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柳宗元游零陵

跟随柳宗元游零陵

周康伟

2016年元旦,一元复始、万象更新;在节日的闲暇,去看身边的风景。来到东风桥头,踯躅潇水河畔,听潇水萧萧,看湘江北去,想起《春江花月夜》“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的诗句,仿佛被什么思绪引向遥远的地方……五千年前舜帝南巡,从山西运城越过黄河、长江,过苍茫洞庭直达永州之野,死后葬于宁远九嶷,因而得名零陵;

自古零陵属楚国。话说公元前278年,楚国诗人屈原,怀石自沉于洞庭湖东侧的汨罗江,以身殉国。一千年后的唐朝永贞元年(805),柳宗元乘船过茫茫洞庭湖,重蹈舜帝南巡之路,当他从八百里洞庭漂向湘江,逆湘江而上去永州,途经湘江与汨罗江会合处,不禁想到与屈原同概;柳宗元因参与以王叔文为首的“永贞革新”失败,贬为永州司马,从四千里之远的京城长安到永州,如今又过去一千年了。当人们行经汨罗江畔,是否想起柳宗元那首《吊屈原文》杰作?

在跟柳宗元游零陵之前,有必要先说说零陵古城的概貌。历史上基本是依山傍水建城。零陵古城位于湘南边陲,东起东山,西至潇水,南起南门小菜园,北至东山转角楼(今气象局);七条城门,东、南、北门在东山,至今还残留着那条苍老的东门;四条在潇水,从南到北依次为太平门、小西门、大西门、潇湘门,与之对应的是四个老码头。早上,凡要去冷水滩、蔡家铺、曲河的人都要到码头坐小船。去衡阳、长沙的坐大船。它朝向湘江,虎视长江,遥指大海,古时的零陵人在潇水河边洒泪揖别,解缆挥桨,不知要经过多少曲折,才能抵达无边的宽广。

零陵就是这样一个偏远之地。因舜帝南巡葬九嶷而得名,因柳宗元谪居永州而闻名于世;

说起湖南零陵,人们首先会想到柳宗元。零陵人民为纪念柳宗元而筑建了柳子庙,如今坐落在潇水之西的柳子街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柳宗元到零陵(当时叫永州),初住龙兴寺;其《永州龙兴寺西轩记》已经标明龙兴寺之所在:“寺之居,于是州为高。西序之西属当大江之流”,唐朝时永州城内除东山外,千秋岭地势最高。故龙兴寺位于千秋岭之巅;而柳学研究之先驱龙震球的遗作《柳宗元永州行迹考释》一文,则称龙兴寺在千秋岭下太平门内(今零陵地税局),学者们仍有争议。

元和四年,柳宗元坐在东山法华寺(高山寺),发现对河的西山;潇水以西延绵数里的山峦,谓之西山。就是潇水西岸南自朝阳岩起,北接黄茅岭的山丘,即现今的娘子岭一带。柳宗元从大西门过河,沿冉溪而上,游览后写了《始得西山宴游记》。

冉溪,因为姓冉的住在溪边而得名。沿溪水而上,要上溯到今零陵区梳子铺乡戴花山、大古源和小桃源;这是冉溪的源头,绵延45公里,曲折蜿蜒,四季水碧,东流入潇水。柳宗元嘲己因愚获罪,遂将冉溪更名为愚溪,从此在愚溪居住。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游西山后不久,柳宗元又游了《钴鉧潭记》、《钴鉧潭西小丘记》、《至小丘西小石潭记》、《小石潭记》、《袁家渴记》、《石渠记》、《石涧记》、《小石城山记》,这就是著名的《永州八记》;实际上柳宗元写的山水记中还有一记,即《游黄溪记》;黄溪位于今永州市零陵区邮亭圩镇庙门口村。柳宗元于邮亭圩梅溪写的《捕蛇者说》,在永州家喻户晓,千百年来广为传颂;由于前八记遗址在永州城郊,历代文人寻胜较多,故称《永州八记》。

三百多年后,南宋绍兴十四年(1144),宋朝文学家汪藻罢职居永州,寻访柳宗元的“永州八记”,重蹈柳宗元的行迹,写了《柳先生祠堂记》;汪藻沿柳宗元的行迹,我又沿汪藻的行迹,按文章指点的路径,一步一步地去品读“八记”;从大西门渡河,过浮桥,在黄叶古渡上岸。岸边的标牌上记述,明朝著名地理学家徐霞客游览零陵,曾在这里渡河,所以这里叫霞客渡;徐霞客历尽山川写游记,留下“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的感叹;如今,千年浮桥——霞客渡,仍横卧在潇水河上,但他已经跨过了万水千山,走向了历史的深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过了愚溪桥,这里一派江南水乡风光,我沿着碧绿的溪水,一直走到山顶。站立西山之巅,仿佛与当年柳宗元有同样的心境,身心高远,心旷神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永州八记中,钴鉧潭、西小丘、小石潭等,都是沿愚溪而上的诸景,袁家渴、石渠、石涧等,都是沿潇水而上的诸景;基本被历史风雨洗涤殆尽,甚至连它们的遗迹,也差点荡然无存,当年汪藻在零陵重蹈柳宗元行迹时,犹言愚溪、钴鉧潭、西小丘、小石潭等皆在,其他已经不可辨认了;他游过袁家渴,而未说石渠、石涧;我特意到南津渡大坝,重蹈柳子行迹,实地进行探访。南津渡水电站位于永州市零陵区南郊沙沟湾,包揽永州八记之三:袁家渴、石渠、石涧;袁家渴在南津渡水电站大坝之下,石渠在南津渡水电站左侧。从袁家渴沿潇水而上,约半华里有一条小溪,溪口上去不远有一座石拱桥,桥下为农家浣洗处,柳宗元写的“又折西行,旁陷岩石下,北坠小潭”当是石渠旧址。再从石渠沿潇水而下约一华里,翻过一座土山,就到了涧子边杨家。村子北面有一条小溪,从村前田洞中间流经村旁,穿石拱桥,入潇水,这就是柳宗元所说的“石涧”。但柳文所记景物,多已不可辨认。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至于小石城山,在永州八记中,最为雄伟、壮观。柳文记载“自西山道口径北,逾黄茅岭而下,有二道:其一西出,寻之无所得;其一少北而东,不过四十丈,土断而川分,有积石横当其垠……”。从西山路口一直向北,越过黄茅岭往下走,有两条路:一条向西走,另一条稍为偏北又折向东,即从老朝阳派出所那条路进去,沿着往北的山路而上,在这条路的尽头就是小石城山。明代在山腰修了一座“芝山庵”,以纪念柳宗元。登上小石城山,俯瞰全城,望潇水南来,湘江北去,不禁心潮澎湃,思绪万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当前,修复“零陵古城”正紧密锣鼓、如火如荼;零陵古城实际上指司马塘路以南的旧城区。今日的司马塘路当时位于古城墙之外,可谓零陵的城郊了。一条颇为弯曲的小街,从芝山路一直匍匐到潇水边。这里葬有东汉时期零陵郡太守龙伯高,唐代柳宗元被贬永州时,曾数次到这里凭吊龙伯高,因柳宗元在永州上任的身份是员外司马,所以后来人们将这条街叫做司马塘。零陵沿江防洪大堤,从南津渡大桥一直延伸到了司马塘路,与回龙塔相望;青石砌成的护栏看起来古色古香,点缀潇水风光,衬托历史文化名城。

秦时明月汉时关,中国自秦汉以来就战争不断;古城墙是战争的产物,零陵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康熙十三年(1674)吴三桂兵陷永州。1851年,太平天国军队抵达零陵城外,湖南提督鲍起豹督重兵在城墙把守,太平军泅水强渡未成,便绕道道州、郴州而行。我从东风大桥上岸,沿河依次走过泉陵街、外河街、内河街。处于大西门与小西门之间的内河街,紧靠着零陵古城墙,由于历史原因,一部分现代住房都以古城墙为地基修建,而一些居民楼则修建在城墙边上,几层楼的高度完全将其掩盖,如今成了一条狭长的小巷;当年青石铺成的地板,还隐约可见;西风残照,那残缺的石板路、墙头枯草与斑驳的老墙,无言地诉说历史的沧桑。恢复古城原貌,必须拆除这些房子,把那老城墙显露出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虽然零陵古城历史风貌破坏比较严重,但古城区道路格局却保存相对完好,80%以上的道路位置和走向都是历史上形成的。零陵古城旧有格局依旧分明,历史街区分布与建筑保留了较浓郁的历史风貌,实施修复整理,古城轮廓便可显现;可以想象,如果恢复重建沿潇水北至东风大桥,南至南门小菜园路的古城墙、城楼、城门,一座气势巍峨的零陵古城便初露端倪!

舜文化、柳文化是建设历史文化名城的两大品牌,柳宗元在永州的行踪遗址,是“零陵古城”项目修复的重点。

柳宗元被贬永州,禁锢10年之久。其中一半时间居住东山,一半时间居住潇水。东山又叫芝山,因此零陵又名芝山,是古城的中心,历史文化的核心,包括武庙,文庙,高山寺,东门,张俊故居,泉陵街,正大街这些代表性文物。

潇水以东,南起碧云池、群玉书院所在南麓,北迄转角楼所在鹞子岭北端,横亘三五里之地,谓之东山。山不在高,有仙则名。东山就是这么一座名山,矗立于城廓之内,又横贯于城池之南北,两千多年的历史文化积淀,怀素、柳宗元、范纯仁、张浚、张栻、杨万里等历史名人,与东山结下深厚的历史情谊,留下宝贵的历史足迹。出东门北行半里,上小冈,又半里,为绿天庵,即唐代著名书法家怀素之故居。绿天庵是怀素出家修行和练字的地方;再如南宋宰相范纯仁故居,其父范仲淹,北宋著名的思想家、政治家、文学家,其名篇《岳阳楼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对后世影响深远。范仲淹一生可能也没有到过零陵,但在《岳阳楼记》里,他的笔却触及了到零陵:“北通巫峡,南极潇湘”。

最有意思的,是这座小山上,仅相距一箭之遥,建有文庙与武庙,文庙即孔庙,武庙即关庙,让孔子与关羽比邻而居,可谓文武双全。

唐朝州府一把手称刺史,司马是协助刺史掌管地方军事的;唐朝社会稳定,永州不是边疆和军事重镇,没有军事事务可做,柳宗元担任永州司马,而且还是编制之外,只领薪俸不干事也不管事,相当于现在的巡视员,就是永州市的副厅级干部,所以有大量的时间用来寄情山水、著书立说。柳宗元贬谪永州10年,正是他文学创作的登峰造极岁月;他伫立朝阳岩之畔,作“独钓寒江雪”诗一首,表达“千万孤独”,遂成千古绝唱。

提起朝阳岩,要上溯到唐永泰二年(765)道州刺史元结诣都计兵,途经零陵,发现了朝阳岩,并撰《朝阳岩铭》及《朝阳岩下歌》诗,飧于石壁。此后,名家竞相游览,朝阳风光,从此闻名。

提起宋徽宗,大家便会想到《水浒传》。宋徽宗元年,苏东坡贬为永州团练使,在零陵安置。游朝阳岩时作诗一首,成为今日零陵古迹。苏东坡写的“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杭州美景及“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等诗句,脍炙人口;

明朝徐霞客撰有《楚游日记》,描述朝阳岩为“一山怒而竖石,奔与江斗”;后徐霞客从朝阳岩出发到富家桥的淡岩,写下《淡岩》一诗;朝阳公园里至今还有明朝副宰相严嵩的书法碑刻,1518年(明武宗正德十三年),严嵩路过永州零陵写成《谒柳侯祠》,表达了对柳宗元贬永十年生活的追忆和景仰之情。

唐代诗人李白流放夜郎途中游零陵,写下《悲清秋赋》:“登九疑兮望清川,见三湘之潺湲……”。欧阳修虽然没到过零陵,但受柳宗元影响,其咏零陵“画图曾识零陵郡,今日方知画不如。城郭恰临潇水上,山川犹是柳侯余……”的诗句广为流传。欧阳修与柳宗元、苏东坡等人同为唐宋八大家。

潇水弯弯潇水长,河床九湾十八滩,在萍岛与湘江汇合;因此,零陵有潇湘的雅称。雨落潇湘的夜景,是旧时文人藉以寄情的著名景观,宋代画家宋迪作了《潇湘夜雨图》;曹雪芹在《红楼梦》的大观园里,设置了一个潇湘馆,让林黛玉蛰居潇湘馆中。柳宗元写永州八记,为什么没写萍岛,令众多学者大惑不解;但他写下了“湘口馆潇湘二水所会”诗,描绘了萍岛景观。零陵区把七里店办事处神仙岭社区一条新路命名为宗元路,后改称湘口馆路。

萍岛、朝阳岩与永州八记等遗址虽然在古城之外,但跳出古城建古城,有利于零陵旅游业的发展,助推零陵经济建设。

游山玩水,岂止限于游玩?重要的在于感受与审美;跨越时空,跟随柳宗元游山水,感觉零陵这座古老的城市,收藏了很多被遗忘的时光;零陵古城,折射中国的时代变迁与历史沧桑,见证了中华民族的苦难辉煌。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