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九、

一九六五年夏天,学校按照上级的要求,组织全校机关干部、战士和部分学员集中进行了游泳训练。

听说要游泳训练,我很兴奋,这是我早已梦寐以求的事。我在家里是独子,父母根本不让我与水接触,更别说下河游泳。我家与学校隔着一条护城河,每天放学妈妈就会在桥头等着,带我回家。夏天天热,想去河里或坑塘洗个澡也不行,只能是打盆水自己在家里擦擦。说来也许不信,虽然我不会游泳,但却在湍急的河流中救过我的一个同学。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在我上初中一年级的时候,我有一个姓张的好友,他家住在城南约五六里路的张桥村,平时住校。一天大雨过后,他说要回家拿些干粮,并邀请我到他家去玩玩,然后再一起回来。我在小县城里早就憋闷坏了,很高兴和他一起到乡下去。在他们村子北边有一条河,就是流经全县的惠济河。河上有桥,平时行人都从桥上出入村子,所以这个村子叫张桥。河的两岸滩涂上长满野生的芦苇。平时,河水不深,只是在桥下潺潺流过。今天却不同。因为刚下过大雨,当我们到达河边时,发现河床比往常宽了好几倍,桥也早被淹没了。浑浊的河水夹杂着树枝、麦秸等漂浮物滚滚而下。我们都傻眼了。我说,我不会水,去不成了。他说,本来想带你到我家玩玩,没想到会是这样,你是宝贝疙瘩,我也不能让你冒这个险。你回去吧,我回家拿点干粮就回校。我怕他出事,就阻拦他。他说,没事,我会水,也知道桥的位置。说着脱掉衣服,顶在头上,往河对岸划去。按说为了减少体力消耗、减小河水的冲击,应该从上游一些的地方下水,借助河水的冲力斜刺地往对岸游去。可是他仗着自己水性好,径直往对岸直插。结果他体力消耗很大,几次差点被水浪吞没。看得出,他是使尽了最后的力气才游到了对岸。就在他的脚已经着地,准备站起来的一瞬间,险情发生了。一个浪头袭来,他没有能够站稳,倒在了水中,呛了一口水,他慌了神,在水中乱扑腾。又一个浪头把已经到岸的他重新卷回到河中。他顺流而下,时而挥臂,时而翻滚,头上的衣服早已无影无踪。我在岸上看到这种情况,干着急没有办法,因为我一点也不会游泳,跳进去也是白白送死。我顺着河滩淌着水,深一脚浅一脚地往下游跑。我盯着他,只希望他能尽快从慌乱中清醒过来。大约河水下行了七八十米,我看到河床拐了一个“之” 字形大弯。北岸的河滩深入到了上游河床的中间位置,河水有大腿根深,河滩上长满芦苇。我赶忙跑过去,抓住一大缕芦苇,身子尽量往前探,伸出另一只手等待上游正在水中挣扎的同学。处在河水中流的同学果然在拐弯处改变方向,径直向我所处的位置冲来。但水流没有冲到河滩,在离我还有两米多时又沿河床而下。但这时水流放缓了许多。我又往下游跑了四、五十米,再次抓住一大缕芦苇,伸出手在前方等着他。这次成功了,在他经过我身边的一瞬间,我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用力往岸上拉。我看到他脸色土黄,嘴唇青紫,只喘粗气,站都站不稳。我连拖带拽把他拉到了芦苇丛。他扶着我腿直打颤,说要不是你,我说不定就完了。我们怕上游再来大水,没有敢停留很快就爬上了岸。想起这次救人,我一直都后怕:我根本不会游泳,可是却拽着一缕芦苇敢到洪水中去救人。假如水流把河岸掏空了;假如芦苇承受不住我的拉力而被连根拔起,后果都是不堪设想。从此,我暗下决心,有机会一定要学会游泳。救人不救人不说,起码自己不会被淹死。

后来我参军了。在子牙河抗洪抢险中,我再次看到了会游泳的重要:全连战士在连队干部的带领下扑通扑通跳下河护堤,要是不会游泳着实心里发虚。一旦被水冲走,连一点自救能力都没有,只能是个死。那时我也想,什么时候我会游泳了,抗洪的底气就更足了。所以一听说要搞游泳训练,我打心眼里高兴,攒足了力气要学会游泳,补上自己的生活短板。(待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