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战士非要替我洗军装 他在标签上写下两个字

有个战士非要替我洗军装 他在标签上写下两个字

手握钢枪 也要记得梦想的形状

文 / 梁潇

▔▔▔▔▔▔▔▔▔▔▔▔▔▔▔▔

直到今天仍无法想象,自己能够穿上这身军装,而且一晃就是八九年。

昨晚清洗军装,拆卸衣服配饰时,无意间看到了常服里面标签上隐隐约约写的“梦想”两个字,我的思绪瞬间被拉回到了五年前,上大学去部队实习的那个炎热夏天。

那是连队的一个大学生士兵,在我临走时非要替我洗常服,在里面偷偷写下的两个字。他告诉我:排长,我的梦想不在军营,而且我知道你原来的梦想也是一样。可是梦想,不就是要去实现的吗?虽然我们手握钢枪,但千万不要忘了梦想应有的形状。

这段话我到现在都还记得。工作的这几年,学会了很多东西,结交了很多朋友,也积累了很多经验,却发现,梦想,似乎就在一瞬间,变了模样。

因为文科生,所以选择了政工院校,因为热爱写作,所以从事了政治工作。似乎这一切都是顺理成章,是从头就能想到结局的发展脉络,可脉络越是清晰,过程就越发生着似小似大的变化,致使初心的梦想,都忘记了应有的形状。

昨晚在写领导讲话时,突然发现自己不会思考了。原来的自己很多时候都在思考,思考自己的生活,思考这个世界,想很多,做很少。但现在这个忙碌的生活和职业却要求我做得多想得少。

这些年的党政材料,已经让自己渐渐丧失了独立思考的能力。天天的追求字数平均、段落押韵,标题要响、文章要亮,文字游戏的世界已经让我对曾经热爱的政治工作渐渐地失去了应有初心。

记得快毕业时,政治工作学的教授对我们讲过的这样一段话:政治工作是艘帆,你们就是掌舵人,永远不要让政治工作脱离应有的航向。你们要时刻记住自己是南政院毕业的学生,永远不要给政治工作抹黑,给学校抹黑。但现在,政治工作虽然有些许起色,可仍然只是披了层外衣罢了。迎检一个接一个,会议一级接一级,写不完的材料,推不完的稿件,加不完的夜班,看不到头的未来。师兄说过一句话:政院毕业的学生要永远坚守政治工作阵地。但坚守久了,也是会累会失望的。要想改变,谈何容易。这话里,听出了多少政工干部的无奈和辛酸。

然后想到自己的梦想,也从最初的豪情壮志,逐渐变成了现在的安于现状。曾经梦想执剑走天涯的那个初心,也被岁月磨得盖上了一层又一层的灰。渐渐地,失去了光泽,没了生机,就这样作罢了,也就丢在了实现梦想的路上了。生活是这样子,不如诗,转身撞到现实,又只能是如是。

昨晚想到那位送我“梦想”的战士,我才发现自己这些年以来都是不甘心的活着。都说人是逐渐成长的,可我发现,人过了二十六岁,是一瞬间突然长大的。我们总说岁月如故,却不曾想过是否如初。我开始看清很多事情,也开始看轻很多事情,开始寻找曾经的豪情壮志,开始翻越心中未曾到达的山峰城池。才发觉,我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去做,还有很多人要去见,还有很多的风景要去看,还有很多的梦想要去实现。突然对时间有一种从未有过的紧迫感,那种紧迫感让我觉得生活不能苟且地活着。

人是要有梦想的,也是要积极向上的,穿上这身军装,也许与曾经的梦想背道而驰,但我手持钢枪,也不会忘记梦想应有的形状。就算不能实现,但现在的我也在一点一点的向它靠近,靠近的过程,也是实现梦想的过程,也是现在对曾经的一个交待。我不怕年龄的逐渐增长,只怕心中的荒草生长,不怕梦想实现不了,就怕自己丧失了方向。

有个战士非要替我洗军装 他在标签上写下两个字

这世界最美的风景,就是一个个活出各自模样的人。很多人都说,我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其实这句话的真正含义是:我没有勇气面对和足够的努力去争取我想要的。

我永远年轻的兄弟们,不论在风雨如晦中大声呼喊有多难,不论在深夜加班的日子里放声高歌有多难,不论在纷繁的世界里维系清醒有多难,闪念之间你会发现,总有些东西,并不曾变淡。

我们有星途大海,我们有诗和远方,我们的梦想并没有离我们远去,我们的初心也一直在等我们重新拾起。

军营有梦,梦在我心。

择日拾梦,煮酒话桑。

愿你手握钢枪,也要记得梦想的形状。

[兵部来信]系头条号签约作者。

本文由作者授权兵部来信独家刊发,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投稿邮箱:wxsun@vip.163.com

赞赏

2人赞赏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