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文 | 世界说专员 高骏 发自美国华盛顿

自伊朗去年和外界达成核协议以来,这个国家的一举一动就颇受关注。上月底,伊朗又顺利举办了核协议以后的首次选举——第一轮议会选举和专家委员会选举。在伊朗全国的207个选区,年龄超过18岁的合法选民共有5500万,伊朗内政部表示,本次选举选民的投票热情非常高。

国际社会对这次选举的期待是:所谓的改革派能够主导议会和专家委员会,以期带来更为温和开放的政策。同时,此次议会选举也是明年伊朗总统大选的风向标,很大程度上预示着民意对于改革派和保守派的支持度。

初步结果显示改革派确实领先,但是事情不是这么简单。

在我们深入分析这次选举之前,有必要先看看伊朗的选举流程是怎样的。对此熟悉的读者可以选择跳过,不过,我们很建议你认真读完。

科普:伊朗的选举是怎样进行的?

伊朗议会选举采取的是两轮制。2月份结束的就是第一轮选举。在此轮选举中,某个席位的候选人必须获得至少25%的选票,然后,拿到选票相对多数的人获得该席位。

对那些第一轮没能获得25%选票的候选人来说,他们可以参加四月份举行的第二轮选举来竞争其余席位。在过去的几年里,议会一直被保守派占据,不过这次选举,以总统鲁哈尼为代表的温和派可能会逐渐得势,并冲击权力较大的议长职位。最终结果会在第二轮结束后揭晓。

“两会”选举的另一个部分是专家委员会,它负责监督和选举下一任最高领袖,选举已经在2月份全部完成。值得一提的是,保守派教士主导专家委员会期间,从没有对最高领袖进行过公开意义上的监督。

专家委员会的不少成员同时也是另一个重要机构宪法监护委员会(简称“宪监会”)的成员,这是伊朗为维护伊斯兰教义和宪法而设立的一个机构。该机构对候选人的“生杀大权”——资格审查权,在一定程度上给予了保守派很大优势。

它的直接后果是,专家委员会长期被保守派政治组织的提名人占据,例如“战斗教士联盟”和“库姆神学院教师协会”(编者注:前者是伊朗一个奉行务实保守路线的宗教政党,后者是伊朗最权威的宗教团体。)的提名人。根据此次专家委员会的选举结果估计,虽然改革派成员的比例有明显上升,保守派组织的成员依然占据着相对优势。

谁是改革派,谁又是保守派

伊朗虽然是一个威权专制的国家,但也存在着众多合法注册的准政治党派以及组织。例如,现任总统鲁哈尼就从属于温和派的温和和发展党,前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则属于保守派的伊斯兰工程师协会。

伊朗的“两会”角力

左图为伊朗现任总统鲁哈尼,右图为前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两人分属不同政治阵营。

由于伊朗当局对西方意义上的反对派的限制,反对派一般会以改革派的名义进行活动。外界则往往根据政党组织和候选人之间大致的政策理念分歧大致将他们分成了保守和改革两大阵营,而这两大阵营也往往以各种集合了各自党派的联盟政治组织形式一起参与选举。

属于保守派势力的伊斯兰伊朗建设者联盟就包括了伊斯兰工程师协会等保守派政党,而改革派这边则有像伊朗前改革派前总统哈塔米领导的“希望名单”这样的联盟组织。“希望名单”联盟包括了温和和发展党以及国家信任党等几十个政党。这些联盟组织在竞选造势时,会将属于自身阵营的不同党派候选人名单放在一起进行宣传,让选民更容易选择自身阵营的候选人。官方公布的初步结果显示,“希望名单”联盟的候选人基本上赢得了德黑兰选区的所有议会席位,这对于改革派的支持者们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

伊朗的“两会”角力

从上图可以看出,“希望名单”联盟在德黑兰选区只丢了一个席位。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伊朗政治光谱上改革派和保守派的区别,并不等同于自由派和宗教保守派的区别。保守派不仅仅包括了持保守立场的伊斯兰教士们,还有三十多年来在教士庇护体制下发展起来的政客们,比如内贾德,以及在“两会”中有着众多代理人的军方。同样,在改革派那边,不仅有技术官僚出身的前总理穆萨维,也有像卡鲁比和哈塔米这样的教士们。

此外,由于伊朗政党政治本身发展不完善,改革派和保守派不仅在人员构成不是泾渭分明,在政治倾向上界限也不清晰。不少从属于保守派的政党和人士实则具有改革倾向,例如鲁哈尼本身所在的战斗教士协会是一支保守派的中坚力量,而同为该组织成员的前总统拉夫桑贾尼则是支持改革的温和派。现任议长阿里•拉里贾尼是国家安全委员会主要成员,也是内贾德政府伊核政策的主要制定者,然而他目前支持的是鲁哈尼政府的温和主义。被划入改革派的不少人士则很可能只是和保守派在某些政策上具有分歧,这些分歧在各自阵营内部同样存在。在这次选举中就有德黑兰选区的候选人同时被两个阵营提名,这侧面反应了所谓的改革派在未来的变数。

即使改革派赢得“两会”选举,牵制依然存在

不少外界观察人士乐于看到改革派获得多数席位,这样的话,在议会,改革派议员就可以起草法案、通过政府财政预算、批准或弹劾总统以及内阁成员,对他们开展经济改革和维护对外关系十分有益。而在专家委员会,实力上升的改革派可能可以监督最高领袖的权力,还能选出下一位最高领袖,通过专家会议决定未来伊朗的总体大政方针。

然而,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就算改革派相对保守派在“两会”中取得了优势,改革派的权力依然会受到极大的牵制,这和伊朗独特的政体有关。

第一层牵制,来自我们前文提到的宪法监护委员会,它掌握的巨大政治权力使其成为左右伊朗政治的关键一环。宪监会可以以违宪理由否决议会通过的法案,这让议会的权力受到了很大限制。比如,宪监会就曾否决过2000年改革派主导的议会提出的数项法案。其次,宪监会可以以各种理由审查和撤销候选人的资格,包括不具备足够的宗教修养、生活作风问题以及外国代理人嫌疑等。

在这次议会选举中,超过12000名的注册候选人最后只有6000多人被同意参选,被撤销资格的基本都是改革派人士。这次的专家委员会选举共有801名候选人,而宪监会只批准了其中166名参选。

例如,前专家委员会主席拉夫桑贾尼提名了霍梅尼的孙子哈桑•霍梅尼参加竞选专家委员会的席位,但他的资格被宪监会以宗教理由否决。哈桑•霍梅尼和鲁哈尼都属于务实的温和派,如果哈桑能够进入专家委员会,便可以成为拉夫桑贾尼和鲁哈尼的盟友。这样的结果让拉夫桑贾尼再次对宪监会的做法提出了强烈的批评,他认为这种干涉民意的做法应该得以改变。

第二层牵制则来自伊朗保守派的中枢——掌握巨大权力的“最高领袖”。没有哈梅内伊的首肯,务实派鲁哈尼总统缓和同西方关系的主张就不能实施,更别提让伊朗通过发展投资和贸易复苏经济。加上如今制裁解除,不排除哈梅内伊会转向强硬派。最高领袖对于伊朗的外交政策有着核心控制权力,而下一任最高领袖很有可能在新一届专家委员会成员内部产生。所以,委员会的实力对比直接影响着下一任领袖的选择。

民众怎么投票,关键看政策

在很多西方观察者看来,影响伊朗选举的主要因素是投票率的问题。这种观点认为,大部分伊朗民众是支持改革派的,如果他们能够大量参与投票,必然能够扩大改革派候选人的票仓。

而事实上,不管是居住在德黑兰等大城市的中产阶级,还是偏远山区的普通民众,更加关心的是改革派和保守派候选人在面对选民时能够拿出的承诺,他们会考察候选人以往的政绩,再进行相应的选择。不少保守派候选人也有着财富再分配的纲领和政策,改革派要做的,是让民众相信他们的政策更有效。

因此,即使我们上面说的不利因素都能克服,改革派通过选举获得巨大胜利,摆在他们面前的国内经济发展问题仍然是十分艰巨的,如果不能兑现他们当初许下的承诺,民众也可以再一次做出选择,改变伊朗的前途。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