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军营往事《 睡到女兵房,差点成流氓》自命题2

任朝荣 收藏 68 40323
导读:要说怎么睡到了女兵房间,还得从一次实验任务说起。那年我从军校毕业刚分到部队,就参加了技术革新实验某型武器的测试台,结果在野外试车时发生爆炸,不过万幸的是没有人员伤亡。因为当时一个带戴着眼镜,长的特别像电影《渡江侦察记》里的国民党情报处长的主任,还是个资格老的工程师。他对围着测试台的实验人员说:“大家都离开这里休息一下。”大家得令后都离开了测试台,只有一个工程师在最后一边走一边点烟抽。被高压气瓶爆炸的碎片把他的小腿蹦掉一块皮,没有大碍。晚上食堂里加了几个菜会餐,说要给参加实验任务的同志们压压惊,

要说怎么睡到了女兵房间,还得从一次实验任务说起。那年我从军校毕业刚分到部队,就参加了技术革新实验某型武器的测试台,结果在野外试车时发生爆炸,不过万幸的是没有人员伤亡。因为当时一个带戴着眼镜,长的特别像电影《渡江侦察记》里的国民党情报处长的主任,还是个资格老的工程师。他对围着测试台的实验人员说:“大家都离开这里休息一下。”大家得令后都离开了测试台,只有一个工程师在最后一边走一边点烟抽。被高压气瓶爆炸的碎片把他的小腿蹦掉一块皮,没有大碍。

晚上食堂里加了几个菜会餐,说要给参加实验任务的同志们压压惊,领导给同志们鼓鼓劲,高举饭碗喝酒,我刚去部队时间不长,这些人又都是经验丰富的前辈,不敢多说话。

这时,坐在一个桌子的穿85式上白下蓝军装的老吕工程师让我和他喝一杯,酒喝完问我,你今天跑的挺快呀。我说,“我正好憋了泡尿,还没有尿完,一声炮响就把我的尿给震回去了。

“嗨!下回再撒尿,不用跑远了,就地解决。你是不是看到有一个女同志不好意思呀。这个女的也是女汉子,别看是个女的,那是有名的“有屁就放,有话就说。我们年轻的时来到部队就在一起工作,不久就给她起个俄国外号“屁多廖娃”......

过些日子,大家找到了爆炸的原因,理清整理了设备测试台。实验所领导和某军工厂打了电话,再让工厂加工制作某设备配件。又过了些日子,领导让我去某军工厂去拿这些加工好的配件。

我们实验的场地离最近的县城火车站,有10公里,不通公共汽车,我接到任务已是下午,以往白天官兵大多数去县城都是截军车或者步行。早晚有班车接送军官回县城的家属院。我就坐晚上的班车到达县城,然后,住进部队的招待所,明天一早睁开眼睛立马跑步去车站赶火车。

这个部队招待所房子很老旧,招待所的值班工作人员都是现役穿水兵服的士兵。前面的二层楼,就接待来往出差官兵们,后面的的不少房子是接待到部队看望士兵的父母,要不就是临时来队的军嫂。来之前,有老兵告诉我,“手续嘛就是,登记一下单位、姓名。你是军官住的是三人间只有床,没有其他卫生设施。而士兵是六人间(上下铺)。”

值班室的士兵是个挺帅气的年轻人,看看我的部队证件,在一个登记本子记一下后,他指一指我的身后,告诉我,直接去一零六房间。我顺着走廊,看到了房间号后打开虚掩房门。我看到这个房间里面有三张床,靠窗户的桌子上面有几个罐头和软包装的食品,还有一打易拉罐啤酒。挂衣架上的挂钩,军服上肩章是一个海军军种符号。两位脸庞身材魁梧的干部正在喝酒。我刚刚从军校回到部队的军人,肯定比他俩岁数小了。我笑着和他们两个军人打招呼。

他们热情站起来说,吃过饭了吗?

“我是吃过晚饭才来的,我是刚分到这个部队的,在某岛水上机场,五号地区的模拟仿真实验单位工作的。

哈哈,离我们码头不太远嘛,那就喝点啤酒吧,手一扬一听啤酒向我扔过来。

我接住啤酒,笑了笑,不客气了。他们俩一个是核潜艇指控操控长一个是潜艇雷弹舱的雷弹技术员。说起潜艇我到是挺亲切,因为我有一个战友叫吉星在常规潜艇服役。“他原来也在雷弹舱,说是潜艇里摇晃厉害的舱室。”

“嗨,潜艇嘛,是个圆的,哪个舱室都差不多。时间长了就会习惯的。不过现在潜艇比过去出海时间长,在海里的各种战备模拟训练也多,这一阵子实验新的装备的活动增加,紧急任务也不少。这不我刚把上次出海的导弹训练科目数据汇总完毕,才让我探亲回家。

我们谈起潜艇搞装备实验的险事和趣事,转眼时间不早了。我躺在床上,敬佩他俩潜艇兵,虽然伙食比我们好,但是那不见天日的苦,是常人不能忍受的。什么是海军的“精英”?潜艇上的军人就是。因为他们掌握着“大国和平之利剑”肩扛祖国的安危。万家的祥和。窗外,月亮像一个香蕉一样,静静地悬在夜空......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我就悄悄地起床离开招待所。坐火车赶到几百里的某军工厂,在军代表室见到李军代表,我拿出介绍信,说明情况后,他带我一起到制作的车间,在路上看到,工厂很大,但是每个车间都是独立的,并且车间门口都有武警战士站岗。军代表一边走一边告诉我,为了保密每个车间都是搞导弹设备上的某个部分,不许工作人员互相串门走车间的。我的工作,就是把好质量关。我心想原来保密工作,军工厂也做的这么严格。各个车间的工作人员还不能随便串车间。那研究工作怎么办?我看着李军代表每到一个车间和工作人员说话的认真劲,那看配件的目光,就像出膛的子弹冰冷无情。配件转入一个三合板做的木箱里,交给我。走出车间军代表眼神带着笑意送我出厂门口,我拿着物品离开了工厂。为了赶上火车的时间,都来不及吃饭,上了火车看看表,晚上返回部队没有问题了,才把晚饭吃了。

下了火车时,已经晚上九点多,拎着木箱走到招待所,大概十点了。招待所值班室亮着灯,可值班士兵不知去哪,我等了20分钟,没有人影,跑了整整一天,挺困挺累的,我突然灵机一动,我早晨从一零六房间离开走的,我干嘛不去一零六房间看看,如果有空床位我就直接躺床上睡觉不就完了,还登记啥。

我轻轻的推开一零六号房门,借着昏暗的走廊和窗外的月光,看到靠窗户两边的床上的蚊帐都放了下来,看来有人已经睡觉了。我早晨走时的那个床,在门的后面,我看到床上的蚊帐没有放下来铺是空的。我心中大喜,进去后轻轻放下木箱,也没有去洗洗脸,上床放下蚊帐,脱衣而躺,我累了一天,头靠到枕头上我就睡了过去。

我睡觉做了一个梦,梦见我把带回来的配件都装上了新的测试台。我听到领导说,启动油源设备!我打开电源开关,电机启动,接着齿轮泵启动。领导又传来指令,给舵机加压!明白,我开始慢慢旋转航空液压油的加压开关,眼睛看着压力表50、70、100、后稳定在150大气压。场地上只有细细的油压钢管发出一种轻微的嗡嗡声,突然听到咔哒一声。我从睡梦中醒了。原来是门响了一下,可能是有人出去上洗漱间了。我撩开蚊帐,探出头把手伸出来,我看看手表几点了,才五点多点。我刚想把头缩回去再眯会觉,我无意中抬头看看窗户外的天空有些发亮,眼扫回来,发现桌子上有一个蓝色的女兵无沿帽,军帽上金色的帽徽闪着微光,在看到地上,朦朦胧胧有一双女式半高跟皮鞋。我顿时睡意全无,脑袋有点蒙了,心脏蹦蹦直跳。难道我紧赶慢赶,昨天晚上居然住进了女兵的房间里?这个事情如果在招待所被发现,那还不传遍海岛周边,我不就成了流氓分子。不行我得赶紧起床撤退,要真和这个屋里的女兵撞了脸,那女兵发现我是男的,估计杀我心思都会有。不敢再想。我用极快的速度穿上军装,扣子没有扣上,打开蚊帐快速的把鞋套上,鞋跟都没有提上,戴上帽子抓起木箱。然后轻轻打开房门,再悄悄地关上。狼狈的撒丫子就跑过走廊,过了值班室的门口,一溜烟出了招待所的大门口。

跑到了公路上,我看看公路的东面是一个大大的操场,有几个人在跑步,太阳就要出来了,天空一片橘红。我可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我放慢脚步,刚想放下木箱,准备把军装的扣子扣上,鞋提上。听到身后一个女的喊我,你站住!我激灵一下,停住脚步放下木箱,心脏又砰砰的蹦起来,心想完了。那个女的跑到我跟前气冲冲说:“你哪个单位的?”

我打量一下,她披散着一头黑发,看出来还没有梳洗打扮。她穿着一件浪花白的衬衣,衬衣的下摆很利落地扎在一条蓝色的军裤里,显得干练,苗条。鼓胀胀的胸部不停的起伏。

我说:“我是六十一所的,现执行任务在某岛水上机场。”

“那你跑什么呀?女的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我想赶回部队的班车。”

胡说,她手指一指我的鞋,“班车要有两个小时才来。看你慌慌张张的跑出来,连鞋跟都没有提上。说!你昨天晚上住在几号房间。”

我低着脑袋,心想还是说实话吧,如果我说不是一零六房间,她刚好看到我从一零六房间出来,我不是罪加一等吗。

我一咬牙说:“我昨天晚上住在一零六号房间。”

她马上变得目光狞厉,充溢着责备。“你、你好大的胆子,敢到我的房间睡觉。说着就扑过来抓我的衣领子 ,刚抓住衣领子的她一拽我,突然又松开了抓我的手。她低下头,迅速得把手放回到自己胸前。

我不明就里说:“你别吓唬我,我可没有动手,你不会有心脏病吧。”

“我的胸......下面的话,欲言又止。抬起头好像脸有点发红,恶狠狠的说:”你才有病,不要脸、下流。”

我想她大概是“锚链”断了。“话不能说的那么难听嘛,我真不是故意住进一零六房间,你可以回招待所的值班室查一下,前天的记录。我那天晚上出差前,就住在一零六房间,共三人其中有我,另两个人是岛码头的。昨天晚上下火车回来,正好赶上值班室,登记住宿的士兵不在。我就去一零六房间看一下,结果正好有个闲床,我就倒头便睡。我没有想到是女兵住在里面,要知道是女同胞,打死我也没有这个胆子。再说我什么都没有干。”

“你还想干什么?你还有理了。啊!你为什么不等值班员回来,你乱跑到我房间睡觉,这就不对。”

“是是是,是我错啦。违反规定,那你,那你打我几下,解解恨?”这时一个早起散步的老同志,路过我俩身边说:“小两口早晨别打架啊”我向那个老同志点点头,咧了咧嘴,没有、没有,您慢走。

她立马拿眼睛瞪着我。“又占我便宜是不是?“我,我想争辩,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把你们单位的电话号和你的证件给我留下,我告诉你领导,好好收拾你,省得你再出门到处乱跑,不像话。”我心想只要这个姑奶奶把我人放了,其他怎么都行,谁让我有错在先。我乖乖的把电话号写在我的证件给了她。

她接过证件看了看,语气放缓些说:“你也是刚分到部队。”

“能不能知道你是哪个单位的?要不都是军人,那你就放我一马呗。”

“臭美吧你!”说完,一手放在胸前,转身向招待所走去,风中传来女声,“我在判读所。”什么叫叛徒所,我想了想可能是“判读所吧

我一屁股坐在木箱上,望着她的背影,可能我跑出来的时候,她正好从洗手间出来,这个女家伙要不是“锚链”断了,还不挠我个大花脸,不过总算过去了。至于告不告诉领导,听天由命吧。那也比抓个现行强。我抬头望望天,夏天的早晨天空蓝蓝,凉风习习,可我感觉一点都不凉快。

我站在去部队的班车点,这时干部也越来越多,我见到了吕工程师。他热情的喊我,“这么快回来了,你怎么不到我家去吃早饭,见外是不是?”“大早晨的我不敢打搅呀,下回吧。”心里想还吃饭呢,吓都吓饱了。说话间,这时看到从招待所的那条路上走来两个女兵,穿着洁白的军装,头戴蓝色的无沿软帽一个高个,一个稍矮一些。那个高个正是早晨抓我的那位。也向我们这边走来,越来越近。我眼前顿时一亮,原来两位都是美女呀,她高高的个子,亭亭玉立,美目皓齿,微黑的皮肤泛着光彩。那个稍矮的女兵,身材纤细,那是非常漂亮,有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白净的瓜子脸,脸颊泛着红晕,看上去有点清高的样子。这时,过来一辆吉普小车,在她俩跟前停下,她俩上车而去。我望着吉普车的背影,愤愤不平,看来吉普小车也愿意拉美女呀。吕工程师拍拍我肩膀笑着说:不服不行啊。我和吕工程师边说边上了班车。

到了实验场地后,尽管几天来开始紧张的工作,但是心里总有点忐忑不安,中午吃饭常看看领导的脸色,好像没有什么变化,心里踏实点。

这天,晚上下班后,我给干遥测工作的老哥们打电话:“你认不认识判读所的女兵啊。”“认识,但我和她们打虽然交道但不多,不过我们都在一个食堂吃饭,基本上每天都能见到,偶尔也说说话,还行吧,有事吗。”“我在电话里把那俩个女兵的体貌和特征说了一下。”

哥们停顿一下:“你说的这两个女兵我知道了,吃饭有时也瞄两眼,养眼呐。在他们所里她俩可是美女。那个女高个子是和你一样都是今年分配来的干部,那个漂亮的,是个女战士,她的业务室好像有四个女战士。怎么?看上人家啦?”

“不是,今天偶尔碰上,随便问问。我没有告诉早晨发生的事情,挺丢人的。”

“不对,你小子不亏是学雷达专业的,刚到部队这“雷达”就开机扫描啦,我说你眼力挺贼呀。”

我顺水推舟,“你说我的眼睛像不像海鹰的眼睛锐利,炯炯有神。”

“拉倒吧,要说是死鱼眼还差不多,不过,还是佩服你“雷达天线”性能良好,目标搜索功能正常发挥。如果目标锁定,哥我就立刻进行“火力侦察”探探虚实,看有没有可能?可惜呀,我结婚早啦。要不哪有你的事”

“我就是随便问一问,如果我需要你“火力侦察”的话,你要全力以赴......

我放下电话,心情好了许多,我走出房间,一轮硕大无比的弯月,满面喜气的挂在海平面上,不过又像是姑娘的明眸。它的目光洒在海面上,泛起银元一样的白光。我突然发现,蓝色的夜空就像大海,那点点晶亮的繁星,就像大海的浪花。

====================================================

写原创不易,大家回复下,就是对作者的最大支持!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5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7楼 原来我只是个凡人
你敢上女兵的床?据我所知,女兵那可比男兵烈多了!
那是要是叫她们逮住,那我就惨了,那个漂亮的女兵家是北京总参谋部的

其实人家女兵早起,早就发觉旁边的是男兵,不好意识嚷罢了,不过心里火,在外面守株待兔罢了

32楼 边防1994
老兵挺活跃啊,不过,这个结尾实在吊人胃口,大家都想知道这两人最后咋样了
再写就是有点涉及机密,你可以想象有NG结果。我喜欢那个女战士......没成。那个女干部看上我了,没成。多个原因都可能发生......不过那个女干部没有告诉任何人这件事。

老兵警惕性就是高啊,前几年我开车回家,走的是我上学时的附近的一条路,因为修高速,很多地方没法走,谁知道我三拐两拐拐到了一个岔道里,非常荒芜。那个地方本来我很熟悉,谁知道越走越不对劲,走了一会儿看到前边有个大牌子,在荒草丛里若隐若现,我一看,唉呀妈呀,上边写的:XXXXX武器实验靶场,把我吓得赶紧开车跑了,好歹走来走去上了公路。我就纳闷,这么多年我咋不知道这里有个武器实验靶场呢?真隐蔽啊!

我给楼主的文章加个结尾

呼,这么长的一篇文字我终于打完了,我老婆白了我一眼:“死鬼,你好意思把20多年前的事情拿出来说啊,被你赚了多大的便宜哦!”

6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