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将自己标榜为“社会主义者”的桑德斯在南卡罗来纳州落败后,选情有些严峻,但无人能否认,他确实在民主党内形成了巨大的冲击,对希拉里·克林顿造成了威胁。“超级星期二”的结果对他来说尤为关键,是扳回比分,还是大势已去,将在这天见分晓。大战前夕,不妨来看看桑德斯的竞选策略。]

上周末,民主党党内初选在南卡举行。希拉里带着竞选班子移师南卡,有些奇怪的是桑德斯,他似乎放弃了南卡,跑到北部明尼苏达等地去Rally了。也许在南卡这样经济较好、产业工人集中的地方,桑德斯拿不到多少选票。

从上周一开始,民主党参选人在南卡当地的宣传造势活动明显增加。希拉里的一则广告给人印象很深,她站在一群多种肤色的妇女儿童中间与她们交流,鼓励她们努力工作、好好生活,最后出现的口号是:她的战斗是为了你的战斗。另外一类软广告也大大增加,希拉里和桑德斯频频出现在一些电视频道的访谈节目中。真佩服二位,以他们的身份和年纪真不容易。

依美国选举政治的传统看,2016年的大选确实不是一次典型大选,最突出的表现是出现了两位“奇葩”参选人——特朗普和桑德斯。首先,他俩都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共和党人或民主党人,他们一贯的政治立场和主张与他们现在代表两党参选的身份不符,尤其是特朗普一直以来更像是一个民主党人,桑德斯的政治立场则十分独立。再有就是他们虽然报名代表共和、民主两党参选,但他们并不为两党高层所认可。尤其是民主党,在初选阶段,在距党代表大会尚有三个多月的时候,许多民主党的“超级代表”便纷纷公开表态支持希拉里,这也是很不同寻常的。

即使如此,两位“奇葩”代表却越战越勇,估计他们会一直战斗至两党代表大会。特朗普太吸引眼球了,而桑德斯也值得关注。桑德斯一定程度上是民主党的“特朗普”,立场独特、态度激进、观点极端。以美国传统的政治分野,特朗普极端保守,桑德斯极端自由,而两人也有共同之处,那就是都不认同美国现行体制,要对美国动大手术。桑德斯甚至比特朗普更为激进,特朗普更多地是批评美国的政策,而桑德斯则矛头直指美国的基本制度。

桑德斯是这次美国大选主要参选人中年龄最大的一位,也许是历史上能够作为主要竞争者进入两党代表大会的最为年长者。说桑德斯先生年纪大绝无歧视的意思。与中国人不同,美国人似乎对年龄越来越不敏感,后现代社会的一个普遍现象就是“无龄感”,个人如此,社会似乎也是如此。提到年龄问题,是与桑德斯先生个人以及美国社会过去的成长经历有关。

生于1941年的桑德斯的青年时代正值美国社会的动荡年代,反抗种族歧视的民权运动以及随后的反战运动,此起彼伏,风起云涌。马丁路德·金的演讲、鲍勃·迪伦的歌曲是那个年代的标志。记得大约四年前的清明时节我和朋友徒步穿越徽杭古道,赶去上海听鲍勃·迪伦的演唱会。在现场看到头戴牛仔帽,精神矍铄的鲍勃·迪伦。他一开腔,我们就被震住了,原来歌儿可以这样唱啊?!演唱会从始至终,年逾七旬的鲍勃·迪伦一直在怒吼,他愤怒的歌声几乎要冲破体育馆的天花板!那真叫震撼人心呐!如今在美国电视上听桑德斯演讲,虽然他声音平和,但他的说法令人震撼,不由让我想起了鲍勃·迪伦!说来也巧,桑德斯与鲍勃·迪伦正好同岁。

这次美国大选媒体上频频出现一个词汇“愤怒选民”,指那些对美国政府政策和社会不满乃至愤恨的人群。在很大程度上,桑德斯本人从年轻时候起就对美国制度充满了愤怒。这几天,网络上爆出桑德斯夫人晒出当年桑德斯参加街头示威被警察架走的照片。

观选日记6|“愤怒”桑德斯能拿美国体制怎么办

当年桑德斯参加街头示威被警察架走

从年轻时开始,桑德斯一直是美国政治制度的批评者,而在这次大选中,他更加集中和提炼了他的论述。桑德斯利用大选的舞台反复宣传他的论述,集中抨击美国金钱政治,他认为如今美国政治体系已经完全被金融资本控制,而且美国政治制度已经完全丧失了自我修复和调整能力,无法摆脱所谓“1%”的专制。桑德斯进而将美国社会现在面临的各种严重社会问题统统归结为僵化的政治制度,认为导致美国社会不公正、不合理,导致越来越多的人群被边缘化的根子,就在于华尔街的金融-政治专制。

在竞选策略上,桑德斯与特朗普一样尽力刻意拉开与传统政客的距离,定妆为“美国制度第一批评人”。

到目前为止,桑德斯以及他的竞选策略还算成功。民主党竞选阵营已经简化为他与希拉里的竞争。政治上桑德斯吃住了民主党的左翼,选民成分上桑德斯绑定了边缘群体和青年学生。表面上看桑德斯以一个老“愤青”姿态示人,其实作为一个老政治家、参议员,他的策略之一是鼓动“否定投票”,这是一个非常冷静专业的竞选策略。

如今日益扩大的边缘群体已经成为美国社会中不能被忽视的部分,其实许多政治家也在向这个群体示好,希望分得些选票。2012年身为总统的奥巴马都有这种意图。但社会边缘群体成分复杂,情绪投票成分大,政治社会化程度底,对其以特定政策进行诱导的效果不佳。

老谋深算的桑德斯的策略,就是以颠覆者的形象和姿态吃定边缘群体的否定性投票。“否定投票”是竞争性选举的一种投票类型,即选民因不满某些候选人而去投其对立面的票,抑或说,是为了反对,为了“拉下”而投票。鼓动更多“否定投票”而坐享其成是桑德斯的第一个策略。

桑德斯的第二个策略是“惊悚选举”,目标是青年群体。好莱坞是现代美国文化的翘楚,好莱坞有两大绝招和卖点:喜剧与惊悚剧。而“惊悚选举”则是西方选举策略中的大招。

早早进入后现代社会的美国,社会流动渐趋凝滞,加之多年来经济停滞以及国际地位相对降低,美国社会中的青年群体特别是大学生群体进入社会主流的门槛越来越高,机会越来越少,青年群体中弥散着对社会的迷惘,对未来的担忧。2016年选举中,桑德斯主演惊悚剧,他反复强化1%与99%的差别与间隔,以强化青年群体的恐惧心理,并使之进一步情绪化、激进化。桑德斯比其他几位更适合这个角色,特别是把惊悚选举从“政策惊悚”提高到“制度惊悚”的高度,可以算是桑老对美国选举策略的进一步推进。

桑德斯的两大选举策略应当说还是取得了一些效果。边缘群体和青年一代需要代言人,苍苍白发、微微驼背、饱经沧桑的桑德斯爷爷为他们说说心里话,是再合适不过了!

那么,桑德斯能否成功竞选美国总统,为美国带来公平公正呢?这可就不像他说的那么确定了。

观选日记6|“愤怒”桑德斯能拿美国体制怎么办

桑德斯提出的问题另希拉里、小小布什们汗颜,可答案又在哪里?

在观选中,桑德斯也是我们经常问到谈到的一个话题。但我们注意到当人们谈起桑德斯的时候,似乎不愿多说,不像对其他参选人那样明确表态,或支持或反对。谈到桑德斯,人们的眼神和话题马上就移开了。渐渐地我们明白了人们犹疑和回避的潜台词。桑德斯说的不对吗?桑德斯主张的不好吗?都对,都好,谁也反对不了。但是,他老人家说的能办到吗?

比如,桑德斯从内华达到马萨诸塞再到明尼苏达,一路说要把美国的最低工资提高到每小时15美元,而现在联邦政府的法定最低工资是7块5,奥巴马说了多少年提高到现在还是一句空话,凭他桑德斯能办到吗?恐怕在台下叫好的听众也没有几个相信桑老的“执行力”吧?!有意思的是,桑老一口气说出他改造美国计划,诸如:公立学校免学费、提高最低工资、提高社会保险费等等之后,每每顺手拿起矿泉水瓶子喝上几口,口干舌燥呀!

白发苍苍、步履迟缓的桑德斯确实是美国大选舞台上的罕见角色。当年奥巴马竞选时从来都是迈着精心设计的弹性步伐,轻盈地小跑上台,从这边人群轻松优雅地跑向那边人群,引来中年妇女们一片喝彩。如今桑德斯迈着迟缓的步伐,拖着老迈的身躯,从一地到另一地。桑德斯苍老的背影是他一路痛斥美国金钱选举、腐败选举最好的注脚!

桑德斯大叔!你是美国的良心,你是人民的代言!你的问题令特朗普、希拉里、小小布什以及鲁比奥们汗颜!但桑德斯问题的答案呢?耳边响起了鲍勃的歌声,“哦,朋友,答案在风中飘……”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