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幻想小说《发射深度30米》1-23合集 作者:sdrzdl

军事幻想小说《发射深度30米》连载1

引子

公元20**年7月24日
太平洋某公海海域.夜
 太平洋上肆虐的飓风携裹着暴雨,愤怒地拍打着海面。
 一个黑魅魅的船影被大浪顶出,又倏忽间消失。
 风雨中,远洋邮船“方舟号”断续的呻吟着,就象一头濒死的野兽,只从它透着微光的驾驶舱中,还闪烁着点点生气。
 “头,不行了,它撑不住了!”,哈里米狠狠锤着方向舵,“第七隔舱也进水了!用不了半小时,它就得沉!”
 “在这儿吗?”这个声音不大,而且有些喑哑,但马上盖住了哈里米的咆哮,传遍了诺大的驾驶室的每个角落,在每个物品上都产生了回响。
 “嗯......也许...也许我们还得向前......也许...”,哈里米无奈地拍着满是弹孔的导航仪,“天哪,我诅咒那个朝导航仪开枪的混...”一道闪电撕破了夜空,瞬间燃过的亮光影着指挥台前那个人影,如一座山一样向他扑来。哈里米打了一个冷战,连忙说:“对,对,再往前一海里。”他觉得简直就要喘不过气起来。
 “发求救信号,弃船吧!如果船下沉的太快,我们甚至没有机会放救生船。”,马佐尼弹掉手中的烟,一脚踩灭,附和着哈里米,他不无畏惧地抬起头,看着指挥台前雕像一般的身影。 
 “一小时后”,雕塑一动未动,舷窗外的夜更黑了。

军事幻想小说《发射深度30米》连载2

第一章
 
威海号
 
 水下永远是一个无比奇妙的世界。即使是在没有值班任务的时候,声纳军士刘伟都不会让声纳耳机离开耳朵半会儿,他仔细地听着,辨别着那些神秘的声音,“咕噜、咕噜”,这是深海水流在冲击舰体;“哧呼、哧呼”这是近处游过了一个鱼群,甚至有一会儿,他隐约听到“呜咕、呜咕”的声音,依据他对于海洋生物的熟捻,那一定是一头座头鲸在唱歌,这足足让他兴奋了好一大会儿。
 相比起来,副艇长楚天云则显得焦躁不安。他还在回味着十几个小时前澳大利亚悉尼舰队节上的美妙感觉,晴空、碧海、人头攒动的街道、整齐的水兵操、喧闹的土著舞、性感的澳洲姑娘…
 “副艇长,想什么呢?”,看着副艇长出神的样子,操舵兵大个子乐了,他拽了拽楚天云有点发皱的作训服:“副艇长,您穿礼服可真是——酷!”
 “去去…”楚天云扒开大个子的手,他穿礼服当然是酷,任何一个油腻腻的水兵穿上礼服都很酷,十几小时以前,当“威海号”作为参加悉尼舰队节唯一一艘中国舰船驶过观礼台时,当他带领一队英姿飒爽的水兵列队舰桥,以标准的军姿、标准的军礼接受检阅时,那感觉更酷。
 “威海号”的到来也确实在澳大利亚舰队节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这种新型的094级战略导弹核潜艇自首艇正式服役以来,一直笼罩着一层神秘面纱,中国政府从来都没有正式对外公布它的情况,人们只能从一些国家情报机构的秘密档案中找寻它的踪迹,而现在,中国政府竟让它在舰队节上公开亮相,而且是一艘服役仅仅两年,全副武装的新改型,人们在惊讶之余,自然有更多的一睹庐山真面目的兴奋。
 无数镜头对准了“威海号”,对准了“威海号”的水兵,这让楚天云有了一种当明星的感觉,是啊,中国潜艇兵什么时候这么风光过呢?他们习惯于常年累月闷在充满了人造空气的大闷罐子里,潜行于百米深海,跟水下捉摸不透的洋流、山谷、各种神秘的海底生物打交道,跟无聊、寂寞、紧张、恐惧打交道,参加舰队节?那可是水面舰艇部队的专利,航母、巡洋舰、驱逐舰、护卫舰…多么气派壮观。在突然接到命令参加舰队节的时候,楚天云看着艇里已经出海一个月,一个个被憋得苍白木纳的水兵们,好一个担心,这种形象怎么去参加舰队节?还好,一见了阳光,这些水兵就像花草一样,马上精神了起来,再加上“威海号”的神秘,虽然“威海号”只参加海上分列式并只做2个小时的静态展示,没有开放参观和机动展示等任务,但这足以让他们成为舰队节的明星。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这样想着,楚天云就忍不住又充满渴望去看卫星云图,手中的绘图笔转了一圈又一圈,嘴里嘟囔着:“该死的风暴!”。参加完舰队节,他们被允许可以大摇大摆地水面航行返回青岛港,好像这次军方抱定秘密不竭则已,一竭就要竭到底,不鸣则已、一鸣就要惊人,其实这也很对楚天云他们的胃口,水面航行,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边看风景,边与头顶那些不明国籍的间谍飞机,水面忙着拍照录像的间谍船打着招呼,试不着也就到了,可是刚离开澳大利亚进入公海,太阳还没全沉入海底,太平洋上变化无常的飓风硬是把他们压进水中。
 楚天云松了松领口:“艇长,我估计我们得晚回去至少3个小时”
 “嗯…”,身后的指挥椅上传来不紧不慢的应声,楚天云回过头,发现鲁卓成仍然在看那本航海日志。
 此时,“威海号”巨大黝黑的舰体正在太平洋巨浪汹涌的海面下60米深处幽魅似的滑行。
 看到艇长并没有在意自己的话,楚天云不由有些沮丧:“唉,这真是一次不错的旅行”
 “是不错!”鲁卓成心里说,不过他不同意“旅行”的说法,尽管中间有很多意外的东西,他们被命令去接中国驻非洲的一个情报人员,然后在返程的过程中,又被命令去澳大利亚参加舰队节,但执行任务就是执行任务,这些不也是任务吗?但是对于参加舰队节、开放式巡航他却远远没有楚天云和这帮年轻人一般兴趣盎然,舰队节上,除了应邀去参观了几艘他感兴趣的外军舰艇,他一直都呆在潜艇上,他总认为,作为武器,潜艇就应该是默默无闻的,当它企图成为T型台上的模特的时候,它便会失去其作为武器的意义,当然,094在中国海军服役已经13、4年了,已经过了武器的保密期,也许在各国情报机构那里,094也没有什么秘密可保了,但鲁卓成想,这一次政府一改过去对武器军力遮遮掩掩的态度,更大的考虑也许是要在世人面前重新塑造军队开放、负责、亲善的新形象,堵住那些一天到晚在炮制中国威胁的人的嘴。
 也许,政府还想做出某种姿态,缓和与超级大国的关系。鲁卓成在当日航海日志上签上名,中国力量的不断强大让某些国家变得惶惶不安,比如美国,两国在各方面都不断的产生或大或小的摩擦,政治上的、经济上的…当然还有军事上的,这点鲁卓成感受最深,东太平洋舰队与美国第七舰队这两年的对抗强度日益加大,双方都在暗暗较劲,争夺对太平洋的控制权,以前,“威海号”一出基地,就从来都是水下航行,而这一次,他们竟然被命令海面巡航,鲁卓成合上航海日志,交给楚天云,揉了揉微微发涨的眼睛,难道政府服软了?
 楚天云接过航海日志,“艇长,您得注意听听士兵们的声音,不少人在发牢骚!”
 “我正要下去走走!”,鲁卓成站起身来,戴上作训帽,其实,他一直都在注意着水兵们的言行,这些水兵们大都刚刚上艇不到两年,两年对潜艇兵来说,就像一个人的青年时代,还远没有成熟,还需要不断的磨练,而这次出海,创了“威海号”入役以来最长时间的海上任务记录,到现在,整整51天了,对于他这样的老潜艇来说,51天没什么,但对于这帮年轻的水兵,51天,就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楚天云,现在潜艇由你指挥”,鲁卓成叫上政治委员周明,“走,转转去!”。
 周明背上了他的那部凤凰数码相机,跟着鲁卓成滑下指挥舱悬梯,出航前他答应水兵们,为每个人都留下全程远航留念。

军事幻想小说《发射深度30米》连载3


潜艇兵们常常将潜艇戏称为自己的水下“行宫”,但这个“行宫”实在说不上豪华宽敞,走廊逼瑟狭窄,两人相向而行要侧身相让,如果对方给你敬个礼,有时你连举手还礼都要充分拉开架子,扯开空间,尤其是对鲁卓成这样的大个儿,所以,他干脆下了一道不成文的命令,除了上级领导在艇上不幸被你遇见,你需要敬礼外,其他都可以免礼,你方便我方便,省去人为的麻烦。
 鲁卓成滑下从指挥舱到下层舱室的滑梯,整了整微微发皱的军服,说实在的,他很不喜欢094这种分层式的舱室设计,指挥舱被孤零零的置于三层舱室的顶层,要进指挥舱,先得通过这条垂直的通道,然后经过一条短直道,才能进入舱室,他不明白那些搞潜艇设计的人为什么要把指挥舱弄得高高在上,相比起来,他更喜欢老式035型潜艇的舱室设计,指挥舱与其他舱室处于同一层,前后都有宽敞的舱门与各仓直接相连,进出十分方便,虽然有时不免显得杂乱,但至少没有这种被隔离感。
 船员舱大部分空着,牢牢固定在舱壁上的可折叠床整齐的铺放着,有几个有夜班执勤任务的水兵正蜷缩在高保暖睡袋里酣睡,穿行于上下两层的铺位间,鲁卓成也感觉有点倦意,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也许有11、2个小时没有合眼了,不由下意识的摸了摸口袋,出航时带上的一包烟都已被挤得变了形。
远远的,靠近另一侧舱门的一个铺位引起了鲁卓成的注意,这个上铺的睡袋,好像正在蠕动。周明也注意到了,上前拍了拍:“谁在里面?”
 睡袋口慢慢地敞开了,“冯俊?!”,看到艇长和政委,冯俊慌里慌张的钻出睡袋,一边忙不迭地擦着脸上的眼泪。
  “怎么回事?”,鲁卓成最看不惯男人掉眼泪。
 冯俊畏惧地看了看严肃的艇长,这个年轻的卫生兵抽泣的更厉害了,单薄消瘦的身子一起一伏。周明拉住要发火的鲁卓成,他拍了拍只顾抹眼泪的冯俊:“都是男子汉了,还哭鼻子!告诉我,到底怎么了?”
 这时,医疗长推开舱门走进来,看见鲁卓成和周明都在,连忙立正,刚要举手敬礼,突然想起舰上那条不成文的规定,手在半途中又放了下去:“艇长、政委!”
 “这是怎么回事儿?”鲁卓成唬着脸。
 医疗长看见旁边耷拉着脑袋的冯俊,明白了。“艇长,我先检讨,我没尽到直接领导的责任。冯俊身子骨本来弱,这不,又不知犯了哪门子忌,拉肚子,两天了!”,他边说边直给冯俊递眼色,可冯俊始终低着头,一手抹眼泪,一手插在口袋里。
 “我看小冯从出航的那一天就一直闷闷不乐!”周明说。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艇长、政委,不瞒你们,他女朋友刚跟他吹了!”,医疗长叹了口气,上前把冯俊的手从口袋里拽出来,夺下冯俊紧握的一张相片,递给鲁卓成。
 相片上是一个清秀可人的姑娘,正依偎在一个护栏上眺望大海,海风吹起她一头的长发。鲁卓成抬头看了看冯俊,此时,小伙子倒是忘了哭泣,惶恐不安地盯着鲁卓成手中的相片。
 “女朋友?”
 冯俊点点头。
 “不,是前女朋友吧!”,冯俊被鲁卓成盯地低下头,“为一个女人掉眼泪,难道水兵的眼泪就那么不值钱!?”冯俊的头埋得更低了。“拿去,自己撕了它!”。
 冯俊恐惧的往后躲藏着,仿佛鲁卓成手中递过来的是一条毒蛇,“不!艇长!不!”。
 “那好,我替你撕!”,鲁卓成把照片朝自己口袋里一塞,没有理会冯俊绝望的眼神,他点了点医疗长:“你,军官会议上作检查。”说完,一低头出了舱门。周明把垂头丧气的医疗长叫到一边:“你怎么搞得,医疗官的兵还三天两头得病!让冯俊多休息,另外,叫炊事班给他多加个菜,就说艇长和我批准的。”
周明走出船员舱,紧赶了两步,发现鲁卓成正斜靠在导弹舱控制室的舱门边等他,一手在口袋里摸来摸去,看见周明过来,鲁卓成连忙抽出手:“跟炊事班交待一下,给冯俊弄点营养的东西,你看他瘦的那熊样!”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知道了”,周明看着鲁卓成不自然的目光,笑了:“艇长,熬不住就解决解决!”,鲁卓成摇了摇头:“什么都瞒不过你!”,看了看周围,鲁卓成做贼似的掏出那包已揉扁了的烟,抽出一根放在鼻子上狠狠地闻了一下。“艇长,喏”,周明努了努旁边的卫生间,“我给你放哨!”
 不到半分钟,鲁卓成就出来了,这让周明有点吃惊,“完了!?这么快!”,鲁卓成晃了晃手中的烟,“算了,这一开戒,怕再也刹不住了,哎,留着吧!”
 导弹控制室密码机前,鲁卓成按下开锁密码,开启了旁边的指纹确认仪,他将手按上,大约3秒钟后,面前的舱门嗡嗡开启,进入舱门,鲁卓成和周明从走廊舱壁柜中取出专用工作服穿上,这时第二道舱门上方的液晶显示器中闪现出潜地导弹长诸子剑,“是我,”,第二道舱门应声打开。
 迎面是密密麻麻的控制器,各种信号显示器闪闪烁烁,映得两名控制员身上光怪陆离,他们转过头来,用眼神跟艇长打招呼,有些时候,职责远比艇长更重要。潜地导弹控制室,这个不足5平方米的小地方,也许算得上潜艇这个水下战争机器上最重要的地方,这里直接控制着艇上24枚巨浪2型潜地导弹,别看这种潜地导弹矮矮胖胖,貌不惊人,但每枚能搭载6个分导式核弹头,再加上将近10000公里的射程,直径10米的打击精度,它能让上帝都体会到恐怖的力量。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鲁卓成跟诸子剑点了点头,拍了拍有点拘束的导弹状态控制员,示意他安心坐着,自己则俯下身去仔细查看起导弹状态和各类数据参数,“威海号”这次巡航,带有4枚核弹和20枚常规导弹,这样的带弹战备巡航任务,“威海号”每年都要执行两次,而带弹巡航的感受是与普通训练性航行截然不同的,至于到底有什么特别的感觉,鲁卓成却说不出来。
  “艇长,一切正常,您放心”,诸子剑在他身后说。
 “一切正常?!那是你必须做到的!”

军事幻想小说《发射深度30米》连载4

方舟号
                  
 一阵耀眼的电火花“吡啪”闪过,唯一剩下的那盏摇曳的应急航灯也彻底熄灭了,驾驶舱中一片黑暗。
 一个浪头从前舷打过来,泰伦奴的身子晃了晃,他能感觉脚下的“方舟号”猛得一沉,继而就是钢铁吱吱嘎嘎变形扭曲的声音。
 马佐尼顶着风浪趴在左侧窗口朝外看了看,回过头来大声叫着:“左舷又倾斜5度,甲板已经被淹没了...”
 哈里米嘟嘟囔囊的骂开了,他狠狠朝马佐尼吐了口唾沫,“妈的,什么爆破专家,迟早得被你害死!”,不过他心里也清楚,如果不是突然而至的飓风,“方舟号”本可以按照预定的速度分秒不差的下沉。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泰伦奴依然很平静,他抬手看了看腕上的夜光表,时针指向了5,“幽灵”应该离这里不远了。他转过身,向蜷缩在驾驶舱一角的碧姬点了点头,碧姬拢了拢头上被海水打湿了的头发,会意的打开了手提电脑。
 “发出吧。”
 碧姬把一条信号线接泊到“方舟号”的发射机上,按下了按钮,一行sos信号从手提电脑屏幕上闪过,泰伦奴满意地点了点头,迎着窗外的疾风暴雨,“弃船!”

 威海号
 
 从导弹舱出来,阵阵袭来的倦意让鲁卓成连打了几个哈欠。
 “艇长,你去休息吧!”周明在一旁说。
 鲁卓成把手抬到亮光处看来看表,“那我先去躺会儿”,他摘下军帽朝艇长室走去,在走过周明的政委室时,他突然想起来什么,“我们的情报员还在睡觉吗?”
 “早就醒了!一直在我的房间里”
 鲁卓成想了想,又戴上军帽,一边对周明说:“走,看看咱们这个神秘的客人!”,一边扭动扶手,推开了政委室的门。
 这个特殊的神秘的客人确实已经醒了,当他们从大西洋上一艘情报船上把他接上“威海号”的时候,看他那疲惫的样子,鲁卓成怀疑他至少得猛睡三天三夜,如今这个瘦瘦的小个子正精神矍铄地坐在狭窄的可收放铁床上,就着昏暗的床头灯看书,看上去象一个儒雅的老师。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如果不是早知道,鲁卓成很难把他与一个情报人员联系在一起,“奥,艇长,政委,是你们!”,此时,情报员已经站起身来,向鲁卓成和周明伸出了手。
 “啊...你...”鲁卓成连忙伸出手,他能感觉到对方消瘦的手上的力量。
 “我姓黄,叫我黄凯。”
 “黄情报员,睡得还可以吧?”鲁卓成拉着他走下:“潜艇上就是这种条件!”
 “我倒是睡得很好!这也是我最大的好处——适应能力强!”这个瘦瘦的情报员打开旁边的一个小手提箱,一边把手中的书放进去,一边和鲁卓成聊着。
 “这个小箱子倒是很漂亮!”,很快,情报员的小手提箱引起了鲁卓成和周明的注意,看到他们感兴趣,情报员干脆拿过手提箱,拍了拍,神秘的说:“鲁艇长,周政委,不瞒您说,这可是专用设备!给您展示展示!”,他指了指小箱子上的数字锁,“这锁是摆设,要开开它,只能用我的指纹”,他用手指在箱子上的一个好像是商标的地方一按,箱子无声地弹开。
 “真是不错!”鲁卓成拿过箱子,仔细地端详着里面,托在手上沉甸甸的,但是里面除了几本书,个人PDA,还有几样零星的小东西外,再也找不着其他的了,鲁卓成摇了摇头,把它重新递给黄情报员:“一定还有机关!”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不错”,说话间,不知黄情报员触动了哪个按钮,箱子的底层已经自动向上掀起,07式小型手枪,这种枪特警部队有几把,鲁卓成见过一次,据说威力大,座力小,是当今世界上最好的手枪之一,旁边是红外瞄准器、消音器、弹夹,鲁卓成拿起07式试了试,很轻,但有点小,在他的大手里总感到有点别扭。
 这时,上面的一个隔板也慢慢打开了,这里面的东西更让鲁卓成和周明眼花缭乱,各种他们叫不上名的小玩意儿,手机、钢笔、打火机、领带夹、香烟…“这些都是专用品?”周明试探着问,他觉得这些东西应该是很神秘的,“是的!”,“我现在真的开始相信詹姆斯.邦了!”周明打趣地说,他不敢想象,一个小小的箱子里面竟然有如此的洞天:“提着这些,你能过海关?”
 “这些夹层里都用特殊材料制成,光线透视对它没用,就算你打算把一艘潜艇也放到里面,也没人能发现的了!”黄情报员得意地说
 “这是什么?”,鲁卓成一边赞叹着,一边继续欣赏着这件神秘的作品,他的目光停在一个柔性塑料固定槽中的小瓶上,看上去,这是一个注射针剂药瓶,里面盛着一些微微发黄的液体,他拿起小瓶子,在眼前晃了晃。
 “小心!小心!”黄情报员显然对鲁卓成的动作有些担心:“小心!”,他轻轻地从鲁卓成手里拿过小瓶子,“这个瓶子非常脆,轻轻一碰就碎!”他小心的把它放回固定槽,“如果它碎了,咱们三个就得睡过2分钟去!”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奥?是什么?”
 “ B14致迷剂!”
 回到艇长室,鲁卓成甩掉外面透着海水腥咸气味的外衣,简单的抹了一把脸,看都没看炊事员送来那份热气腾腾的宵夜,一头倒在了床上。真是太累了,这一躺下,全身的骨头仿佛都碎了,整个人成了软绵绵的一团。他怀疑自己真的老了,在他经历过的六十余次远洋航行中,从来都不记得有这么累的时候。“五十了”,他叹了一口气,然后被自己这声叹气吓了一跳,他没有想到自己将近三十年的潜艇生活中还有叹气的时候。
 他把整个身子埋进被窝里,“威海号”这个舒服的大摇篮轻轻晃着,可突然,他却怎么也睡不着了,他又打开灯,拿起通话器想找楚天云再交待一下航线的事,可犹豫了一下,还是把通话器放下了,“你不说,人家就不知怎么走了吗?!”,有一点淡淡的酸楚涌上心头,五十岁是个极限的年龄,他该和威海号、该和大海说再见了。海军潜艇部队的一线艇长没有超过45岁的,而他却一呆就呆到了50岁,由于他的元老级地位和赫赫战功,他相信只要他不主动提出,他就能一直在艇长这个位置上呆下去,他太爱这个大铁罐子了,这仿佛就是他生活的全部,他甚至都不知道一旦自己离开潜艇该如何生活。
他何尝不知道如果自己这么一直呆下去对部队建设的影响,何尝不知道那会压住多少年轻有为的青年才俊,何尝不知道新鲜血液对于海军潜艇部队的重要性。他不由看了看床头柜带锁的小抽屉,其实,那个小抽屉里,放着他三年前写得请调报告,在他的理智和情感的激烈斗争下,它在黑暗中安睡了3年,他自认为是个坚毅果断的人,但却屡屡在那个小抽屉面前败下阵来。鲁卓成没有再想下去,他自嘲地摇摇头,心里念着:“老鲁啊老鲁,有时候连我自己都看不懂你…”一手关上灯,“威海号”在他眼前一下消失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