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3月15日对于共和党候选人卢比奥来说是悲惨的一天,在自己的家乡佛罗里达州,他败给了对手川普。尽管他仍不忘殷殷劝导家乡的父老乡亲不能让“仇恨政治”分裂美国,但最终不得不宣布胜选无望,提早退出美国总统2016年大选。

而随着川普在这一天拿下佛罗里达州、美属北马里亚那群岛、伊利诺伊州和北卡罗莱纳州的初选,并在密苏里州的投票中占据领先优势,共和党的提名竞争也到了最后阶段。党内“建制派”近来在川普面前大失脸面,被党内精英看好的杰布·布什和卢比奥等先后出局,反而是卡西奇赢得经营多年的俄亥俄州,让共和党内“建制派”仍抱有阻止川普的希望。当然,这些党内大佬的内心大概比旁观者更为焦虑。他们目前正体会着中国男足时常出现的窘境,当初形势一片大好,如今却每况愈下,从大有希望变成仍存希望,甚至马上就要为荣誉而战了。

对手一个个退选,川普:还有谁!

卢比奥在宣布中止竞选的演讲中承认自己无望获胜,明确自己反对特朗普的态度

共和党根据简单多数原则决定最后的总统候选人,因此媒体大多关注川普能否争取到2472位代表中的1237人,凭借过半数支持压倒竞争对手。由于在俄亥俄失利,川普需要拿到约60%的党代表支持才能超过半数。诚然,科鲁兹和卡西奇要想争取过半党代表人数,任务远比川普艰巨;但建制派的当前紧迫目标是阻止川普,即说服未进行初选的各州代表中的40%不支持他。这仍然是个可以实现的目标,但实现起来非常困难,因为川普在新泽西、纽约等州拥有优势,而这些州或多或少有“赢家通吃”的制度,竞争对手的党代表很可能也被川普笑纳囊中。可见川普虽然在提名环节上仍存在变数,却被越来越多的人默认为是共和党提名人选了。

当科鲁兹和卡西奇将来回顾2016年的第三个“超级星期二”,他们或许会感慨:假如卢比奥赢得了周二的佛罗里达州初选,共和党内这个松散的“反川普联盟”成事的机会就大得多。这种情况下,他们只需说服31%的剩余代表就能阻止地产大亨活动绝对多数。然而佛州参议员再次辜负了为他背书的国会要员们,让川普继续巩固优势,并在对川普的抱怨中提前谢幕。

卢比奥的失败与他糟糕的选举策略和辩论发挥都分不开联系。相比起被川普和其余众人群起攻之的杰布·布什,卢比奥的开局要顺利得多,他在这一阶段回避川普,攻击其他政客。但在杰布决定退出前后,信心暴涨的卢比奥一反常态地猛攻川普,而且在公开辩论中使用荒诞不经的人身攻击(例如声称川普手掌小,因此不可信任),结果被川普用一个生殖器笑话挡了回去,可谓施蛊不成、反噬己身。先前被他攻击的其余竞争者也对他展开反击,早在新罕布夏州初选中,克里斯·克里斯蒂在辩论中对卢比奥“反复讲段子”的批评就令佛州参议员在选举中失分。到了后来,卡西奇则成为了卢比奥的灾星,分流了相当数量的选票。

总而言之,卢比奥因为拉丁裔和建制派的支持而奋起直追,却因此得意忘形,未能循序渐进地追赶领头羊,反而因为激进策略而全线溃败。而川普甚至希拉里(有分析称卢比奥对抗希拉里将占有优势)则成为佛罗里达之役的大赢家。

倘若科鲁兹和卡西奇,以及共和党建制派还在相互攻讦,他们很可能接二连三地重蹈卢比奥的覆辙。佛罗里达是个非常典型的例子:该州实行赢家通吃制度,投票结果为川普45.4%,卢比奥24.6%,科鲁兹17%,卡西奇9%。后三人的票仓可能在反川普问题上别无二致,其人数多于川普支持者,可结果却是川普获胜,将所有党代表一举拿下。在俄亥俄州选举中,卢比奥号召支持者去投卡西奇的票,然而科鲁兹和卡西奇却似乎不愿让命悬一线的卢比奥拿下佛州。

现在这两人开始面临摊牌的问题,他们必须选择是竞争还是做出牺牲。在以往的竞选工作中,科鲁兹和卡西奇之间的交锋并不激烈,两个团队的关系也相对缓和,但这是因为科鲁兹认为自己与卡西奇不构成竞争关系:前者立场极端保守,以南方州为主要票仓,后者则支持奥巴马政府的医保政策、为穷人说话,以北方的“锈带”各州为主要票仓。目前科鲁兹的风险是将他眼里的“自由派”川普和卡西奇推到一个阵营,届时他将面对绝对劣势,无望战胜川普了。即使卡西奇愿意退出并号召支持者投科鲁兹的票,也不能排除他的部分温和支持者宁可支持川普也不愿“顾全大局”。

对手一个个退选,川普:还有谁!

在这种“等死”的局面下,个性鲜明的川普也许能够促使更多保守派踊跃投票

为何卢比奥、卡西奇等人先前互不相让?他们都在指望自己能够赢得足够多的州,这与共和党党内选举的第40(b)条款有关。该条款与2012年订立,规定共和党的提名人选需要在至少8个州赢得多数。换言之,虽然这些人的代表票数能够转让至一位“反川普领袖”,他们自己必须赢得若干个州。对于迄今为止负多胜少的卡西奇、卢比奥等人而言,他们等着其他人发扬风格的同时,自己必须寸土必争。现在共和党的目光很可能聚焦在排名末尾的卡西奇头上:普林斯顿大学的政治学家Sam Wang预计,如果卡西奇尽早退出,科鲁兹能够将川普的代表数目锁定在1013人,自己拿到多数并成功逆袭。但如果卡西奇毫无退意,在俄亥俄告捷后越战越勇,继续分流选票,川普反而要事后庆幸自己在俄州落败了。

卢比奥在告别演说中忧心忡忡地指出“美国正在政治风暴中”、“我们是正确的,但我们赢不了”,这些言辞体现出美国温和右翼的沮丧。无论是大嘴巴川普还是极端保守派科鲁兹获得提名,共和党都将推举出一位极具争议色彩的人物。在杰布和卢比奥先后出局的情况下,让这两人对阵圆滑老辣、资历丰富、人脉雄厚、获得大量少数族裔支持的希拉里,其难度可想而知。随着美国首位拉丁裔总统无限期推迟,大多数人都认为共和党无力再战。

当然,共和党在接下来的选举尚存“理论上的可能”,一位擅长搏出位的个性人物或许有意料之外的效果。早在冷战时期,美国学者斯托克斯(Donald Stokes)就发现共和党候选人在平均支持率上处于劣势,但具体表现因人而异(方差大于民主党),且更容易凭借个人特质争取选票。受到公众欢迎的共和党人如罗纳德·里根,在正式选举中往往有出人意料的竞争力。

目前美国社会的整体变化不利于共和党,快速扩张的少数族裔使得共和党的传统支持者们——白人、男性、宗教保守主义者——面临被边缘化的风险,无论共和党提名何人,他们面对的不利局面是一样的。在这种“等死”的局面下,个性鲜明的川普也许能够促使更多保守派踊跃投票,并利用人们对“职业政客”希拉里的不信任大做文章,在年底的大选中上演一出惊悚戏。然而无论是希拉里一路碾压还是川普成为黑马,杰布和卢比奥等职业政客很可能成为2016年总统选举的最大输家,而川普引发的共和党内战将成为本届总统大选的最重要关节。

通知:点击社区,和军迷一起谈论军国大事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