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到中国了!东南亚只能臣服

据外交部网站3月17日消息,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宣布,澜沧江—湄公河合作首次领导人会议将于3月23日在海南省三亚市举行。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邀请,柬埔寨、老挝、缅甸、泰国、越南五国领导人将出席会议。六国将就推进澜沧江—湄公河合作机制建设、加强次区域国家全方位合作、促进地区一体化进程等深入交换意见。

2015年底以来,受强厄尔尼诺现象影响,澜沧江—湄公河流域各国均遭受不同程度旱灾。近期,旱情进一步发展,对沿岸各国民众生产生活带来很大影响。为帮助流域国家应对旱情,中国政府克服自身困难,尽最大可能作出努力,决定自3月15日至4月10日通过中方境内景洪水电站对下游实施应急补水,此举将惠及柬埔寨、老挝、缅甸、泰国、越南等国,希望能够对缓解下游旱情有所帮助。据悉,美国对此公开表达了关注。

西方的不和谐之音

美国乔治·梅森大学冲突分析与解决学院副研究员宁娜·莱称,浊流或许正在湄公河(中国境内称澜沧江)上涌动。

文章说,在湄公河上筑坝的累积性社会政治及环境影响导致了严重的担忧。为了从突飞猛进的水电热中实现经济增长,老挝、柬埔寨和越南各国展开了恶性竞争。而与此同时,中国对于北方水资源日益说一不二的控制正在引起与邻国的纷争。这些水坝将使数千万人—尤其是在柬埔寨低洼地区和多产的洞里萨湖以及作为越南水稻主产区的湄公河三角洲—的食物安全和生计受到威胁。

尽管老挝在技术上遵守了1995年湄公河委员会条约规定的提前通报、协商和合作等原则,但该国却使用了误导性信息来推行其水利项目。

文章说,但是更加令人担忧的是围绕水坝冲突不断变化的地缘政治格局。基于中国将在旱季引流走更多水源的假想,老挝和柬埔寨正在修建水坝。但是理论上中国可以在自己愿意的情况下随时放行或截流水源。水源管理的不透明已经导致中国的东南亚邻国相信,对水源的控制也许不仅是为了满足中国的用水需求,还会被用来作为逼迫它们的一种手段。

文章称,中国和湄公河下游国家通常基于对国际水法的过时解释来制定政策。这种解释强调的是“先到先用”,而不是沿河各国之间相互合作。在没有水源争议管理的全面合作框架的情况下,这些争端可能会蔓延到外交和政治领域中。

处在下游的越南担心湄公河国家之间的恶性竞争可能引起更大范围的战略不确定性。中国的势力将从越南湄公河三角洲以北扩展至南中国海。越南认为这些水域是其专属经济区,以往越南和中国曾经出现过冲突的升级。两国陷入了根深蒂固的历史猜忌的恶性循环。北京正在试图使柬埔寨和老挝成为中国与越南之间的缓冲国。如果此举获得成功,中国将成为至高无上的地区霸主,可以改变交往规则并“调教”越南及其他东南亚国家。

还不清楚北京在南中国海的强势崛起会如何扩展至湄公河水源政策上,反之亦然。在越南,对于中国干涉国内政治存在普遍的抗拒:越南民族主义者强烈抨击把国家“出卖”给外国势力的企图。但是对中国的有组织反对在老挝或柬埔寨并不存在,从而使北京可以随意地尝试影响两国的决策者。

湄公河下游国家之间以及东盟国家内部的关系因为水源争端问题正在恶化,而北京则继续利用这一分歧为自己的地缘政治利益服务。最终,为了缓解湄公河国家之间的这种恶性竞争,必须拿出技术性的解决方案,并使之与改善宏观战略格局、湄公河委员会规程以及各利益攸关方对地区合作的态度和行为的努力结合起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