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军事幻想小说《发射深度30米》连载24

sdrzdl 收藏 6 473
导读:[原创]军事幻想小说《发射深度30米》连载24

第七章
红箭
 
 “洞两,你怎么样!”前舱传来的郑威的声音让荆诚振奋而又担心,郑威还活着,但是他的声音是那么的虚弱。
 “洞幺,让....我来!”
 “你行吗?能坚持吗?”
 “我…有不行的…时候吗?”就象郑威一贯的作风,对什么事都满不在乎,但这次荆诚能听得出来,这洒脱中坚忍着巨大的痛苦。荆诚的眼睛湿润了,此时让重伤的郑威打起百般的精神去驾驶一架同样重伤的战斗机,无疑会加剧郑威的伤势,不,决不能!
 “大队长…别…别..犹豫了…,这是唯一的…希望..”郑威的呼吸愈加粗重,是啊,也许这真是唯一的希望。就在此时,燃油警告灯“嘀嘀”急促的报警声变成了一声“嘀…”的长音,燃油表红色进度条降到了最低,这意味着机内燃油马上就要耗尽了,“大…队长…不能再…犹豫了…相信我!”郑威的声音坚定异常,此时已经真的不容人再考虑什么了,荆诚伸出颤抖的手,按下了驾驶切换按钮,他心里默默的念着:“好兄弟,看你得了!”
 红箭猛的颠簸了几下,然后勉强恢复了平衡,荆诚能感觉到郑威在努力控制着飞机,“你专心驾驶,我来给你导航!”荆诚向伴飞在旁边的歼10B带队长机做着手势,告诉对方自己的燃油即将耗尽,让他再作一次伴飞,并告诉他现在改由前舱驾驶,歼10B带队长机看了看前舱的郑威,神色凝重地点了点头,他一加油门,飞到了红箭的前方。
 “注意,前方小转弯,对准甲板跑道,”,歼10B带队长机在前方向左摆了摆翅膀,荆诚紧张得感觉着机身的动作,他的汗水渗出了头盔里的吸汗软帽,耳朵里全是郑威粗重的呼吸声,“好的、好的,机头偏左,向右1度对准跑道,“很好,洞两,好样的!”,红箭在轻微地颤动着,急速下降,荆诚已经能够看到甲板的跑道摇摇晃晃的向他迎面而来,“洞两,稳住稳住,好的……”,前方歼10B带队长机晃了晃翅膀,飞速从北京号的甲板上掠过,空旷的甲板像一张大手等待着红箭的回归,150米…100米…荆诚大声判读着北京号上着陆指示灯传递的着陆信息,在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几乎要窒息了。
 突然,红箭猛地一顿,发动机的呼啸声骤然停止, “发动机停车!”,荆诚一声惊呼,与此同时失去动力的红箭机头向下朝北京号的甲板直栽下去,“拉起来!拉起来!”荆诚大喊着,正前方,北京号甲板向他迎面扑来。
 “啊…啊…”前舱传来郑威痛苦的吼叫声,就在北京号舰尾甲板上方不到十米的高度,红箭奇迹般地抬起了机头,借助着在改平后产生的瞬间机翼升力,平着坠在甲板上,巨大的冲击力让红箭的三个轮胎顿时爆破,整个机身歪着划过甲板,向侧前方冲去,第一道拦机索错过..第二道拦机索错过…第三道拦机索错过…幸运的是,红箭的着舰钩在连续错过了三道拦机索之后,终于紧紧地抓住了第四道也是最后一道拦机索,眼看就要冲出前甲板坠入大海的红箭,终于在甲板边缘停了下来。

威海号

 “看…看什么?”,冯俊发觉楚天云紧盯着自己,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在他手指的屏幕上,不知怎么的,整个的一排数字着了魔似地疯狂地跳跃的,掺杂的一些乱码,各种说不清的符号,整个屏幕让人眼花缭乱。
 冯俊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紧贴着趴在屏幕边上,仔细地看了一遍,此时,他几乎兴奋地蹦了起来,“起作用了!起作用了!成功了!”
 导弹舱内一片欢呼,楚天云使劲拍了拍冯俊,诸子剑也走上来,照着冯俊瘦瘦的身板来了一拳,“小子,有你的!!!”。那两个系统控制员相互交换着惊愕的目光,仿佛很难相信这是真的,看到他们的神色,冯俊渐渐就有那么一点儿得意了,“我说这样是可以的!”
 
 “怎么啦!你!”碧姬反常的神态让泰伦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到底怎么啦?”当他沿着碧姬茫然地视线看电脑屏幕的时候,他不由暗暗的骂了一声:“妈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整个笔记本屏幕成了数字的舞蹈,所有的东西都在晃动着跳跃着,让他眼花缭乱。泰伦奴气急败坏地一把抓住碧姬,“告诉我这是什么?你破译的发射密码呢?马上就准备发射、发射!”
 “我…我…”,碧姬摇着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到底怎么了?天哪!”,她的身子不停的瑟缩着。
 泰伦奴的脸被冲脑的热血涨得通红,额头上,那条狰狞的疤疯狂地游动着,他使劲地捏着拳头,手指的骨节嘎巴嘎巴作响,他猛地吸了一口气,提起了手中的枪,指在碧姬的额头上。指挥舱内所有的人都惊呆了,碧姬不解地盯着泰伦奴,她仿佛不认识眼前这个人了,哈里米结结巴巴地说:“头…你…怎么…”,泰伦奴没有理会任何人,他冷冰冰地瞪着呆若木鸡的碧姬,“给你一分钟的时间,否则你可以先走了!”
 碧姬默默地低下了头,两条泪痕挂在脸颊上,她失神地盯着电脑屏幕,“我想我们是中了病毒”
 “我不管中了什么,马上给我算出密码!”
 碧姬摇了摇头,“我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清除病毒,除非…”
 “除非什么?”
 “让病毒的制造者自己来清除”
 “妈的,你要到哪里去找病毒的制造者?”泰伦奴吼叫着,他已经渐渐地失去了耐心。
 “我知道…”碧姬冷冷地说。
 “谁?”
 “那个医务兵!”
 

红箭

 仿佛沉睡了很长时间,无数梦境的碎片还在荆诚的脑中闪来闪去,他尽力去捕捉着那些花花绿绿的片段,家乡的小山…飞行学院…大海…星空…还有..那么熟悉的一个面孔,那面孔模模糊糊的,他笑着…他向他伸出了手…那是谁呢?那么熟悉,可他就是看不清楚那是谁,那的身影渐渐地走近了,可又慢慢的离他远去,那的身影在向他摆手,那是谁啊?他急得几乎要大声地喊出来,他觉得自己的嘴翕动着,可就是出不了声,他越急就越发不出声,仿佛有一大块铅堵在了他的胸口,他挣扎地张着嘴,他不能呼吸了,他拼命地掐着自己的脖子,他要窒息了…突然,一道光亮在他的眼前闪过,看清了,看清了…郑威,那是郑威!
 荆诚的身子剧烈的颤动了一下,一口气吐出来,他隐隐约约地听到四周有人在喊:“快…大队长醒了…快!”,他逐渐看清了周围一张张焦急的面孔,一个呼吸机的面罩紧紧地罩住了他的鼻子和嘴,一双手伸过来,为他解胸前的背带,另一只手将一个止血包紧紧按在他的肩上。
 “郑威…郑威…”,他的嘴翕动了几下,他看不清前舱的情况,只看见前舱周围围着的人,“郑威…郑威怎么样?”,呼吸面罩压着他,他乞求般地盯着正探下身子为他解背带的机械师,可机械师似乎没有注意到,专注于他胸前的背带。
 “他怎么样?怎么样了!”,荆诚粗暴地拔掉脸上的呼吸面罩,他想站起来,但还未解开的背带把他拉回座椅,他一把揪住正为他简单处理伤口的医务兵:“告诉我,他怎么样了!”,医务兵怔怔地看了看他,低下头继续做他的工作。
 “妈的,我问你…”,荆诚要发疯了,他铁钳一般的手几乎把医务兵拽进座舱,就在此时,一张冷毅的面孔出现在座舱边,荆诚的手不由慢慢松开了。
 高长海脱下军帽,他拍了拍荆诚,“他是好样的…”
 所有的人都脱下了军帽,前舱,郑威被轻轻地抱出来,他的头软软的垂下,嘴边带着一丝笑意,仿佛是沉睡在香甜的梦中…泪水顿时模糊了荆诚的双眼…


五角大楼

 “第七舰队报告,敌北京号航母编队起飞战机三批次,正接近…”
 温切特用手指敲了敲作战状态仪的钢化玻璃平面,一片红色的小点正缓慢的移动着。
 肯特手捧着咖啡杯,仿佛在借咖啡的热气取暖,尽管杯子早已空了,“你说,他会攻击第七舰队吗?”
 “任何事情都有可能”,温切特看了看总统,“我们不也在攻击他们的潜艇吗?”,他从一个情报官手中接过一份报告,粗略看了一下,皱紧了眉头:“也许这还不是最糟的事情!”, “卫星侦察,中国本土停留的17艘弹道导弹核潜艇全部消失,加上在海外执行巡航任务的10艘…”温切特把手中的报告递给了肯特,“这比恐怖分子可怕的多!”
 肯特用不相信的眼光盯着温切特,他扔下咖啡杯,犹豫着接过报告,“关岛基地报告,台湾解放军战略轰炸机群活动异常…中国本土机动战略导弹部队活动频繁…中国中亚军事基地活动频繁…俄罗斯军队有异常调动…朝鲜军队调动频繁…”
 “该死!”肯特扔下报告,手指烦躁地敲击着显示屏屏幕,“中国人想干什么?”
 “很明显,他们是在回应我们的行动!”温切特点了点第七舰队所在的位置。
 “他们的潜艇要向我们发射核弹,我们是在反恐!”肯特捶打着屏幕,对着温切特怒吼着。
 “是的,先生!可是中国人只知道他们无缘无故受到攻击…”
 “发全国动员令…”
 总统的话让整个指挥大厅顿时安静下来…
 “总统?…”温切特用询问的目光看着肯特,他想确定自己听到的是什么。
 肯特能够感觉到所有人惊疑的目光,他定了定神,清了清嗓子:“我说…全国动员令,我们准备打仗!”
 “总统!”
 “我说我们准备打仗!跟中国人打仗,你们听不明白吗?”
 “我们已经没有足够可用的一线部队了…”,温切特没与总统争论什么,他沉默了片刻,等肯特情绪稍稍平静一点,才叹了一口气。
 “什么?那么我们的部队呢?”说完这句话之后,肯特才意识到自己忘了些什么,部队!对,他现在几乎已经没有足够可供调用的一线机动部队了,五角大楼作战指挥厅内巨大的全球态势图上,他的星条旗几乎布满了全球各地,在欧洲、美洲、非洲、亚洲,在中东,在伊拉克、科威特,他的部队被钉在世界各地,那里不能缺少美国大兵,尤其是伊朗,现在他全部的机动部队几乎都集中到了这个海湾穆斯林的异端上,他集中了国内国外50万精锐部队刚刚完成了对伊朗的战略合围,接下去,他会发起像91年的沙漠风暴那样的全方位打击,他将开动他全部的战争机器,完成又一次不对称的战争,把中东最后一个敢于对美国说不的邪恶国家彻底地铲除掉。战争,这是美国的传统,这是美国的立国之本,美国不能没有它,还面临总统竞选的肯特更不能没有它。只是在这样的时候,当可能的战争一齐向他涌来之时,他却也感到了更多的烦恼。
 “总统,我们没有办法在短时期内调整我们的全球战略部署,进攻伊朗或者跟中国人开战,我们只能选择其一,更何况中国不是伊拉克、不是伊朗,与他们开战将是全面的对抗,就算集中我们全部的力量,我们也无法保证最终的胜利,如果真的那样,对世界而言这不啻于一场灾难!”
 肯特不想听这些话,但是他不得不听下去,是啊,中国,蒙哥马利曾经说过中国是头雄狮,他总有觉醒的一天,现在他就已经醒了,而美国这头狮王似乎正在渐渐地衰老,对身边这只浑身上下充满了年轻活力的雄狮逐渐无可奈何了。当然,老狮王何尝不想挫一挫这只不知天高地厚的新狮子的锐气,但无奈很多时候心有余而力不足,对于肯特来说,他应该不想重蹈他的前任丢失台湾这艘不沉的航空母舰,导致美国在东亚和东南亚的势力范围急剧萎缩而最终被迫撤出的覆辙。那次事件足以让所有的美国人反省,永远不要轻视像中国这样一个对手,永远不要过分地相信武力。
 “我们的国民警卫队呢…我们还有国民警卫队!”肯特仿佛在喃喃自语,国民警卫队,他不能指望国民警卫队去打赢一场战争,而另一个上他更加头疼的问题是,如果战争的对手是中国,那么在美国国内,民众到底有多大的战争认同感。至少已经占到全国人口10%的华人对此不会那么热衷,更让人担忧的是,这10%的华人控制着美国近30%的财富,40%的尖端技术,就算在以前华人鲜有涉及的政治领域,现在也成为华人一展身手的大舞台。
 真的要向中国开战吗?那么这几乎就等于向所有的华人开战。世界上有两个民族有着近乎固执的根性,犹太民族和华人,他们几乎无一例外的要遍布全球每个角落,在每个地方默默的倔强的生长,但他们的根性却永远不会变,永远固守着自己的民族之心,永远不接受同化。就像世界各地的一个个犹太教区,一个个唐人街、中国城,独立于他们周围的环境,仿佛是他们各自国土的延伸。肯特突然想起自己曾看过的一本叫《龙行天下》的书,里面提到了遍布全球的华人时说:“这个一个没有边界、没有政府、没有国旗的帝国…”,不是吗?
 向中国人开战?这也许真是不是一个好的想法。当初他击败罗切斯特当选总统时,推动对华关系正常化这一施政纲领为他赢得了不少华人社区选票,也为他的政府赢来了大把大把的华人财富的支援。当然,他与美国政坛的许多激进派的看法一致,美国利益的最大化不可避免的要建立在打压中国的基础上,虽然他时时都想来几个大动作,但是20XX年台湾和平回归中国,让他感受到了作为一个民族,华人的内聚力,当美国准备出兵台海介入的时候,道琼斯股指直线下跌,美国国内生产总值达到历史最低,国会两院出现了严重分歧,原因就是美国国内华人的干预和压力。
 遏制中国?怎么遏制?
 肯特的心里越来越烦,他努力整理着自己纷乱的思路,可只能是越整越乱。
 “总统!”外交部长匆匆走了过来,“照会!中国的外交照会!”,一纸电文递到了肯特的面前:“他们强烈抗议我们攻击他们潜艇的行为,要求马上停止,并就此作出解释!”
 “总统!”温切特能够感受到肯特的窘境:“我想,咱们需要开一个紧急会议!”
 这提醒了肯特:“对…对…开一个紧急会议!”
 
威海号

 “不!冯俊不能去”诸子剑一把把冯俊拉到身后,“不能让他们破译密码!”
 楚天云拍了拍诸子剑的肩膀,让他冷静下来,他看了看诸子剑身后冯俊稚嫩的脸,不由低下了头狠狠骂了一句,他不知道恐怖分子怎么会知道冯俊,而在这个时候送冯俊进去,无异于羊入虎口,恐怖分子会从冯俊入手,重新控制潜艇,但从另一方面来说,这也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也许是现在进入指挥舱唯一的机会。他抬起头,目光与冯俊相遇,他的心感觉有点隐隐的疼,这让他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他还是个孩子,不能让他来承担这样的事情。
 “副艇长,让我去吧!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他们”冯俊还是怯生生的。
 楚天云转身抓起通话器:“我们不知道你们说的什么医务兵…”
 “好了!别罗嗦!你们知道!快点,否则…”
 “慢…慢…,我想知道为什么…”
 突然,扬声器里传来一声沉闷的枪响炸响在导弹舱内,楚天云一把抓起通话器,大叫着,“怎么回事..告诉我…艇长!!发生了什么?”
 “我说过”,扬声器里接着传来泰伦奴冷酷的声音:“我说过,别罗嗦,再罗嗦,下一枪就会命中你们艇长的心脏!”
 “你这个畜牲!”楚天云捏紧了拳头,“艇长!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他打中了我的胳膊…”
 “副艇长!”,冯俊紧紧拉住楚天云:“让我去吧!”
 “不”楚天云坚定地摇了摇头,“你还是个孩子!”
 一瞬间,冯俊的眼泪涌了出来,他曾经怨恨周围的这些人们,怨恨他们对自己的嘲笑、冷漠,而在这一刻,在周围这些温暖的目光下,他突然明白,这些他曾怨恨的人的心目中,自己始终被当作一个孩子,一个需要呵护的孩子,在这些粗旷的面孔下,深藏着的是多么温柔的心,此时,他恨自己的自私、自己的软弱,他擦净脸上的眼泪,挺了挺胸:“副艇长,让我去吧,相信我!”
 “你…不行!”仿佛已经下定了决心,楚天云想都没想,斩钉截铁地说。
 “如果你不答应,我会恨你一辈子!”
 这话让楚天云吃了一惊,他凝视着这个眼角还挂着泪珠的毛头小伙子,他感觉的到他眼神里的热情,感觉的到他浑身上下充满的力量,他犹豫了一下,但马上,他为自己的犹豫感到耻辱,因为这是对眼前这个年轻人的无视和伤害。楚天云郑重的点了点头,“好样的,水兵!”
 “好吧!不过我们有一个条件,必须让他带医药箱进去,先救助我们的伤员,否则,我们将沉没潜艇!”在经过了一番讨价还价后,泰伦奴让步了,楚天云关死通话器,身后周明和黄凯四目相对:“用B14”,楚天云向他们点点头,他们想到了一起去了。
楚天云仔细给冯俊准备着医药箱,他小心翼翼的从黄凯手中接过一支玻璃针剂瓶,看上去这支针剂瓶与普通针剂瓶没有区别,楚天云用一支红色水笔在瓶的顶端划了一个小小的记号,“记住,它放在这个位置!”,他提醒冯俊。黄凯拿过三条湿润的毛巾,叠放在医药箱边缘,他再次叮咛冯俊,“一定要记住,速迷药药效80秒,你把它摔碎后5秒内它就会发生作用,8秒内至人昏迷,这些毛巾上浸有特制药水,用它捂住鼻子和嘴可以不受影响”,楚天云接过话,“一定要灵活,把握时机,行动前,要想办法告诉艇长他们!关键是你必须用毛巾,在药效发挥后,你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打开舱门,我们的突击人员会在指挥舱外旋梯下等待”他指了指叠放在医药箱内的毛巾,“不要慌张,要有信心,要勇敢…”,他双手抱住冯俊消瘦的双肩,心里不由一阵酸痛,他默默地为眼前这个稚嫩的孩子祈祷,也为威海号祈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