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军事幻想小说《发射深度30米》连载23

sdrzdl 收藏 7 426
导读:[原创]军事幻想小说《发射深度30米》连载23

红箭

 在那个时候荆诚的大脑里一片空白,他没有觉得特别的紧张或者恐惧,只是有点淡淡的失落,在那一瞬间,他显得异常的安静,安静地等待着,等待自己在巨大的爆炸火球中死去。他最后看了一眼蓝天,周围的云朵,机身下的大海,仿佛要与它们作最后的道别,然后轻轻地闭上眼睛…
 一道火线映红了荆诚的脸,他等待机体的爆炸碎裂,但是毫无反应,就在此时,一道火舌在他的眼前影起,在他们上方,从太阳方向俯冲下来两架海灰色的歼10B,他们机腹下的航炮喷吐出两条长长的火龙,“洞幺,我们的…”过度的兴奋让前舱的郑威又发出了一阵剧烈的咳嗽。
 是的,我们的。荆诚一震,顿时觉得全身都充满了力量,他抹了一把模糊的双眼,一个干脆利索的拉杆动作抬起机头,两架歼10B呼啸着从他的身旁掠过,荆诚回头看去,FA35早已抛开他们,仓皇而去了。
 定了定神,荆诚这才发现,不是2架而是4架歼10B,整齐地排列在他两侧,只是一瞬间,仿佛经历了从地狱到天堂,荆诚努力平息自己急湍的呼吸,歼10B的带队长机从侧后方慢慢地向他靠近,驾驶员向他行了个礼后,用手指连续敲打着自己的头盔,荆诚明白,那是要与他通话,他抬起麻木的手臂也敲了敲自己的头盔,并把手摆了摆,告诉对方通讯故障。对方点了点头,冲着他指了指前方,要他跟随他们一起返航,荆诚看了看油料表不由得皱起了眉头,燃油马上就要用光了,他真不知道他还能不能飞回北京号,必须把威海号的消息告诉他们,他又反复地试了几下,通讯系统没有任何反应,怎么办呢?只能这样了,他向歼10B的带队长机示意靠自己再近一些,然后,用手蘸了蘸肩膀上汩汩流出的鲜血,在透明的座舱盖上写下:“威海号,124-83,正受美舰队攻击”。
 从鲜红的字望出去,歼10B带队长机驾驶员正歪着头,艰难地辨认着荆诚的字迹,很显然,辨认对于他来说正好相反的字很别扭,为了看清这模模糊糊的小字,歼10B带队长机仔细操纵着飞机,又向荆诚这边靠了靠,两架飞机几乎是机翼叠着机翼,紧紧并在一起。
 看着咫尺之遥的歼10B,荆诚的呼吸不由又急促起来,座舱内防撞警示灯不停的鸣叫着,在他沉重的手上,操纵杆反应越来越迟钝,他不断地鼓励自己,但他的感觉越来越清楚地告诉他,后舱操纵系统出现了问题。终于,身边的歼10B一个鹞子翻身离开了,歼10B带队长机读懂了荆诚的意思,他向荆诚竖了竖大拇指,回过头忙碌起来,荆诚欣慰的吐了口气,他知道此时这个用鲜血传递的消息正飞速地传向北京号。
 
 
威海号

 大家几乎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诸子剑大惑不解地看了看楚天云,楚天云的眼中除了惊奇之外,流露出了一丝满含希望的微笑。太难以想象,这还是那个羞涩而木衲的冯俊吗?此时,坐在电脑前的冯俊几乎是神采飞扬,他纤细的手指在电脑键盘上飞快地跃动着,眼睛紧盯着屏幕,嘴里默默地念着:“来吧,来吧…就这样…是的…”,脸上的表情丰富而生动,俨然是一个聚焦在镁光灯下舞台上的一个投入的钢琴家,在艺术的境界里面物我两忘了。
 “好了!”,冯俊双手的动作突然停止了,他长出了一口气,“病毒做好了!”
 诸子剑赞许地拍了拍冯俊的肩膀,刚才站在冯俊背后,他仔细地观看了冯俊的编程全过程,对冯俊严密的逻辑能力和对计算机底层语言的熟悉程度异常惊讶,这不由让他对眼前的这个文弱的小伙子另眼相看,“你有多么大的把握?”
 “我…不敢说,但我相信会起到作用的”
 “很好,那就让我们试一试吧!”楚天云鼓励地对冯俊点了点头,冯俊敲了几个健,一个蓝色的进度条迅速地伸展开,“副艇长,病毒已经发过去了!”
 楚天云深吸一口气,他和周明、黄凯、诸子剑交换着充满希望的眼神,喃喃自语道:“好吧,就让我们等着吧!”
 
 
北京号

 高长海有些愕然地盯着情报官,“你没有听错吧!”
 “没有听错”
 “呕?”高长海的眉毛揪成了一个疙瘩,他相信情报官,他更相信荆诚,仅仅就在刚才,他几乎还在为荆诚擅自改变搜索区域而大光其火,其实他已经隐隐约约地觉得美国舰队可能与威海号的失踪有一定的关系,但是他也从来没想过派战机飞到美国人上空去侦查,因为这理所当然地会被当作是一种挑衅,还有可能引发双方在海上的冲突,而如果爆发冲突,首当其冲的就是“红箭”,所以在荆诚切断通讯联系之后,他就命令4架歼10B迅速起飞,飞往预定区域侯命,事情完全不出他的预料,美国人果然攻击“红箭”,但让他更高兴的是,“红箭”真的发现了威海号。
 “命令!”
 高长海抬腕看了看手上的表,他不知道威海号现在怎么样,但是他知道时间对威海号的重要性。“立即向总部发电,告诉他们威海号正受到美国舰队的攻击,请示行动”,话音未落,便转过身去用手指了指值班长,“舰队进入战斗状态!所有战机准备升空!水面舰艇编队组成防空战斗队形!”他从一个水兵手里接过头盔戴上, “红箭怎么样?”
 “荆大队长和郑威负伤,机体损伤严重…他们请求迫降!”
 “同意他们迫降”高长海没有犹豫,他清楚,红箭上记录着侦察威海号的数据资料,一旦真的发生冲突,这就是证据。
 “可是…据估算,他们的燃油马上就要耗尽了!”
 “再相信他们一次吧”,高长海仿佛是在自言自语,他透过舷窗盯着远处的天空。在下方,北京号的甲板上一片忙碌,甲板工作人员正在做着紧张地清理工作,紧急救护组、消防组已做好了紧急救助的准备。
 
威海号

 碧姬电脑屏幕上的数字闪烁得更快了,由于兴奋,她苍白的脸上浮现上一层红晕,她抬头对泰伦奴微微点了点,眼角掠过一丝笑意。
 泰伦奴石头一样的表情松动了一下,头上的那条疤跟着游动了起来,他默默走到鲁卓成身边,“艇长先生,请把潜艇上浮到发射深度”,他的话语也是冷冰冰的,透露着一股寒气。
 “我想请你想一想”,鲁卓成拈起落在肩章上的一根银白色头发,举到眼前仔细打量着,“就算你成功报复了美国,又怎么样呢?”,他轻轻吹掉白发,叹了一口气,“我想,这样的报复已经不少了吧,爆炸、暗杀、劫持…有多少次了?有用吗?美国还是美国,而真正受伤害的,都是老百姓,就像你以前一样”
 “哼…”泰伦奴冷笑了一声,他举起手中枪,枪口顶在鲁卓成的额头上,“老头,这样的话我听得太多了,不要伪善了,你们恨美国,但是你们不敢动它,而我敢,是的,也许我们不能让美国不是美国,但是至少我会成为美国人的噩梦,而这,我就很满意了!”
 鲁卓成没有继续讲下去,他摇了摇头,“对不起,我恐怕不能让潜艇上浮,潜艇现在受到损伤,就算没有受伤,上浮也是最愚蠢的选择,因为我们仍然处于美国人的包围圈中,上浮到发射深度无异于送给美国人当靶子,我知道你们想干什么,但是可能我们的导弹还没有发射出去,潜艇已经被摧毁了”
 “难道中国人一向这么多嘴吗?”泰伦奴把手中的枪使劲朝鲁卓成头上顶了一顶,“艇长先生,不要让我失去耐心!”他与鲁卓成四目相对,似乎彼此都要把对方吞掉,慢慢地他退却了,他能够感觉到这个花白头发的中国军官眼中燃烧着的坚定不屈,他的生命是不容别人以死相胁的。泰伦奴又冷笑了几声,他摊开手往后退了几步,仿佛是很无奈地耸了耸肩,突然一挥手,只听“砰”的一声,旁边的大个子一撇嘴蹲跪在地上,一股鲜血从他的腿部冒出,殷红了一大片军裤。
 “你!”鲁卓成腾得跳了起来,大吼一声“住手!”,冲上前去一把揪住了泰伦奴,他的眼底燃烧着怒火。
 “艇长大人,不要生气!”,泰伦奴示意鲁卓成朝旁边看,刘伟已经被哈里米一枪托打倒在地,正痛苦地喘着气。
 “不要那么固执了!这把枪里的子弹不多,我第二枪一定会打得准一点!”泰伦奴把枪口抬了抬,指向大个子的胸口,他朝鲁卓成冷笑着,用大拇指拔下枪机,“跟你的士兵、你的孩子说再见吧…”
 

红箭

 歼10B带队长机紧紧地靠过来,向荆诚作了一个手势,荆诚知道,这是让他们跟着他,由他带着迫降。荆诚伸了伸大拇指,表示自己明白,但是他的心里实在没有底,燃油告急指示灯不停地闪烁着,红箭在不规则的振颤,他的肩膀仿佛要掉下来,一阵阵钻心的疼,最让他担心的是后舱操纵系统,他不知道能不能飞回去,就算飞回去了,能不能让这架伤痕累累的战鹰降落到水面航母那方狭窄的跑道上。但是他心里更清楚,前舱郑威的伤势恐怕承受不了一次弹射,最重要的是,红箭的数据库里保存着雷达搜索资料,他知道这个的重要性。
 处于前上方的带队长机向他晃了晃翅膀,荆诚向下看去,北京号犹如一个飘浮的纸片出现在眼前,它舰首逆风,正等待他们的归来。他曾在茫茫的大洋里无数次的经历过这种返航的时刻,但是没有一次像这次一样让他产生一种莫名的冲动,他拍了拍座舱盖,“郑威,坚持住,我们回来了!”
 带队长机退到了与红箭并排的位置,荆诚看清了他的手势,由他来带飞,间隔100米,跟着他做动作,最后,他向荆诚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这是他们战友之间的无言的祝福,荆诚心里热乎乎,他冲着带队长机点了点头,环视了一下红箭狭小的座舱,心里说:“来吧,老伙计,我们一定能行!”
 荆诚跟着前面的带队长机作了一个小转弯动作,操纵杆反应更加迟钝了,他尽力的把动作放轻柔,透过透明的玻璃座舱斜看下去,北京号甲板上停留的最后一架战斗机已经匆忙地升空了,整个甲板空荡荡的,透过前舱弹射座椅与坐舱盖狭窄的空隙,荆诚终于隐隐约约看到了起降灯光信号系统。由于红箭通讯系统完全失灵,所以自动起降引导已经不可能,不得不回到原始的目视灯光着陆,他仔细判读着灯光讯号,心里提醒着自己飞机的状态,高度800米,距离2,600米…第一个小转弯结束以后,前面的带队长机晃了晃翅膀,这是在提醒他注意机头对准跑道。 荆诚尽量地侧昂起头,避开弹射座椅观察正前方的情况.
 “对准甲板…”他在心里默默地念着,着舰本来就是对舰载机驾驶员最大的考验,更不用说对一架破损的飞机。
 1000米,荆诚的手心在微微出汗,他不断地根据带队长机的位置和着陆信号的提示修正的自己的方位;800米,他已经能够隐隐约约地看见北京号甲板上的白色的跑道线;600米,前面的带队长机又晃了晃翅膀,三个起落架从机腹下缓缓的推出,“放襟翼,放下起落架…”,他不断地提醒自己“沉着沉着…动作轻柔些…轻柔些…”。
 咔嚓一声,荆诚稍稍地松了一口气,起落架放下到位。在此之前他一直担心起落架舱是不是在FA35的攻击中受到了损伤,现在看来没有多大的问题。
 400米,荆诚的心跳在加速,他看到前面的带队长机轻轻昂起了机头,他略微的拉了一下杆,又收了一下油门,红箭轻轻的翘起了机头,此时他的视界更窄了,他几乎看不到跑道,他只能靠前面的带队长机和目测北京号判断位置,“压杆…压杆…”,荆诚的视线已经和北京号的顶桅平齐了。
 突然,歼10B带队长机猛的拉起,拼命地晃动着翅膀,荆诚心中一沉,他感觉自己向北京号的甲板直坠下去,不好,引导灯光信号突然变换过来,“复飞复飞!…”
 荆诚一愣神的功夫,红箭的机体已经划过了威海号的甲板,越过舰首,向海里直坠下去。
 “拉起来…拉起来…”,荆诚使出浑身力气抓住操纵杆拼命地向上拉,浑浊的海面直冲他扑过来,肩膀钻心的疼痛让他大喊起来:“起来…”
 红箭几乎贴着水面重新飞了起来,它呻吟的、颤抖着,荆诚好不容易稳住飞机,他擦擦脸上的汗回头看了看,北京号在机翼下迅速变小,歼10B带队长机迅速地靠拢过来,他用手做着向下压的手势,荆诚明白这是在告诉他,他的进场高度偏高,应该再往下压一压。荆诚的胳膊越来越沉重,他摇了摇驾驶杆,想调整一下方向,但心里突然一阵冰凉,“没有反应!”,他又使劲向后拉杆,红箭只是略略抬了抬机头,“操纵系统!操纵系统!”,荆诚大声咒骂着,高度表失灵…速度表失灵…地平仪失灵…无线电失灵…,现在,操纵系统失灵,他用手狠狠捶着仪表板,他真想一拳把它们都捶活,如果这些仪表正常的话、如果操纵系统正常,就算把座舱盖尔蒙上,单靠仪表飞行,他都保证能够把红箭飞回去。
 难道真的只能扔掉红箭跳伞吗?这个想法让荆诚感到耻辱,在飞行员中,弹射跳伞是一件极不光彩的事情,虽然弹射跳伞对飞行员来说有时是无法选择的事情,但是那无异于一名剑士折断自己的剑,一名骑手杀死自己的马,这里面也许有民族的某种情节,飞行部队也多次就这个问题对飞行员进行过思想开导教育,但是跳伞弃机却总是让每个人不能接受,而且有了这个经历,人前人后也总是抬不起头来。更何况,红箭上现在还有重伤的郑威,有威海号遭攻击的数据。
 “大队长…让..让我来!”
 
 
威海号

 狭窄的导弹指挥舱里,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中央处理器的电脑屏幕上,“没有任何反应!”,最后一位数字仍然在急速地跳动着,当这个数字最后定格的时候,就是系统彻底失守的时候。
 诸子剑叹了口气,冯俊从他的眼里看到了失望的目光,他的脸变得煞白煞白,身子向后缩着,羞愧地耷拉下头,此时他恨不得赶快逃离这里,因为他的自作聪明很快就要被传为笑柄,小白脸儿…假男人…这一次也许又会加上一个“电脑专家”了。
 不知是谁轻轻捶了他一拳,他的脑袋埋得更低了,又往后缩了缩,直到一只有力的大手把他拽到前面来他才抬起头,“看!冯俊!”
 
 剧烈的疼痛让大个子头上冒着豆大的汗珠,他咬着牙冲着泰伦奴咒骂着,刘伟撕烂衬衣,扯下一块布条,把大个子的腿紧紧扎起来,鲁卓成此时已代替了大个子的位置,他扳动了排水柜排水手柄,威海号开始慢慢的上浮。
 鲁卓成早已发觉大个子和刘伟直视过来的目光,他也能感到这目光中燃烧的火,他的心沉了一下,这目光里面充满了不信任、埋怨甚至带着仇恨,他的手颤抖了一下,但当很快地察觉到自己理智上的一丝波动,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稳定住自己的情绪,他没有再理会谁,在眼睛的余光里,他看到晶莹的泪珠挂在两个年轻士兵的脸上。
 泰伦奴冷笑了一声,慢慢的放低了手中的枪口,这是他所需要的,他可以在任何的情况下控制局面,一时间他甚至有些同情这个头发花白的中国老头,他知道这个中国老头心里在想什么,他在等待机会,但是他泰伦奴从来不随便给人机会。
 “怎么样?”
 威海号缓缓地停在30米深度,泰伦奴回头看了看碧姬,但他突然发现碧姬的脸变得苍白苍白,碧姬仿佛没有听到泰伦奴的问话,她的双手插在自己乱蓬蓬的头发里,失神地盯着屏幕,嘴里喃喃着:“天呢!到底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