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79年2月15日午夜,村子里万籁俱寂,下弦月在寒冷的夜空里悄无声息地穿行,月亮旁边稀疏的星辰冻得瑟瑟发抖,劳累了一天的乡亲们正沉浸在静谧的梦乡之中。

突然我家门外有人一边“嘭嘭嘭”地擂打着门板,一边用沙哑的嗓子急促喊道:“二哥!开门!二哥!开门!”

听声音,是村民兵排长九叔。九叔擂门板和急促的叫喊声顿时惊得左邻右舍鸡飞狗跳,我家的大黄狗也狂吠不停,那只过年时父亲刀下留情被赋予造种重任的小母鸡也吓得拼命扑撞着鸡舍。

我父亲在本家兄弟中排行老二,跟九叔同一辈分,九叔平时都叫我父亲为“哥二”。

我摸摸索索摸到边,门外的九叔显然是听到了响声,在门外瓮声瓮气道:“睡得跟猪一样,叫门半天了愣是不答应。要是敌人来了,你们还不被俘虏了。”

“敌人?敌人也敢这样大叫大嚷开门?”我摸索到大门边拉开门闩。

在我拉开门闩时,听到擂门声的父亲也赶紧披着衣服从房间出来,他一手拿着一盏没有灯罩的煤油灯,一边大声吆喝着狂吠不止的大黄狗。

门一打开,门外的人迫不及待一拥而入。我只觉一股寒风扑面而来,父亲手中的煤油灯也被寒风吹灭了。不过,九叔手中的手电筒光却一直亮着,在光亮中,我看到九叔旁边站着两名邻村人,他们不时地跺着脚,两手不时地相互搓着,原来是邻村的两位基干民兵,我跟他俩彼此都认识的,他们告诉我说,今晚轮到他们到大队值班,半夜公社来了紧急通知了。大队部有一间值班室,里面有一部黑漆斑驳的手摇电话机,虽然极难打得通,但每晚大队都安排两个民兵抱着铺盖来值班,名为值班实为“守电话”,一遇紧急情况,值班民兵就向大队干部汇报。

“夜操吗?”父亲小心翼翼问九叔是不是民兵夜间训练。

“这……不知道,公社武装部来电话,命令保家马上跑步到公社集合!至于什么任务也没说。”九叔就算在他平时尊称为“二哥”的我父亲面前,说话时也铁青着面孔,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真要上去打仗的话,喇叭应该广播吧。”手里拿着被风吹灭了的油灯的父亲,听说要命令我深更半夜跑步去公社,不禁又小心翼翼问道。

父亲的话音刚落,黑夜中村头那棵高大桉树上的高音喇叭就传来“吱吱”的电流声。显然,生产队长张老伯也被刚才那一阵狗吠声从梦中惊醒了,他习惯打开“四用机”搜索节目,但还没到六点,还没到广播时间,大喇叭“吱吱”响了一会儿,又关掉了。

“就我一个人吗?”我关切地问道。

“还有守土、卫国,我们村就通知你们三人。”

是啊,上个月公社武装部号召大家报名时,民兵们人人都踊跃报名,不管是配枪的武装基干民兵,还是没有配枪的普通民兵,也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全都踊跃报名了。我们村有多少个民兵,就有多少个人报名要求当支前民兵。但现在却只通知我们三人。过后我才知道,当时在挑选支前民兵时,差不多算得上是十里挑一。只要男的,不要女的,家中兄弟少于三个的也不要。当时国家基于这样的考虑,就算参战民兵万一为国捐躯了,家中也还有男嗣,不至于断了香火。可是,我们村里像我们三人这种家中有三个或三个以上兄弟的男民兵比比皆是,可为什么就选中了我们三个呢?事后,公社武装部的人告诉我,在我们村报名要求支前的四十多名民兵中,我、卫国和守土三人除了家中都有三个以上兄弟外,跟其他民兵相比,我们三人各方面条件的确略胜一筹。公社武装部的同志说,卫国和守土枪法准,而我是高中毕业,讲的普通话外人能听懂。公社武装部这样分析也有他们的道理。广西南疆一带的群众大多都讲壮话,他们讲的普通话夹杂着很浓的壮话口音,如常常把“一个营”念成“一个人”,把“开火”念成“该活”,把“口令”念成“狗令”,把“开始”念成“该死”等。民兵们除了讲普通话不标准外,文化水平也偏低,大多都是初中或小学毕业。自卫还击战后,我参加过好几次支前民兵战斗英雄代表团的英模事迹汇报,有一次,一位英模老哥在汇报时说着说着,一激动竟把“向敌人狠狠扔了十几颗手榴弹”,念成了“向敌人狼狼奶了十几颗手榴弹”,听众一愣,当反应过来后笑倒一片。可想而知,如果支前民兵讲的普通话外人听不明白,在瞬息万变险象环生的战场上就会闹出误会甚至造成以生命为代价的损失。

“深更半夜的你这么大声擂门干吗?你一吹哨子,全村民兵不就立马集中起来了。”我有点不满地对九叔道。

夜里响起哨子,对民兵来说就是命令。平时民兵夜里操练,尖厉的哨子声划破夜空,急促的脚步声在乡间小路响起,惹得全村的狗狂吠不停。

“公社来电话通知的,还专门叮嘱不让吹哨子,要派专人上门通知到本人,大队民兵营长临急叫了大队部十多个民兵分头摸黑到各村通知,我们两人负责通知你们村,我们还要马上赶到那鸡和那鸭两个村去通知其他人。”站在一旁的两位民兵说完就转身向村口跑去,急促的脚步声又招来由近而远的狗吠声。

“是不是夜操?”父亲见邻村民兵走后,突然又转向九叔问道。

“我也不知道,只说命令保家、卫国、守土三人马上跑步到公社去。”

“命令?马上?跑步?”我嘴一撇,不以为然道。

“对,就是命令!马上!跑步!怎么着?这事一刻也不得耽误!公社确确实实是这么要求的!”民兵排长九叔口气十分严厉。

“那……叔九你也去吗?”九叔是村里的民兵排长,持有一支五六式冲锋枪,不仅村里的民兵训练都是他组织的,村里的地富反坏分子也归他管制。

“我特意问过他们了,公社没叫我去。”

“这就怪了……叔九你是堂堂的民兵排长,上面有任务你不去,反而叫我们去,而且还命令我们马上跑步去?”我双手一摊,表示难以理解。

“你也不用这样阴阳怪气跟我说话,我跟你说,理解要执行,不理解也要执行,这是命令!现在,我就命令你们三人马上稍做准备,十分钟后在村头的禾场集合后出发。”九叔说到这里,把脸一沉,厉声道:“别啰里啰唆耽误时间了,到时要是弄出政治问题来,捆你到公社万人大会上斗争算轻了,如果延误军机,轻则定你为现行反革命分子,重则要你的命。你马上准备一下,十分钟后跑步到禾场跟守土和有责会合,之后跑步去公社……谁敢延误军机就捆谁去斗争!”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