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日记》重发

徐务 收藏 1 376
导读:《老兵日记》重发

    不知不觉退伍回家两年了,一直忙着找工作。当兵五年,到了家突然发现自己和社会脱了节,那种感觉不好受啊。找工作很难,找好的工作难上加难。退伍的时候还认为政府总会给点帮助吧?结果。。。可想而知,所谓的帮助只不过是说说而以不能当真的。一直很喜欢铁血网站 , 最近终于找到了个铁饭碗,终于时间整理一下自己的那堆破烂了。翻到了我老兵时候的日记,看了之后觉得应该把它发出来给大家看看,让大家也来感受一下当代PLA生活、训练的真实情况。不说全面了解吧,至少可以有所帮助吧。我也算是还个愿,好了不废话了开始了:

2003
627 大雨

   这是到部队之后第三回决定写日记了,前两回都没坚持下去原因 主要是觉得的日子太平凡了或者说是太苍白了。今次的笔记是为了心中打算为当兵的人写真切的东西,平常我们看到的关于如今当兵人的故事都 假的很,不管是文章也好,一些影视作品也好(包括CCTV-7的新闻) ,每次都让我胃里一阵好闹。不过幸运的是大家都 不喜欢这些玩意(当然领导除外那些讴歌他们的东东每次都是强迫我们看的。要不谁没事找难受啊!)所以这些作家们的作品永远也不畅销,他们永远也发不了财出不了名。骗来骗去,骗到的还是自己。
我打算把自己的记录叫做<<大熔炉传说>>,我曾经一时兴起写了一段可惜一会儿就没了灵感,不过我觉得写的还行。平常没注意收集素材,后悔了。所以就决心这最后的半年好好写日记啦。
   今天对我们团的干部来讲可是个关!因为军区雷鸣球雷政委要来回头看”(这是行话就是杀回马枪的意思)。所以从前天起全团就忙的鸡飞狗跳了,据说他给我们团拨了2000万搞建设。按理说这没有什么好了不起的是吧?建了什么给他看不就行了吗?可是大大们心虚,当然当兵的人心不虚,我们就是想心虚还没这资格呢。我们就这样忙上了,部队的标准有时候是要用可怕来形容的。
我们连消灭了两堆麻石之后带回,看见炮营的兵拿着地板刷在刷公路好让柏油路变回新铺时的黑色。这条路铺了快半年了刷了很多回,每次都这样没什么好奇怪的,值班员和他们的连主官开着玩笑说昨晚上见他在公路上拦的士是不是溜出去干坏事了。。。。
   其实我们的任务不比他们的轻,原本副政委要我们把路边上千块麻石(砌鱼塘用的)消灭掉的。可是我人太少只有89个人雨下的大,快2点了还没吃中饭。连长狠下心让我们只搬掉了两堆。其它的几堆整理了一下才回来。副政委坐着BJ2020回头的时候很不满意。要我们不吃饭也得摆平了!
下午搞教育的时候九班长让我去伙房后面站岗防止老百姓要营区里面晃,叫新兵去的话他不放心。可惜雷政委似乎就没打算来,后来听小店的嫂子(小店就是服务社,里面的服务员都是随军的家属消息灵通)说雷政委也就是在一营看了看便走了~我靠!这些领导比周星驰的《整盅专家》还狠。
2003
628 多云、

   天气居然也有点戏剧性的味道。首长走了天就睛了,真是天开眼了。不过生活里的戏剧性也毫不逊色,出去演习的兄弟们回不来了,因为舟桥团的车撞了死了人。是严重事故,所以本该回来的弟兄们又搭起了帐篷坐下来整顿教育。我们也在团里面整。这是非典以来的第二次了,副政委在台上骂娘,臭气熏天!唉,老一套了有什么大不了的,他妈的烦不烦。

2003
629 晴(有云)


   今天是星期六,连队计划上写的是组织文体活动或文化知识学习。但是,你知道的这样就便宜了当兵的。所以今天的工作是砌鱼塘,部队的确是个伏虎藏龙的地方--要打仗有人,要砌鱼塘也有人!会,得做,不会?也得做!就在这种条件下鱼塘毕竟是快完工了,你不服不行。
    “
鸭子今天砌石头砸到了手,心情不好,晚上叫我去小店喝酒。聊着了我们的处长大人,说今天处长说的话可笑的很——“回去跟你们连长讲啊!鱼塘不会让你们白干的,给你们连队1000块钱!。好像他妈的我们他*没见钱似的,我给他2000让他来试试!
  我说处长真他妈的不咋的,1000块钱又到了不我们手里叫个鸡8鸭子很同意我的说法。
吃晚饭前,指导员为昨天报考电脑没有人等级 的事发火,把电脑室的门给关了。准是有没有好处捞了,拿我们开刀。鸭子毛了:**我把电脑卖掉。结果喝完酒回来一看电脑室开了,他呼的一下就冲了上去。好像刚才什么也没发生。
  我们连队的反恐(就是CS)队伍实力全团第一。要是能上师里,军里的网。我看也数的上号,团里没有过的了招的。据说连团长都有耳闻,是不是真的就不得而知了,难道跑去问?那不是有病吗?我们自己做了喷图,是个“V”字,干掉一个就给他喷上去,哈哈过瘾!
指导员百分之万的反对电脑及所有相关东西,是当然的反游先戏急先锋。他也反对过电脑进连队,具体为什么他要这样我也不知道。不过他是电脑白痴却是很容易看出来。他总是想方设法的让电脑消失。可惜网络是现在政治工作的头等大事,被政委骂了几次娘之后,他180度转弯,威逼利诱战友们买电脑,说谁卖了电脑就优先考虑谁入党。还要求要全连统一购买,妈了个B也他*的太明显了吧!

没办法,贴子要发班也要上。今天继续发


2003
630


   昨天说到指导员。我讨厌他。当然,他也不喜欢我。事实上连队进而喜欢他的人没几个。可以说连他的儿子都有不喜欢他。
  他在说别人不是的时候总是义正严辞的,好象天底下就只有他是好人。可实际上,我知道他狗屁都不顶。
   当初我入党,他放话出来要封杀我。我操老子怕你?!我直接找了军军务科的人(军务科的权利好不好使当兵的兄弟都知道啦,还不知道?那你问旁边知道的!)层层压下来,老子当时就入了党。
其实我入党可是凭本事干来的,他放话之前,我以经是团支部副书记了——不是党员干部当不到团支书。我人缘也不差,民主选举也过高票过了。可是他明的暗的向我索要贿赂,我都没答应——妈的B。我在汽车连干的时你他妈的还在步兵鬼子哪里当鸡巴小排长呢!
   入了党,我一生气连团支部的活也不干了。团里面来检查的时候,二哥(是二排长的外号,这家伙是个什么本科生,又矮又胖没鸟本事还整天牛B哄哄的。又熊又不老实二BB的所以就有了这个外号,开始的时候大家就当着他的面叫他二哥,他还以为自己就真的了不得了呢!不过他再蠢后来也明白了,当面大家不这样叫他了,他不在兄弟们还是这样叫他。)跑来质问我干嘛不写好团支部的本本。我漫不经心的讲:革命工作不能老让一个人干嘛,老是霸在位置上面新同志就没机会表现了嘛,你们二排就有个好同志他叫***就很值得锻炼嘛。。。。这时候,刚好指导员同通讯员过来了。我心想妈了个B好不灵坏的灵
刚准备要和指导员交火,没想到他三句两句把二哥打发了~ 好家伙!不好对付啊!避实就虚,我有种脱力的感觉。
  指导员斜了我一眼说:怎么啊?入了党了。。。。转身就走了。
  事后我想了又想,妈的B不行!带上钱,上小店叫嫂子给我准备两条红狼(就是红七匹狼福建的部队这是通货),晚上找文书给我换了岗,就钻到家属房去找指导员。刚进门,指导员一看,是我!脸当时就黑了不耐烦的说:你还来干什么!出去。。。
  我心里想他妈的今天算你狠,从怀里掏出烟说:嘿嘿,指导员我他 (我说的是军务科的那个,我表哥军校的同学。我管他也叫哥,不吃亏)。。。你们当时要是在场看到他的脸由阴转晴多么的快,一定就会明白变色龙的绝技并不是它独有的!他走过来拍着我的肩很爽朗和我聊了起来,具体说什么我不记得了,反正我几乎都认为我和他的关系一直很好非常好。。。。。天!难道我从前失忆过?
   大家士气低落。
   今天,野外驻训保障的兄弟们都回来了。很高兴,因为没人出事。(部队里开车怕出事,根本没有社会里传说的那么吊。很多老兵都不愿意出车,没好处也就算了,为人民服务嘛!可一出事你就惨了,什么陈芝麻烂谷子的事都给你兜出来。大会小会天天批,批上你半年。就是十年后有后辈弟兄出了什么事之后也会很快知道你的大名,因为你已经成了他们的榜样。这都是真的,有一句假话,我出门就被车撞!哎呀!!!这他妈谁啊!把车开进网吧来了。。。。救命啊~~
   第五年的兄弟们聚在一块,心里很快活。越是压迫的深我们越是团结的紧,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退伍。不想留的想留的都说想退伍,因为说想留下来让人觉得没面子。
我们这些当兵的,不是为了怕死而要退伍的(就算有一点点怕,打死我也不说!),我们怕的是那些当官的。我担心会一上战场就开枪打死那帮狗日的,被送上军事法庭还不如马革裹尸。这些官实在是提不起我们的士气啊。
   连当官的都不想再待下去,因为他们也怕当官的。
其实我们的指导员,就是这么一号人。



注:二B,牛B哄哄,又熊又不老实等等,都部队口语。特点是易学易懂,声音大,攻击范围广,朗朗上口,说出来很爽并且极易上瘾。是当兵打仗,杀人放火者必备良装。。。。。
又注:()里的内容是我现在加上去的,主要是考虑到原文是日记只准备给自己看的,再就考虑到没当过兵的朋友们,怕有的东西你们一时半伙弄不懂心里郁闷,万有个三长两短的我的罪过就大发了!
下面补发的不是日记本里的内容,不过不要担心我说把半年的日记都发出来就一定不会食言。这是我整理出来的我的回忆吧。但事情的真实性不容置疑,请记住我不是在写小说。
* * * *
    我第五年的时候指导员姓周,名字就不能写了军事机密。他长的很黑,尤其是脸,至于心嘛,不好说恩大概以前不是很黑。
    他本来是在一连当副连长的,而且是代理连长。提成正职也就差一纸命令了。当一连的连长哪可是全团多少青年军官的梦想啊。一连是一等功臣连这牌子是解放战争时候打出来的,你说有多硬!据说这个连出了两个将军,七八个正副师级干部,正副团级营级的干部不详……基本上这个连队的主官年年都提,所以经常出现副职代正职的情况啦。可以指导员他以经在师里军里都挂上了。 可是指导员他背啊!他的军事素质好(我不是夸他,能在一连待没两把刷子是罩不住的)常常给新兵做试范,结果他失了手。这本来没什么的人有失手马有失蹄,神仙也不能保证何况是人。可这次他错不起,摔裂了脊椎。在幺拐伍(175)医院住了半年,得了个医嘱不能再做较激烈的运动。回团里位置也让人占了,团里按排他到一步兵连当军事方官他干不动。正好我们连的老指导员阿雄的调令下来了,去师军乐队。团里就让他顶上。
来汽车连之前他回了趟家,希望找关系调加老家,然后复员进人武部。可是那帮王八蛋,烟抽了、酒喝了、钱拿了狗肉也吃够了(指导员的原话)事情没办。把指导员给气得,到了连队没出一个星期就得了个黑子的外号。嘿嘿,表里如一啊,好外号。
   照我说吧,黑子他一跤摔断了两条脊梁骨,一根是身上,一根是精神上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