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怎样的解冻,才能让你释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知道,剑迷们一定最想了解那个关于干部、战士切身利益的“解冻”!

其实,剑客君根本没想到2015年羊年会以如此迅猛的速度消解消融,似乎2016年的到来,我也并没有做好准备。然而,不以主观意志为转移的时间大车,已经悄悄地挥霍掉我的1个多月,现在已经到碾压到了2月了,马上就要到猴年了。

直到剑客君又仔细看了一下这张改革时间路线图——

2015年,重点组织实施领导管理体制、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改革;

2016年,组织实施军队规模结构和作战力量体系、院校、武警部队改革,基本完成阶段性改革任务;

2017年至2020年,对相关领域改革作进一步调整、优化和完善,持续推进各领域改革;政策制度和军民融合深度发展改革,成熟一项推进一项。

这才发现,关于“解冻”,似乎可以聊上两句。

一、冻

这一年,以改革为主题,伴着亲们那颗快要提到嗓子眼的玻璃心,“钙哥”风暴刮了一场又一场。从上至下,我们历数着9.3胜利日当天大大“裁军30万”的振聋发聩之声,再到军改工作会议召开,再到15个担纲“战略参谋”新军委机关集体亮相,再到五大战区横空出世。作别四总部、作别七大军区,我们这支队伍华丽蜕变,进入了2.0时代。

“冻结”一词,伴着改革的脚步应运而生,不管你承不承认,关系冻结,调动冻结,进出冻结,服从大局,这是因势而为,应势而动之举。

去年,在“钙哥”节骨眼上,有的人觉着委屈,调职的关键时刻给卡住了;有的人觉得忧虑,到杠的年龄也走不了;有的人觉得无奈,刚刚借调到总部机关、军区机关,一夜回到解放前,回单位了……个中难言之酸,非经历者能够体味!

可是,令严方可肃军威,命重始足整纲纪。

在湖南桂东县沙田镇矗立着一座“第一军规”纪念碑,1928年4月,毛泽东在这里谆谆教导红军战士说,我们是革命的队伍,没有纪律是不行的,红军应该自觉遵守纪律。然后,他扳着指头逐条逐项地向部队宣布了《三大纪律六项注意》,由此开创了我军纪律建设的先河。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服从大局这是必须的。这个时候,男人和军人血性,让你作出的抉择只能是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吞。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二、解

如今,春江水暖了,大盘子手术做得差不多了,是到了考虑切身利益的时候了,例如“解冻”,这并不为过——

宏观与微观的接口,更能体现出一支队伍的素养。犹如一支席卷战场的部队,即便打了胜仗,如果忘记了他的伤员,只会让将士们寒心;但会注重每一名掉了队战友,这一定是个温暖的集体。

一位老兵告诉剑客君,当年他参加边境自卫反击作战时,即便双方交战再激烈,也一定会有一段约定的时间让后勤人员上去打扫战场。马革裹尸还,寻找牺牲战友的躯体成了他们最心疼最难过的时刻,但却一定要坚持去做的大事!

“解冻”之期可期,可是如何解开、下步的动作、怎样避免“穿新鞋走老路”,这些不得不说是一个现实的课题,是我们无法回避的重大现实课题。

也许,我们可以做些抛砖引玉的活——

首先,关于人力资源,剑客君之前已有认真的论述,这里有一段资料里这些描述米军的晋升:

伍德中校已经在海军陆战队人力与预备役事务司令部工作两年。无论是按照米军3年左右调整岗位的要求,还是根据他自己调整中校军衔已经2年的实际情况,明年伍德都需要离开司令部,前往基层任职。在美军,中校晋升上校的比例大约在50%左右,需要有相应的培训和任职经历。此前,伍德已通过海军陆战队人员一体化管理系统,向军官分配管理局负责中校军衔的协调官递交了竞争某作战部队营长职位的申请,希望给自己未来晋升上校增加一些“砝码”。伍德的情况是美军军官调配任免工作的一个剪影。

美军认为,抛开军队需求单纯讲个人意愿会削弱战斗力,抛开个人意愿单纯讲军队需求会打消个体积极性进而流失优秀人才,因而在军官调配任免上抓住平衡军队需求与个人意愿这个“关节点”。

为此,美军各军种人事管理部门均设有专职的任免协调官队伍,军官可通过电邮、网络、信件向协调官提出个人晋升意愿,协调官则向其推荐即将空缺又符合个人情况的岗位,经过反复协商,最终由临时组成的评审委员会决定其能否晋升。

其次,在进入机制上,似乎大家最关心的就是年限的问题。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军官的最低服役期界定了从什么年龄段就应该开始淘汰军官退出现役。自二战后这么多年的实践,西方军事强国一般将军官的最低服役期定为15—20年,我军的自主择业政策初期限定的是18至20年,目前限定的是20年。总体看18年的最低服役期是有一定科学道理的。

军龄满18年时,一般在35岁以上,此时军官对照顾家庭自由时间的诉求,甚至远远高于对物质的诉求;并不是不珍惜军官职业,而是家庭责任迫使军官必须承担应尽的义务。投身军营与照顾家庭也是当前基层军官管理工作最大的难题。

我军初期,发生过军官老龄化的问题,采取了“老中青”搭班子等各种方法解决这一难题,百万裁军也有解决老龄化问题的背景。中高级领导岗位、专业技术岗位确实需要年龄要大一些,甚至是越老越有经验越有价值,但是我军的一线基层连队确实需要年轻人,是年轻人的天下。

军官职业化的核心问题就是最低服役期,最低服役期过长会出现军官老龄化严重、军官积极性不高、部队战斗力降低、军官职业吸引力不足的问题。必须尊重科学、尊重我军的实际情况,恰当的设定最低服役期,绝对不能为了军官职业化而降低训练水平、牺牲部队战斗力,真正从能打仗、打胜仗的角度考虑最低服役期到底应该是多少年。

最后,关于战士同胞的职业化进程。

士兵作为基层一切工作的终端落实者,在实践中积累了大量好经验,对部队建设现状有着丰富的实践感知。留下他们,纵观当今世界,一个重要的做法就是士官职业化。

目前,发达国家军队的士官已基本实现职业化,美国实行全募兵制,士官职业化制度相当完备;法国、西班牙、 意大利等欧洲主要国家纷纷变征兵制为募兵制,逐步实行职业化。其实,已经开始运行的士官长制度,何尝不是一次重要的探索!

士官职业化的最终结果就是,士官和军官的工作并没有截然的界限,但是一般而言,各自有不同的工作重点。军官更重视部队作战计划和管理法规的制定,士官则主要依据军官的计划和规章完成任务;军官重点加强部队整体的协调配合,以加强部队的合成作战能力,士官的工作重点则放在小单位或单兵训练上,确保合成战斗集体中每个元素都能充分发挥预设的效能。

退出机制上,以法规规定退伍军人在就业方面享有某些优先权。如军队优先从退休军官中招收文职人员;军人退伍后可回到服役前在行政部门的工作岗位;在裁减职员时,退伍军人有保留工作的优先权;在社会上参加就职考核时,退伍军人可适当加分;对参加过战争、立过功或因公致残的退伍军人,则给予更多的优先权。

三、释然

冻,对于个体,很多人失去了很多!失去了原本期望的位置、级别、出路。

解,希望有新活力,希望更多人能够释然,更加昂扬吧!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