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辽足转让被足协紧急叫停后,张曙光的手机便基本处于关机状态,对外界沸沸扬扬的褒贬议论,以敢言能言著称的他破天荒地选择了沉默,张曙光究竟在想什么,在做什么?昨晚,在足协下属的香河基地守候大半日后,记者终于在宾馆房间堵住了张曙光,预言辽足的最终命运,张曙光一语惊人:“要么托管、要么解散,辽足没有第三条道路可走!”

“辽足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if-rame></if-rame>
<object> <EMBED></EMBED></object>

记者:这些天很多记者想找您,但却无法跟您取得联系,在辽足的多事之秋,您为什么选择沉默?

张曙光:我现在确实不想发表态度,我平常用的手机也不开,最终结果还没出,你让我说什么?

记者:足协紧急叫停 <form> </form>辽足转让后,您认为辽足未来命运将会怎样?

张曙光:我认为只有三条路可走,一:转让;二:托管;三:解散!但现在足协已出公表禁止辽足在2006赛季转让,那么也就剩下托管与解散两条路了,除此之外,辽足没有第三条道路可走!

记者:您对足协的判决理解吗?

张曙光:不理解又能怎样?我对足协领导说,对判决结果我接受,但我个人认为这是法制的悲哀,不能因为照顾所谓的“弱势群体”,就置法律规范于不顾啊!

“欠债合同都是我前任签的!”

记者:那您是否认为是原辽青家长的告状及相关债权债务的纠纷导致了辽足转让的搁浅?

张曙光:说心里话,现在外界舆论几乎一边倒地替他们说话,但有几人客观理性地替辽足考虑过?我认为,这些官司于法于理于情都说不通,很多人只看表面,实际情况根本不是这样!比方(原)辽青这件事,不错,球员等资产是归属辽足俱乐部所有,我们也存在一些相关连带责任,但最终起法律效力的是工作合同啊,那么辽青球员是和谁签的工作合同,是星光俱乐部啊,不是辽足啊!星光俱乐部是在葫芦岛当地工商部门注的册,是有法人代表,有出资方的,当年注册资金是3000万元,足够支付球员的工资奖金了,为什么现在辽足竟成了被告?我成了被要债的了呢?

记者:这是您对此事产生抵触情绪的主要原因吗?

张曙光:我理解孩子家长的心情和一些的真实处境,但情感不能超越法理,从辽足和我本人角度讲,我们可以配合家长要债,可以出示一些相关证明,甚至可以帮助找律师,这也是我能做到也愿意做的,但辽青家长逼我写欠条,我要是签字,就等于认可这笔债是辽足和我签的,性质就全变了,我能答应吗?我这人是这样,宁折不弯,逼我做我不情愿的事,肯定不行!

记者:那为什么不找星光俱乐部的人当堂对质呢?

张曙光:找不着了,要找早找了,还用等到今天!

记者:那么,辽足与三元、奥体的诸多官司是否也存在类似的内因?

张曙光:这些事说起来就很费唇舌了。说的形象点,比如三元的官司,我欠你600元,你说如果我不还不仅要退返600元,还要补赔600元,而我现在只能还400元,差200元想通过跟你白打广告等辅助方式找齐,你偏不干,还要连本带利地硬要,当初的条款就是不公平的,出事后就不顾实际一再加码,这合适吗?

记者:既然存在这些漏洞,为什么当初不及时制止?

张曙光:这些合同都是在我接手辽足以前签的,这些个拦摊子只能由我来收,外边都指责我,我容易吗?

记者:现在有一种说法,认为既然辽足已经走入市场了,就不要总要政策,而要自己在市场中想活路求发展。

张曙光(愤怒):既然这样,为什么当初硬逼我们回来?不回来怎么会有这些麻烦事?既然按市场思路运作,我们正常转卖球员又为什么总遭阻止?既然要我们回来,辽足的损失谁来负?不给政策优惠我们怎么活?这几年,又有几家辽宁企业给辽足冠过名,打过广告?

“解聘王洪礼是他违约在先!”

记者:不过,外界认为辽足自身的问题也很多,比如赵本山就亲口说过辽足的股东成分不清?

张曙光:怎么不清?他(赵本山)本人亲自见过大股东!我不想多说什么,免得别人多想,其实谁做过多少实际贡献,自己心里知道明白就行了。

记者:日前,原辽足教练王洪礼表示,希望您能转卖自己手头的股份,偿还辽足所欠债务,并认为您应该离开俱乐部,对这些观点您怎样看待?

张曙光:如果可以解决问题,我可以拿出来,我在嘉华集团有10%的股份,在大股东70%的股份中占7%,也就100多万,就这点钱能偿还辽足债务?王洪礼现在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我不清楚,但当初我们解聘他是有理由的,一是他当时发表了很多不利于俱乐部的话,这在报纸等相关媒体上都是能找到的;二是他当初未经俱乐部允许将辽足从大连等地买来的球员私自给了中巴俱乐部,造成俱乐部资产损失100万元,就凭这两条,俱乐部就可以解除与他的工作合同,他说可以不要自己的30万元,但实际上是他自己违约在前!

“我为辽足做了三件大事!”

记者:但即便是托管,辽足的问题就能解决吗?

张曙光:做事要用事实说话,辽足一年筹到2000万都困难,有的俱乐部一年很轻松就能拿出几千万甚至一亿元,我们拿什么跟人家拼?辽足球员都不错,可别家俱乐部能拿出3倍的奖金球员,我凭什么说服球员?足球产业是公共资源,我们既不享有社会资源的优先配给权,又不带公共资源应得的政策倾斜,辽足怎么活?在这样的条件下,如果不解散就只能托管!

记者:如果辽足真地解散了,对这样一支承载历史光荣的球队,您就不怕担负辽足“末代老总”的恶名吗?

张曙光:没发生的事我不做评论,但我张曙光可以拍胸脯说,我到辽足这3年做了三件大事,一,把辽足从北京带回辽宁;二:帮助辽足打进中超;三:就是即将完成辽足的本土化!现在外界都知道即将接手我们的企业是辽宁省的德润达公司,不管怎么说,我可以预先透露一句,我的理念已经得到有关方面的认可,有关方面已经开始重视辽足,辽足就要“透亮”了!我可以负责任地对大家说,辽足的管理是透明的,我们即将进行近10年来的严格财务 <form> </form>审计,即将对俱乐部的相关人员进行调整,经过这么多年的磨难,辽足依然生存,这是多么顽强的生命力!

记者:辽足若托管成功,想继续聘请您主持大局,您会应允吗?

张曙光:我不认为辽足没我会怎样,多少在圈里混的人,一旦卸任就不再被人记起了,悄悄的来悄悄的走吧。不过,如果届时辽足还需要我引路搭桥,我不会推辞。如果不用我,我也不伤心,辽足离开谁都行,说自己如何如何,那纯属自我膨胀,是无知的狂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