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长期以来,美国海军的濒海战斗舰一直是外界关注的热点装备。不过,由于在设计和使用中出现的一系列问题,该舰的口碑一直说不上好,特别是其羸弱的水面作战能力更令各国海军装备研究者嗤之以鼻。或许是美国海军对于濒海战斗舰的反舰能力也已经难以继续容忍下去,日前美国媒体日前报道称,美国海军计划于本年度内为濒海战斗舰装配反舰导弹模块,包括“自由”号(LCS-1)和“科罗纳多”号(LCS-4)在内的濒海战斗舰都将装备超视距反舰导弹。目前美国海军计划装备于濒海战斗舰的反舰导弹可能为目前装备于美国海军各型战舰上的“鱼叉”反舰导弹,但也不排除装备挪威研制的“海军攻击导弹”(NSM)的可能。NSM是挪威研制的一种隐身反舰导弹,射程超过185千米。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注:“自由”号是美国海军列装的第一艘濒海战斗舰,由于该舰对海火力贫弱,美国海军将为该舰和“独立”级的“科罗拉多”号加装反舰导弹

事实上,濒海战斗舰在此之前并非没有水面作战能力。熟悉濒海战斗舰的朋友想必知道,濒海战斗舰在设计之初就考虑了水面作战的问题,其水面作战模块与反潜模块和反水雷模块并列为濒海战斗舰的三种主要任务模块之一。但由于早期濒海战斗舰主要针对非传统安全威胁,其水面作战目标也主要为小型水面目标,故其水面战模块也都采用轻型反舰导弹。从早期NLOS-LS非瞄准线攻击导弹到后期的AGM-176“格里芬”,再到目前采用的“地狱火”,没有任何一种适用于打击大中型水面目标,甚至连022型导弹快艇一类的轻型舰艇也难以构成有效打击。在4000吨级舰艇上仅搭载轻型反舰导弹,这不仅在二战后的美国海军历史上是第一次,在全世界范围内也是绝无仅有。虽然看起来濒海战斗舰的这种火力配置在现在看来堪称离经叛道,但这种设计思路并非没有来源。按照美国海军在冷战后对海上安全形势进行评估后作出的构想,濒海战斗舰本来应该与DDG-1000隐身驱逐舰进行编队作战,其中DDG-1000负责区域防空、远程火力打击等任务,并为濒海战斗舰提供火力掩护;而濒海战斗舰则负责抵近敌海岸线执行濒海作战任务,并依据情况执行反潜、清理敌水面力量或反水雷任务。这个构想本来基本合理,然而由于进入21世纪后美国海军面临的海上安全形势急剧变化,同时DDG-1000也因成本问题建造建造数量已经削减到3艘,当初设想的DDG-1000与濒海战斗舰的搭配事实上已经名存实亡。

同时,濒海战斗舰所面临的作战环境也越来越严峻。由于近年来世界各国特别是亚太区域各国海军实力的提升,濒海战斗舰在设计之初所设想的低烈度海上冲突局面事实上早已不复存在。与此同时,濒海战斗舰却越来越多地用于本来不该由其执行的任务方面,尤其是在南海海域进行的侵扰行动直接与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海上力量的中国海军直接对抗,事实上其面临的高烈度冲突局面已经越来越多。也就是说,濒海战斗舰目前已经不再适合应对美国海军目前面临的安全形势。美国前国防部副部长福克斯曾直言不讳地声称濒海战斗舰是一款“小众平台”,仅能适应“安全宽松”的作战环境。美国国防部各厂商提供新型中型水面舰艇方案以替代濒海战斗舰。2015年底,美国海军削减了濒海战斗舰的建造数量,这等同于宣判了濒海战斗舰的“死刑”。但作为一款技术水平位列世界前列的作战平台,如果将濒海战斗舰就此废置或“退居二线”,毫无疑问会造成极大的成本浪费。即使是财大气粗的美国海军,对于这种浪费也是难以承受的,因此改装濒海战斗舰使其适应目前的安全形势便成为最为可行的选择。虽然濒海战斗舰直接与别国的大中型水面战舰交火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若装备了中远程反舰导弹,其海上威慑能力仍然将有显著提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注:2014年9月23日,“独立”级濒海战斗舰“科罗拉多”号进行了NSM反舰导弹的试射,试验取得成功

2014年9月23日,“独立”级濒海战斗舰“科罗拉多”号首次进行了NSM反舰导弹的试射。此次试验在南加州海岸附近海域进行,由“科罗拉多”号发射的NSM反舰导弹成功击中海上移动目标,这证明了濒海战斗舰搭载中远程反舰导弹是完全可行的。但从试验中NSM反舰导弹的发射装置仅仅为临时加装在直升机甲板上的发射架来看,这次试验并不能作为濒海战斗舰改装反舰导弹的。按照美国海军最初的计划,濒海战斗舰将加装NSM作为过渡期的反舰导弹,后期则将改用NSM的改进型“联合攻击导弹”(JSM),该弹是挪威康夫斯堡公司和美国洛马公司在NSM基础上研制的改进空射反舰导弹,加装了双向数据链和应用自动目标识别算法,具有更强的目标识别能力和更远的射程。2014年起,挪威康夫斯堡公司和美国雷神公司开始联合研发供濒海战斗舰使用的JSM反舰导弹发射模块,该模块为6联装箱式发射装置,可以在舰桥与主舰炮之间的舰艏位置安装,发射时导弹发射箱上方的活动甲板左右打开,露出导弹发射箱,导弹采用倾斜发射方式。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注:为“独立”级加装JSM反舰导弹发射模块的展示模型

但从目前最新的发展趋势来看,美国海军似乎对于为濒海战斗舰加装NSM/JSM模块的进度并不满意,因此美国海军转而选择为濒海战斗舰加装“鱼叉”反舰导弹。2015年2月,美国海军航空系统司令部与波音公司签署合同,后者将在2016财年第三季度提供用于濒海战斗舰改装的“改进型鱼叉武器控制系统”(AHWCS),该系统可装载8枚“鱼叉”反舰导弹,由于采用独立的控制台或计算机终端控制故不需要与濒海战斗舰的作战系统进行综合集成,降低了濒海战斗舰改装反舰导弹的难度和成本。波音的AHWCS改装方案相比于NSM/JSM改装方案更加便宜,“鱼叉”反舰导弹也更符合美国海军的使用习惯,但该方案的作战效能如何,尚有待于评估。

从为濒海战斗舰加装反舰导弹这一点来看,美国海军事实上很清楚自身面临的困境与实际威胁,也意识到了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到本世纪初出现的发展误区。而濒海战斗舰作为一种高技术武器平台,虽然加装反舰导弹后显得不伦不类、更意味着其实际运用早已与当初的设想大相径庭,但仍然算是物尽其用。然而即使加装反舰导弹后的濒海战斗舰成为具有强大对海火力的中型作战平台,那也意味着其本质沦为了一艘航速超高的导弹护卫舰,这种使用方式不但在成本上高于其他国家通吨位的导弹护卫舰,而且实际上也不会有更好的作战效果。由此观之,由美国海军误判新世纪海上安全形势而错误发展的濒海战斗舰惹出来的一系列麻烦,最终还要由美国海军自己吞下苦果。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