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豪:G20为何难以达成联手“救市”的共识?

IMF总裁拉加德在G20上海财长及央行行长会议2月27日结束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各国还需要采取大胆的、多边行动。这需要G20完成过去的各项承诺,尤其是重振经济势头以实现到2018年全球经济额外增长2%的目标。

然而,各国对拉加德的声音好像并没有任何反应,也没有国家表示要达成一致的“救市”动作或经济刺激动作,世界银行行长则称现在的经济还没有出现特别严重的危机,所以不需要联手“救市”。在占豪看来,当前的世界局势决定了世界经济不可能采取一致的措施进行强力经济刺激或“救市”。

之所以这么说,原因有三:

一、大国利益呈现撕裂倾向。

这世界上,四个大的博弈棋手是美国、俄罗斯、中国和欧盟。这四方美国和俄罗斯是尖锐对立的半敌对关系,美国领着西方制裁俄罗斯;中国与俄罗斯则是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但在经济上由于俄罗斯经济实力弱所以融合度并不够;中美之间则是有合作也有较量;欧盟和俄罗斯是相对较为尖锐的对立,也跟着美国制裁了俄罗斯;中国欧盟的关系在经济上靠得较近,但政治上明显有距离;美国和欧盟政治上靠得较近,但经济利益上已经有了巨大分歧。这四方的关系都如此复杂,利益关系正在不断撕裂中,四方都无法达成一致意见,G20又如何达成一致意见?

二、各国经济现状差异较大,大家很难展开一致的政策行动。

2008年之前,世界经济整体是比较平稳的,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在经济对机上做得较好,经济循环正常,大家你好我好都好。但是,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经过七八年的发展,各国的经济情况、利益取向差异已经非常巨大。以中国为例,中国已经不再搞强刺激经济,而是进行转型升级,此时中国修炼的是内功,不可能与任何国家一起搞强刺激经济政策。以美国为例,美国经济在经过七八年调整后,虽没有完全复苏,但整体情况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较好的,美国希望别人搞强刺激,自己是不想搞的。欧盟倒想搞强刺激,但刺激点又在哪呢?这种格局,联合的强刺激或救市根本不可能,现在根本不是2008年世界经济快速暴跌的时候。

三、2008年联手救市后遗症至今尚存。

2008年联手救市谁获利最大?美国无异获利最大,很多国家都没有获得太多利益,包括中国也只是起到了稳住经济的作用。然而,当时的联手救市带来的问题现在正在逐渐暴露。以中国为例,当时针对房地产货币政策放得过松,使得至今房地产依然是中国经济的“难题”。再譬如,俄罗斯因为当时G20救市受益,经济当时稳住了增长,但因为没有调结构,现在正在遭受低油价之苦。在这些后遗症对各国显现出不同的问题时,有些国家希望联手强刺激或救市,但很难获得更多国家的响应。

在占豪看来,未来这个世界除非有一个大国倒下,成为牺牲品后供各国分割利益才可能达成一致“救市”措施,否则根本不可能。中国推动的其实是一种通过实体经济的合作,实现在发展实体经济方面的一致行动。这种行动是基于实体经济的合作,却完全不涉及经济刺激或所谓救市。

来自[占豪微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