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海军!

中国和中国经济的发展,客观上要求中国不得不越来越依赖同世界的联系。与其说是世界,更确切地说是“海外”。海事,对中国和中国的发展将越来越重要。

中国的国情和地理位置以及自然法则决定了中国的发展将不可避免与邻国和美国这样国家的冲突,从利益冲突到落实为军事冲突。一旦冲突爆发,中国将面临

美国海军封锁航道。比如,禁止包括中立国在内的一切国家的商船是向中国和从中国驶出。如果是远洋封锁的话,中国海军不得不在漫长的航线上为中国的商

船护航,甚至在以台湾为圆心,半径五百海里的海域同美国海军争夺制海权。中国海军面对的将是两至十二个航母编队,此外,十二艘排水量四万吨左右的两栖登陆舰编队将在亚太地区乃至全世界范围内提供强大的制空,反舰,反潜和对敌攻击能力。禁品中国目前数量有限的现代化驱逐舰,护卫舰和潜艇在缺少航空兵掩护,信息化程度不高,实战训练不足,缺乏海军传统和海洋意识的情况下如何在大洋上同美国海军争夺制海权!目前中国海军的实力与当前中国的经济大国地位和今后的经济发展,中华民族的伟大发展计划不相适应,远远不能为中国的发展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提供必需的保证。无法想象自己的命根子握在潜在的敌人手的情况下如何谈发展!

和平是需要强大的军事力量作保障的。没有足够强大的军事力量,根本就不会得到其他强国的尊重,根本就不可能获得和其他国家平等对话,和平的分享世界资源和经济全球化带来的有利条件。自工业革命以来,世界经济的总趋势有封建时期的内向型转变成当今的外向型。市场和利润成为生产的动力,为生产,流通及经济活动中其他环节的进行注入活力。在社会化大生产下,哪里有利润,哪里就有生产;哪里有需要(市场)那里才会有生产和繁荣。

政府主导和市场导向同为经济长久健康发展的保证。小到一个企业,达到一个地区经济的发展,正如人在社会中的成长和生存,他的成长,壮大至成熟需要过程和时间。刚起步时,犹如人的婴幼儿时期,让一个婴儿,幼儿,少年去同青壮年在擂台上较量,对婴儿,幼儿和少年来说这种对抗是很不对称的。但是,这种现象在市场和现实社会上却“不失公平”。因此,向中国基础差的制造业面对已经成形的市场,发展成熟的国外跨国公司,在发展阶段需要政府“适当”的政府行为保护。保护的目的是为了给基础差,起步晚的企业以发展成站的机会和时间,而不是无休止的保护,不能像青岛啤酒一样,遇到挑战不是找自身的问题和不足,而是由政府的投资来支撑企业的生存。事物第一个发展的过程而不是一个静止的结果,自助者才能长存。主导因素必须也不得不是自力更生,若缺乏独立意识,不能掌握企业发展的命脉和核心技术,就永远只能处于生产链的低端,发展下去,迟早将面临被兼并或破产的命运。

民主,民权,民生,最终落实到“民生”。民生,即改善人民的生活水平,即提高人民的物质生活。民权,民主即提高人民的精神生活。民生,最终要靠“实业”来实现。民国初年,国父孙中山感叹:“想不到我们搞了几十年革命,民生经不如东北张家父子经营东北十几年!……”诹生窃认为:这是因为政府动用政府行为引导,支持制造业的发展。(当前,政府政策大力支持发展第三产业,但须知第三产业的发展是建立在第二产业尤其是制造业发展的基础上,制造业的发展不足,将直接和间接制约第三产业的发展,没有发达的制造业,大力发展第三产业终将是一句空话。)但是 ,由于始终没有建成强悍的民族精神和民族性格,使得包括东北在内的中国人在自发情况下严重缺乏社会意识和反抗精神,数量庞大的中国人一盘散沙,被侵略者形成局部数量优势,加上中国人缺乏社会意识,不团结,使得一个个作战部队被对手孤立,分割,最终被各个击破。只有给人民以切实利益,才有可能得到人民的切实拥护,进而培养人民的各种能力,使人民为国家各组成部门提供源源不断地合格的工作者。发动人民,不仅可以以“人民战争”的形势赢得战争,更可以以“人民经济”的形势发展经济。人民,是国家的主体,也是历史的主体。统治阶级也属于人民,当统治阶级为本阶级甚至一己私欲而行损害人民整体利益之事时,人民的整体利益便被损害,人民的整体力量便被削弱。尤其,当内战爆发后,整个人民的整体综合实力更是遭到极大削弱,更为外敌入侵创造了有利条件。忆往昔,西汉经武帝等励精图治,形成了开元盛世的强盛局面,“犯强汉者,虽远必诛”。但历经外戚专权,朋党之争,尤其是后来的三国连年征战,使得中华民族的综合实力大幅下降,时的北方几十个游牧民族有机可乘,纷纷侵入中原,导致了“五胡乱中华”的浩劫!其对中华民族破坏之深,险些将中华民族灭种。因而, 要慎于内斗。审于内斗.当内斗不可避免时 ,要有魄力果敢地内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