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选举改革派大胜意味着什么


当地时间2月28日,伊朗内政部公布初步统计结果,改革派和温和派阵营领先保守派。以现任总统鲁哈尼为首的伊朗改革派在议会选举中,赢得了首都德黑兰选区的全部30个席位,鲁哈尼和与他同属改革派的前总统拉夫桑贾尼在专家委员会选举中也居于领先地位。

与“议会选举”相比,更多人无疑关注影响力更大的“专家委员会”选举。由于一届“专家委员会”的任期长达8年,而且其负有选举“最高精神领袖”的权力,而在当前伊朗最高精神领袖年事已高并且在2014年末诊断出身患前列腺癌的情况下,此次“专家委员会”选举吸引了更多关注的目光。

伊朗选举改革派大胜意味着什么

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参加选举

热闹的“专家委员会”选举

伊朗“专家委员会”选举源于伊朗独特的体制。伊朗政权实行政教合一体制,其有三大特征:一是国家政治、经济和社会等全面伊斯兰化,“神权高于民权”,立法权只属于真主;二是实行“毛拉治国”,宪法明确规定“教士依据古兰经和真主的传统发挥永恒的领导作用”。国家最高领袖由“公正的、虔诚的、明于时势的、勇敢的、有组织能力、有远见的、为大多数人民承认并接受为领袖的教士”担任;三是推行“伊斯兰民主制”,既实行普选制(中央和地方议会、总统由选民直接选举产生)和三权分离,又设立了许多非完全选举产生的机构,如司法总监(司法机构领导人,由领袖直接任命)、宪法监护委员会(简称“宪监会”,负责审查和监督总统、议会以及专家会议等选举、议会通过的法案是否符合宪法。共12名成员,其中一半为教士,另一半由领袖任命)、确定国家利益委员会(负责解决议会和宪法监护委员会之间的分歧,主席由领袖任命)等。这些机构权力凌驾于世俗机构之上,属于“超政府力量”。在这一体制中,领袖居于核心地位,是伊朗伊斯兰政权的象征。

伊朗的“专家委员会”由全民选出,主要职能是选举伊朗宗教领袖,并监督其行为,在其不称职或失去领袖的必要条件时废黜领袖。如果最高精神领袖逝世或者无法行使职权,那么“专家委员会”将会选出新一任的最高精神领袖。表面上看,这是个监督最高领袖的监察机构,但是,“宪监会”有权审查“专家委员会”候选人资格,因此最高领袖完全可以通过宪监会,来左右该委员会的人员构成。专家委员会每年举行一次年会,讨论国家大事及领袖的行为。专家委员会可在领袖不称职或失去领袖的必要条件时废黜领袖。1989年6月霍梅尼逝世后,专家委员会推举霍梅尼的学生哈梅内伊为伊朗最高领袖。由于伊朗独特的“教法家监国”体制,最高精神领袖在伊朗国内统领政治、经济、社会和军事方面的最高权威,因此“专家委员会”无疑具有极其重要的地位。

此次选举大致上可以划分为两个对立阵营,即改革派领导人、伊朗前总统拉夫桑贾尼为一方,提出了一个包括16人的“竞选名单”。拉夫桑贾尼打出的竞选口号是“人民的专家”,表示出希望动员选民来参与到此次竞争之中的意味。此外,伊朗首任“精神领袖”霍梅尼的孙子小霍梅尼也出现在了拉夫桑贾尼的名单中,但是由于经常对伊朗国内的政治腐败进行批评,小霍梅尼没有能够经过“宪法监督委员会”的审查资格,因此无法参选。尽管如此,小霍梅尼在拉扶桑贾尼的支持者中仍然享有较高的威望。一些游行活动中仍然可以看到参与者高举拉夫桑贾尼、鲁哈尼和小霍梅尼的头像,显示出这三人对于改革派阵营的重要作用。

与改革派相对,保守派也拿出了自己的选举名单,“抱团”参选。保守派的名单主要有两个,伊朗国内的保守派伊斯兰教士团体的名单上主要包括了伊朗国内著名的强硬派代表人,包括伊朗“宪法监督委员会”的主席詹纳提,以及现任“专家委员会”主席亚兹迪。另一份名单则命名为“革命的忠诚信仰者”,其中包括了詹纳提、亚兹迪以及前总统内贾德的精神导师梅什巴•亚兹迪等人。伊朗此次的“专家委员会”选举并不存在绝对的“温和派”和“强硬派”划分,彼此虽然阵营和诸多政治立场对立,但是保守派和改革派之间的名单并不是绝对“互斥”的,比如在政治事务上相对低调的伊斯兰教士哈沙尼在三个名单上都有出现,鲁哈尼也出现在了一份保守派名单之上。

伊朗选举改革派大胜意味着什么

对于伊朗来说,改革派的上台在外交政策上的影响有限

外交政策影响有限

伊朗专家委员会的最大作用在于选举未来的伊朗最高精神领袖,而从当前来看,哈梅内伊仍然精力充沛,尽管有着疾病困扰,但是并不影响其出席各类政治活动。而拉夫桑贾尼在“专家委员会”之中可能仍然会受到巨大的掣肘。尽管上世纪80年代拉夫桑贾尼曾经帮助哈梅内伊击败了其竞争对手并且成为了霍梅尼的唯一接班人,但是随后两人的政治立场逐渐分化,并且陷入争端之中。拉夫桑贾尼2011年之后丢失了“专家委员会”主席的职务,在2015年委员会主席改选之时再次被亚兹迪击败。亚兹迪的胜利,离不开哈梅内伊的积极支持。

从外交方面来看,伊朗此次“专家委员会”选举对于近期伊朗外交影响并不太大。首先保守派和温和派争论的焦点在于是否要在伊朗国内推动更加开放的政策(比如赋予妇女更多权益、大学可以更加开放的讨论学术问题、民众是否可以自由浏览网页、一些反政府人士是否应当予以释放)等等,在这些问题上,拉夫桑贾尼相对低调,其批评也更多的较为间接(不似哈塔米那般直接)。伊朗国内普遍认为,签署核协议,以及同美国恢复关系,对于伊朗未来是必要的。

其次,“专家委员会”权力有限,其影响更多的体现在对于一些具体事务的解读上,委员会专家可以以自己独特的身份发表意见,而由于外交权力掌握在最高精神领袖、总统、议会乃至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手中,“专家委员会”的作用仅仅是“舆论导向”性质的,而且专家委员会委员由于其独特的伊斯兰背景,更多的关注伊朗国内的社会和法律问题,对于外交影响不大。

第三,伊朗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身体仍然健康,能够事实上左右未来外交政策。哈梅内伊对于鲁哈尼主导的对外政策,尤其是对美政策,客观上是支持的,否则美国和伊朗无法达成一系列的核协议,伊朗和美国之间的缓和也不可能推动。但是哈梅内伊对于美国在中东地区的意图仍然存在怀疑,而且其本人也需要驾驭伊朗国内保守派教士以及伊斯兰革命卫队的高级将领。对于美国和西方世界的缓和,是为了拉拢投资改善国内经济状况,这一点伊朗的动议是出于经济上的。如果未来数年内哈梅内伊仍然能够继续执掌伊朗外交,那么伊朗的外交政策将很难出现大的波动,伊朗对外开放也将继续推动。

此次伊朗国内“专家委员会”选举是未来伊朗内政外交政策的一个“风向标”,由于组织特点限制,其对于伊朗国内外交政策影响有限。但是从当前“宪法监督委员会”对于选举人的“遴选”以及伊朗国内强硬派的态度来看,伊朗未来内政不会发生太大的变动和改革,其改革更多的也只是存在于经济层面小范围的变动;在外交层面,不会影响核协议的执行,尽管未来还会出现对于西方尤其美国批评声音,但是不会发生太大的波折。伊朗国内经济形势决定了伊朗必须也只能更加开放,不会后退。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