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等逮捕令时却等来了敌人,可为何逮捕又取消,还得了奖励?

1932年,红二十五军重建,徐海东被任命为副军长兼74师师长。部队刚刚整编起来,领导上不是全力对敌,却在内部开始“肃反”。

原来,二十五军取得郭家河、番家河、杨泗寨等胜利后,敌人暂时停止了进攻,中共鄂豫皖省委的领导头脑一时又热了起来,又提出要夺取中心城镇的任务。

结果,接下来的战斗不仅没有获胜,反而使红军元气大伤,全军指战员从上到下,心里全都憋着一肚子怨气,但谁都不愿也不敢公开批评中共鄂豫皖省委领导。在此后不久的省委会议上,徐海东见大家不吭声,也不想讲话,但满肚子的怨气憋在心里无法忍受。因此,他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围攻七里坪,我早就反对,结果怎么样?敌人越围越舒服,越打越猖狂,而我们自己呢?弄了个半死不活!这是为什么?”

省委书记沈泽民点了点头,诚恳地说:“是的,这个问题当时我们考虑欠妥。”

“一支好好的队伍,被搞垮了,我看领导该先检查!”徐海东又说。

“是啊,我们是有责任。”沈泽民书记的声音很低很低。

“不!我看领导应该负全部责任!”徐海东一下提高了嗓门。

“海东,你、你说什么?”沈泽民有些愣了。

“我说领导应该负全部责任!”徐海东话一出口,就有一股血气直冲脑门,禁不住一下站了起来,“真正的共产党人,就应该替劳苦大众和红军战士着想,只有小资产阶级的领导,才只顾自己吃饱喝足,不管老百姓和战士的死活!……”

“徐海东!哪个是小资产阶级?啊?”沈泽民几乎是跳了起来,一下打断了徐海东的发言,然后气冲冲地走到徐海东的面前,用省委委员尹中的小烟袋指着徐海东的鼻子问:“你说哪个是小资产阶级?难道就你才是无产阶级?我看你这人很成问题!”

沈泽民一直是徐海东敬重的领导。他出过国,喝过洋墨水,马列主义懂得不少。在战争环境中,他作战勇敢,身先士卒,跟战士们一样吃粗粮,嚼野菜。可是,这一次,他却让徐海东陌生了。

他等逮捕令时却等来了敌人,可为何逮捕又取消,还得了奖励?

徐海东开始分辩,可是话一出口,沈泽民就说:

“你没有资格参加这个会议!”

徐海东便被不由分说地推出了会场。

徐海东被撵出会场后,他明白,这不明不白的肃反,下一步就该反到他头上了。联系到会议上沈泽民的态度,他更加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转念一想,大不了一个“死”字,砍头不也只有碗大一个疤?自己每天迎着枪弹走路,提着脑袋过桥,死算个什么东西!于是,他心一横:认错没门,要命有一条!

天亮时分,他把八角帽上的红星摘了下来,因为他知道,再过一会儿,这颗红星便可能永不再属于他了。一切准备就绪,他于是坦然地坐在床上,静静地等待逮捕令。

逮捕令没来,特务连长却跑过来报告敌人30师和31师攻上来了。

徐海东立时两眼放光。

与其等死,不如战死。他立即拎起马鞭子大步跨出门外,让通信员叫过两个团长,马鞭又在空中举起:“组织反击,坚决顶住!”

“什么?反击?”两个团长愣住了。

“对!”徐海东大手一挥,“你们两个团从两翼包抄过去!”

两个团长还是不明白,敌人的攻击力量明显如此强大,部队不赶快撤退,副军长怎么还要组织进攻、反击?而且,更为奇怪的是,过去的副军长只要枪声一响,两眼便瞪得像火球,要是有人动作稍慢了一点,他马上就是一顿臭骂,甚至有时还会挥动手中的鞭子。可此刻,副军长却显得从容不迫,平静如水,仿佛不是马上奔向战场,而是将要步入宴席。于是,便斗胆问了一句:

“那……正面的敌人怎么办?”

“由我来对付!你们快去!”徐海东说着,疾步奔了出去。

黑压压的敌军潮水般涌了过来,迎着漫天风雪,徐海东带着特务连守在正面,一动不动。敌群渐渐近了。

这时,徐海东突然一下站了起来,刷刷刷地脱开了衣服。

他先脱掉棉衣、衬衣、背心,又脱掉了裤子和鞋袜,最后,全身只剩下一条裤衩!“娘卖皮的,就是死,也得把衣服留给同志们!”

全体红军指战员都惊呆了:副军长今天是怎么啦?

“你们别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徐海东已从警卫员手里一把夺过大刀,然后向交通队的人员大手一挥,便一跃而起,率先冲了出去。

正面和两侧的红军战士,见副军长已赤膊上阵,呼啦一声,也全都发疯般嚎叫着冲向敌群。

于是,壮景出现了——

狂风大雪中,一位穿着裤衩、裸着上身的红军高级将领高举大刀,发疯似的叫喊着,拼命地冲杀着,浑身上下那十几处明显突出的伤疤,在阳光的照耀和雪地的映衬下,放射出慑人心魄的光芒;上千名同样发疯似的红军战士跟在他的身后,也拼命地奔跑着冲向敌群!

这突发而起的举动、意想不到的阵势,一下子竟把对方给搞懵了。国民党军还没反应过来到底是什么新战术?便被徐海东的队伍冲了个一塌糊涂。

就这么简单,国民党军的一个旅被打得七零八散。徐海东不仅打退了两个师的进攻,而且还活捉了500名俘虏。这不能不说是红军作战史上的一个奇迹。

一心想死的徐海东偏偏又没死成。

战斗一结束,他便躺在了床上。一场激战,累得他大气直喘。此刻,他脑子空空荡荡,整个身子像腾云一般在空中飘浮起来。

“副军长!”警卫员走了进来,“省委书记来了!”

徐海东一惊,问:“几个人?”

警卫员答:“就他一个人。”话音刚落,沈泽民已走进屋来。

“海东,打得好哇!”

“是好呵,心病去了一块,你们可以下手了。”徐海东冷冷地说。

“你说什么呀海东?”沈泽民愣了一下,笑了,说:“你在作战上这么勇敢,政治上怎么就不进步呢?”

徐海东问:“说我不进步,表现在哪里?”

沈泽民问:“省委开了几次会,你都不参加,为什么?”

徐海东说:“政委说他是省委常委,开完会回来给我传达。”

他等逮捕令时却等来了敌人,可为何逮捕又取消,还得了奖励?

徐海东与吴焕先(左)

沈泽民这才恍然所悟,问了许多情况,终于打消了对徐海东的误会,临分手时,还把瞿秋白从前送给他的一块怀表送给了徐海东。

沈泽民第二天便向省委委员们宣布:“我不死,就不准有人说徐海东有问题,哪一个说他有问题,哪个就是反革命!”最后,沈泽民向中央汇报,他在谈到徐海东时,说:“肃反中徐海东没被杀掉真是奇迹,刀子离他脑袋只有半寸远了。”

徐海东却在另一个地方高兴地对他的部下说:“杀了我,谁去打仗呢?”

1932年10月,红军转移到莲花沿、李家湾一带后,红军为避免与敌决战,即向皖西转移。在红旗山、丁家埠会合了皖西道省委领导下的八十二师后,组成红二十八军。徐海东任军长,政治委员由郭述申兼。

不久,徐海东又与二十五军各路队伍会合,被任命为红二十五军军长,吴焕先任政治委员。

他等逮捕令时却等来了敌人,可为何逮捕又取消,还得了奖励?

赞赏

1人赞赏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