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清朝末年,随着携带鱼雷的外国舰艇越来越频繁的来华,中国人很快就注意到了鱼雷这一威力巨大的新式海战武器。根据考证,我们现在已经可以知道,在曾经的北洋大臣李鸿章的心目中,一直有一个“鱼雷梦”。

中国海军和鱼雷的初恋:李中堂大人也想用鱼雷圆一个强大海军梦

1874年10月,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李鸿章在天津参观俄国的军舰。在那里,他第一次看到了鱼雷发射的表演,鱼雷强大的威力给当时专心海防的李鸿章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而当他在1875年5月30日开始奉旨筹办北洋海军后,就开始有计划的将鱼雷这种武器,列入外购武器的内容之中。但是最初由于对军事技术及军火交易均茫然无知,只好将购船事宜委托时任中国海关总税务司的英国人赫德全权办理,结果最先购进的是一批并不实用的炮艇。李鸿章为了实现自己的鱼雷梦,首先和英国的贝茨公司推荐的伯恩公司联系购买鱼雷艇,不过被骗取了订金之后就再没有下文;随后,在1879年,赫德又向李鸿章推荐英国阿姆斯特朗公司新研制的快碰船(撞击巡洋舰),在介绍时,赫德指出该舰还携带有一艘小鱼雷艇,用于接近敌舰后进行攻击,李鸿章本就有意采购撞击巡洋舰,又看见有鱼雷艇,于是特别高兴的下了两艘的订单,分别取名为“超勇”、“扬威”。直到此时,赫德意识到鱼雷艇是李鸿章的兴趣所在,甚至认为他订购两艘巡洋舰的原因一半就是因为鱼雷艇,不过结果并不如人意,“超勇”和“扬威”搭载的并非是鱼雷艇,而是杆雷艇,这令李鸿章特别不高兴,于是转而寻找德国的支持。

中国海军和鱼雷的初恋:李中堂大人也想用鱼雷圆一个强大海军梦

1880年到1883年10月,清朝政府从德国订购了“定远”、“镇远”两艘7335吨的大型铁甲舰和2300吨的“济远”号穹甲巡洋舰。其中定镇二舰都各搭载有两艘鱼雷艇,而“济远”舰本身也装备有鱼雷发射管4具,此外,李鸿章还订购了11艘鱼雷艇,解体运到天津进行组装;随后,又在1882年到1883年订购小型鱼雷艇4艘,大型鱼雷艇4艘,同样也是建成后运到天津进行组装。就这样,李鸿章的鱼雷梦算是实现了。

中国海军和鱼雷的初恋:李中堂大人也想用鱼雷圆一个强大海军梦

不过北洋海军的鱼雷部队在甲午战争中表现可谓是差强人意,不但在黄海大海战中没有取得什么战果,反而因为避战自保留下了恶名。甲午战争中,当日军在辽东半岛东侧的花园口登陆时,如果北洋海军的鱼雷艇能在夜间前往袭击,既有熟悉地形的便利,又有其袭营作战的特长,必然会对日军的登陆造成很大困难,但是不知道是因为没有命令还是令而不敢行,总之北洋海军的鱼雷艇并未采取任何攻击行动,致使日军毫无阻挡的完成了登陆。11月7日,日军不战而下大连,旅顺危在旦夕,13日,丁汝昌奉命率领六艘军舰回防旅顺,但是次日晚即已发现日本鱼雷艇为由而匆匆撤回。北洋海军的鱼雷艇不敢出击,自己又被日本的鱼雷艇吓退,同一种武器装备在此时竟然判若两物。同样的一幕很快又在威海上演,1895年1月20日,日本的山东作战军开始在山东半岛登陆,企图抄袭威海的后路,最终与其海军形成对威海基地及北洋海军的合围之势,但是客观上,登陆行动仍然要冒着被袭击的危险,至少此时北洋海军还有10艘完好的鱼雷艇可用,就连日本的联合舰队司令长官伊东佑亨也不得不承认:“如果丁汝昌率领舰队前来,遣数艘鱼雷艇对我攻击,我军岂能安全上陆!”,丁汝昌之所以这么避战不出,一方面是指挥的失误,更有此时整个北洋海军弥漫的悲观气息大有关系。

中国海军和鱼雷的初恋:李中堂大人也想用鱼雷圆一个强大海军梦

这就是处于创建早期的中国海军和鱼雷之间不成功的“初恋”,不过这并没有影响到鱼雷这种武器在中国人心目中占据的重要地位,毕竟长期处于被列强欺压的中国,在没有大舰队进行海防保护的前提下,只能将心思更多的放在鱼雷这种“非对称性”武器之上。毕竟短小的一枚鱼雷,就有可能击沉一艘数万吨的大舰。因此不论是民国时期,还是建国初期,鱼雷都被列入了重点发展型号,民国时中国组建了电雷学校,号称海上的黄埔军校,培养了一大批海军军官,而电雷学校的主要船型就是鱼雷艇,新中国成立后,也迅速的制定了空潜快的海军发展方针,鱼雷也是重中之重,所以,伴随着中国海军从旧时代来到新时代的鱼雷,能否在新的气象里发挥更强大的作用,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