声,他没有想到中国人的行动那么主动,“舰队防空,如果他们敢锁定我们,就击落他们!”
 
 
牛仔中队

 这也许是他遇到的最奇怪的事情,牛仔中队队长紧紧握着操纵杆,他的手在出汗,他觉得从未有过的紧张。是的,作为一个飞行时间达到1500个小时的空中王牌,他从未经历过这种场面,天空中的两个机群在虎视眈眈的对峙着,相互锁定,谁都随时准备开火,而谁都在等待,仿佛两个面对面处于决斗中的枪手,把自己的命运都寄托在一声开始的命令上。
 他诅咒那些此刻正在涂着唾沫星子的中国、美国的高官们,他们是命令的发布者,而正是他们把双方塞入到这无助的等待中。在任务开始前的准备会上,里斯告诉他们,五角大楼最终把潜艇事件通报了北京,并启动了与北京的谈判程序,现在双方正在谈判,但是五角大楼命令,在谈判未果前,随时准备攻击。
 “蓝牛仔、蓝牛仔”在他侧上方担任掩护的红牛仔队长在呼叫,“我们还等什么!再不进攻,我们就会错过中距导弹进攻机会!”
 “红牛仔!等待”蓝牛仔队长低头看了看雷达屏幕上正逐渐靠近的红色机群,他狠狠地骂了一句,雷达照射危险警告灯在闪动着,对手此刻也许和他们一样,都在焦急地等待着那个该死的命令。
 “牛仔、牛仔,准备进攻!”耳机里突然传来鹰眼上调度员急促的命令,“牛仔,一号方案,准备进攻!”,牛仔中队队长的心跳骤然加剧,他右手拨开操纵杆上的导弹发射解锁扣,大拇指有些颤抖的按在红色按钮上,左手在胸前划了个十字,他不敢想象即将到来的将是什么样的惨烈时刻…
 
北京号

  高长海紧紧咬着烟斗,虽然它早就熄灭了,作战状态显示仪上的形式不断变化着,这每一步变化都氤氲着浓重的杀机。
 “报告,美舰队舰舰导弹雷达开机!”
 “看样子要来真的了…”,高长海摘下嘴边的烟斗,“准备迎敌!”
 “老虎就位,老虎就位!”扬声器里传来三架歼轰7B 攻击小组急促的呼叫,“司令员,攻击吧,我们必须先发制人!”值班长沉不住气了,先敌打击,三架歼轰7B可以一次齐射12枚鹰击71空舰导弹,对于在这个位置上发射象鹰击71这样的超音速导弹,纵使美国舰队有先进的反导系统,也很难做出反应,同时,老虎可以迅速脱离,如果推迟发射,老虎的三架歼轰7B就会进入美国舰队防空火力杀伤范围。
 “司令员!!!下命令吧”
 高长海紧皱眉头,使劲地搓动着手中的烟斗,攻击,这是最简单的选择,但在这时候,却又是最不容易的选择,等待,等待,他不知道还要等待多长时间,但他知道,这有别于过去任何一次经历,他必须等待,他无法选择。
 “等待!”
 “我们被锁定…我们被锁定…”扬声器里传来老虎攻击小组的呼叫声,指挥舱内拂过一丝躁动,高长海衔起烟斗,“准备攻击!”
 “老虎明白,准备攻击,老虎2号、老虎3号,导弹接电,一次齐射,准备…”
 …
 “司令员!”时间在这一刻被突然凝注…

密揭根号

 导弹舱指挥官巴里对威廉斯的突然来到感到有点意外,他们的艇长是个习惯于在指挥舱下命令的人,平时很少在各舱转悠,也很少与人交流,作为下级军官和士兵,他们没有多少机会接近艇长,因此艇长在他们心目中就有一种神秘的威严,不过他转而想,在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刻面前,也许任何人都会放下矜持。“长官!”,他敬了个礼。
 “好了,准备情况怎么样?”威廉斯脸上推出一丝微笑,他感觉到对于他的到来,面前的年轻军官有点紧张。
 “是,长官,一切准备就绪…”
 “目标诸元标定了吗?”
 “目标数据和发射密码已经输入了导弹制导系统,现在只等发射密钥和最后发射命令了”,巴里指了指导弹状态显示屏,“1号至6号导弹已进入发射状态,目标两个!”
 “很好!”威廉斯赞许地拍了拍巴里的肩膀,他摘下脖子上挂着的发射密钥,递给巴里:“揭开安全锁,准备发射!”
 巴里接过秘钥,他的手不知怎得颤抖起来,这是当上导弹指挥官以来第一次见到真正的核导弹解锁秘钥,应该说他是幸运的,他的许多前任都没有见过,也许他们一辈子都见不着,可是他见到了,现在就在手里,而且他还要把它插到导弹控制锁扣中,还要按下发射按钮…可是再往下想,他的心越来越凉,仿佛掉进了冰窟…
 “少校!”威廉斯的提醒让巴里打了个冷战,他看着手中的秘钥,不由犹豫起来:“长官,真的要发射吗?”
 “怎么?当你的国家受到威胁时,也还有疑问!”,笑容一下子在威廉斯脸上消失了,他怒气冲冲地盯着巴里,仿佛要把他撕碎,“好了,快把它插上!”
 “但,长官,我..我们还没有接到发射指令…”巴里还想说下去,但在威廉斯眼神的逼视下,他把后面的话咽到了肚里:“是,长官!”巴里犹豫着走到控制台前,颤抖着举起秘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