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无限》第二集 第九章 儿女情长

人间无限
第二集  第九章 儿女情长


作者: 钝剑 类别: 玄幻 总点击: 13866 推荐票数: 0 最后更新: 05-06-02 09:15 AM 收藏

门头沟郊外一个废弃的砖厂,几个大汉持枪隐藏在砖窑的出口附近,砖窑里面,李倩被反绑着双手,坐在一个角落的地上,嘴被封箱胶带封住了,她看上去有些紧张,不过,似乎还没有受到太大伤害。

一个精瘦的老道盘腿坐在不远处,正闭目养神,这个道人俗家名叫封子山,四川大邑人,解放前他家是当地的大地主,所以封子山在文革期间的日子是可想而知的,他常年穿行于大巴山脉的深山之中,沉迷于修道,以摆脱现实的困扰。

经过几十年的修炼,虽然没有真的成仙,但他借助深山灵药的修行,练就了一身深不可测的工夫,已经七十出头的人了,他仍然可以攀岩如猿、隔空毙鸟、制人于无形之中,堪称现代奇人。

不过,可能是因为自身的遭遇,也可能是在无人指导的情况下修炼出了什么偏差,他的性格孤僻怪异,行为难以常理度之,巴山蜀道一带的人都称他为“疯道”。

有一次,牛家旺游峨眉山的时候,偶然遇见了封子山,牛家旺凭他过人的直觉发现了封子山的特异之处,在其他人面对“疯道”指指点点、避道而行的时候,牛家旺令人惊讶地邀请“疯道”一起品茶。

不久后,牛家旺竟然肯出巨资,在封子山自己选定的深山之中,为他建了一座道观,然后,从亲信之中选了几人,拜在封子山门下,留在道观学艺。

封子山在山林、洞穴漂泊了大半生,终于有了自己的清修道观,他虽然嘴上没有任何表示,但心里面对牛家旺的知遇之恩是非常感激的,所以,一接到牛家旺让徒弟传来的话,他就马上赶到了北京。

本来按他的想法,直接去把要找的人抓来交给牛家旺就行了,不过牛家旺给他讲了一堆,什么法律呀、影响啊,他反正也搞不懂,就懒得再问,听安排就行了,他只想赶紧帮牛家旺解决了事情,就回到山里去,这里难闻的空气、无续的噪声,整个喧嚣的城市实在不是自己能适应的。

他知道自己要对付的人一定不简单,否则,牛家旺这样有权有势的人,不会大老远把自己叫来解决这么点事情,他看过牛公子的怪病,这种病平常看不出任何问题,但病人决不能对女色有任何念头,否则,很快就会不受控制地陷入极度恐惧之中。

封子山也算是精通中医之人,而且对各种经脉了如指掌,可他实在找不出任何病因、或人为禁制,居然能将别人的意识状态控制的如此准确!他都有些急着想见见对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外面那帮人一早就在这里布置好了,刚刚出去抓了个娇滴滴的姑娘回来,说很快对方就会找过来的。

一生孤鳏的封子山,虽然性格怪异、亦正亦邪,但他对这种利用女孩子的做法却不屑一顾,他将那些手脚“不干净”的家伙都赶到外面,自己一个人守在这个“诱饵”旁边,等着猎物的到来。

成刚和邱枫得知李倩被绑架的消息,是在他们两人送走视察的军方将领后,驱车回翠湖别墅去看卢翠娟的时候,一进家门,张叔就拿过一封写着成刚亲启的信,里面只有一句话:

“李小姐在我们这里,想要保她安全,你自己一个人到下面的地方来。”

这句话下面还画着一张图,标明了所在位置。

成刚只看这一句话,一下子怒火从心底升起,这还真是击中了自己的痛处,如果说卢翠娟的事只是个意外,那么李倩就完全是因自己而被牵连,他不可以容忍李倩受到任何伤害。

他和李倩的情感可以说是从潜移默化中培养而来,平时虽没有强烈的表现,但他内心深处早就将李倩当成了至亲的人,得知李倩被绑架的瞬间,他明白了李倩在自己心中的地位。

他强压下怒火,沉着脸,将信递给邱枫道:“哼,你看看,有这么狂的绑匪吗?”

邱枫接信纸看了一眼,狠狠地道:“好你个老牛,看我怎么剥你的皮”。

他接着对成刚道:“刚哥,这事让我来处理吧,我保证将李倩完好地带回来。”

这一阵子,邱枫和李倩在星宇科技的建立和运做上,两人合作愉快,真是像当初成刚介绍的那样,看上去那么复杂琐碎的事情,李倩这么一个弱女子就可以在他们不知不觉中处理完善,有了她,你会觉得工作已经变成一件轻松愉快的事情了,邱枫是打心里佩服和疼爱李倩的。

他和成刚都明白绑架的人一定是准备好圈套等着,邱枫过去是闯惯了龙潭虎穴的,黑帮屑小的圈套还不在他眼里,他当心成刚毕竟不是从打杀中过来的人,虽然他知道成刚一定很厉害,但在对方有心暗算之下难免会有闪失,所以他主动要求自己出面解决。

成刚拍拍邱枫的肩,摇摇头:“不用了,对方指明要我去,如果发现不是我去,说不定会对李倩不利,走,我们先看看卢翠娟,回头再分头行事,你去从警方了解一下,看看他们为什么可以如此肆无忌惮。”

“那好吧,你自己一定要小心!”邱枫不再坚持。

这时,张婶拿着无绳电话走过来,说是有电话找邱总,邱枫接过电话,一边接听一边跟着成刚上楼。

是秘书打过来的,告诉他警察刚给公司打过电话,说发现一部遗弃在路边的车,经查证是星宇科技的,秘书知道这部车正是李倩的专车,所以急忙通知邱总。

警察没有告诉他们的是,交警发现这部可疑车辆后,马上调出了该路段的监控录像,发现是一起绑架事件,之后事情就移到了刑侦人员手上,他们很快就在一个地下停车场找到了绑匪还没上牌的两台新丰田吉普,而这两部前天刚买的车,车主居然是几年前就已经去世的人!线索从这里消失。

再从被绑架人入手,他们发现竟然是星宇科技的核心成员,办案人员很快就联想起前不久牛家的案件,他们知道碰到麻烦了,不敢擅自做主,于是,马上报告局领导。

但他们得到的回复是:先通知星宇科技说发现他们的失车,其它暂不用透露,密切注意事态发展。

人命关天的事,上面竟然给这样的答复!不过办案人员也没办法,只好暗中继续寻找线索。

成刚和邱枫来到卢翠娟的房间,卢翠娟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她很少说话,也不愿意离开房间,害怕生人,只有见到成刚的时候才能完全恢复镇定,这可能是因为,成刚曾多次进入她的意识领域,寻找开启她自我封闭的意识空间方法的时候,她在潜意识中已经对成刚非常熟悉和信任了。

卢翠娟斜靠在床上,不知想些什么,她看见成刚和邱枫进来,紧绷的神情松弛下来,她抬抬身体往里面挪动了一下,把床边让出点地方,算是表示欢迎。

“翠娟,今天还好吗?”成刚坐到床边,伸手轻抚李倩的脸蛋,“邱枫来看看你,你和他说句话吧!”

“噢!二公子请坐!”卢翠娟小声应道。

邱枫见一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变成这样,他有些不知如何回应,心情压抑地找了张凳子坐下。

成刚看见邱枫别扭的样子,于是,对他说:“翠娟目前处于一种半自我封闭的状态,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我猜想是她的潜意识将一些时段的记忆强行封闭了,而意识能量要不断消耗来维持这种封闭状态,导致她的精、气、神都萎靡不振,我已经想到一些办法,来帮她恢复,等我接回李倩后,就给她治疗。”

邱枫点点头:“刚哥,我在想,我们需要马上建立自己的安全防范队伍,防止以后有类似事情发生,回头我去招募一批高手,再好好训练一番,成为一支快速反应的保全队伍,对那些再敢打我们主意的人,就无情地碾碎他!”

“好,我也考虑过这个问题,不过这方面你比较有经验,就辛苦你来安排吧,我需要补充一点的是:要做就索性做大点,干脆在沙漠农场开辟一块地方,建立一个训练营,目的当然不光是训练保全人员,我们还要为以后的太空计划、培训一批有特殊能力的战士。”

“这事我喜欢,刚哥看我的!”邱枫马上来了精神:“走吧,我们先解决眼前的事情,如果李倩有什么损伤,我要亲手剥了他们的皮!”

卢翠娟大概是见成刚他们准备走,她紧紧拉着成刚的手不肯松开,眼中流露出期望。

成刚小声对卢翠娟说:“别当心,我去一会儿就回来了,你可以让张婶陪你去花园走走,我们去办完事再来陪你。”

邱枫和成刚分手后,直接去了市警察局,他不相信这件事情警察局竟然只是当成丢车事件处理,他要去搞清楚,谁在作梗。

成刚开车直奔门头沟,经过一段泥土道路,他到了线路图上表明的砖窑,他将车停在晒砖场的空地上,开门下车,思感瞬间覆盖砖场的每个角落。

他最关心的是李倩的状况,在前面的砖窑里,他“看见”了被绑着的李倩,还好,她除了有些紧张害怕以外,倒是没有受到其它伤害,不远除一个精干的老头盘腿而坐。

令成刚惊讶的是,他的思感触到那个老头的时候,从他身上感受比旁人强大的多的精神能量,而且,那老头也发现了成刚对他的观察,猛地睁开双眼,眼中精光一闪,随即浑身散发出一种奇特能量,向成刚压了过来。

这种迎面而来的能量场,居然有大山的凝重、森林的连绵,成刚用异能操控空间的各种能量,甚至利用对方已经发散的一些能量场,在自己面前形成一道高密度能量屏障,对面压过来的能量场在这道屏障前受阻,引发了巨浪拍岸一般的破空声响、和强烈旋风。

隐藏在砖窑四周的黑帮好手们,被眼前的情况弄的目瞪口呆,本来看见目标一个人来了,都打起精神,准备等成刚进入砖窑后,就封锁所有出口,逼对方就范,没想到目标一下车,就引发了如此惊天动地的怪异现象。

封子山催动的能量场对成刚没有造成什么影响,却对埋伏在外的这八、九个人苦不堪言,虽然封子山的目标不是他们,但发散的能量场仍然使他们如巨石压胸。

此时,因能量撞击造成的强烈旋风,将封冻的地皮泥土卷起,扑打在几人脸上,在外面等了这么长时间,本来就有些冻僵的脸部,登时冒起了一条条血印,这几个家伙也确实不愧在黑道打拼多年的狠角,居然硬是龇牙咧嘴地挺住没动。

成刚的思感对他们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他并不理会这些人,真正让他有兴趣的是里面那个老头,竟然可以请动如此人物,难怪他们有持无恐了。

他一步一步想砖窑走去,随着他的前进,破空的暴响和旋风更加猛烈。

封子山感觉到目标正在一步步接近,他运足平生修炼全身气场,向成刚冲击,他似乎忘了自己的任务是要让对方进来后,再制住他,然后交给牛家旺,现在他却是在拼命地阻挡成刚的前进。

封子山没想那么多,他只知道比试已经开始,如果对方能轻松进来,就意味自己输了,也不可能抓得住他,外面那些人虽然比一般人强,但在他眼里更废物没什么区别。

渐渐地封子山觉得有些力不从心,他全身开始颤抖,对方的脚步竟没有丝毫停顿,他已经明白自己不如对方,好在对方并没有向自己攻击,否则自己一定招架不住,他一咬牙,猛地收回发出的能量气场,开始调息,对方果然也没有乘虚攻击。

成刚前进的时候,时刻留意着对方的状况,他没有反击,主要是担心把对方逼急了,会对李倩不利,以这老头的能力,如果把目标转向李倩,自己此时还没有绝对把握能保证她的安全,虽然可以同样为李倩准备一个保护屏障,但不知这种东西用在别人身上,效果如何。

现在老头自己收功,看来是有些能量透支,外面的几个人总算是熬出了头,他们看见成刚跨进砖窑的洞门,摸一把脸上的血迹,马上提枪跟上,准备行动。

这时从远处的田里站起来另一个人,他跑到成刚的车旁,打开尾箱,将两包东西塞到一个角落下面,然后迅速离去。

看见成刚一进到砖窑,李倩的眼里就一下子冒出了眼泪,只见她哽咽着想站起来,嘴里想说什么,但由于被胶带封着,只发出:“噢,喔..”的声音。

成刚赶忙走过去,抱起李倩,为她解开绑绳,揭去胶带,李倩终于忍不住伏在成刚怀里哭了起来。

他们就这么旁若无人地相拥着,外面的几个家伙,持枪封住了出口,没有老头的召唤,他们不敢自己行动,刚才的经历使他们心有余悸,他们清楚眼前的两个怪物,大概不能叫做人了,只有手中的枪能使他们稍有些安心。

封子山也没有动,他仍然是盘腿坐着。

过了一会,李倩平静下来后,才仰起头看着成刚道:“他们就是冲你来的,你可以安排一下,叫二公子想办法多带些人来,为什么要自己来呢?”

“他们指明让我一个人来,我不想让他们有借口对你不利,你别担心,我们不会有事的!”成刚接着转头对封子山道:“你现在应该知道你们阻不住我的,看你的功夫应该是修练自深山老林,真是难得,我不想伤你,你们走吧!”

封子山很吃惊眼前的小伙子一口道出自己的工夫来历,他想了想对成刚道:“刚才确实是你占了优势,但我是在报恩,不能就这么走了,我们再比一招,如果我输了,你自然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成刚松开李倩:“既然你坚持,那我们就试试看,不过,我要提醒你,你修炼精神力的方法,最终会导致神经错乱,俗世的各种情绪会加速这种变化,你还是早点回山里去吧。”

封子山被说到了毛病,心里一阵烦躁,他冷哼一声,站了起来,摆开一个并不规范的马步,开始运气。

成刚将李倩拉到自己身后,形成一个看不见的保护屏障,将两人包围起来,他留意着封子山的行气经脉,不一会,就感到一个篮球般大小的纯能量团,出现在封子山的两个手掌之间。

“好家伙!还有这招!”成刚见此心中赞道,他能感到对方手上的能量团虽然体积没有继续变大,但能量团的密度正在迅速增加,形成了一个高压能量气团,可以想象一旦释放,它的爆炸力一定惊人!

就在对方的能量团出手的瞬间,成刚大喊一声:“好,看我的!”

说着,他手中凭空出现了一个同样大小的、发着赤黄光泽的火球,他将火球迎着对方的能量气团扔了过去。

“轰……!”

一声巨响、漫天尘埃,成刚在爆炸发生的一刻,催动精神异力加强两人周围的能量屏障,爆炸产生的声波、冲击波、飞石等全部被隔绝在屏障之外。

当尘埃落定,砖窑已经不复存在,十米的范围内没有完整的物品存在,爆炸的碎石成放射状覆盖了方圆数十米。

李倩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她虽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在这样的爆炸中还能安然无恙,但他知道一定是因为成刚,以前知道成刚沉迷于自我修炼,却从没人知道,他修炼到这种地步,这好象只有在奇幻小说中才能见到啊!本就仰慕成刚的李倩,此时有一种见到神的感觉。

成刚自己也没想到两个小小的能量团,能产生这么强烈的爆炸,他转身看看李倩,问道:“你没事吧?”

李倩摇摇头,没有说话。

成刚四处看看,发现封子山在几米之外,正从地上晃晃悠悠地爬起来,嘴里吐出一口鲜血,冲成刚说一声:“佩服!”,然后,就独自走了。

其他几个刚才守在砖窑外面的人,已经全部失去生命迹象,成刚拉着李倩的手说:“我们走吧!”

他们刚刚来到车旁,发现车窗玻璃已经让爆炸碎片打烂了,正准备清理一下,远处几辆警车呼啸着,飞驰而来。

这帮警察在此时倒是反应出他们的专业训练水平,他们迅速将成刚和李倩两人围了起来,一部分人跑去查看现场。

过了一会,一个队长头领模样的人走过来,对成刚说:“我们接到举报,说这里有黑帮在从事毒品交易并发生火并,你能告诉我这里发生的强烈爆炸是怎么回事吗?还有,这部车是你的吗?”说着他用手指指成刚的车。

成刚看看他,淡淡地道:“我不知道什么黑帮火并,有人绑架了我的女朋友,我不认为你们一无所知!我在这里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这里的爆炸当然是绑架的人弄出来的,好在我们没事,这车是我的!”

那个警察似乎并不介意成刚的态度,他对手下吩咐:“搜查一下!”

一个警察从成刚的车尾箱翻出两包白色物品,递给他们的头儿,那个警察接过去,用手指沾出一点,添一添,问道:“你怎么解释,你的车上有这种东西?”

成刚看着从自己车上搜出的东西,他明白被人算计了,不过他并不担心什么,他平静地说:“我不需要解释什么,这也是我希望你们去弄清楚的事情!”

“请你们跟我走一趟,协助调查。”

“好吧,我跟你们去,不过你们要知道请我容易,到时候送我就没那么轻松了,还有,这位小姐是被绑架的人质,你们送她回去吧。”

这些平时傲习惯了的警察,被成刚的态度弄的有些恼火,那个警察头儿冷哼一声:“我看你到时候还怎么傲,带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