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军校那些事-2内务》[自命题2]

青_河 收藏 0 362
导读:军校生三大噩梦:内务,队列和体能。而内务是他们最最最讨厌的东西。 新生报到后,新训班长第一个交给他们的就是叠被子。班长拿出自己用过多年的豆腐块,教你如何捏折痕,压棉花,抠被角。最终成型的豆腐块要达到长宽65公分,高15公分的标准,误差不超过一公分,被面整洁光滑,苍蝇落在上面能劈叉,蚊子飞在上面会打滑。 新生的被子都是刚出库,柔软臃肿,晚上盖在身上绝对舒服,但这不是他们想要的,他们需要的是铁板一块的被子,坚硬干薄。盖着可能不舒服,但却能叠出标准的豆腐块。 九月份,大夏天,左手拿被子,右手提板凳,找

军校生三大噩梦:内务,队列和体能。而内务是他们最最最讨厌的东西。

新生报到后,新训班长第一个交给他们的就是叠被子。班长拿出自己用过多年的豆腐块,教你如何捏折痕,压棉花,抠被角。最终成型的豆腐块要达到长宽65公分,高15公分的标准,误差不超过一公分,被面整洁光滑,苍蝇落在上面能劈叉,蚊子飞在上面会打滑。

新生的被子都是刚出库,柔软臃肿,晚上盖在身上绝对舒服,但这不是他们想要的,他们需要的是铁板一块的被子,坚硬干薄。盖着可能不舒服,但却能叠出标准的豆腐块。

九月份,大夏天,左手拿被子,右手提板凳,找一块空地,打扫干净,铺开被子,用板凳背面一寸一寸的进行碾压,用力小了,毫无效果,用尽全力,汗水直下。被汗水浸湿的被子,里面的棉花更容易压平压展。在家从来不叠被子的人,面对如此枯燥而繁重的体力活,心力交瘁,身心俱疲,久而久之如同行尸走肉。渐渐适应以后,每天的压被子变成了一种修行,一种虔诚的宗教活动。

压好被子就是叠被子。

九月份,大夏天,左手拿被子,右手提板凳,找一块空地,打扫干净,铺开被子,按照规定参数先在被子上做好每个折痕的标记,每折一次都要用板凳在折痕处碾压数百次,直到折痕处的棉花和被套粘在一起。一个被子至少八个折痕,这份工作量绝对不亚于之前的压被子。

叠好被子并未大功告成,有句话叫‘三分叠七分修’。要将所有的棱角用手捏一遍,如果不拿出你捏核桃的力道,也是徒劳。修完被子,手指一时半会无法伸直。

被子修好,当你满意的欣赏着自己的杰作飘飘然时,班长的一句:“不合格,重叠!”让你跌入十八层地狱。没有人是第一次叠被子就合格的,不管你叠的多好班长也不会说出合格二字。这与被子叠的好坏本身并无关系,你当了班长就会明白的。

新训班长告诉他们,要像对待自己女朋友一样对待自己的被子,但是你必须明白,被子绝对不会像你女朋友一样对待你。

内务检查,被子是重头戏,不合格者将被命令抱着自己的被子,来到楼顶,对着楼底下整齐列队的战友们大声喊道:

“我是几班某某某,我的被子下来了。”

然后将被子华丽的扔下去。如果喊的声音不够洪亮,没有气运丹田(大家不知道丹田在哪?老二以上,肚脐眼以下就是丹田),那就得跑下去捡起被子,再跑上来重新喊重新扔,七层楼一上一下有时间限制。看着新生们一个个声音洪亮,自信满满,你也许会诧异这根本就不像做错事的样子,告诉你,被逼的。军校容不得你扭捏造作。

扔完被子,跑下来在树枝上、草坪上、水泥地上、栏杆上(如果刚好当天刮大风的话,那你就很可能找不到被子了)捡起自己的被子,站成一排,依次大声喊道:

“我是几班某某某,我的被子被拆了,我以我的被子为荣。”

这样的惩罚,一次足矣让你记忆犹新。以后拿自己的被子就不会当女朋友对待了,得当成丈母娘伺候。

经此一役,你的身边不会再有脸皮薄,爱害羞的人,他们的脸皮会变得比城墙还厚。而这样类似的惩罚每天不断,花样翻新。自尊心是什么?在他们开始军训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无意识的将其抛弃,那玩意除了增加你的痛苦,毫无用处。

去年青河去地方大学带军训,那些小学妹调戏他,岂知他面不改色心不跳,学妹感叹,教官心理素质这么好,他说你们在调戏一个脸皮比城墙还厚的人。姑娘们吐了吐舌头就老实了。

除了叠被子,衣服也要叠成豆腐块。一件迷彩上衣要叠的有棱有角,高五公分,长二十公分,宽十八公分,其困难程度比起叠被子,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又是一段血泪史,不提也罢!

整内务是解放军先辈们留下来的光荣传统,他们就是靠严整的纪律打下了整个中国。严格的内务标准可以磨掉任何个性鲜明人的棱角,让你用切身经历体验出螺丝钉和战争机器之间的关系。

约翰·斯坦贝在《伊甸园之东》里有这么一段叙述:“我告诉你,免得你感到惊讶,他们会首先剥光你的衣服,但是他们还不肯就此罢休。他们要把你身上仅有的一点自尊心都绞干-----你将失去不受别人干预、自由自在生活的正当权利。他们将让你和别人挤成一堆,共同生活,吃、喝、拉、撒、睡都在一起。当他们让你再次穿上衣服时,你便无法将自己区分开了。你想在胸前挂个小牌,说明‘我是我,不是别人,都不行。”

当他们军训完再次拾起自尊时,他们已经分不清什么是‘你我’,他们只知道‘我们’。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贯穿于他们生活的始终:

内务检查是日常化的,即使军训完毕也是如此。厕所每天一打扫,地板要擦得曾明瓦亮,一滴水也不能有,用什么来检查?就用你战友的被子。每次检查内务时,不合格的被子,直接扔到厕所。除非厕所打扫的非常干净,否则这被扔的被子就要重洗了。

一次检查内务时一哥们被子不合格,直接给扔到了厕所,谁知当天的厕所没打扫干净,地板上有一大滩水。被子没法盖了。晚上睡觉时当天负责打扫厕所的战友出于歉意要把自己的被子让给这哥们盖,两人你推我让,都表示愿意把被子让给对方。最后两人开心的睡在了一张床上。基友就是这么产生的(开个玩笑)。关于基友的话题后续会谈到。

每个人都有可能被子不合格,每个人都会轮流打扫厕所,为了战友,大家会更加认真的打扫卫生。

内务的花样永远都是层出不穷的,没有你做不到,只有领导们想不到。为了让床单看起来平整,他们将床单钉在床上。夏天睡凉席,睡久了凉席两边会翘起来,他们每周都要花时间将凉席的两边压一压。花样繁杂的内务要求,让军校生们疲于应付,大家谈内务色变。整理内务,军校生的噩梦。

大一寒假回家,第一个睡到自然醒的早晨,青河看着床上的被子,将它任意揉捏成各种形状,充分地享受着虐待它的快感。然后将自己的衣柜弄得乱七八糟,开心的欣赏着这一片狼藉美景。虽然有点变态,但这种释放很有效。

回到军校还是得乖乖的认认真真整理内务。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