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星:曾经的跌撞造就今日的光鲜

中戏表演系2006年专业课的考试刚刚结束,电影学院表演系的考试仍在进行当中。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做着明星梦,然而我们熟悉的许多明星在他们成功的背后却有着不同的艰难经历。

近年来,报考这两所学校表演系的考生人数是年年升高,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很小就开始学唱歌跳舞,甚至放弃上普高,报考艺校。而那些打着培育人才的培训班、艺术学校也看到了这一点,各种学费跟着水涨船高起来,孩子们家里的负担也随着加重了。不少年轻人对于演员的标准认识也是肤浅的,不少人认为只要肯“出位”,就能吸引人们的眼球,其实,在明星们光鲜的背后有着许多不同的艰难经历。

很多大明星曾经的生活,可以说是跌跌撞撞,但正是人生的不如意,造就了他们丰富的生活体验和洞察力,使得他们在走上表演道路后,能够独树一帜,成为风格鲜明的影视明星。

明星成名前多不如意

濮存昕:小学曾患小儿麻痹

濮存昕是目前内地身价最高的男演员,也是北京人艺的副院长。无论是从演技还是从口碑、社会声望来看,濮存昕无疑都是演员中最成功的。

然而濮存昕却是一名“自学成才”的演员,并且曾经是一名小儿麻痹症患者。尽管父亲苏民是北京人艺的著名演员,但濮存昕的表演之路却充满了艰辛。小学二年级的时候,他便患上了小儿麻痹症,根本无法用双腿走路,只能扶着四条腿的板凳挪动身体。这样一个孩子能当上演员简直是不可思议,因为在现在的年代里,一个想当演员的孩子恐怕从小就得唱歌跳舞样样学了。

后来,濮存昕在同学的帮助下,拄着双拐打篮球锻炼,终于战胜了小儿麻痹症,成为一个健康的人。可是在恢复健康后,他也没能学习表演。16岁的时候,濮存昕和同学们去黑龙江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并在那里生活了7年。7年时间里,濮存昕不但学会了各种农活,还在田间地头演唱样板戏,奠定了最初的表演基础。回城后,濮存昕先是考入了空政话剧团,但很多导演不信任他,根本不让他演戏。直到33岁时,才被蓝天野挖掘进入了北京人艺。但即使到了北京人艺,他还是觉得自己是个“蹩脚”的演员,很久之后才找到表演的感觉。

濮存昕常说自己只接受过小学教育。但就是这个并非科班出身的演员,如今已成为北京人艺的顶梁柱。

张国立:铁路工人走进宣传队

张国立凭借《康熙微服私访记》和《铁齿铜牙纪晓岚》火遍大江南北。很多人都不知道,张国立是因为当报幕员而走上表演道路的。张国立出生在天津,父亲在铁路系统工作。由于父亲的工作性质,他的童年生活可谓“颠沛流离”,常年辗转于天津、北京和陕西等地。张国立在陕西上小学,中学毕业后就当上了铁路工人。

幸运的是,他因为会说普通话而被调进宣传队当了报幕员。1974年西安电影制片厂要拍一部关于铁路方面的戏,他被选上演了一个角色,从此走上拍电影的道路。

蒋雯丽:高考落榜当工人

如今的蒋雯丽事业爱情双丰收,不但因为《牵手》、《中国式离婚》而大红大紫,还嫁给了摄影师兼导演顾长卫,并且有了可爱的孩子,对一个女演员来说,蒋雯丽可以说是星途坦荡。

但是,当年的蒋雯丽却是一个不幸的高考落榜生。蒋雯丽在小学练过几年体操,儿时最大的梦想是去边疆当老师。但是,这个心怀梦想的女孩儿居然高考落榜,上了技校,然后被分配到安徽蚌埠的自来水厂当工人。蒋雯丽的人生似乎该是嫁一个本分的人,然后安稳地从自来水厂退休。

蒋雯丽后来回忆道:“我觉得我是一个很不认命的人,虽然自己学习不是那么好,差了几分没考上大学所以上的是技校,其实我一直觉得自己内心有一团火焰,总希望找一个对象去燃烧。”当时,自来水厂的书记让蒋雯丽给厂里组织文艺演出,在一次演出过程中,一个舞台总监跑过来对蒋雯丽说,我看你表现力不错,可以去考电影学院。

这是蒋雯丽第一次听说电影学院。后来她就这样“自以为是”地真的去考试了。她在最后一轮小品考试中抽到的题目是《唐山大地震》,别的同学都在表演拼命地在瓦砾中挖东西,只有蒋雯丽“瘫坐”在地上,仰望天空开始流泪。电影学院的考官当即决定录取这个没有任何表演基础却极富生活洞察力的小姑娘。

郑元畅:独闯台北摆地摊

以《蔷薇之恋》而出名的偶像郑元畅,父母在他8岁的时候协议离婚。18岁中学毕业后,郑元畅决定出去闯荡,独自乘火车到台北。在酒吧当吧台男、餐厅服务生、兼职小模特、男士服装店店员……郑元畅都曾一一尝试。后来,他结交了几个卖银饰品的朋友,朋友答应把银饰平价批发给郑元畅,郑元畅就顺理成章地练起了小摊。

像所有马路牙子上的小摊贩一样,郑元畅所有的家当不超过一张塑料布。一天营业额最多2000新台币,扣去成本,刚好维持半饥半饱的生活。还要提心吊胆,四处张望,随时提防警察的突检。而当小摊贩的另一个收获,是发现袋里钞票分外金贵,郑元畅恨不得把赚来的每一分钱都掰做两半用,“小气”的毛病,因此养成。在正式投入模特公司,薪水稳定后,郑元畅才放弃了摆地摊这份“很有前途”的职业。直到后来被临时抓到《蔷薇之恋》的剧组试镜,郑元畅才开始了演艺事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