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英国“脱欧公投”究竟用意何在?关于“脱欧”问题,在英国保守党政府内部其实已经出现分歧。有很多内阁成员已经表示,希望英国离开欧盟。作为首相的卡梅伦也希望尽快在今年举行脱欧的公投,已解决党内的问题。欧洲问题一直是令英国保守党非常头痛的问题。上世纪70年代,英国加入欧盟后,保守党内一直存在支持派和怀疑派间的激烈斗争。英国前首相梅杰就因无法弥合保守党内部在欧洲问题上的分裂,最终因此倒台。专家指出,其实“脱欧公投”并不是卡梅伦的目标,他只是将公投作为一种战术,一方面是缓解来自党内疑欧派的压力,另一方面,以公投形成对欧盟的压力,在谈判桌上多获得些好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旦英国政治、商业和媒体领袖开始注意到这些关于英国退出之后的生活的“硬”事实,我们大可信心满满地认为选民将会决定留在欧盟。在今年欧盟所面临的多重生存挑战中—包括难民、民粹主义政治、德国要求的紧缩、希腊(也许还有葡萄牙)政府破产等。有一场危机正在走向解决—英国不会表决离开欧盟。如此自信的预测似乎与民调相悖。民调显示,在6月的英国全民公决中将有大约50%支持“英国退出”。英国公共观点可能更加偏向于“退出”方向一些,同时欧元怀疑派纷纷对2月19日欧盟峰会所达成的英国“新协议”极尽嘲讽。尽管如此,也许世界现在应该停止担心了。这个问题的政治面和经济面几乎可以保证英国选民将支持英国保留欧盟成员资格,尽管民调要等到公决前几周甚至几天才会表现出来。要理解强烈偏向于“留下”选项的原因,让我们从政治开始分析。在本月的协议达成前,英国领导人并没有认真对待英国退出问题。毕竟,如果欧盟拒绝英国的要求,首相卡梅伦及其政府必须装作要考虑决裂。在这样的背景下,无论是工党政客还是商界领袖都不可能支持连卡梅伦本人都不准备推进的欧盟协议。因此,“离开”派几乎垄断了公共关注。这一局面可能会短暂地持续一段时间,即使如今欧盟协议已经达成—因为卡梅伦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触怒其所在政党的死硬派欧洲怀疑者。然而,随着公决的临近,这一政治不平衡将迅速逆转。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个原因是卡梅伦决定在公决期间让其部长们不受党纪约束,随心而行。卡梅伦的这一举动乍看上去是示弱,实则是一招妙手。由于获得了向欧盟协议“投出你良心一票”的机会,所有保守党政治要人都选择支持卡梅伦。这些新出现的欧盟忠诚派包括两位非常有影响力的原来的欧盟怀疑派—伦敦市长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和内政部长特蕾莎·梅(Theresa May)。因此,“离开”阵营实际上已是群龙无首,分裂为对立的两派—一派主要受反移民和保护主义情绪推动,另一派决定将焦点集中在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和自由贸易上。随着政治潮流的转变,可以很有信心地预测,英国媒体和商界的观点也会跟进,这主要是因为直接的金融利益。比如,主宰媒体界的鲁珀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需要欧盟单一市场成员地位来整合他旗下的英国、德国和意大利卫星电视公司。默多克—以及其他媒体巨头和商界领袖—的另一动机是要站在赢的一边,保持与卡梅伦的良好关系,除非他们认为有压倒性证据证明卡梅伦会失败。这就引出了忽视最近民调结果的主要原因:只有当英国人开始认真讨论离开欧盟的成本和收益时—而这一刻要到公决前几周才会到来—选民才会认识到英国退出将给英国带来巨大的经济成本却毫无政治利益可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英国退出的经济挑战是巨大的。“离开”阵营的主要经济观点是:英国有庞大的贸易赤字,如果贸易关系破裂,欧盟的损失要大于英国—然而这一点大错特错。英国需要与欧洲进行单一市场谈判,允许其服务业进入其中,而欧盟制造商将根据全球世贸组织规则,享受几乎无限制地根据自己的意愿向英国出售一切商品的权利。英国在服务业—不仅包括金融,也包括法律、会计、媒体、建筑、制药研究等方面—拥有专长,这意味着成为欧盟单一市场成员至关重要,而撒切尔夫人是第一个认识到这一点的人。对于德国、法国和意大利来说,英国是欧盟成员或仅仅是世贸组织成员在经济上没有什么区别。英国将因此需要与欧盟签订类似于瑞士或挪威的合作协议。后两者是欧盟之外仅有的两个重要的欧洲经济体。从欧盟角度,英国协议的条件至少需要与现有合作协议一样严格。授予英国更宽松的条件立刻将迫使它向瑞士和挪威也做出同样让步。更糟糕的是,任何偏向英国的特殊待遇都会树立一个先例,诱使其他态度冷淡的欧盟成员国提出退出威胁和要求重新谈判。在挪威和瑞士所接受、欧盟显然将视为不可谈判的条件中,有四项完全不符合英国退出的政治目标。挪威和瑞士必须遵守所有欧盟单一市场标准和监管,并且不容置喙。它们同意在不征询国内选民意见的情况下将所有相关欧盟法律引入国内立法。它们向欧盟预算提供大量资金。它们必须接受无限制的欧盟移民,这导致瑞士和挪威人口中欧盟移民的比例高于英国。这些条件几乎相当于对国家主权的侵犯,但假如英国拒绝,其服务业将无法进入欧盟单一市场。法国、德国和意大利政府尤其乐于见到英国银行和对冲基金被欧盟监管束缚手脚,英国资产管理、保险、会计、法律和媒体公司被迫将工作岗位、总部和税金转移给巴黎、法兰克福或都柏林。面临如此巨大的高价值服务业就业岗位和企业的流失,英国显然只能屈服,接受瑞士和挪威的欧盟合作协议中的侵略性监管条款。最终,英国退出不但将迫使英国进行破坏性经济关系重新谈判,还将导致英国损失政治主权。或者也许仅仅对英格兰是如此,因为苏格兰可能脱离英国重新加入欧盟,让大量伦敦服务业岗位转移到爱丁堡。一旦英国政治、商业和媒体领袖开始注意到这些关于英国退出之后的生活的“硬”事实,我们大可信心满满地认为选民将会决定留在欧盟。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