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武警讲述绝密押运的故事

2012年08月21日 11:49:29
来源: 新华网
[字号:大 中 小][打印]
[纠错]

<?xml:namespace prefix = v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vml" /><v:shapetype id=_x0000_t75 stroked="f" filled="f" path="m@4@5l@4@11@9@11@9@5xe" o:preferrelative="t" o:spt="75" coordsize="21600,21600"><v:stroke joinstyle="miter"></v:stroke><v:formulas><v:f eqn="if lineDrawn pixelLineWidth 0"></v:f><v:f eqn="sum @0 1 0"></v:f><v:f eqn="sum 0 0 @1"></v:f><v:f eqn="prod @2 1 2"></v:f><v:f eqn="prod @3 21600 pixelWidth"></v:f><v:f eqn="prod @3 21600 pixelHeight"></v:f><v:f eqn="sum @0 0 1"></v:f><v:f eqn="prod @6 1 2"></v:f><v:f eqn="prod @7 21600 pixelWidth"></v:f><v:f eqn="sum @8 21600 0"></v:f><v:f eqn="prod @7 21600 pixelHeight"></v:f><v:f eqn="sum @10 21600 0"></v:f></v:formulas><v:path o:connecttype="rect" gradientshapeok="t" o:extrusionok="f"></v:path><?xml:namespace prefix = o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o:lock aspectratio="t" v:ext="edit"></o:lock></v:shapetype><v:shape style="WIDTH: 18pt; HEIGHT: 18pt" id=_x0000_i1025 alt="" type="#_x0000_t75"><v:imagedata o:href="http://www.xinhuanet.com/images/syicon/space.gif" src="file:///C:\Users\ADMINI~1\AppData\Local\Temp\msohtml1\01\clip_image001.gif"></v:imagedata></v:shape>

《人民武警报》报道(徐正威)在我们身边有着这样一支特殊的队伍,他们是金钱的守卫着,却不被金钱所动。寒来署往,黑龙江省总队一支队一批又一批货币押运兵,用自己的青春和生命保卫着人民的财产安全,几十年来执行任务万无一失。

空旷、辽远、宽敞、荒凉,黑色的闷罐车犹如一条巨龙,安然地伏卧在铁轨上,转载特货的闷罐车来往祖国的四面八方,像稠密的梭子一样穿梭不断,长长的铁道上,便留下了一串串关于押运官兵的故事……

扛着背包走天涯

一节极其普通的火车货运车厢,这里,堆积着一箱箱钞票;这里,难以名状的狭小、压抑和憋闷;这里,便是押运兵日夜坚守的哨位。

说起第一次押运,上等兵耿于杰打开了话匣子。

2008年8月的一天,午休的哨声刚刚吹响,耿于杰就被指导员叫住了:“你还没做过‘包厢’吧,这回轮到你了!”

小耿刚入伍不到一年,还未尝过坐“包厢”是啥滋味,于是兴奋地问道:“指导员,啥时候行动?”

“现在就准备!一个小时后出发。”指导员说完又拍了拍小耿的肩膀问:“有信心么?”

“没问题!保证完成任务。”耿于杰一拍胸脯立下了保证。

2天后,小耿到达中国人民银行沈阳重点库,装载完毕后,耿于杰钻进装满钞票的车厢,这时他才发现,列车上的生活区是如此狭窄,而且什么都没有,睡觉的地方竟然是地板。

40多个小时之后,火车终于把耿于杰和他押运的车皮,甩在了一个四面环山的小站里。

天渐渐暗了下来,空中响起了雷声,那声音,仿佛就是轰炸机在车厢顶上轰炸。

雨整整下来一夜,这一夜像熬了漫长的一生。天亮了,一股湿漉漉的空气吹进来,耿于杰打了个哈欠,呆呆地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车辆穿梭般闪过。他咽了一口唾沫,肚子早就饿得乱叫。一种从未有过的孤独感开始包围着耿于杰,坐“专列包厢”的自豪感早已跑得无影无踪。

闭着眼睛都能抓到蚊子

煤灰、蚊子、痱子,看起来不相干的字眼,却和押运兵有着不解之缘。

今年夏天,二期士官倪健和上等兵杨童心接到了执行任务的命令。返回时的列车前侧是10节运煤的车厢。闷罐车行驶了6天6夜,粉尘不时飘进车厢,两个人全身沾满黑乎乎的煤粉。

夜幕降临。一场无休止的人蚊大战使他们难以入睡。蚊子像成群的轰炸机,钻进车厢向他袭击,用手一拍手掌里就有四五个。为保证押运的安全,车厢里不能点蚊香。他只好把自己全副“武装”起来:带上手套,穿上雨衣,用毛巾包住头部,只留两只眼睛。

由于寂寞难耐,加上车厢里的蚊子实在太多,闭着眼睛,随手一抓都是好几只,两人便玩起了闭着眼睛抓蚊子的“游戏”,一小时居然抓了80多只。

几天后,他们在规定的时间内把特货送回目的地。由于沿途风吹日晒,他们脱下衣服一看,每个人的胳膊、肩膀、后背上的表皮都已经一片一片地脱掉了,火辣辣地痛,裆部和胸前也出了大片的痱子。

机智驱歹徒

穿梭于南来北往的铁路线上,押运官兵极易成为小偷、歹徒等不法分子的夜间袭击的目标,每到关键时刻,他们都以超人的胆略和智慧誓死护币斗歹徒,保证了国家财产的安全,一次次化险为夷。

前年夏天,下士李彬担负押运任务。返回途中,他和同伴一个把头一个守尾。快进入辽宁地界时,朦胧的夜幕中,3个穿着制服、手拿警棍的人吵吵嚷嚷向小李守护的车厢走来。

小李警惕地注视着这几个人的动静。一个大个子看见只有小李一个人在车上,便装腔作势地吼叫:“哥儿们,你从哪来啊?我们是车站派出所的,你把押运证拿出来瞧瞧。”

小李一看几个人的样子,就有些怀疑。便站起来说:“我们有一班的人在押运,你查谁的证件?如果要查,就到后面找我们队长吧!证件都在他那保管着哩!说完,便朝车尾高声喊:“队长,派出所的人要来查证件啦……”还没喊完,那几个家伙便鬼鬼祟祟地溜走了。小李这才舒了一口气。

走过春夏秋冬

“春天坐烤箱,冬天进冰箱,吃靠方便面,喝靠矿泉水。”这是押运兵生活的真实写照。但最让他们难忘的还是几天内要经历“春夏秋冬”四季变更的折磨。

去年7月,盛夏的太阳烤裂了中原大地,那里已拉响了高温“黄色警报”,下士孙光远押运一批货币上路了。车厢内温度高达50℃,活像一个烤炉,头上的汗水模糊了视线,让人看不清东西,一支蜡烛放在车厢内的地板上,不一会儿便化成了一滩蜡油。7月的哈尔滨下了26天的雨,本来就很凉爽的初夏有了丝丝冷意。到达哈尔滨是已经是晚上了,室外温度还不到零上10℃,孙光远从烤箱里出来,被汗浸湿的内衣被凉风一吹,他不禁打了个冷战。

“一次出勤经历一年四季,觉得这押运工作真不是人干的活,但想想自己是一名军人,是在执行任务,再苦再难都要坚持,忍一忍也就过来了。” 孙光远感慨地对记者说。

节食为方便

由于闷罐车内没有保鲜和炊事设备,所以官兵们途中的饭菜很简单,方便面是唯一的主食,但就是这简单的有些寒酸的食物大家还不敢多吃。追问原因,年底即将复员,已连续执行了7年押运勤务的班长倪健,向记者倒起了苦水:“我们押运兵全副武装、走南闯北,看似神气,但这中间吃的苦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在“闷罐”里呆上十天半个月是常有的事,枯燥、疲劳,夏天酷热、冬天寒冷,但这些还都比不上无法方便更让人痛苦。我们只能靠节食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水不敢多喝、饭更要少吃。以前有个战士听说执行任务时吃不好饭,就在出发前多吃了几口,开车几个小时以后,麻烦来了,大家只能铤而走险,把绳子栓到车厢栏杆上,让他拽住另一头,双脚蹬在车厢外沿,直接‘对外方便’,场面相当惊险。”

患难时倍感战友情深

去年3月,中士倪健和战友杨康一起执行任务。这次行程从沈阳到哈尔滨,虽然距离不远,但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刚一出发,杨康就患重感冒,高烧40℃,坐在车厢里,浑身筛糠般哆嗦。倪健见此,心疼地问:“杨康,你能坚持住吗?到沈阳我就抓紧给你买药去。”一路上,倪健用自己的体温把矿泉水暖热给杨康喝,感动得小杨直流眼泪。

“危难相帮强似平安中问候一百声。即使平时有隔阂,但只要一同出来执行任务,那就必须融为一体。” 倪健意味深长地说,“什么叫战友情深,什么叫关键时刻,只要经过患难才能体会得到。”

新一代的押运兵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押运的行程在变,押运的金额在变,不变的是一名名押运兵对祖国的忠诚与坚守。朴世奇是一名刚从北京警校进修回来的武警少尉警官,作为武警黑龙江总队一名年轻的警官,他被临时分到押运队伍当中执行任务,学习老一辈押运人的艰苦革命精神。

检查弹药、调频通讯,各项准备工作做好后,他踏上了不平凡的旅程。列车在飞驰驶向目的地,车厢里,这名年轻的干部和大家融入到了一起。朴世奇和大家说“不如我们搞个游戏缓解一下压抑的气氛吧。”说着,拿出两支步枪。“我们就比步枪分解科目,战士和干部各分一队。”接着,一个战士站了出来说“我和你比。”车厢里的气氛顿时活跃了起来,经过紧张的比拼,战士队赢得了一分。这时候上等兵金东山说:“听说朴参谋在北京学习时,凭借手枪速射拔得头衔,不如今天展示一下,让大家见识见识。”说完支队长拿出秒表说那我来计时,只见在狭小的车厢里,朴世奇把弹夹放到桌子上,瞬间从腿部掏出手枪扣动扳机完成击发。“0.7秒!”支队长惊讶的说。朴世奇说:“其实我教大家一个小方法,我平时手枪保险就处于打开,在遇到紧急情况时,只需要完成上膛射击便可,在执行任务中我们要做到率先发现,率先压制,率先歼敌。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我们完成上级赋予的各项任务。”这次和以往不同,一路上的气氛不再像平时那样压抑,车厢里充满了欢声笑语。

上校“押运兵”

前不久,支队长张利福在与基层官兵座谈中了解到,今年以来,支队执行长途特货押运任务次数比去年同期大幅增加,但官兵的执勤条件却极其艰苦简陋,为任务圆满完成带来严峻挑战。经过认真思考后他感到,只有真正当一回“押运兵”,亲身参与任务全过程,对其进行深入调研,才能准确查找并合理解决勤务中存在的问题。于是,他与执勤人员一道登上了押运的列车。

途中张支队长认真对勤务中的每个环节进行观察研究,对发现的问题和情况一一进行记录。任务结束后不久,他便将一份深入详实的调研报告提交到支队党委会上进行审议。根据这份调研报告,支队党委决定,要在支队范围内彻底根除执勤隐患,深入开展一次执勤隐患排查治理活动,重点从设施配套、综合保障、制度健全等方面,对顽症下猛药。经过有关人员的研究论证,不到1个月的时间里,车厢防护网、移动式马桶、文化器材装备箱、多功能炊事单元等器材相继诞生,装备到任务部队。现在,支队押运官兵的执勤条件得到极大改善,为任务的圆满完成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押运任务看似相同,但每组押运兵在途中遇到的艰难困苦却不尽相同,每个人都有自己讲不完的故事。就像自然界春华秋实的流转一样,押运任务还要继续执行下去,各种各样的艰苦不断重复着,新的故事也不断发生着。

“走南疆,去北国,千里押运苦也乐……”这个支队押运兵悠扬的歌声,伴随着车轮声,穿过春夏秋冬,用畅饮孤独当美酒的豪迈,奏出了一曲曲奉献之歌。

黑龙江武警讲述绝密押运的故事

黑龙江武警讲述绝密押运的故事

黑龙江武警讲述绝密押运的故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